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洞穿一切的剑光|光明纪元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五百五十二章 洞穿一切的剑光


  第五百五十二章 洞穿一切的剑光

  坐在远处山巅的云君用力的拍了一下额头,无比烦恼的叹了一口气。

  “这么说来,这个林齐真的是林氏虎族的核心嫡传血脉了。也只有虎族的那些混账,仗着强横的身体以及魔兽一样的生命力出入各处太古遗迹,也不知dào从里面搜罗了多少的破烂垃圾。柯伦巴亲王,居然是亲王级的太古血罪一族,但是他的实力可没有真正的亲王那样强大!”

  太古血罪一族,和天☆启骑士团一样,都是诸神的敌人。在太古时期,血罪一族甚至自称为神,他们建造起复杂宏伟的金字塔形神殿,在大地上传播他们的教义,让无数梦想永生和永葆青春的人类投入了他们的阵营。

  在极其漫长的一段岁★月中,血罪一族给诸神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和困扰。

  根据神圣龙庭帝国保留下来的一些上古典籍的残篇可知,血罪一族的帝皇足以和诸神之中的各系主神相抗衡,而每一位帝皇身边都会有一群强大异常的亲王拱卫,这些亲王也都拥有着和神灵相当的力量。

  最终不知dào诸神用什么手段击溃了血罪一族,但是血罪一族的确是消泯在了漫长的岁月中。甚至现在的西方大陆的子民,他们知dào深渊世界有一种嗜血恶魔,但是他们并不知dào,还存在着比嗜血恶魔可怕一百倍、一万倍的上古血罪一族。

  但是眼前的柯伦巴,他的实力最多不过圣士下阶,而且周身气息起伏不定,显然他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伤害,他的力量并不符合古籍上对血罪一族亲王的描述。而且血罪一族永葆青春,他们出现在人前时都是帅男美女的模样,而柯伦巴,单单看外表,他起码也是百岁开外的老人了。

  “好东西可真多啊!”云君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一个灰骑士,一个血罪一族的亲王,加上一头有趣的小驴子。如果能够把他们全部俘虏,他们的价值可不在林齐空间戒指中的那些宝物之下。

  如果今天能够心愿得偿,金合欢家族一定会发展壮大,没人能够阻止云氏一族的重兴。

  杜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身体被血sè的剑光洞穿,剑光中蕴藏着让他恐惧的邪恶力量,这股力量正在不断的蒸发他身体内的鲜血。刚刚他已经燃烧了三分之一的血液以引动晨曦之神的恩赐,如今他的血液再被蒸发的话,就算有神力护体他也活不下去了。

  死死的盯了柯伦巴一眼,杜文大袖一卷将麦比乌斯之冠收取,从空间戒指内掏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晶瓶。柯伦巴雍容的一笑,向着杜文点了点头:“作为一个绅士,我是不会在敌人▲疗伤的时候偷袭的,所以请放心的服用药剂,我会给你疗伤的时间。”

  杜文冷哼一声,他拔出了瓶塞,将一滴粘稠的绿sè液体倒进了嘴里。

  柯伦巴轻轻的鼓掌赞叹dào:“生命女神的恩赐,这是生○命之树的原液么?虽然我的心核受到重创,我遗失了绝大部分的记忆,但是有一点我是记得的——生命之树被我族最强大的十八位帝皇联手焚毁,为什么你的手上还会有生命之树的原液呢?”

  杜文惊愕的看着柯伦巴,这是生命之树的原液么?生命之树是什么东西?

  这是生命神殿为教会顶级大人物秘密提供的保命药剂‘不朽药剂’,以杜文的权势和身份,也是每十年才能得到一滴而已。这种药剂名之为不朽,就是说不管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害只要服下一滴,生命也将不朽,由此可见这种药剂的强大。

  但是柯伦巴说这是生命之树的原液。。。好吧,作为教会裁决所的首席大圣堂,杜文干脆没tīng说过生命之树这种东西。死死的盯了柯伦○巴一眼,杜文将晶瓶放回了空间戒指,然后拔出了一根备用的权杖。

  “强大的异端,血罪一族的邪恶存在。你们既然已经在上古的岁月中被毁灭,你们就不应该继续存在!”杜文森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柯伦巴:“你▲○巴一眼,杜文将晶瓶放回了空间戒指,然后拔出了一根备用的权杖。

  “强大的异端,血罪一族的邪恶存在。你们既然已经在上古的岁月中被毁灭,你们就不应该bāyīyǎn,dùwénjiāngjīngpíngfànghuílekōngjiānjièzhǐ,ránhòubáchūleyīgēnbèiyòngdequánzhàng。

  “qiángdàdeyìduān,xuèzuìyīzúdexiéècúnzài。nǐmenjìrányǐjīngzàishànggǔdesuìyuèzhōngbèihuǐmiè,nǐmenjiùbúyīnggāijìxùcúnzài!”dùwénsēnlěngdemùguāngsǐsǐdedīngzhekēlúnbā:“nǐ这种苟延残喘的异端,让我送你的灵魂回归永恒的黑暗。至于那些收容你这种邪恶存在的罪人,他们也将受到诸神最严厉的惩罚!”

  柯伦巴笑了,他慢悠悠的从宽大的袍袖中拿出了一柄古sè斑斓套着剑鞘的长剑。他轻轻的哼唱dào:“虽然我损失了绝大部分的记忆,但是我隐约还记得一点东西。。。诸神。。。又算什么呢?”

  深情的抚摸着长剑,柯伦巴低声咕哝dào:“反正,我需要你的鲜血。这么强大的你,你的鲜血一定会让我舒服很多。我无比渴望用牙齿刺穿你的大动脉,我甚至闻到了你的鲜血的香味!”

  嗤嗤的笑着,柯伦巴看着杜文胸前透明的窟窿迅速的愈合。他低声赞叹dào:“生命之树的原液,真是强大的救命药剂。太好了,本来我还担心你失血太多不够我饱餐一顿的,但是现在看来,你的血液已经恢复到了巅峰水平?那么我可以杀死你,然后享受你的热血了!”

  杜文的脸sè阴沉了下来,柯伦巴之所以放手让他服食不朽◆药剂,仅仅是因为他想要吞噬自己的鲜血?果真不愧是上古的邪恶,柯伦巴的思维方式让杜文都有点接受不了。

  林齐则是不眨眼的打量着柯伦巴手上的长剑,这柄剑实在是太吸引眼球了。

  古朴古老的剑▲鞘呈暗红sè,宛如无数重鲜血一层层堆积起来的暗红sè。剑鞘也不知dào用什么材质制成,但是看上去异常的厚重坚固。剑鞘表面雕刻了复杂的镂空花wén,重重叠叠的镂空花wén极其精致、极其微小,林齐一眼看上去,剑鞘上的花wén起码也有十几层之多。

  长剑的剑鞘长有一米二左右,但是剑柄就长有三十厘米,整柄剑长有一米五零,但是从剑鞘上看,剑身最多只有二指宽。这是一柄奇形窄剑,难怪刚才杜文胸口的伤口都是那么细小的一条。

  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剑柄了,剑柄是一对身披华美长袍的绝sè女子,她们相拥在一起,背后有一对形如蝙蝠的肉翅挑起,这正好形成了长剑的剑锷护手。两个绝sè女子的面容栩栩如生,她们的眸子里不时闪过一抹暗红sè的血光,看上去就好像两个活生生的生灵。

  柯伦巴慢吞吞的握住了剑柄,然后缓缓的将长剑拔了出来。

  长剑拔出的时候,林齐瞬间有一个错觉,好像柯伦巴拔出来的不是一柄剑,而是一条燃烧着烈焰、有无数冤魂在内咆哮酷寒的血sè大河。但是再仔细看去,什么血sè大河都不复存在,那就是一抹薄薄的、宛如寒冰一样静谧,时不时闪过一抹血光的血sè长剑。

  仔细的盯着剑身看进去,薄薄的剑身几乎全透明,似乎一眼就能看透。但是当你运足了目力向剑体看进去,就会觉得这柄剑非常的深邃厚重,好像有无数的血水在剑身内翻腾。偶尔这血水荡起涟漪,就变成了无数无法辨识的怪异符文在剑身内若隐若现。

  林齐用力眨了眨眼睛,这柄剑很怪异,透着一股子森森邪气,他总觉得杜文似乎是被柯伦巴给坑了。

  林齐本能的直觉,柯伦巴刚才可以用这柄剑直接收割杜文的生命,但是似乎是因为杜文损失的血液太多了,所以他故意留下了杜文的性命,就是要让他服食药剂补充身体的消耗?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家伙,他是把杜文当做了‘智能回血’的血袋了吧?

  杜文紧握着权杖,他死死的盯着柯伦巴,慢慢的念诵着咒语▲。

  一面圆dùn从杜文身边飞起,土黄sè的圆dùn慢吞吞的旋转着,四周的大地一阵阵的轰鸣着,无数拳头粗细的黄气从地下喷出,迅速注入了圆dùn中。圆dùn放出了一圈厚重的黄sè光晕,将杜文整个●▲。

  一面圆dùn从杜文身边飞起,土黄sè的圆dùn慢吞吞的旋转着,四周的大地一阵阵的轰鸣着,无数拳头粗细的黄气从地下喷出,迅速注入了圆dùn中。

  yīmiànyuándùncóngdùwénshēnbiānfēiqǐ,tǔhuángsèdeyuándùnmàntūntūndexuánzhuǎnzhe,sìzhōudedàdìyīzhènzhèndehōngmíngzhe,wúshùquántóucūxìdehuángqìcóngdìxiàpēnchū,xùnsùzhùrùleyuándùnzhōng。yuándùnfàngchūleyīquānhòuzhòngdehuángsèguāngyūn,jiāngdùwénzhěnggè包裹在了里面。

  林齐低沉的笑了起来:“大地神殿的泰坦之dùn,这玩意的防御力可是有点吓人。”

  教会大地神殿供奉的是大地母神,泰坦之dùn就是大地神殿最著名的圣器,号称是只要有土地存在的地方,就不可能被击破的顶级防御圣器。以杜文如今的力量,祭起泰坦之dùn后,不说攻敌如何,起码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柯伦巴却讥嘲的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很飘忽,很阴冷。

  “泰坦之dùn?喔,这是仿制品吧?品质真是差得可以了。你们,见过真正的,被大地母神驱动的泰坦之dùn么?”

  随着柯伦巴的讥嘲声,他的身体突兀的消失了。下一个瞬间,柯伦巴已经站在了杜文的身后。

  一抹淡淡的血光还残留在空气中,而那一面厚重异常的泰坦之dùn正无声无息的从中分开,断面光滑如镜,显然是被柯伦巴一剑斩开。

  “我想起来了!”

  柯伦巴幽幽的笑着:“这柄剑,是我族重宝血罪之剑,号称可以洞穿一切的血罪之剑啊!”

  苦恼的皱起了眉头,柯伦巴低声咕哝dào:“可是,这柄剑应该被某位陛下掌控着,这是那位陛下的本命重宝。为什么会在我手里?我只是一个亲王,血罪之剑不可能被我得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用力的敲打了一阵脑袋,柯伦巴轻轻的摇了摇头。

  看着面sè死白一片的杜文,柯伦巴咧嘴一笑:“既然记不起来了,就不去烦恼了。只有眼下的热血才是最重要的。尊敬的先生,请问您这几日有沐浴么?如果你没有沐浴的话,这对我将要享受的热血是极大的侮辱和亵渎呢。”

  杜文死死的咬着牙,他的选择是将他身边凝聚的所有神力火球同时向柯伦巴倾泻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