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神教灵使|光明纪元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六百八十九章 神教灵使


  第六百八十九章神教灵使

  “不!”

  崖兀远疯狂的扭动挣扎着:“我是弥罗神教使徒,我是弥罗神教使徒啊!杀了我,然后灭了宁侯满门!快点杀了我啊,我是弥罗神教的使徒,我不是普通的☆教徒,你们将我交出去,你们可以得到天大的功劳啊!”

  “功劳?”林齐讥嘲的笑着:“我要功劳做什么?我只是担xīn,谁在背后惦记着我这条小命而已!”

  崖兀远痛苦的看着林齐,他死死的咬着牙齿,因为他已经运足了清净莲华九死九生万劫秘功的关系,他一点儿痛苦都感觉不到,他的牙齿相互摩擦粉碎,随着他的怒吼声,一颗颗细碎的牙齿不断的喷了出来。(-< >-网)这场景,真的是凄厉到了极点。

  “你们!”崖兀远‘呼哧呼哧’的喘息着:“血秦帝国的fǎ律,你们发现了我这个弥罗神教的使徒却隐瞒不报,你们都会被抄家灭族!你们都考虑清楚!”

  轻蔑的一笑,林齐转身就朝静室门外走去。他和胡馨竹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异常诡秘的笑了起来。抄家灭族?他们还真不怕抄家灭族。这种话也就是威胁威胁普通人,对林齐和胡馨竹额而言,谁能抄了他们的家,谁能灭了他们的族?

  伸手拉开静室的房门,林齐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

  崖兀远浑身汗如雨下,他声嘶力竭的吼dào:“慢着,我,我。。。”

  林齐回过头,冷酷无情的看着崖兀远冷笑dào:“说吧,是谁派出那些刺客来杀我的?说清楚一点,我给你一个痛快!”林齐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眸子里闪烁着一股让人战栗的寒意。对于这个派遣死士刺杀自己的罪魁祸首,林齐是一定要将他挖出来的。

  至于崖兀远么,林齐只是想要给他上一课——什么秘fǎ神通都没用,就算你不怕任何痛苦,但是世上依旧有很多东西是你无fǎ反抗的。(-< >-网)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宁侯府是崖兀远的噩梦,是他的最大弱点,当林齐、胡馨竹许诺让宁侯府大富大贵的时候,崖兀远的xīn理防线就立刻崩溃了。

  当然,这还不够。在崖兀远交代了幕后主使者之后,林齐会收割他的灵魂。

  林齐对这门清净莲华九死九生万劫秘功非常感兴趣,修liàn三海七轮经的人,再也不会受限于只能修liàn一门功fǎ。如果弥罗神教的这门秘传秘功真的有那么神奇的效果,林齐不介意让自己多一门保命的本领。

  之所以不第一时间搜索崖兀远的灵魂,林齐也只是做万一的预防罢了。毕竟是弥罗神教的使徒,林齐担xīn崖兀远的灵魂中被人用做了手脚,以林齐在灵魂魔fǎ上的造诣,不见得能将他灵魂中的所有事情都挖掘清楚,万一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信息,这不是给自己遗憾么?

  看到挣扎犹豫的崖兀远,林齐冷笑dào:“你的主子是谁,到底是谁派遣了那些死士来刺杀我的?快点交代清楚,我给你一个痛快,然后给宁侯府一个痛快!”

  崖兀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死死的盯着林齐,无比惨烈的笑了起来:“想不到,我居然会被你威胁!想不到,我居然会落到这样的地步!真的,想不到啊!”

  林齐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作势要走出门外,崖兀远立刻大叫了起来:“慢点,我说!”

  林齐停下了脚步,胡馨竹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一声清冷的叹息慢悠悠的从地下传了过来,静室内的所有人顿时悚然一惊。一个皮肤呈红黑色,身上脏兮兮的,头发胡须乱七八糟的缠成了一团,脸上用红色的灰粉涂抹了几个怪异符文的老人突兀的从地下窜了出来。-< >-网

  “我的门徒,现在你终于明白了当年我对你说过的话了么?”

  “抛弃xīn中的仇恨,维持xīn境的完美和完整,你才能踏入真正的清净莲华秘境!”

  “进入那等清净无垢、无牵无挂、无忧无虑、淳朴极乐的境界后,你就会反本溯源,将一切曾经的仇恨转化为弥罗灭世之力,从而拥有掌控一切的力量。”

  “这是我弥罗神教最大的修liàn奥义!放下,可得超脱;再拿起,获取力量。取舍之间,以方寸之地衍化无边宇宙,这才是真正的大神通、大自在,这才是我神之所以成神,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奥秘!”

  老人袒露着上半身,下身仅仅是缠了一条破烂的麻布,他语声隆隆的走向崖兀远,动弹不得的崖兀远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他嘶声叫dào:“灵师,居然是您亲自来救我,灵师,您是什么回来的?”

  胡馨竹身后的几个秘谍头目已经拔出了佩剑,一言不发的向老人的身体刺去。

  ‘噗嗤’声中,老人不闪不避的任凭利剑穿透了自己的身体。寒光四射的利剑刺穿了他的胸膛、小腹、脖颈,但是老人的表情并没有丝毫的变化。等得几个秘谍头目收回了佩剑,老人身体一晃,他身上的剑伤迅速愈合,就连一丝伤口都没留下。

  林齐惊骇的瞪大了眼睛,在那一瞬间只有他看清了这老人是怎么做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的。和林齐强横的**、恐怖的恢复力不同,老人在利剑及体的一瞬间,身体主动的裂开了恰好容纳利剑穿过的缝隙,利剑恰恰好的★沿着这些缝隙穿透了老人的身体,却没伤到老人的内脏要害。

  等得内脏立体了,老人的身体迅速愈合,所以看上去他身上一点儿伤口都没有。

  这门功fǎ就和林齐的三海七轮经一样,对身体的掌控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只是林齐修liàn的三海七轮经是从内部,从根源上增强对身体的掌控,从而拥有强横至极的力量和神通。而老人的这门功fǎ,似乎更多的从外部利用身体,从外部压榨身体的潜力!

  只是看了这老人被利剑穿体的过程,林齐就意识到,这门功fǎ很神奇,在某些特定的场合下很有效。但是相对于三海七轮经而言,这门秘fǎ似乎略嫌单薄了一些,它放弃了对本源的熬liàn,更多的侧重于应用之dào,更多的侧重于各种看上去炫目无比的神奇技巧上。

  “见鬼!”胡馨竹高呼了一声,他也拔出了佩剑,荡起一缕剑光向老人的脖子削了过去。

  老人怪异的笑了一声,他的身体突然一扭,浑身的骨节都错开了。在那一瞬间,这个老人给人一种他的身体四分五裂轰然炸开的错觉。胡馨竹的这一剑也不知dào怎么的就落空了,随后老人随手一掌向胡馨竹pī开,他距离胡馨竹明明在两米开外,但是老人的手臂突兀的生长了到了三米左右★,一掌沉甸甸的pī在了胡馨竹的胸口上。

  胡馨竹闷哼一声,被这一掌pī得一口血喷出,狼狈的向后甩了出去。

  他胸口的衣袍被pī得稀烂,露出了最里面一件贴身的,色呈银白,光洁如镜的内衣。▲★,一掌沉甸甸的pī在了胡馨竹的胸口上。

  胡馨竹闷哼一声,被这一掌pī得一口血喷出,狼狈的向,yīzhǎngchéndiàndiàndepīzàilehúxīnzhúdexiōngkǒushàng。

  húxīnzhúmènhēngyīshēng,bèizhèyīzhǎngpīdéyīkǒuxuèpēnchū,lángbèidexiànghòushuǎilechūqù。

  tāxiōngkǒudeyīpáobèipīdéxīlàn,lùchūlezuìlǐmiànyījiàntiēshēnde,sèchéngyínbái,guāngjiérújìngdenèiyī。老人惊讶的挑了挑眉头:“阿鲁珠穆神山千年冰蛛丝制成的内甲?小娃娃,你家一定很有钱!”

  林齐的眼角跳了跳,在青老人传授的杂学中,阿鲁珠穆神山的千年冰蛛是一种极其罕见的超级魔兽,成年的千年冰蛛基本上都能顺利的踏入圣境。这种冰蛛吐出的丝坚韧异常,就算是顶阶的圣器都难以伤损分毫,更擅长隔绝各种斗气和魔力的侵袭,是最顶级的内甲材料。

  一般而言,一条三米长的阿鲁珠穆神山的千年冰蛛丝就价值百万金币以上,而且还有价无市,想要制成胡馨竹身上的这件内甲,仅仅这成本费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胡馨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内甲,龇牙咧嘴的站了起来:“嘿,幸好我家很有钱,否则一定被你一掌打死!弥罗神教三宫、十二殿、一百零八圣坛,你是哪一宫、哪一殿、哪一圣坛的灵师?”

  老人怪笑了起来,丑陋的脸上灰粉不断‘簌簌’落下:“娃娃,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救走我的门徒,顺便杀了你们,夺走你的这件内甲而已。和你们浪费口舌,真的是没有意义!”

  怪笑一声,老人一爪向胡馨竹抓了过去。他的爪子膨胀到一尺方圆,掌xīn一团烈焰若隐若现,整个静室内的温度骤然上升,‘呼’的一声,首当其冲的胡馨竹身□上的袍子都燃烧了起来。

  林齐冷哼了一声,他吐气开声发出一声低沉的虎啸,然后一拳向老人的后xīn打了过去。

  眼看老人的爪子就要抓住胡馨竹,但是猛不丁的老人犹如见鬼一样转过身,双手骤然★合在了胸前,狼狈的向林齐的拳头迎了上去。老人惊慌的看着林齐,低声咕哝dào:“不会是那个人。。。娃娃,你姓什名谁?”

  林齐冷笑一声,同样懒得回答这个老人的问题,只是全神贯注的凝聚了全部的力量,将体内九成的半神之力融入了右拳,带起一dào森冷的银光向老人的双手砸了过去。

  老人眯着眼看着林齐越来越近的拳头,突然松了一口气。

  “你不可能是那个人的传人或者后裔,嘿,你拳头上的斗气光泽,和那人完全不同。”

  “刚才那一声虎啸,倒是真吓了我一跳啊!”

  话音未落,林齐的拳头和老人的双臂重重的碰在了一起。

  ‘咔嚓’一声,老人的双臂断折,而林齐则是诡异的向前一栽,一脑袋撞在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