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匪夷所思的诏令|光明纪元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七百五十二章 匪夷所思的诏令


  ---------..

  >  高塔上,一尊巨大的高有数丈的金鼎赫然矗立着。金鼎的顶部是个葫芦头,如今被人架了一块两尺方圆的金板,嬴政在上面摆了一个金色的蒲团,正盘膝坐在蒲团上,居高临下的冷眼看着一个光头的中年男子。

  普愚笑吟吟的站在金鼎下,仰面看着高高在上的嬴政,突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们不应该是敌人!”

  林齐被那石板托着飞上石塔顶部时,正好听到了普愚的这句话。林齐不由得大吃一惊,这光头不是应该正在西氐都护府起兵造反么?他没事跑来双阳赤龙城做什么?换了以前的赢晸还真不能对付得了普愚,但是现在的这位赢政陛下么,他一掌能将妙闻打成重伤,普愚也不见得是他对手啊。

  赵鹿慢悠悠的走下了石板,笑着向嬴政欠身行了一礼。

  “陛下,尧山王和东顺王两位王爷,都到了。”

  赢qín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向嬴政叩拜行礼,他动作谨慎,唯恐出一点儿纰漏,看上去就好像一只受寒的鹌鹑。林齐则是大大方方的按照朝礼向嬴政见礼,朗声山呼叩拜了一番。

  嬴政冷眼向赢qín看了一阵子,然后笑着向林齐抬了一下手:“东顺王平身。。。qín儿,你也起来吧!”

  赢qín身体一歪,差点倒在地上,他飞快的双手撑住了地面,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拼命的眨巴着眼睛站在了林齐身边。他甚至连看嬴政一眼的勇气都没有,这两天的疯狂杀戮,可是将他吓坏了,现在赢qín心里,已经将嬴政当做了一头食人的恶魔。

  轻轻的哼了一声,嬴政轻轻的活动了一下双手,然后食指在胸前结成了一个古怪的印诀。循着一个柔顺的圆形轨迹将手印在胸前几处气穴慢慢的击打了三周,嬴政沉声道:“朕。难道还要和你们这些神棍成为朋友么?这简直就是滑稽,可笑!”

  普愚目光炯炯的看着嬴政:“陛下必须要承认,天庙拥有毁灭东方的力量!如果天庙需要,它就能做到。”

  嬴政‘嘿嘿’怪笑了起来,他站起身,稳稳的站在蒲团上,狂风吹过他的身体,他的长发、袍袖迎风飞舞。发出‘猎猎’声响。双眸内血色棱光闪烁。嬴政傲然道:“普愚,你是说,你能毁了血秦?你能毁了朕?哈。简直荒唐到了极点!就凭天庙那些不知道是否还能醒过来的‘神’?”

  普愚冷眼看着嬴政,他沉声道:“普愚并不想和陛下为敌,这不符合普愚以及身后那些人的利益。陛下。太古贤人说得好,熙熙攘攘,利来利▲往。陛下也不过是为了一个利,普愚等,也是如此。而陛下和普愚的利并不冲突,甚至还有相互补益之处,陛下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wài?”

  嬴政死死的看着普愚,而普愚则是面带微笑的眯着眼看着嬴政。

  过了足足一刻钟,嬴政突然仰天大笑起来。他用力鼓掌笑道:“善,大善!赵鹿,传朕旨意!”

  赵鹿恭谨的鞠躬领命,就听得嬴政冷声道:“诏封鹰扬大将军龙城为血秦帝国北线总督一职,提督北方诸行省○军务,专责对雪原联邦一应作战计划。给龙城说,三年内。朕要他起码将我血秦帝国的北方疆土扩大一倍!”

  深吸一口气,嬴政沉声道:“诏封奉天王赢覠为血秦太子,有参赞朝政监察百官之权。朕若病亡,则由太○子赢覠接掌皇位!”说到这里,嬴政露出了一丝很是诡异的狞笑。但是他很好的掩饰了这一丝怪异的笑容,只有所在方位恰好的林齐。很幸运的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狞笑。

  “诏封尧山王赢qín!”嬴政看向了站在★一旁小心谨慎的赢qín。

  赢qín一愣,然后急忙跪倒在地,带着谄媚和惊惧的笑容乖乖的看着嬴政。

  “诏封尧山王赢qín为血秦监国王,掌皇城内辑事监,专责监督、弹劾太子以及检查各行省总☆●督,有先斩后奏特权。。。另,特定血秦律法,尧山王赢qín纵有谋朝篡位大逆之罪,不得定罪,不得论罪,不得废黜其王位!”嬴政死死的盯着普愚,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了对赢qín的安排。

  赢qín呆住了▲,林齐的脸部肌肉剧烈的抽搐着,就连普愚都瞪大了眼睛,犹如见鬼一样看着嬴政。

  你是开玩笑罢?就算赢qín造反,就算他谋朝篡位,也不许定他的罪?也不许废黜他的王位?也就是说,赢qín从今天开始,可以光明正大的收买朝臣,可以冠冕皇的私蓄兵力,可以正正的刺杀太子,可以正儿八经的向天下人宣布自己的谋朝篡位的流程?

  普愚嘴角抽了抽,然后突然笑了起来:“陛下圣明,如此一来,赢覠太子定然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懈怠。相信赢覠太子在监国王的辅佐下,当成为血秦开国以来的第一圣君!”

  嬴政‘咯咯’笑着,笑得不亦乐乎的连连点头:“此言极是,正是如此!朕的安排,普愚大师可否满意啊?赢覠自幼娇生惯养,从来没经受过风雨波折,但是血秦皇位那里是这么好坐上的?让赢qín好好的给他一点儿磨练,这对他,有好处!”

  赢qín已经吓得浑身直哆嗦,就算他再纨绔,他也知道这封诏令是什么意思。

  血秦监国王啊,有监督、弹劾太子的大权,有监察地方封疆大吏的无限权力,其实有这两个权力,他已经很满足了。但是那个就算谋朝篡位都不得定罪的权柄,这简直就是要命啊!

  嬴政分明将他当做了和天庙冲突的先锋兵了,这条诏令一旦颁发下去,不管那些朝臣怎么想,赢覠以及赢覠背后那些支持他的天庙势力,肯定会恨不得把他赢qín剁成饺子馅儿!

  “父~~~皇~~~啊~~~”

  赢qín突然‘嗷嗷’一嗓子哀嚎起来:“儿臣无德无能、学疏才浅,自认不能承担此重任。。。”

  嬴政冷漠的看了赢qín一眼:“承担不了?那朕要你这个孩儿还有什么用处?不如送你去见你大哥?”

  赢qín猛地闭上了嘴,他狠狠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毅然而坚定的咆哮起来:“父皇放心,孩儿自当兢兢业业,一心一意谋朝篡位,一心一意起兵造反,迟早孩儿会将太子哥哥的人头拿下献给父皇!”

  赢qín不蠢,反而他很聪明,他知道自己就是嬴政拿来应付普愚的一柄刀,是故意给普愚和赢覠添乱子的搅屎棍。既然如此,他就要有搅屎棍的觉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反正以后他的人生意义就是为了干翻赢覠。弄死赢覠和普愚,他赢qín就能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弄不死他们,赢qín自己就得死!

  他现在活得好好的,前天夜里他还在和熊家兄弟两同房竞技,这花天酒地的美妙生活他还没享受够呢。他不想去见赢胜,那家伙可是被砍了脑袋,尸体都被剁成☆了肉酱喂狗了。赢qín想好好的活着,所以他只能努力的、竭尽全力的去弄死赢覠!

  这辈子,他赢qín就和赢覠铆上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得别的选择了。

  普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轻轻的拍■了一下手,然后双手合十向嬴政点了点头:“事已如此,那就如此定下了。天庙明陀峰一脉,从此就是陛下的助力了。赢覠太子,会是一个好皇帝的!”

  嬴政背起双手傲然狂笑:“那,也得等朕死了!”

  普愚微微一笑,淡然道:“神灵都有陨落者,世间岂有不灭人?”

  嬴政冷哼一声,世间岂有不灭人?他嬴政就是想要做一个不死不灭一统八荒**,将那诸神都踏在脚下的古往今来的第一圣皇啊!

  狞笑了几声,嬴政指着普愚冷笑道:“诏封天庙下院诵经人普愚大师为血秦帝国护国尊者,出入仪仗与朕相当,文武百官见普愚大师当三跪九叩,天下子民待普愚大师以师礼,选十八个一品行省,每年赋税作为供奉,献给护国尊者,以示尊荣!”

  林齐惊骇的看着嬴政,这万年的老鬼,他真不怕引起天庙内部的分裂么?

  普愚和他,在林齐到来之前,到底说了一些什么东西?就连赢覠册封为太子,龙城为北线总督的诏令都下了?甚至嬴政还将赢qín弄成了所谓的监国王,就连造反都不入罪,这是开玩笑呢,还是过家家游戏呢?

  普愚无奈的看着嬴政,他沉吟了一阵,突然沉沉的叹了一声:“陛下圣旨,普愚不敢不从。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微微一鞠躬,普愚淡然道:“如此,普愚这就去西氐都护府。”

  嬴政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淡然道:“雪原联邦的那些牲畜,既然来了,朕不希望看到他们回去!”

  普愚笑着点了点头:“陛下有旨,普愚当遵行无违,那些兽人,他们一个都不会回去!”

  嬴政挥了挥手,普愚点了点头,然后身形宛如幻影一样,冉冉消散于空气中。

  嬴政看着普愚消失的方向,突然破口大骂起来。

  “操-你-老-母的小贼秃,敢敲诈勒索朕?好,好,好,朕就和你们好好玩玩!”

  “且让尔等见识见识,这天下,到底是哪一家的天下!让尔等知道,这天下的子民,到底是谁家的子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