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雄城,好久不见


  宁缺痛醒过来,眼瞳里满是惊恐之色,一把扯开衣裳,双手在胸口紧张摸索,只摸到一手滑腻的汗水,并没有摸到破裂胸骨外悬着颗破碎心脏,bú由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急促的呼吸过了很长时间才重新变得平缓。

  他望向脚那头熟睡中的桑桑,kàn着小丫头黑黑鼻梁尖上那颗可爱的汗珠,忽然觉得活着是件非cháng幸福的事情。

  关于那个给他带来大恐惧的诡异梦境,他bú准备告诉桑桑,他bú准备告诉任□何人,因为即便只是想起梦境中某个片段画面,他都会觉得很难受,所以他决定忘记。

  第二天,简陋的马车在吱呀摩擦声响中启程,远远随着越来越大的护送骑兵队继续南行,大概上午十点钟的样子,队伍在长安城☆外一处小镇停下——来自都城的宫中使者、朝官代表和繁复讲究的公主仪仗,从数日前就一直在这座小镇里等着公主殿下的归来。

  宁缺跳下车辕,站在热闹的队伍边缘,向镇边天外望去,隐隐可以kàn到一处灰暗色的城廓影子,只是距离实在有xiē远,纵使他用力扯着眼角,也bú能让那片灰暗色的影子变得更清晰xiē,只能在心中默默猜测——那里应该就是长安吧?

  浩大繁复的仪仗缓慢重新启程前行,这一次再也没有人喊这对主仆二人同行。

  宁缺和桑桑站在道旁,kàn着缓缓自身前jīng过的那辆华贵阔大马车,kàn着紧闭的车窗,他想着里面的公主和那位虎头虎脑的蛮族小王子,想起那个火堆,忍bú住摸了摸脸,然后笑了笑。

  第四辆马车jīng过他们身边时,窗帘被掀起了一角,吕清臣老人轻捋颌下花白的胡须,向站在道旁的宁缺微笑示意,宁缺深深长揖及地还礼。

  侍卫还有那xiē草原蛮子jīng过宁缺身边时,并未下马,就在马背上拱手告别,脸上带着抱歉的笑容,帝国仪仗森严,彭国媚眼这位侍卫首领回长安后想来前途bú差,只是此时当着朝中官员的面也bú敢造次。至于那几位草原蛮子在和宁缺抱拳告别后,脸上的神情明显变得放松愉bú少,再没有梳碧湖砍柴者的影子存在于四周,他们想像中的长安繁华日顿时变得鲜活愉快起来。

  负责殿后的固山郡骑兵满脸警惕注视着四周,单手持缰而行,他们的首领都尉华山兵瞥了一眼宁缺,然后加快了速度,眼中仿佛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也许他真的已jīng忘了这个小人物的存在。

  宁缺bú应该在乎对方的态度——进入长安城,对方是高门权贵之子,大唐军方年轻一代最出色的人物,而★他如今脱了军籍,只是一个最底层的百姓,如果他运气bú错进入书院,也bú过是帝国官僚体系里一个bú起眼的砌墙砖。无论怎么kàn,他和这位曾jīng流露敌意甚至是杀意的都尉华山丘都bú会再有关联。

  但他会甘心自己的一生就这这样过去?他bú会甘心,所以他很清楚自己和这位骄傲的年轻将军肯定有再会的那日,而且那天应该bú会太远。

  公主车驾和护送骑兵离开后,小镇里的人顿时少了一大半,然而却★比先前要变得热闹了很多,方才bú敢出来摆摊的小商小贩bú知从何处街巷里钻了出来,那xiē为了避免麻烦关上大门的卖肆也重新打开了大门,开始抓紧时间jīng营生意。

  把那辆破烂马车以破烂价钱卖给■镇上某家连破烂都要收的铺子,宁缺拍了拍桑桑瘦削的肩头表示安慰,旧车老马在渭城跟着他们很多年,就这般卖了想必谁都会有xiēbú舍,只是长安城便在眼前,回忆感伤实在bú是很合适的情绪。

  没有选择可以容纳八辆马车并排而驰的宽敞官道,二人顺着官道旁的田垄漫步向前,身旁田畦里的菜花开的正盛,蝴蝶在春风中缓慢地扇着翅膀,恼人的蜜蜂嗡嗡bú停到处乱窜,小侍女眼角的泪痕渐渐干了,双手紧紧握着包裹的系带,拖着那个kàn上去比她人还要大的包裹,在田垄上走着kàn着,偶有笑容。

  阳光下,宁缺接过沉重的包裹,与小侍女说着闲话打着趣,虽然jīngcháng得bú到回应却依然乐此bú疲,目光则是贪婪地在身旁农田乡村景色上掠过,kàn着bú远处田里休息的农夫便挥手打打招呼,kàn见自面前飞过的蝴蝶便作势要扑。

  他很小的时候便离开了长安,此后一直在茫茫岷山和草原荒原以及小小边城里度过,身边只□有险恶的密林、乏味的草原和无处bú在的危险,如今回到了帝国的腹部,kàn到这xiē平静而恬美的景致生活,难掩喜悦兴奋。

  一路打望前行,大约过了两三个小时,阴影忽然从前方的小溪桃林蔓延到了他们◆的头顶,宁缺心想还没到入夜时分,先前kàn着天空也没有落雨的征兆……

  他疑惑抬头望去,只见一片黑色城墙突兀的出现在眼前,这片城墙极高高到仿佛没有尽头,遮住了半边天空也遮住了还未落的烈阳,定睛望去,隐约可以kàn见城墙高处的空中有三个黑点在bú停盘旋飞舞。

  向左望去没有kàn到城墙的尽头,向右望去也没有kàn到城墙的尽头,这座巨大的城廓竟是kànbú出方圆有多少里,煌煌然沉默无言立于天地之间,桑桑瞪大了眼睛kàn着面前这座雄城,kàn着bú远处官道上拥挤的人群,问道:“这就是长安城吗?”

  天空中那三个黑点飞的低了xiē,原来是两只老鹰正带着它们的孩子练习飞翔,这时候▲它们将要回到鹰巢,而他们的巢就在这片斑驳城墙之间,这座城墙历jīng千年雨水冲洗风化,表面kàn上去已jīng有xiē破烂,但城墙内部依然坚bú可摧。

  雏鹰学会了飞翔然后回到了它的巢——宁缺◆仰头kàn着这座天下第一雄城,脸上露出真挚的笑容,他在外游历多年,今天终于杀回来了。

  长安城,好久bú见。

  ……

  ……

  (见长安,请推荐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