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怪你过分美丽


  由一个童话衍生出来段似乎颇有深意de对话,kàn似往人生de湖泊里扎了个猛子便要变成沉渣不再泛起,但仔细想来,进行对话de二人,一旦脱掉身上尊贵公主殿下以及梳碧湖砍柴者这样de衣服后,其实不◎过是两个十五六七岁de少年男女。

  在某些极端de环境比如井底冰窖之类de地方里,年轻de人们惯常会忘记自己de身份责任或是别de一些东西,变得纯粹很多,在这个刚刚经历过一场血战de北山道夜林▲guòshìliǎnggèshíwǔliùqīsuìdeshǎoniánnánnǚ。

  zàimǒuxiējíduāndehuánjìngbǐrújǐngdǐbīngjiàozhīlèidedìfānglǐ,niánqīngderénmenguànchánghuìwàngjìzìjǐdeshēnfènzérènhuòshìbiédeyīxiēdōngxī,biàndéchúncuìhěnduō,zàizhègègānggāngjīnglìguòyīchǎngxuèzhàndeběishāndàoyèlín火堆旁,大唐公主李渔和宁缺就变成了很简单de讲故事de人和听故事de人。

  因为四周de伤员们在沉睡,所以讲故事de声音压de有些低,因为要听清楚故事,所以听故事de人必须凑de更近一些,因为所以,他们很自然地坐在了一起,肩与肩并着,凑在火堆旁说着一些没有什么意义de闲话,直至睡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夜色逐渐褪去,繁星把林梢上de天空让位给熹微de晨光,北山道南方隐隐传来急促de马蹄声。

  吕清臣老人和宁缺同时睁开双眼,对视一眼然后唤醒身周de同伴,一名草原蛮子伏地而听,片刻后举起右手做了个手势,握拳重挥然后快速扇动,向同伴示意南方来人极多,而且是重骑。

  火堆已然将熄,焦黑de木条下落着灰白色de灰,残着点点火星,侍卫和草原蛮子们艰难爬起身来,取出早已备好dejun1用单弩,对准依然显得漆黑一片de北山道,众人伤势极重根本无法快速移动,而且既然知道来者强大,那么便更没有隐藏de必要,只需要平静de等待——等待被救,或者战死。

  北山道上de落叶被劲风卷起,熹微黯淡de天光里杀出数十名骑兵,骑士和马匹de身上裹着极厚de黑色重甲,这般狂速奔来,蹄声如雷压de大地阵阵颤抖,火堆里de余烬残灰更是被震地飘了起来,如晨烟一般。

  大唐帝国最精锐de重甲玄骑!

  全身包裹在重装甲内de骑兵群,在战场上一旦发起冲锋,天下难觅敌手,就连那些强大de大剑师都无法对这些重甲骑兵造成有效de伤害。

  然而众人kànde清楚,自晨光里狂奔而出de这批重装骑兵身上有清晰de箭创刀痕,明显曾经遇袭,可能是在南麓遇到过伏击,在这种de情况下,这支绝不适合密林作战de重装骑兵还要强行连夜穿越北山道,可以想见心情之迫切焦虑。

  数十骑重甲玄骑呼啸杀出北山道口,距离两个火堆还有三十余丈,最先方那名披甲系着红色大氅de青年骑士kàn着远处火堆旁de众人,大声喝道:“固山郡华山岳在此!殿下何在!”

  听到华山岳这个名字,端着弩箭de侍卫表情顿时放松了警惕,大声回应了一句。宁缺低头kàn了眼靠着自己肩旁de李渔公主,kàn着○她de眼睫毛微动,似乎在将醒未醒间,忍不住笑着挑了挑眉头,默默收回左手de黄杨硬木弓。

  像闪电锤击般de马蹄高速踏破北山道,将落叶卷起或者踏碎,那名自称华山岳de青年将领一拍鞍头,自马上飞奔■而下,快速跑至火堆旁,啪de一声单膝跪地,抱起双拳用沙哑de声音说道:“山岳救援来迟,罪该万死,请殿下恕罪。”

  此时数十骑重装玄骑奔到了林间,面露疲惫之色de大唐精锐骑兵纷纷下马,依队列跪倒在华山岳de身后,齐声道:“请殿下恕罪。”

  李渔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好像是刚刚醒来又或许……已经醒了很久。

  她kàn着跪在身前de固山郡都尉华山岳,kàn着这名对自己忠心耿耿de青年将jun1,kàn着那些明显经历过浴血厮杀才赶至此处de骑兵们,眉眼间满是鼓励shén情,微笑说道:“还不快快起身,难道真要本宫降罪不成?”

  她很喜悦,这些漏夜来援在北山道南麓遇着伏击担忧她生死一夜de大唐骑兵们,时隔一年终于又kàn到了贤良de公主殿下,他们又怎能不激动?

  华山岳激动抬起头来,正准备说些什么,却kàn见公主殿下正靠着一名少年jun1卒肩膀而坐,而且表情显得格外自然。kàn到这一幕,他de心脏不知为何微微一紧,眼眸里流露出一丝诧色和不喜,眉头微微皱起。

  一直在注视这些重装骑兵de宁缺,在这名青年将jun1抬起头来de那一瞬,kàn清楚了他de脸,那是一张俊秀丰朗de面容,双眉若剑,平添了几分飒飒英气。

  如此年纪便已经是固山郡de都尉,统辖整整一旗重装玄骑,华山丘毫无疑问是大唐帝国青年一代当中最出类拔萃de人物,无论狗扑气度能力都是上上之选。

  只可惜他这一生始终有一道门槛无法迈过,数年前甚至在这道门槛上狠狠摔过一跤——这道门槛便是他一直深埋在心间,却早已被全大唐人知晓de那份爱意。

  那份对大唐四公主李渔殿下最深☆沉、也最炽烈de爱意。

  华山岳陡然低落微寒de情绪,自然不是针对李渔,即便杀了他他也不敢对公主殿下有丝毫不敬——他只是非常厌恶殿下身旁那名少年jun1卒,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离殿下如此尊贵●de身躯如此之近,不是太近,而是已经接触到了!

  他这一生都未曾与公主殿下de香肩靠近如此近,他这一生都未曾享受过如此美妙de待遇,如果可能他恨不得这时候就抽出刀来把那名少年jun1卒肩劈下来!

  这种嫉妒冷酷de情绪,华山岳隐藏de极好,至少在公主殿下de身前他会掩藏de很好,所以李渔只kàn到他眼眸里一闪而过de诧色和不喜。

  她微微一怔,然后感受到手臂处传来de温暖,才明白这位年轻de将jun1眼中异色由何而来,下意识里抬手理了理鬓旁de发丝掩饰尴尬——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居然和宁缺肩并肩靠着在火堆旁过了一夜,虽是情势使然,但对于大唐公主来说,和一名年轻男子表现de如此亲昵确实有些不妥当。

  公主李渔缓缓站起身来。

  于是听故事de婢女便不复存在。

  二人臂膀间残留de温度被晨风迅速吹走。

  片刻沉默,宁缺摇头笑了笑,望向她de侧脸,忽然觉得晨光映照在她de脸颊上,眉眼显得格外清丽,比前些日子de旅途上不知可爱了多少。

  冷漠骄傲当然不及平静雍容那般美丽。

  但他还是觉得火光映照下de少女最好kà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