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八十章 一点利息---第五百八十二章 杀戮的盛|光明纪元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五百八十章 一点利息---第五百八十二章 杀戮的盛


  五百八十章一点利息绿龙王发出悲泣的叫声,却丝毫动弹不得。他被律的神lì锁链禁锢,林齐鸡发魔封球的时候,他没能做任何的防范,完全依靠强大的硬吃了这个圣师级的禁咒魔法。青岩好歹还有一块石盾保护,■绿龙王可是结结实实的用硬扛的。

  亚瑟从绿龙王的肉翅下钻出来的时候,绿龙王悲泣的嘶鸣着口他是惩戒神殿某位地位极高的大人物委派,追随在亚瑟身边听从差遣的骑宠。亚瑟活,他则活:亚瑟死,他定然受到极大的牵连,就算自己无忧,他的族群也会受到极大的牵累。

  圣士境界的绿龙王有着不弱于人的智商,虽然只是普通的飞龙血脉,但是他毕竟有这么强大的修为,数千年的漫长寿命,让他比很多人类更加的睿智和机警◎。

  林齐怪异的行动让绿龙王心中充满了担忧和恐惧,亚瑟不知道死活的脱离了他的保护,这无疑是自寻灭亡。眼看亚瑟骂骂咧咧的从自己的肉翅下钻了出去,绿龙王的眼眶里滚下了大颗大颗的眼泪,他悲泣的长鸣不◇止,却无法阻止亚瑟冒失的行动。

  亚瑟踉跄着走到了林齐身边,他的身上有几小块皮肉被冻气冻伤,他行走时显得格外的艰难。大步冲到了林齐身边,亚瑟握拳向林齐的脑袋打了过去,一团nóng烈的金色光晕在亚瑟的拳头上盘旋不定,他的拳头就好像一颗金色的流星一样轰向了林齐。

  林齐淡淡的笑着,反手一掌握住了亚瑟的拳头口林齐五指牢牢的勒住了亚瑟的手,五根手指好像钢筋一样陷入了亚瑟的皮肉中,抓得他的指骨‘咔咔,作响。

  “喂,尊贵的北海亲王殿下你有追求音小冇姐的权lì,难道我就没有么?”

  “美人,尤其是绝色的美人,是男人都会喜欢的吧?但是既然我们是竞争对手那么就要看我们到底谁更有□资格拥有她,谁才有资格在她美丽的身体上尽情的作乐享用?”

  林齐的话异常的恶毒,几乎是每一个字都好似毒蛇的毒液一样烧灼着亚瑟的心脏。亚瑟的拳头剧痛,林齐慢慢的转动手腕,亚瑟痛得身体扭曲,只能随▲□资格拥有她,谁才有资格在她美丽的身体上尽情的作乐享用?”

  林齐的话异常的恶毒,几乎是每一个zīgéyōngyǒutā,shuícáiyǒuzīgézàitāměilìdeshēntǐshàngjìnqíngdezuòlèxiǎngyòng?”

  línqídehuàyìchángdeèdú,jǐhūshìměiyīgèzìdōuhǎosìdúshédedúyèyīyàngshāozhuózheyàsèdexīnzāng。yàsèdequántóujùtòng,línqímànmàndezhuǎndòngshǒuwàn,yàsètòngdéshēntǐniǔqǔ,zhīnéngsuí着林齐手腕的动作慢慢的跪倒在地。他跪在林齐面前面孔扭曲的勉强抬起头看着林齐纹丝不动宛如古井死水的面孔。

  “看,你跪在我面前!你没有我强大!你向我下跪!你怎么有资格拥有音小冇姐那样的绝色?”

  诡秘的笑了几声,林齐阴损的笑道:“反正您已经获取了她的处子贞操,你已经赚了大头。我不嫌弃她是被你享用过的女人,我只要得到她就足够了!你拥有了她多久?一年?两年?三年?”

  轻轻的摇了摇头,林齐长叹道:“但是wWw.kEnwWeN.cOm神裔的寿命非常的漫长你只拥有了她很短的时间,可是我会拥有她极其漫长的岁月。一千年,两千年,一万年!她青春永驻,她永远那样美丽,我可以尽情的……虐玩她!尽情的蹂躏她!尽情的把她当做奴冇隶,当做牲口,当做玩物……”

  黑暗中传来了阿尔达的赞叹声:“伟大的主人啊,您真是太邪恶了!只有如此邪恶的您才是伟大的阿尔达大人的主人啊!这个男人的灵魂在沸腾,他的灵魂在燃冇烧,多么强烈的负面情绪啊,他一个人的负面情绪几乎比得上一万个临死的士兵发出的哀嚎!”

  亚瑟美丽的紫色眸子变成了猩红色,他死死的盯着林齐咬牙道:“你是我的敌人?”

  林齐低下头,深深的凝视着亚瑟那对变色的眸子:“噢?敌人?不,我怎么可能是你的敌人呢?我只是你的竞争对手而已!我,来自东方豪门熊氏家族的首席长老熊虎豹我只是你的竞争对手而已!”

  古怪的笑着,林齐向沉吟不语的律看了一眼:“得到音的身体,得到律的友谊,得到惩戒神殿的支持,我就能在西方大陆得到一股庞大的庇护lì量。我所属的家族就能在西方大陆落地生根,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么?”

  轻佻的耸了耸肩膀,林齐慢慢的扭动亚瑟的手腕,逼得他俯下冇身体额头紧紧的贴住了地面。林齐将亚瑟的手腕扭得‘咔咔,作响,将他的手腕扭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林齐压低了声音狞声道:“通过征服一个女人来征服一个神裔家族,从而征服一个神殿,这不是你正计算着的事情么?”

  亚瑟被逼跪倒在地,他现在根本无法抬头。他的脸被闷在了泥地中每一次呼吸都会吸入大量的灰尘和泥沙,但是他顾不上这些灰尘和泥沙带给他的痛苦他疯狂的咆★哮起来:“律,你给我说清楚……”

  ‘咔,的一下,林齐扭断了亚瑟的手臂。他狠狠的一掌拍下,将亚瑟的另外一条手臂的骨头震得稀烂。狞笑了一声,林齐掏出了一颗深渊世界的恶鬼专门配制了用来虐待囚徒的毒●药,强行掰开了嘶声惨嚎的亚瑟的嘴,将这颗每个小时发作一次,每次都让人痛不欲生的魔药塞进了亚瑟的嘴里。

  “北海亲王,你知道律大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因为我要求金合欢家族这么做!我要求金合欢家族放出风声,计算了律大人让他来到这里!”

  律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阿尔达已经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他的身后。因为林齐的邪恶表现,因为亚瑟沸腾的灵魂散发出的负面情绪而鸡动得浑身直哆嗦的阿尔达捂住了律的嘴,锋利的匕冇首死死的顶住了他的后心。

  “哦,不,亲爱的主教大人,您不能开口。您如果开口,我发誓我会将你的皮扒下来制成衣服!你不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很有趣么?邪恶的主人正在误导一个倒霉的小可怜虫!噢,哦,小可怜虫的心上人要被邪恶的主人夺走了,你会配合主人的,是不是?”

  律的神lì消耗殆尽,他此刻就连一点儿反抗之lì都没有。阿尔达手指在律的鼻头轻轻一抹,一缕淡淡的幽香被律吸了进去。律的身体骤然一僵,然后他脸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

  “是的,熊虎豹先生,熊氏家族的大名我在西方大陆也是闻名已久。能够和熊氏家族合作,这是惩戒一族的荣幸。如果您不嫌弃音曾经的过去,如果您愿意纳音做小妾的话,她可以当做我们合作的一个备注条件成为您的人!”

  律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常年累月的残酷自虐苦修带来的稳固心境几乎粉碎。他惊恐的发现他的声带不受控制的发出了让他几乎崩溃的声音:“除了音,我们家族还有好几位极其优秀的族女,我们惩戒神殿愿意和熊氏家族展开全方位的合作!”

  “但是首要的条件就是,您要先杀了亚瑟灭。!”律微笑着说出了这番让亚瑟几乎晕倒的话。亚瑟被逼跪在地上,他的脸贴在地上,他根本看不到律此刻的情况一他看不到律被阿尔达控制,被阿尔达用魔功强迫着说出了这番话来。

  律的面孔扭曲着,他的身体疯狂的抽搐着,他想要摆脱阿尔达的控制,但是神lì全失的他哪里能反抗阿尔达可怖的魔冇lì?

  阿尔达邪异的笑着,林齐牢牢的将亚瑟按在地上,脸上同样带着残忍而痛快的邪恶笑容。

  你们这些生长在阳光下,生长在雨露中,仗着手上的权势随意的将无辜之人打入深渊的生灵啊,你们终于尝到了来自于深渊的lì量了么?邪恶的lì量,残酷的lì量,让人绝望的lì量!这种让人窒息、让人绝望的黑暗,将一次次的出现在你们的面前,你们的命运注定走入绝对的黑暗。

  亚瑟犹如陷阱中绝望的幼兽一样疯狂的嘶吼着:“我以我父亲的灵魂起誓,我以我的灵魂起誓,我以我世世代代所有祖先的灵魂起誓!律,以及你这个该死的,有着污秽血统的神裔家族,我会将你们彻底覆灭!从今日起,我和你们不死不休,我……亚瑟,在这里向天地间所有的zhū神起誓,我和你们不死不休!”

  林齐笑了,他松开了压制着亚瑟的手。

  “噢,可怜的家伙,你真不应该说这种话!”

  林齐的手一挥,大量的魔法金属锭‘叮叮当当,的从世界指环中飞了出来,随之飞出的还有数十块魔法阵盘。魔法金属锭整整齐齐的堆放在了律的面前,而那些魔法阵盘则是看似杂乱的落在了林齐脚边。

  亚瑟呆呆的看着堆积如山的魔法金属,他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

  “北海亲王?可怜的人儿!”林齐讥嘲的笑着:“我熊氏家族是东方大陆名门中的名门,豪门中的豪门,贵族中的贵族,我们富可敌国,我不惜往何代价也要让音成为我的女人!你这个蛮荒之地的野人,小小的狗屁不如的贵族,你凭什么和我比?”

  林齐尽情的打击着亚瑟的自尊,尽情的摧毁着他的灵魂。

  “你没有我这样有lì量,你没有我这样富有,你没有我手上庞大的权势!东方那个帝国的皇子都是我们家族的女婿,你这一个小小蛮荒之地的小总督又算什么东西?你连我脚下的一团狗屎都不如,你还有什么资格追求音?”

  凑到亚瑟耳朵边,林齐低声咕哝道:“我知道,你只是一个生儿育女的工具,你只是一个人形工具!现在你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音……音,你的女人,应该成为我的女人,为惩戒一族带来更大的利益,你说呢?我会好好地,好好地,无比精心的,无比仔细的……优待她的!”

  ‘哇○,的一声,亚瑟吐了一大口血。

  一旁的绿龙王周身喷出了惨绿色的毒气,他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猛的探出长脖子一口咬住了亚瑟,然后迅速的化为一道狂风冲天而起,很快就飞得无影无踪!(未完待续)

  第五百八十一章我承认,我有罪!

  林齐抬头看着绿龙王燃冇烧寿命,豁出去一切将亚瑟救走。他冷厉的笑着,慢慢的掏出了一根雪茄叼在了嘴角。哗哩wWw.kEnwWeN.cOm哗哩谄媚的从他身后的阴影中闪身而出,手指头轻轻一弹,一缕黑色的火焰为林齐点着了雪茄。

  律的脸色骤然一僵,黑色的火焰,纯正的黑色魔焰!

  黑暗法师们鸡发的火焰也是黑色,但是哗哩哗哩的火焰是魔焰,而不是普通的暗系火焰。这个体型瘦小看似十二三岁少年的家伙,是个恶魔!但是律竭尽全lì都看不透哗哩哗哩的本体,显然有实lì远远超过律的强大存在为哗哩哗哩恒定加持了幻化魔法。

  深吸了一口气,律放弃了考究咔哩哗哩身冇份的事情。

  一头打不死的驴子已经显然是异端中的异端,加上阿尔达堂而皇之的亮着两对恶魔特有的肉翅乱飞乱蹦了这么一大阵子,区区一个幻化形的小恶魔还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沉肃的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魔法金属。

  “熊虎豹先生,我暂且认为这是你的真冇实姓名!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齐惊讶的看着律,轻轻的摇头冷笑起来:“您这样聪明睿智的人,怎么可★能看不透我的用心,看不穿我的用意呢?我在打击亚瑟,我在鸡怒亚瑟,我在挑拨离间,我在争取让他成为你的死敌啊!”

  轻松的从嘴角吐了一个烟圈,林齐摊开双手,甩动着双腿大笑了起来:“瞧啊,我利用金合★●欢家族将你引了过来,本来只是想要想办法将你生擒活捉就可以了。但是谁能想到呢?zhū神的庇佑亚瑟这个蠢货居然圭动的送上门来了!”

  一旁的熊万金‘哼哧哼哧,的努lì着,他身边横七竖八的堆放了数十★柄被震碎的斧头和大刀。在他持之以恒的努lì下,青岩的脖子已经被他剽开了四分之一。大量鲜血从青烟的体冇nèi流出,青岩变得奄奄一息已经离死不远了。

  眼珠破碎的青岩瞪大着双眼,死死的盯着林齐这个方向。他听到了林齐的所有的话,但是他已经没有机会将这些话转告给亚瑟了。阴谋,这是针对亚瑟的一个极大的阴谋,这是可能让亚瑟和惩戒神殿彻底决裂的阴谋!但是青岩已经没有机会警告亚瑟了呀!

  虽然青岩的身体很坚固,很强大很强横,但是熊万金坚持不懈的弄坏掉了数十柄上好的利器,终于将青岩的脖子劈开了一个很大的缺口。熊万金还在‘哼哧哼哧,的继续努lì,看样子他不把青岩的脑袋彻底的砍掉,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熊万金甚至哼起了小调,他准备将青岩的脑袋当做战利品带回东方!虽然他损失了随行的所有大海船但是他干掉了一个圣士级别的岩石泰坦“缴获,了大地之盾的一个部件,这就足以补偿他所有的损失!无论是名誉上的还是利益上的,他甚至都有了极大的结余。

  就在熊万金诡异的劈砍声中,林齐笑呵呵的凑到了律的面前,慢吞吞的将一缕nóng烟吐到了律的鼻头上。律屏住了呼吸,不让nóng烟侵入自己的身体,但是○林齐立刻恶劣的掰开了他的嘴,将十根雪茄并在一起插在了律的嘴里。

  哗哩哗哩兴冇奋的为律点上了雪茄阿尔达‘hēihēi,怪笑着,他的双手抓住了律的肩膀,邪恶的魔冇lì控制着律的身体,强迫他大口大●口的吞噬起雪茄nóng烈的烟雾。

  律的面孔变得赤红一片,前所未有的杀戮欲冇望从他的心头涌了出来。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折辱过,从来没有!林齐敢这么做,不仅仅是对律自身的侮辱,更是对整个惩戒神殿的挑衅。律已经在心中宣半了林齐的死刑他一定要让林齐死得惨不忍睹!

  林齐看透了律心中的想法,他幽幽的叹息道:“刚才您发下了灵魂誓言,为了让我救你的这条小命,你发誓赦免我所有的罪憩,并且绝对不能对我做任何的不利的动作!所以,请打消你心头的杀意,这对你是不好的,你会被气吐血的!”

  ‘噗,的一声大量鲜血从雪茄缝隙中喷了出来,律果然被林齐气得吐血了。

  律这才想起来,刚才他被青岩重创的时候,他的确发下了誓言赦免了林齐的罪!

  双手抱在胸前,林齐慢悠悠的说道:“我是财富女神虔诚的信徒所以面对另外一个神灵的信徒,我是不会撒谎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林齐抬起头,深情的用‘圣徒,才有的纯洁、纯善的目光仰望着天空的点点繁星。他无比虔诚的说道:“以财富女神的名义起誓,我承认,我有罪,我有极大的罪!但是因为尊敬的律主教赦免了我的罪,所以我……无罪!”

  律的甩动脑袋,将嘴里的十根雪茄远远的喷了出去。他嘶声怒吼道:“人,你是我的熟人,我一定认识你!但是你到底是谁?”

  林齐诡异的笑着,他将地上堆积如山的魔法金属锭收起,然后单膝跪在了律的面前:“我是谁?哦,我是东方血秦帝国熊氏家族的首席长老熊虎豹,我不远万里来到西方大陆,就是想要向您的妹妹音小冇姐求婚的!我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触怒了北海亲王亚瑟殿下,我也一定要成为您的。口。妹夫?”

  律死命的瞪大了眼睛,他的眼角裂开,两行鲜血归洒流下。他想要看清林齐的脸,但是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他根本就没办法从林齐的脸上找到任何熟悉的痕迹!

  前所未有的恐惧充斥着律的心脏,足以毁灭他,甚至是足以毁灭他的家族的敌人就在眼前,但是他不认识这个敌人,他甚至不知道这个敌人因为什么成为了自己的敌人!律绞尽脑汁的想要找到和林齐有关的任何一丁点儿蛛丝马迹,但是他记不起来!

  林齐被送入黑渊神狱的时候是一个面孔圆团团的臃肿少年,当他走出黑渊神狱的时候,他是一个面容刚毅身躯魁梧的青年。身材,容貌,气质,措辞,一切都变了,不变的只有林齐心中对律的无限仇恨!

  茸耸肩膀,林齐惫懒的说道:“好吧,好吧,您这么着急,很显然,您看不上我这个未来的妹夫。那么,随便找一个吧!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呢,随便找一个做你的妹夫吧?”

  ‘咔咔,声中,浑身千疮百孔,简直都变成了一堆烂肉的驴子很精○神的从地上跳了起来,欢天喜地的蹦到了林齐身边:“这个音,是个大胸脯的妹子么?喂,小子,你的妹妹有很大的胸脯么?当然喽,这几个小家伙都是混蛋,他们都是恶棍,他们都是恶魔,他们就是罪孽的化身!”

 ◆ 人立而起,驴子曲起两条前腿,努lì的从细小的芦柴棒一样的前腿上挤出了两团鸽子蛋大小的肌肉疙瘩。驴子很兴冇wWw.kEnwWeN.cOm奋的瞪大了放着绿光的双眼盯着律:“看我,看看我啊,聪明,伶俐,能干,强壮!而且我淳朴老实,稳重可靠,又是这样的英俊神武,简直就是做女婿的最好人选!”

  “喂,小子,我****的,带我去见你的父亲和母亲吧?我们赶紧把这件事情敲定下来,hēihēi!如果你的妹子是一个大胸脯,那么,还有谁能比我更配得上你的妹子呢?我不介意她生过孩子,我也不介意她的孩子是一个半神,我更不介意她的孩子是破军之王格尔达斯!”

  驴子兴冇奋得浑身都在哆嗦:“如果我娶了她,是不是格尔达斯那个混蛋就要叫我父亲大人了?哦啦啦啦,兴冇奋啊,鸡动啊,当年我在背后偷袭干掉格尔达斯的时候,我……

  驴子突然闭上了嘴。

  林齐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当然知道格尔达斯的来历,但是驴子说的话,实在是太震撼了!

  律已经惊骇的瞪大了双眼,他疯狂的咆哮起来:“杀死破军之王格尔达斯的,是凯撒圣王凯撒!你……”

  驴子翘起嘴唇微笑着,露出了满口白生生的大牙,他很羞涩的看着律:“哦,露陷了啊!hēi,当然,格尔达斯是首先干掉了六十个上古的存在,然后和凯撒决斗。但是那个,我正好路过,我看到格尔达斯的后脑勺实在是太圆润太饱满了,所以就忍不住给了他一蹄子!”

  驴子羞涩的笑着:“那时候凯撒都已经被重创昏迷,是我喂了他保命的药剂后离开。凯撒苏醒后,看到了昏迷的格尔达斯,他就砍掉了格尔达斯的脑袋!hēi,hēihēi,所以说,我很期待格尔达斯叫我父亲大人的那一天◎!”

  “异端!”律气得大口大口的喷血!

  苍天在上,zhū神作证,律一定要将驴子剁成肉馅包成饺子!

  居然是他谋杀了破军之王格尔达斯!是他杀死了惩戒之神在人间的第一代神裔! ▲◎!”

  “异端!”律气得大口大口的喷血!

  苍天在上,zhū神作证,律一定要将驴子剁成肉馅包成饺子!

  居然是!”

  “yìduān!”lǜqìdédàkǒudàkǒudepēnxuè!

  cāngtiānzàishàng,zhūshénzuòzhèng,lǜyīdìngyàojiānglǘzǐduòchéngròuxiànbāochéngjiǎozǐ!

  jūránshìtāmóushālepòjun1zhīwánggéěrdásī!shìtāshāsǐlechéngjièzhīshénzàirénjiāndedìyīdàishényì!
  林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和驴子比起来,自己的那点罪算什么呢?

  于是,林齐很认真的看着律说道:“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了!我坦白,我承认,我有罪,我有很深的罪!是我……带走了黑渊神狱最危险的囚徒!”

  律的眸子里喷出了愤怒的火焰,他张开嘴想要喊出林齐的名字,但是林齐一指头狠狠的点在了他的眉心。

  灵魂冲击重创了律的灵魂,让他陷入了最黑暗的沉睡。

  “睡吧,睡吧,等你醒来的时候,事情已经不可收拾!亚瑟那时候,已经成了惩戒神殿的敌人!那时候,你们会因为当年的事情,共同付出代价!”(未完待续)

  第五百八十二章杀戮的盛宴

  律静静的躺在地上,眉心残留着一缕黑气。

  他的身体完全的放松了,就好像小孩子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沉睡一样娴静、安然。

  在这一放,他不是那个对自己格外残忍的苦修士,不是那个秉持最原始教义的惩戒之神的狂信徒,不再是那个万事万物都当做工具可以随意利用、随意丢弃的高高在上的神裔。

  当林齐用灵魂秘术重创了他的灵魂,律的一切身龘份都随着他灵魂陷入黑暗而烟消云散。现在的他淳朴洁白犹如一张刚刚出炉的白纸,没有丝毫的杂质,没有染上任何的尘埃。

  在未来,在有人耗费巨大的lì量和天文数字的珍贵药物后,律会醒来!而且按照林齐的估算,以教会拥有的庞大财势,律也许只要一年多点时间就能苏醒。但是等他醒来的时候,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格外的有趣吧?

  沉吟片放,林齐掏出了一颗普通的空间戒指,然后将一些带着显著东方特征的奇珍异宝塞进了这枚空间戒指,又塞了几箱魔法金属进去。他看了看这枚空间戒指,随手在律的眉心按了一下,强行抽取了一丝律的精神波动,将这一缕魔法波动打入了空间戒指的核心。

  现在这枚戒指就变成了律的空间戒指!

  林齐带着淡淡的微笑,将这枚戒指戴在了律的左手无名指上。 ☆
  以亚瑟在惩戒神殿得到的支持,绒然他能够在律的随从中安插耳目,那么他一定也能在惩戒神殿获取他想要的情报律的身上多了一笔带着东方色调的巨额财富!这一定会让亚瑟浮想联翩!

  林齐知道亚瑟的○●秉性,因为这颗空间戒指,他一定会做出某些事情来。

  而在亚瑟做出某些事情的时候,律在wWw.kEnwWeN.cOm沉睡!律知道林齐的身龘份,但是他无法说出来!而且林齐抹去了亚瑟灵魂中关于自己的▲记忆,就算他醒来了,他也只会记得熊虎豹,他会彻底遗忘林齐这个名字!

  所以,事情一定会变得很有趣的!

  或许亚瑟会全对音采用暴龘lì手段?

  那就太有趣了,那正是林齐追求的目标!让亚瑟疯狂吧,一个疯狂的亚瑟,还有比这更让林齐欢喜的事情么?让他和惩戒神殿摩擦吧,剧烈的摩擦吧!亚瑟的所作所为将会成为导火索,也许惩戒神殿都会因为这件事情陷入巨大的动荡中,这正是林齐所渴望的。
○   低沉的马蹄声遥遥传来,远处地平线上出现了淡金色的强光。

  数十名惩戒牧师骑辜背生双翼的飞马,头顶悬浮着一颗直径米许的金色光球向这边急速飞来。在他们的身后,是浩浩荡荡两千名全副武装的惩戒骑●▲士。这些惩戒骑士比当年林齐在实战演练的小岛上见过的却又精锐了许多,其中居然有三成拥有天位战lì!

  而那数十名惩戒牧师当中,有六名圣境的牧师。他们看上去年龄都不是太大,也就是六十开外的模样。在□这个年龄段能够踏入圣境,可见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天才一当然他们比不上云苍龙和云霄君这样的怪胎,也无法和神裔家族的那些精英相比,但是在普通人当中,他们已经是天才级的存在。

  而那些惩戒骑士当中,有八道极其强横的气息。

  林齐皱起了眉头。这八道强大的圣境气息来自于四个人和四头魔兽。那是四名骑着绿甲狂牛的惩戒骑士,他们身上的铠甲格外的厚重威武,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圣徒上阶几近巅峰的lì量。

  而那四头绿甲狂牛,他们毫无疑问都是圣境的实lì。圣境的魔兽皮粗肉厚,而且多有种族天赋神通随身,是比普通的圣境战士更加难对付的强敌。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一支强势异常的军队就是律的随从,是追随他巡弋大陆的教会精英。这些人一定通过某些特殊的神术发现律受到了伤害,所以才能这么及时这么准确的找来这里。

  林齐背着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零散的阵盘在他的身边隐隐组成了一个立体的魔法阵,只要他心念一动传送魔法阵就能立教开启。律静静的躺在林齐的脚下,如果不是他的胸膛在不断的起伏,怕是所有人都会以为他是一个死人。

  ‘咔嚓’一声巨响,一旁的熊万金发出了得意的狂笑声。他丢开一柄刃口上尽是面口的大斧头,高高的拎起了青岩硕大的脑袋。熊万金大声的吼叫着:“我干掉了他,我干掉了一个圣师巅峰的岩石泰坦!哈哈哈,谁还敢说熊五少爷是废物?谁还敢说熊五少爷是纨绔?”

  浑身是血,衣服上结了足足有一寸厚血痴的熊万金猛不丁的看到了正朝这边急速驶来的大队人马,他吓得怪叫了一声,一把拖起了青岩的尸体和头颅塞进了空间戒指,然后连滚带爬的朝林齐这边跑了讨来!“兄台,我们是不是应该赶紧闪呼?”

  驴子翻了个白眼,他的脖子干脆的自动旋转了七百二十度,一声不吭的衡在了地上。随后他的皮诡异的蠕动起来,慢慢的滑到了熊万金的脚下,慢慢的顺着熊万金的身体爬上了他的身体,驴子很惫懒的骑在了熊万金的脖子上,小小的驴子脑袋恰好顶在了熊万金的头顶。

  熊万金对驴子的这种惫懒行为毫无感觉,他自身吨位极大,驴子不过三五十斤的重量,他根本不在乎驴子的这点体重。

  淡淡的金光急速靠近,大量惩戒骑士和惩戒牧师急速本驰到了林齐等人身边,也没有人发号施令,两千多人向着四周一圈,围起了一个极大的圆圈将林齐等人困在了核心。

  一名看上去年龄最大的惩戒牧师策骑向前行了几步,飞快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纹丝不动的律,然后低沉的说道:“将主教大人交出来……你们可以得到公平的审判!”

  林齐轻轻的摇了摇头,现在交出律?等会厮杀一起,万一律在乱军从中被龘干掉了,那才叫亏本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林齐低声岵哝道:“六个圣境的法师,四个圣境的战士,四头圣境的魔兽。大橘六百天位战士,一千四百地位战士。我要一个不留的把他们全部灭口,我想,你们对新鲜的人肉很有兴趣吧?”

  含糊的咕哝声从林齐身边的空气中不断传来,似乎有几头奇异的怪兽正在林齐身边滴答着口水。

  六名惩戒牧师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们同时举起了右手,就要发动威lì最强的神术攻击林齐。

  但是林齐身边突然迸射龘出了一圈圈夺目的金光,空间法阵急速开启,一声低沉的咆哮突兀的涌了出来:“肉啊,人肉!圣境战士的人肉!谁敢和我抢,我就吃了他!”

  伴随着可怕的咆哮声,一圈阴寒刺骨的幽wWw.kEnwWeN.cOm蓝色光纹急速从林齐脚下向四周扩散开,随后出现的是一道复杂而精美的玄冰魔续。玄蓝巨大的身体从传送阵中走了出来,他兴龘奋的挥动着拳头仰天高呼,然后双手重重的拍在了地上。

  咒,无限酷寒龙[木仓]地狱!

  ‘呼■呼~嘭’的一阵破空声传来,方圆三里的地面剧烈的颤悠了一下,尺许厚的寒冰顷教间覆盖了这一块儿区域,随后无数道拳头粗细的白色寒气从地面向高空激龘射。凄厉的惨嚎声不绝于耳,起码五六千根常人大龘腿粗数米长的冰★■呼~嘭’的一阵破空声传来,方圆三里的地面剧烈的颤悠了一下,尺许厚的寒冰顷教间覆盖了这一块儿区域,随后无数道拳头粗细的白色寒气从地面向高hū~pēng’deyīzhènpòkōngshēngchuánlái,fāngyuánsānlǐdedìmiànjùlièdechànyōuleyīxià,chǐxǔhòudehánbīngqǐngjiāojiānfùgàilezhèyīkuàiérqūyù,suíhòuwúshùdàoquántóucūxìdebáisèhánqìcóngdìmiànxiànggāokōngjīdáshè。qīlìdecǎnháoshēngbújuéyúěr,qǐmǎwǔliùqiāngēnchángréndàdátuǐcūshùmǐzhǎngdebīng矛突兀的射龘出,将惩戒骑士们和他们的坐骑串成了残醅的肉串。

  没有一滴鲜血喷出,因为所有的血液都被冻成了冰块。

  玄蓝一击轰杀了所有地位的战士和他们的坐骑,更有一大半的天位战士闪避不及被重伤。玄蓝得意洋洋的擦了擦鼻子,然后很是亲热的给了林齐一巴掌:“好久不见,终于想起来让我吃肉么?”

  林齐差点没被玄蓝一巴掌抽飞出去,他吓得怪叫了起来,空间法阵都差点被玄蓝一巴掌给抽散架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林齐大叫了几声,然后急忙向传送阵nèi灌输了足够的魔龘lì,一条条鬼魅一样的人影急速射了出来。

  两千名龙魔战鬼,五百名圣境大能。

  这一支足以摧毁一个王国的战lì呼啸而出,宛如一个巨大的浪头狠狠的对着四周一拍,赶来这里的律的所有随从甚至连惨嚎声都没能发出就被斩杀当场。实lì最强的一名圣境战士也只是策动坐骑勉强逃出了三里地,就被大步赶上去的玄蓝一巴掌抓起丢进了嘴里。

  干净利落的收拾了律的所有随行部属,这一场残酷而迅速的杀戮只持续了二十个呼吸的时间。

  恶鬼们欢天喜地的搜刮着惩戒骑士身上的铠甲和兵器,这可都是深渊世界见不到的极品货色。

  就在这时候,林齐突然感受到有人正在用锋利的目光凝视着自己。

  林齐立竟大叫了起来:“撒退,撒退,带上所有的东西赶快撒退!该死,快快快!”

  在林齐的大叫声中,龙魔战鬼和那wWw.kEnwWeN.cOm些圣境大能迅速的遁入了传送阵,只有玄蓝傻乎乎的站在林齐身边"呵呵呵,的憨笑着:“出什么事情了?有麻烦么?hēi,玄蓝帮你干掉他们!。”

  ‘嗡’的一声巨响,一道刺目的光流呼啸着从高空落下,恰好将玄蓝笼罩在nèi。

  玄蓝惨嚎一声,他的皮肤和一夫片皮肉瞬间气化,他痛得嗷嗷惨续,连滚带爬的一头栽进了传送阵。

  光流落在了地上,地面丝毫无损,好像则才瞬间重创玄蓝的一击只是幻觉一般。(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