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一世人,两碗煎蛋面


  临四十七巷夜色深沉,老笔斋的大门被人推开,然后又迅速关闭,里面黯淡的灯火像星星般闪了一丝便重新熄灭。

  宁缺解下身后沉重的武器,撕掉大黑伞外面的布套,又脱掉身上湿漉沉重的外衫,递给站在身前的桑桑,寻常问了句:“饿了,面煮好了没?”

  桑桑把手里的干毛巾递给他,重重点了点头,开xīn说道:“我给你端上来。”

  一碗热腾腾的汤面端了上来,依然是四颗花椒,葱花却比平时多了不少,面上摊着的那面金黄嫩白煎蛋更是极为罕见。砍人确实比锄田还要累,宁缺此时浑身湿漉,腹内更是饥肠漉漉,哪里能够抵御住加葱煎蛋面的诱惑,顿时眼睛一亮,放下微湿的毛巾,拣起筷子,hūhū大口吃了起来,显得香甜至极。

  桑桑见他吃的高兴,黝黑的小脸蛋儿上满是高兴神色,ná起那块微湿的毛巾,站到他身后开始替他擦头发,时不时提醒一句太烫了不要吃的太快。

  就在这时,昏暗的店铺内响起两声咳嗽声。始终无人理睬,仿佛隐形一般的长安城大佬,看着这对主仆对自己视若无睹对话交谈,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面很香。”

  数个时辰前,朝小树来到老笔斋第一句话也是这几个字。

  桑桑继续替宁缺擦头发,就当做没有看见这个人,没有听见这句话。宁缺的反应却和稍早前有了一些区别,低头吃着汤面含混说道:“给他也来碗。”

  一会儿功夫,第二碗汤面端了上来,朝小树看了一眼四周,发现除了圈椅之外◇没有什么坐具,也并不在意,就在宁缺身旁蹲了下来,ná着筷子吃了几口,却发现自己的面似乎和宁缺碗里的面有些不一样。

  标准的四颗花椒,三十粒葱花,但是没有煎蛋。

  他忍不住ná起筷子轻轻□敲了一下宁缺的碗沿提醒,宁缺用余光瞥了一眼,险些笑chū声来,转头对桑桑劝说道:“别太小气,再煎个蛋。”

  煎蛋终于来了,宁缺和朝小树捧着小盆似的海碗快活地吃着面,桑桑蹲在二人身前不远处,把那○件衣服和布套放进铜盆里烧,店铺里没有人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缺放下手中的面碗,舒服地向后仰去,揉了揉微鼓的肚子,看着身旁蹲着的朝小树,说道:“我杀的人超了五个,你再重新报个数……别太小气◆,我可是让桑桑给你加了煎蛋的。”

  朝小树端着面碗,看着他苦笑说道:“原来在这儿等着我,两千两。”

  “成交。”宁缺看似随意,xīn情却是有些小小激动,至于蹲在铜盆旁烧衣服的桑桑,更是紧紧地握住了小拳头,暗自盘算着两千两银子得有多大一堆。

  桑桑准备去洗碗,朝小树有些恋恋不舍地将还有小半碗面汤的碗递了过去,然后眉头微微一蹙,缓缓抬起袖角掩住双唇,放下时袖上已经多了些斑斑血痕。

  宁缺看着他的衣袖,知道在先前的连番战斗中,这个极强大的中年男子终究还是受了不轻的伤,沉默片刻后问道:“没事儿吧?”

  朝小树接过桑桑递过来的一碗粗茶,微笑表示感谢,喝了一口后平静说道:“不用担xīn,我自幼在东城贫民巷弄里长大,这一辈子不知道打过多少场架,比这重的伤不知道受过多少次,每次仇家看着我浑身是血,以为我再也爬不起来的时候,我总能爬起来给他们致命一击。”

  宁缺自嘲说道:“一个只知道打架斗殴的混混儿居然能够修行,而且还这么厉害,我如此xīn系修行之道,却连初境都摸不到门,昊天老爷真是瞎了眼睛。”

  朝小树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终生浸泡在长安城黑夜江湖里的帮派首领,最后能够成为洞玄上品的大剑师,其间自有一些机缘,但那些机缘不足道也。

  “你说过,过了今夜你的底牌就能翻chū来。”

  宁缺的目光透过铺子的木门,落到远处的宫墙一角◇,说道:“现在我大概能猜到你的底牌是在宫里,有这么深的背景,难怪你可以不用看长安府脸色。”

  “今夜之后大概整个帝国的人都会羡慕我,因为我身后站着那样一个人。”朝小树平静说道:“但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为之付chū了什么。”

  “替宫里贵人做事,需要你付chū什么?”宁缺问道。

  朝小树洒然一笑,说道:“如果这些年不是被俗务缠身,宫里那位偶一动念,我便要去处理无数琐碎小事,或者我早就已经突破洞玄,踏入天命境界。”

  “就这些?”宁缺继续追问道。

  朝小树不知道想到什么事情,陷入长时间的沉默,笑容变得有些疏淡,缓声说道:“还需要你付chū血性,做事情要顾大局,那么有时候便不能快意。因为要逼chū对手所有底牌,需要我隐忍数月,所以我甚至没能护住自家的兄弟。”

  听到这句话,宁缺的右手微紧,知道这是在说小黑子,但他没有接话,没有说chū自己与小黑子之间的关系,低头问道:“你那兄弟怎么死的?”

  “我那兄弟叫卓尔,是个谍子。军部让他潜伏到我身边,让他查我有没有和月轮国勾结,其实只是想找个对春风亭动手的借口,甚至有可能直接对我进行栽赃。”

  “但兄弟终究是兄弟,他把所有的内幕都告诉了我,自然也不会替军部查我,更不会按照军部的军令栽赃我,而他身为我大唐军人,又不可能chū卖部衙同袍的秘密,所以这几个月他夹在中间非常痛苦。”

 ☆ 朝小树眼帘微垂,说道:“现在想来,即便会让宫里那位动怒,我也应该早些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也许他终究会死,但至少那段时间里不会那么痛苦。”

  宁缺随意问道:“可你还是没有说他是怎么死的。”
  “谍子是最危险的一种工作,他没有倒向任何一方时,便随时随地有可能死去,而当他决定倒向其中某方时,他更可能会迎来死亡。当日他终于决定把军部的计划告诉我,结果被军部察觉,于是便被清洗,就死在这间铺子对面。”

  朝小树望向铺子的木门,望向看不到的那面灰墙。

  宁缺沉默片刻后问道:“动手的就是先前那名南晋剑师?”

  “是。”朝小树回头望向少年青稚的脸,微笑说道:“从今以后就是兄弟了。”

  宁缺眉梢微挑,笑着回答道:“会不会太儿戏了些?”

  朝小树笑了起来,说道:“一世人两兄弟,这种事情本来就这么简单。”

  “一世人,不过两碗煎蛋面。”

  宁缺摇头笑着说道:“兄弟这个词有些滥大街,而且我知道的那些著名兄弟们,如果不是其中某些人幸运先死,那么这些兄弟们最终都会反目成仇,今天晚上我只是想帮你,顺便挣些钱,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俗气,在生活里找点儿别的意义?”

  朝小树的眉尖缓缓蹙起,饶有兴趣打量着宁缺,有些意外于会听到这样一个答复,问道:“似你这般年纪,眼中的世界却是如此灰暗……我现在真的很好奇你的过去,日后如果你有兴趣讲给我听,请记得一定要喊我,我请茶。”

  宁缺回答道:“那些事情我自己都不想回忆,更何况是当故事讲给别人听。”

  朝小树微笑说道:“好吧,那除了煎蛋面之外,你所以为生活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生活的意义当然是事业与爱情,或者说金钱和女人。我知道你觉得这句话很妙,觉得我这个人也很妙,但你能不能不要笑的这么莫测高深?”

  宁缺无奈地摇了摇头,为了让这位长安城大佬明白什么叫意义,指着刚走过来的桑桑问道:“你觉得红袖招里哪位姑娘适合做你家少奶奶?”

  桑桑把小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然后蹙着眉尖很认真地想了半天,才小xīn翼翼说道:“我觉着坐在你左手边第二位姑娘就挺好的。”

  “那是陆雪琪姑娘。”宁缺想着那位姑娘的柔软腰肢,笑着追问道:“为什么你觉得这位姑娘适合当我老婆?”

  桑桑睁着那双柳叶眼,认真回答道:“脸上妆粉抹的匀细,笑起来感觉挺干净,牙齿白齐,看着觉★得很健康,而且我偷偷看过她腰臀,将来应该很好生孩子。”

  宁缺回过头,冲着朝小树得意地一笑。

  朝小树看着他左脸颊上的小酒窝,怔然想道,天天守着一个铺子,和自家未成年小侍女讨论哪个妓女▲适合生养,适合当自己的老婆,难道这就是生活的意义?

  hū然间他想到离开老笔斋前倚着铺门的小侍女,想到回到老笔斋后两碗热腾腾的煎蛋面,想着先前被遗忘在角落里的自己,想着这对主仆二人间自然到无法让任何人插入的感觉,渐渐明白了一些什么,微笑说道:“原来生活的意义就是生活。”

  宁缺摇头笑着说道:“酸了,这话就太酸了。”

  朝小树看少年神情,知道他并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自然也不会去点破那些东西,站起身来走到铺门处,回头微笑说了声:“我该走了,今天夜里的长安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银子明天有人会来给你,然后他会带你去个地方。”

  听到这句话最后几个字,宁缺的脸上浮现chū一丝警惕神情,他没有问去什么地方,而是直接问chū事情的关键核xīn:”能不能不去?”

  朝小树推开店铺木门,干净利落说道:“不能。”

  ……

  ……

  这时候应该开始强推了吧?新书的最后一周,深吸一口气,道声辛苦大家了,我需要您手中的推荐票支持,午夜时若您有睱,还望投chū周一的推荐票,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