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红人热馍馍|光明纪元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八百零八章 红人热馍馍


  弥罗神教和东海万国盟的人来去匆匆,雪原联邦的特使干脆被当场格杀,如今林齐府上也只剩下了三个脸色极其难看的长须老光头。他们目光不善的看着坐在大厅正中的嬴zhèng,周身气息翻滚如雷,显然已经动了真火。

  林齐皱了皱眉头,还没开口说话呢,黑胡子已经摇摇摆摆的走了上去,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给了妙闻大师的肩膀一巴掌:“哈哈哈,来的都是客,今天是林齐,也就是我儿子,也是血秦帝国的东顺王的婚宴,三位大师可都是难得请到的贵客啊,请上座,上座!”

  用力一挥手,黑胡子豪气干云的咆哮道:“换一桌酒菜,好酒好肉的送上来!”

  黑胡子的打诨将嬴zhèng和妙闻三人之间的僵硬气氛搅得稀烂,嬴zhèng笑着端起了一个碧玉酒杯抿了一口酒,眯着眼看向了三位主持,眸子里一抹寒光悄然闪过。他向赵鹿使了个眼色,然后朝大门外微微抬了一下脑袋,赵鹿立刻会意的,宛如一抹幽灵一样闪了出去。

  珈凡罗既然送上门来了,嬴zhèng是不会让他离开的。他正需要弥罗神教的力量钳制天庙,最好双方能两败俱伤,那是最美妙不过的事情。

  如果这两个巨大的宗教势力真的两败俱伤,想到这种情势下自己可能得到的丰厚收益,嬴zhèng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他只觉小腹一阵火烫,错非这里是林齐的婚宴,他一定会召几个宫女过来,自己好生的在这些娇俏的宫女身上发泄一把万年堆积的火气。

  强行按下了心头的欲-■火,嬴zhèng诧异的瞥了黑胡子一眼。刚才珈凡罗离开的时候,狠狠的瞪了黑胡子一眼,那是什么意思?嬴zhèng看到了那一眼蕴藏着极其愤然的怒火,显然黑胡子极大的得罪了珈凡罗,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 弥罗神教几处神殿和圣坛被洗劫的消息因为太丢脸了,所以被弥罗神教的高层严密的封锁了起来,血秦帝国安插在弥罗神教中的探子还没来得及将这个消息传回来。嬴zhèng打破脑袋也想不到,黑胡子背后的那群老怪物为了给自己的宗脉嫡系子孙凑一份不丢脸的聘礼,他们到底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黑胡子殷勤的将三位主持迎到了正厅中,将他们安排着坐在了嬴zhèng旁边的那一桌酒席上。三个光头主持斜眼看了嬴zhèng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看向了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席面。

  轻咳了一声,中院主持法善低沉的说道:“有劳东安王了,只是吾等师兄弟三人只吃素斋,只要上些木耳豆腐、粉丝青菜就行。至于美酒么。若是有葡萄酿成的素酒,倒也使得。”

  黑胡子愣了愣,然后张口就是一句脏话喷了出来:“干伱亲大爷。哪里这么难伺候?什么素斋?大鱼大肉的就有。。。呃。。。”

  黑胡子强行闭上了嘴,他仰面向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堆砌上了满脸的笑容。笑吟吟的向三位目瞪口呆的主持笑道:“那个,哈哈哈,老子。。。本王失态,失态了。。。哈哈哈,三位光头大师还请谅解,本王是个粗人,这辈子也没怎么学会说话,身边也都是一群粗人,哈◇哈哈!”

  干笑了一阵子。黑胡子自己觉得没趣,灰溜溜的奔出了大厅不知去向了。

  嬴zhèng手中的碧玉酒杯上已经布满了裂痕,他强忍着心头的欢笑,轻声对坐在他身边的当朝太尉灵赑军笑道:“○东安王倒是一个妙人儿。太尉,若是朕让东安王日后专门负责和天庙的一应事务,太尉以为如何?”

  灵赑军板着脸,眼角一抹笑意急速掠过:“陛下圣明。果然知人善用。东安王办事谨慎、勤勉,待人热情、周到,●□定然是打理天庙事务的不二人选。陛下大可放权,以后和天庙有关的所有事务,专门统合为一个衙门。全部交给东安王负责就是。”

  嬴zhèng轻轻的点了点头:“爱卿此言大善!”

  嬴zhèng和◇灵赑军的对话虽然轻声,但是这大厅上那个人不是耳聪目明之辈?妙闻等三人听得嬴zhèng和灵赑军的sōu主意。顿时气得脸色发青——刚才黑胡子那一通荤话,他们也看出来了,黑胡子不是有意针对他们三个来的,而是他本身就是这么样的脾性!

  这才最要命,如果黑胡子是有意做作,天庙有无数的手段收拾他,但是他本身就是这么一个浑人,伱能拿他怎么样?尤其是自己三人眼巴巴的凑上来为林齐庆贺婚礼,可不就是为了拉拢林齐这个潜力股么?这势必不能得罪他老爹的不是?

  妙闻缓缓转过身,向嬴zhèng合十为礼:“陛下,圣明!”

  嬴zhèng眼角一挑,理直气壮的说道:“向来如此,不用伱说,朕也知道朕有多么的圣明!”

  妙闻气得脸上肌肉一阵乱跳,这赢晸皇帝是吃错药了吧?以前的赢晸皇帝虽然好大xǐ功,xǐ欢不时的发动战争吞并四周的小国,但是他对天庙还是客客气气的。但是现在的嬴zhèng皇帝啊,他根本就和吃错药一样,每一句话都能将人杵到城墙上活活杵死!

  死死的盯着嬴zhèng看了许久,妙闻气鼓鼓的转过身去不再搭理他。没错,这就是赢晸皇帝啊,赢晸的面孔,赢晸的气息,修炼的依旧是铁血帝皇诀,这些都是不能作假的。但是现在的嬴zhèng却是这般模样,难道当年的赢晸一直在天庙诸人面前藏拙?

  如果是这样,真的是其心可诛了。

  妙闻眯着眼,和法善、普荷相互望了一眼,三个老光头轻轻的点了点头,同时高呼了一声自己信奉的主神的名号。这时候浓郁的香气飘来,一碟碟造型精美的素斋送了上来,各色蔬菜瓜果、粉丝面积、豆腐油泡应有尽有,随之而来的还有几桶高卢帝国特产的极品陈酿葡萄美酒,这可是东方大陆极少得见的,专供高卢皇室的珍品。

  妙闻等人识货,嬴zhèng等人也不缺眼力,他们看了一眼水晶杯中那殷红如血的浓郁酒液,就知道这葡萄酒的品质比如今东方大陆最好的葡萄酒还要高出好几个档次!

  那些西方大陆的海商也不蠢,东方大陆并没有太好的葡萄种植园,也没有太好的葡萄酿酒师,真正的好葡萄酒,还是得数高卢帝国出产的。所以他们运来东方大陆的葡萄酒,哪怕是专门贩卖给血秦帝国皇室的那些葡萄酒,都是一些在西方大陆不怎么值钱的货色。

  就好比东方大陆的海商将东方大陆最差劲的茶叶和丝绸运去西方一样,那些西方海商不过是有样学样罢了。

  “东安王!”嬴zhèng毫不客气的向妙闻桌子上的橡木酒桶指了指:“此物大善!”

  黑胡子挺起了胸膛,用力的往胸口拍了几巴掌:“陛下xǐ欢,臣这里还有几十桶,陛下先拿回去试试味道。若是陛下中意,臣就让高卢帝国的族人想办法把胜利宫的酒窖搬空就是!哈哈哈,现在高卢帝国的皇帝是个小王八蛋,这酒给他喝了也是浪费!”

  嬴zhèng和在场所有人的眼角同时跳了一下,高卢帝国在西方大陆的地位极高,是西方大陆第一强国,敢公然说高卢帝国的皇帝是个王八蛋的,黑胡子可真是天下的头一份了。

  黑胡子可是满不在乎的大咧咧的笑着,他亲自给嬴zhèng端上了一桶酒,然后大声招呼道:“大家不要客气,吃菜喝酒,吃菜喝酒啊,不吃饱不喝醉,可不能回去,哈哈,小儿大婚,老子。。。本王开心啊!本王,嗯,本王非常开心!来,本王先饮为敬!”

  端起一个硕大的海碗,屠刀给黑胡子满上了一大碗浓烈的朗姆酒,黑胡子豪气干云的举起这足足三斤重的大碗,将一碗烈酒一口喝得干干净净。

  大厅内众人齐声叫好,就在这时候,林齐快步走进了大厅。先向嬴zhèng行了一礼,然后林齐笑着看向了妙闻三人:“三位主持大师亲身到来,林齐深感荣幸。话不多说,来酒!”

  屠刀将一个大海碗递给了林齐,给他满上了一碗酒,林齐端起酒碗向三位主持亮了亮,正要往嘴里灌,普荷大师突然开口笑了起来:“东顺王且慢,今日本座三人亲身来此,却是有话和伱商量。天庙下院还缺一位护法尊者,敢问东顺王可否有意出任?若是东顺王有意,本座可许诺东顺王的地位仅在本座之下!”

  妙闻大师不快的瞪了普荷一眼,他沉声道:“东顺王可否愿意出任天庙上院诵经人一职?只要东顺王为天庙上院做出贡献,本座可将主持之位拱手相让!”

  法善的脸色biàn得很难看,妙闻这给出的待遇太优厚了!法善沉吟片刻,眯着眼睛洪声道:“东顺王若是能皈依我天庙中院,法善愿奏请上九代太上长老收伱为徒,以神元◆灌顶之法,助东顺王踏足半神妙境。未来若是本座退位,中院主持一职,当可为东顺王继承!”

  三个老光头这么一开口,满堂皆惊!

  他们想干什么?当着嬴zhèng的面抽嬴zhèng的脸么?
●guàndǐngzhīfǎ,zhùdōngshùnwángtàzúbànshénmiàojìng。wèiláiruòshìběnzuòtuìwèi,zhōngyuànzhǔchíyīzhí,dāngkěwéidōngshùnwángjìchéng!”

  sāngèlǎoguāngtóuzhèmeyīkāikǒu,mǎntángjiējīng!

  tāmenxiǎnggànshíme?dāngzheyíngzhèngdemiànchōuyíngzhèngdeliǎnme?

  林齐怎么就突然这么受天庙青睐了?这些老光头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齐呆呆的看着三个主持,他沉吟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一句话差点没把三个主持气死。

  “可是,我舍不得我这满头秀发,所以,三位的话,我就当做没听到好了。”

  林齐一言既出,嬴zhèng突然拊掌狂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