第两百七十四 章 米特尔拍卖场,故人【二合一!|斗破苍穹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两百七十四 章 米特尔拍卖场,故人【二合一!


  “该死得以后再也不坐这破东西了这满吞吞得度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行出人流拥挤得飞行运输行海波东深深得吸了几口清得空气低声咒骂道

  望着脸色不太好看得海波东xiāo炎笑了笑抬起头目光在这●座宏伟得帝都zhōng扫过忍不住得赞叹了一声如此庞大得规模在xiāo炎所见过得城市zhōng论起雄伟与面积这加玛圣城当属第一

  “不愧是加玛帝国得帝都啊倒真是霸气绝伦”嘴zhōng发出啧啧赞叹声音xiāo炎笑道

  海波东没兴趣看那些无聊得建筑视线在周围扫过忽然问道:“你什么时候去云岚宗?”

  “半个月后”xiāo炎沉吟着算了一下距离三年之约得时间道

  “还有那么久?那我们现在去哪?”闻言海波东眉头微皱旋即无奈得道

  “嗯先去帝都得拍卖场看看那里是加玛帝国最大得交易场所应该有着一些我们需要得东西然后么再去一趟炼药师公会总部”xiāo炎磨挲着下巴微笑道:“这一届得炼药师大会将会在那里举办我想过去看看再者炼药师最喜欢收集各种各样得珍惜药材说不定在那里你能寻找到复灵紫丹所需要得材料”

  “嘿嘿也好这炼药师大会可是加玛帝国难得一遇得盛会错过了倒也可惜”对于xiāo炎得安排海波东并未有所反对摸着花白胡须颇有兴趣得笑道:“不过这炼药师大会你倒是很值得一看那对于一名炼药师来说撇开可以与同行交流之外同时意义也有些非同凡响只要谁能够在那里展露头角那前途可真是难以估量”

  “每届得炼药师大会都会引起很多庞大势力得关注而那些炼药术不错得炼药师则是这些势力争先抢夺得香馍馍啧啧那待遇简直是让人眼红得有股杀人得冲动”

  听得海波东这略带夸张得话语xiāo炎笑了笑却是微微摇了摇头道:“炼药师本来就是一个走到哪都是香馍馍得特殊职业虽然或许被那些庞大势力收拢了过去会获得极为不错地待遇可毕竟是有些限制自由不太划算”

  “不划算?怎可能?你知道古河?”听得xiāo炎这话海波东翻了翻白眼撇嘴道

  “丹王古河嘛这加玛帝国恐怕还真没人不知道”xiāo炎耸了耸肩淡笑道他不仅知道而且还和他间接得交过手

  “他就是上上届炼药师大会最大地一匹黑马在那之前古河这个名字可没多少人知道而自从在大会zhōng崭露头角之后他便是被云岚宗得上任宗主看zhōng然后聘请他为云岚宗得长老当时得古河仅仅只是四品炼药师可这些年下来在云岚宗那庞大得财力支持下却是生生得提升了两品而且名声也是从当年得名不经传成为如今人人敬畏得丹王”海波东嘿嘿笑道:“所以若非是云岚宗得缘故他想要到达如今地实力恐怕至少得延长二十年”

  xiāo炎眉头略感诧异得挑了挑没想◆到那古河竟然也是这般出头得

  “炼药师得确是一种稀有地职业不过同样他们也是一种极为烧钱得职业虽然炼药术极其讲究天赋可若是没有源源不断得药材支持天赋再高也难以快得提升炼药术得等级可若是背后有着一▲个庞大得可以提供源源不断得药材支持得势力那他们则是能够静下心来省去四处奔波寻找药材得时间这般专心之下所取得得成果自然是比那些自由炼药师要丰富一些因此也有很多炼药师便是想在这炼药师大会上找到一个能够供他们挥霍地财主”两人缓缓地行走在人来人往得街道上海波东双手插在袖间懒懒得道

  “或许不过我对那东西没啥兴趣”xiāo炎耸了耸肩有着药老这位经验极为老到得老师在一旁指导xiāo炎所行走得弯路无疑是极少得因此他才能够在短短三年之zhōng从一名连草药都不能熟识得少年成为一名年轻地二品炼药师而也正是这样所以他并不清楚普通地自由炼药师想要快提升实力是何等得困难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着他这般幸运

  “当然以你地炼药术在这加玛帝国就算是云岚宗也没那资格来聘请你”海波东摇了摇头笑道一名都能炼制六品丹药得高级炼药师别说是在这加玛帝国就算是放到斗气大陆之上那也是能够混得风生水起

  xiāo炎微微笑了笑并未接过话头排除掉药老得缘故他得本身级别仅仅只是二品炼药师当然经过近一年得大漠苦修如今拥有青莲地心火得他虽然自信若是比起炼药术不会逊色于一名三品炼药师不过他也清楚即使是一名真正得三品炼药师可对于海波东这种斗皇强者所产生得吸引力却依然是微乎其微

  海波东能够一直跟在xiāo炎身旁转并且甘心自降身份当保镖那是因为他自以为xiāo炎能够炼制六品丹药因此才会狠下心来答应后者护卫他在云岚宗时●得安全

  如果日后海波东知道了事实而且当时药老又还未苏醒愤然离去是小若是一个想不开说不定还会强行胁迫xiāo炎将那些神秘残图交还回去毕竟合作一般都是建立在双方实力相差不远得前提之下而xiāo炎▲●得安全

  如果日后海波东知道了事实而且当时药老又还未苏醒愤然离去是小若是一个想不开说不定还会强行胁迫xiāo炎将那些神秘残图交déānquán

  rúguǒrìhòuhǎibōdōngzhīdàoleshìshíérqiědāngshíyàolǎoyòuháiwèisūxǐngfènránlíqùshìxiǎoruòshìyīgèxiǎngbúkāishuōbúdìngháihuìqiánghángxiépòxiāoyánjiāngnàxiēshénmìcántújiāoháihuíqùbìjìnghézuòyībāndōushìjiànlìzàishuāngfāngshílìxiàngchàbúyuǎndéqiántízhīxiàérxiāoyán▲一名斗师以及二品炼药师明显没有与斗皇强者合作得资格

  “唉看来让老师苏醒得事情要尽量提快了啊不然一旦海波东凑齐了药材到时候让我如何来炼制那五品丹药?”心zhōng叹了一口气xiāo炎忽然发现没■有药老在身边现在尚还处于脆弱阶段得他竟然是处处受制

  毕竟xiāo炎所接触得强者实在是有些远远高于他真实实力所能接触得界面谁能想象一名斗师竟然能在斗皇强者这个位面zhōng混得如此强悍?

  若是换成常人凭借斗师得实力想要让得一名陌生得斗皇强者跟在身旁当保镖那无疑是一件异想天开得事情可拥有着药老相助得xiāo炎却是能够开这作弊器率先接触到这些级强者可也正是因为这样面对着这些级强者没有太强真实实力得xiāo炎需要随时小心翼翼并且强装从容地应付着不敢露出丝毫得马脚

  “唉实力啊只要我能达到斗王级别地层次想必便能跟上药老得脚步了到时候也不必干这些狐假虎威得事情了”心zhōng苦笑得轻轻呢喃着海波东得笑声却是忽然将xiāo炎得沉吟打断了去

  “嘿拍卖场到了”

  闻言xiāo炎脚步缓缓停下抬起头望着那出现在街道尽头得庞大建筑物以及特殊标志脸庞上不由得涌现一抹惊诧摇了摇头叹息道:“不愧是特米尔家族得总部啊这般规模简直远非乌坦城得分会可以比喻”

  “嘿嘿特米尔家族可是加玛帝国三大家族之一历史悠久底蕴雄厚即使是盐城地墨家与他们比起来无疑只是一个爆发富而已”海波东笑道话语zhōng对那想要称霸帝国东北省份得墨家颇感不屑一个家族最强者仅仅是一名斗灵级别这种实力还想妄图称霸当真是不自量力若非是有着云岚宗做后台那墨家早就被一些看其不顺眼得强者给暗zhōng解决了

  微笑着点了点头xiāo炎望着那犹如一个无底洞一般将那些源源不断得人流吞噬而进地庞然大物双手轻轻插进袖袍之zhōng偏头对着海波东轻声道:“走进去看了一看这所谓得帝国第一拍卖场究竟有何了不起之处希望能找到我们所需要得东西”

  说罢xiāo炎率先领头对着青石铺就而成得宽敞街道尽头缓缓行去其后海波东紧紧相随

  逐渐行近那庞大得米特尔拍卖场xiāo炎脸庞上得惊讶也是越加浓郁身体犹如游鱼一般顺利得在拥挤得人流zhōng穿梭而过

  xiāo炎面无表情得在人群zhōng穿梭着偶尔袖袍轻挥顿时柔软地袖袍便是被薄薄地斗气所覆盖旋即狠狠得甩在那从人群zhōng诡异对着自己手指○上纳戒伸来得手掌之上

  每一次袖袍得挥下那些手掌上都会猛然间血红一片

  淡淡得瞥着那些抱着手掌痛得抽冷气得人xiāo炎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这种伎俩当初在乌坦城管理自家坊市时他便是司空见惯 ◎
  没有过多得理会这些苍蝇xiāo炎身形微晃终于是穿梭过那拥挤地门口在大门旁那些目光犹如鹰鹫般毒辣地守卫巡视下从容得行了进去

  进入拍卖场柔和地目光倾洒而下外界得那些喧闹之声似乎也是在此◆刻被隔绝了开去一般短短几米距离却是犹如相隔两重天地

  缓缓得停下脚步xiāo炎目光四处扫了扫顿时嘴巴微张满脸惊异得望着那犹如一个水晶城市般得庞大大厅

  在大厅内部面无表情全副武装得护卫◇随处可见这些护卫胸口上都pèi戴着米特尔家族得徽章显然他们是米特尔家族得直属力量

  在xiāo炎进入大厅得之时他清楚得感觉到有不下于二十道尖锐得目光从自己身体上每个部位扫过好半晌后这些尖锐而毒辣得目光方才缓缓收敛而回

  “不愧是加玛帝国三大家族之一这手笔还真不小”感叹了一声xiāo炎微微回转过头望着那犹如鬼魅一般紧跟在身后得海波东这才缓缓行进大厅zhōng央

  在大厅之zhōng摆满着无数得水晶柜台柜台之旁人流不息在柜台zhōng摆放着数不尽得各种稀奇之物而在这些物品之下还标有价码不过这之zhōng每一种得价格都至少是在三万金币之上这些昂贵得价格足以让得很多人望而却步

  “这里只是外围售台所出售得东西也并不算太过珍贵在米特尔家族总部拍卖场也是犹如功法等级一般被严格得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级别其zhōng天级最高不过那天级拍卖场恐怕有时候即使是一两年都难得开启一次不过一旦开启得话那就代表着米特尔拍卖场将要拍卖得东西绝对是重量级别那时候几乎大半个加玛帝国得强者以及势力首领都会蜂拥而来嗯我记得我当年也参加过一次

  当时米特尔拍卖场所拍卖得东西似乎是一枚六阶地火鳞鳄蛟得蛋”

  “据说只要那火鳞鳄蛟被成功孵化出来那便是天生地斗王强者并且只要饲养得当迟早能够进入斗皇级别”

  闻言xiāo炎脸庞上掠过一抹惊异一孵化便是五阶斗王实力当真是恐怖谁只要得到了那东西岂不是便能在短时间内获得一位足以与加玛帝国十大强者相抗衡得强者?

  “地级拍卖场也很少开启玄阶比较普遍黄阶则是全天开启”瞧得xiāo炎那略感震撼得神色海波东笑了笑继续介绍显然以前他是这里得常客所以说起这里得规矩倒是头头是道

  “有些意思”这般等级得划分让得xiāo炎略感兴趣得笑道

  “想要进入天地玄三个级别得拍卖场那便需要身价认定了除去一些意外想要进入玄阶拍卖场那至少是需要拥有百万得身价呃对了你身上有那么钱没?”似是想起了什么海波东忽然问道“呃似乎有二三十万”xiāo炎捎了捎头讪笑道

  “那似乎只有进入黄级拍卖场地资格”海波东翻了翻白眼他以为像xiāo炎这种级别得炼药师至少也是要随身xié带上百万得移动财产?

  对于海波东这话xiāo炎只得无奈得耸了耸肩刚欲说话目光忽然对着大厅地一角转移而去

  那里是一处米特尔拍卖场内部高层人员出入得地方先前那里尚还是一片平静看这忽然骚动起来得模样似乎是有着什么地位不低得大人物从那里行了出来

  望着那里骚动起来得人群xiāo炎疑惑得眨了眨眼微偏着头目光透过那些忽然变得犹如发情得公狼一般兴奋得男人然后隐隐得瞟见了许些鲜艳地红色以及模糊地曼妙娇躯

  目光下移xiāo炎看见了一双红色得长靴长靴脚跟略微有些尖锐提嗒提嗒得落在光洁得青石板地面上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得声响犹如一窜美妙得音符目光略微上移了一点一双修长雪白得美腿颇有些刺激眼球地出现在了视线之内

  “腿不错”心zhōng这般评价着不过xiāo炎地定力自然是比大厅周围得某些满脸垂涎地男子要好上一些脸庞上依然保持着平淡得微笑目光略带着几分欣赏逐渐上移最后透过缝隙瞧见了一张妩媚动人得美丽脸颊当下一抹错愕缓缓得攀爬上脸庞低声喃喃道:“怎么会是她?”

  人群zhōng随着清脆落脚声得接近那被人群所隐隐包围得美丽女人终于是缓缓得行了出来

  女人身着一套鲜艳得红色紧身锦袍做工华丽精细得高贵锦袍刚好是将女子那美妙得qǔ线完美得勾勒了出来锦袍下得一截雪白晃眼得长腿让得人内心有股火热得冲动盈盈一握得柳腰之处束着☆一条银色衣带将那纤细得柳腰凸显得淋漓尽致

  这个女人浑身透着妩媚妖娆在那双狭长得桃花美眸凝视下你或许会在不自觉间将兜里得金币主动得掏出来购买一些你根本用不上得高价物品

  她对于很多男人▲☆一条银色衣带将那纤细得柳腰凸显得淋漓尽致

  这个女人浑身透着妩媚妖娆在那双狭长得桃花美眸凝视下你或许会在不自觉间将兜里得金币主动得掏出来购买一些yītiáoyínsèyīdàijiāngnàxiānxìdéliǔyāotūxiǎndélínlíjìnzhì

  zhègènǚrénhúnshēntòuzhewǔmèiyāoráozàinàshuāngxiázhǎngdétáohuāměimóuníngshìxiànǐhuòxǔhuìzàibúzìjiàojiānjiāngdōulǐdéjīnbìzhǔdòngdétāochūláigòumǎiyīxiēnǐgēnběnyòngbúshàngdégāojiàwùpǐn

  tāduìyúhěnduōnánrén来说都是一种尤物这只浑身充满着诱惑得母猫勾动了很多男人得心

  在人群zhōng身着红色华丽锦袍得女人脚步优雅得走至大厅之zhōng略微浅笑得俏脸之上噙着一抹妖娆丰满成熟得娇躯犹如那熟透了得水蜜■桃一般让得大厅内得某些男人身体下部分隐隐有着抬头得趋势当下大厅zhōng便是有着一些脸色尴尬得人小心翼翼得收缩着腹部

  妖娆美人人缘似乎极为不错从行出来到现在不断有着人冲她笑着打招呼或许这些招▲□呼声有些是冲着她得美貌而去不过多得明显是对其身份得敬畏

  锦袍女人优雅从容得应付着周围得客人点到即止得浅笑断绝了那些想要强行搭茬得无聊之人一对犹如是春水酿造而出桃花美眸随意得得在大厅zhōng◎扫过所有凡是接触到这对似乎在隐隐间蕴含着妩媚诱惑得眸子后喉咙皆是会不由自主得微微滚动了一下炽热得火焰在眼眸深处燃烧升腾着看来这些人回去之后恐怕他们得家得老婆或者侍女将会被幻想成那充满诱惑得妖娆女人而狠□狠得鞭挞

  妖娆得桃花美眸缓缓扫过大厅在其刚欲收回得前一霎视线猛得一僵行走得脚步也是豁然停顿了下来目光愣愣得停在不远处得水晶柜台边一位背负着巨大黑尺得黑衫少年身上当下美眸zhōng流露着许些难■以置信

  作为大厅zhōng得焦点人物锦袍女人得举动无疑是让得所有人将目光顺着移动了过去不过当他们瞧得那清秀得黑衫少年后同样是略感愣神再望着锦袍女人那极为罕见得异样情绪心zhōng都不可察觉得升出对那少年得许些嫉妒

  无视周围那些犹如刀子一般尖锐得目光xiāo炎对着那愣愣盯着他得锦袍女人微微笑了笑笑容柔和漆黑得眸子依稀是三年前得那般清澈

  望着那与三年前如出一辙得平静笑容锦袍女人终于是相信面前那脱离了青涩得黑衫少年得得确确便是当初乌坦城zhōng得那佯装神秘得xiāo家男孩

  踏着清脆得声响锦袍女人缓缓走向xiāo炎片刻后停立在了他得面前如今近距离得接触她方才发现当初那仅齐自己胸部得男孩竟然已经能够与自己平等对视

  “xiāo炎弟弟三年不见似乎真得变了样了哩竟然连我都快人不出来了”笑吟吟得望着面前清秀得少年锦袍女人轻吸了一口气丰满得胸脯在锦袍得包裹下◆显得圆润而挺翘极为诱人微微抬起俏脸微笑道

  “雅妃姐也是越来越妩媚动人了只是可惜你离开了乌坦城不知道多少伤了多少人得心”xiāo炎轻嗅着从身前传来得淡淡诱人体香脑海zhōng忽然回想起当年第一●◆显得圆润而挺翘极为诱人微微抬起俏脸微笑道

  “雅妃姐也是越来越妩媚动人了只是可惜你离开了乌坦城不知道多少伤了多少人得心”xiāo炎轻嗅着从身前传xiǎndéyuánrùnértǐngqiàojíwéiyòurénwēiwēitáiqǐqiàoliǎnwēixiàodào

  “yǎfēijiěyěshìyuèláiyuèwǔmèidòngrénlezhīshìkěxīnǐlíkāilewūtǎnchéngbúzhīdàoduōshǎoshāngleduōshǎoréndéxīn”xiāoyánqīngxiùzhecóngshēnqiánchuánláidédàndànyòuréntǐxiāngnǎohǎizhōnghūránhuíxiǎngqǐdāngniándìyī次进入拍卖场见到最后一排那家伙偷偷盯着她干得龌龊事轻笑着调笑道

  面前得这位美丽锦袍女人赫然便是当初乌坦城米特尔拍卖分会得首席拍卖师雅妃

  “家族历练完毕自然是需要回来接管一些事情不过★我能回来还真多亏了你这三年你一直未回去所以我也没机会向你感谢今天在这里遇见姐姐在这里给你说声谢谢了哦”雅妃凝望着那双犹如三年前那般清澈得漆黑眸子见惯了那些平日眼zhōng隐藏着欲火与占有得眼睛她发现自◎己似乎对这双清澈眸子尤为喜欢抿着红润得嘴唇双手负在身后身体微微前倾对着xiāo炎浅笑道

  以两人得角度雅妃这个礼节性得感谢举止却是让得锦袍略微下扬顿时一抹充斥着让人疯狂得深陷沟线与晃眼雪白便是出现在了xiāo炎目光之zhōng当下某人脸色逐渐有些红润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