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问道无矩


  吕清臣老人微笑问道:“那你想知道哪些事情?”

  宁缺认真思考了很长时间后,说道:“我想知道……什么是修行。”

  吕清臣笑道:“你真的很贪心。”

  宁缺脸上quán无尴尬之色,说道:“那么……您能告诉我修行分多少境界,不同境界有怎样不同的能力吗?”

  “依然是出乎我意料的选择。”吕清臣老人微笑说道:“要知道这些东西虽然世俗普通人确实不是很清楚,但终究也算不上什么秘密。”

  “算不上秘密还是秘密。”宁缺笑着回答道:“我会tì您守住。”

  “好吧。”吕清臣老人笑出声来,略一沉吟后问道:“你知道昊天道吗?”

  宁缺看着这位昊天道的南门行○走,点了点头。

  “我出身昊天道南门,奉命游历世间,世人常常把我们称作门下行走。所以既然你想知道与修行相关的一些东西,那么我就从昊天道讲起。”

  “昊天道祭奉昊天,乃天下唯一修行正门,☆因为昊天照耀人间,天地万物方能随之而呼吸,这呼吸正是我昨夜所讲天地之息或是元气,所以昊天为一切之始。”

  “人本乃万物之一属,懵懂居此天地逆旅间,偶蒙昊天降下启示,方始明悟自然造化之理,故以意念控天地元气,行种种玄妙之事,是为修行。”

  “修行之路漫漫修远,繁复艰辛最考意志,而这条道路被我们分成五个段落,也就是你所说的五个境界。”

  “初境称作初识。是指修行zhě之意念自气海雪山外放,明悟天地之息的存在。”

  “第二个境界称为感知。这一阶段修行zhě能够触碰到天地间流转飘浮着的元气,并且能够与之和谐相处,甚至进行一些感觉上的交流接触。”

  “第sān个境界称为不惑。指修行zhě此时已经能够初步明白天地间元气流动的规律并且加以利用,世人口中所谓剑师符师便范指此类。”

  “第四个境界称为洞玄。进入这个境界的修行zhě已经能够把自己的意识与天地元气融为一体,对于念zhě而言,意味着他可以通过自己的意识直接攻击敌人,在这个境界里浸淫日久,或zhě能够做出一些格外玄妙的手段。”

  “少年,你不用这般看着我,我确实进入了洞玄境界,只可惜临到老时才极为勉强地把右脚迈了过去,如今我油将枯,灯将尽,大概这辈子也没有希望把后面那只脚也拖进门里,不然……当夜要杀一位大剑师又何须那般麻烦。”

  车厢内油灯光线暗淡,似乎真的是有些缺油,吕清臣老人笑着说道,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脚,慨叹着年华易逝,时间从不等待。

  “第五个境界称作知命。”

  “所谓知命,便是知天命。”

  “进入这个境界的修行zhě不再仅仅是从表面上明白天地元气流动的规律,而是从本质上掌握了天地元气的运行规律,明白了昊天与自然万物之间的联系,明悟了世界的本原。进入这种境界的人,或许才可以看为真正的得道吧。”

  宁缺津津有味听着这些东西,发现老先生讲完了,赶紧举起手来问道:“先生,五个境界之上是不是还有更高的境界?”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吕清臣颇感兴趣望着他。

  他回答道:“如果修行真的是一条漫长的道路,那么这条道路肯定没有尽头,事实上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真正走不通的路,所以我想肯定会有些更高的境界。”

  “你这少年连初境都迈不进去,想不到没有消沉,反而兴致更浓了。”

  听着老先生的笑骂,宁缺笑的更加无辜,说道:“就算是我好学吧。”

  “我从未见过世上有好学像好色那般的男子。”吕清臣微笑道。

  宁缺在心中默默赞了这句,然后摊开双手修正道:“那便不是好学,是好奇。”

  吕清□臣沉吟很长时间,抬起头来望着他,缓声说道:“传说中知命之上还有诸多玄妙境界,而真正在典籍上出现过的只有两种,一zhě为天启,一zhě为无距。”

  “所谓天启,是指修行zhě能够直接聆听昊天启示☆,以虔诚奉拜祭道门神术,于空无之境中暂借昊天威势光明,昊天普照世间,纵是威势光明中之一缕,寄于一修行zhě之身,亦可想见那是何等样的大境界大威势。”

  宁缺遥想世间某大神通,白衣飘飘跪叩上苍,云开雾散有光柱落下,其一挥手便云卷山撼,不由心神摇晃,难以自安,声音不知为何变得有些轻微沙哑。

  “无距……又是怎样的境界?”

  “典籍之上只是记载人世间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境界,却没有具体描写,只有廖廖一句形容:从心所欲而无距。”

  吕清臣老人微微蹙眉,面容却是一片安然宁静,悠悠说道:“以我之猜测,所谓无距境界,那些圣人意念所至便能抵万里之外……这该是何等壮阔。”

  从心所欲而无距……宁缺被这七字所深深撼动,然而究竟是无距还是无矩?

  隐约间他仿佛捕捉到这两个字里藏着的某种悍然气质,并不像老人那般悠然以为壮阔,只是觉得潇洒无碍到了极点。

  “关于无距……也许书院里面的记载会更多翔尽一些。”

  吕清臣老人看着少年出神的稚嫩面容,感慨说道:“能入这两等境界的大修行zhě想必都是圣人,古谚虽云千年圣人降,但人世间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出现过圣人,所以这些……只不过是神话传说,听听便罢了,苦想多无益。”

  宁缺俯身再拜表示受教。

  老人笑道:“我本以为你会问如今世上有哪些出名的大修行zhě,哪些出名的世外高人,看上去年轻男子本应该对这些东西更感兴趣些,没有想到你会问这些。”

  宁缺双手扶膝,沉默很长时间后抬起头来,看着老人认真回答道:“知道那些人世间的最强zh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们是高飞在天的雄鹰,我只是在地上艰难爬行的蚂蚁,他们眼中不会有我,所以我的眼中也不必有他们。”

  “那你……问这些修行基础的原因是?”老人神情异样看着他。

  宁缺认真回答道:“那些大修行zhě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在我的生命中,然而进入长安我极有可能会遇到一些相对普通的修行zhě,比如像那位青衫书生般的大剑师,我自己不能修行,就越要弄明白什么是修行,知道他们的战斗方式……”

  “你的目的是?”老人的花眉缓缓挑了起来,似乎对他的答案极感兴趣。

  宁缺低头微笑,然后抬头平静应道:“如果将来某日,我被迫要和修行zhě做战,今天您教给我的这些事情,对我战胜他们提供很大帮助。”

  “一个普通人与能调动天地元气的修行zhě做战?而且你要战胜他们?”

  老人盯着宁缺的眼睛,喃喃重复问着,忽然间他的眉毛颤抖了起来,枯瘦的身躯里暴发出一阵极欢愉的大笑声:“哈哈哈哈哈!”

  大笑声渐渐停歇,老人看着渐露尴尬之色的宁缺,微笑说道:“很豪迈,我喜欢。”

  ……

  ……

  (明天便是周一了,将夜会第一次正式开始冲榜。但我想了想十二点还是不更了,没必要新书期间就拖着大家熬夜。

  只是希望到时若还有没睡的朋友,麻烦你投出手中的推荐票给将夜,老猫在此感激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