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第九十八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渭城很远吗?”

  “离开平很近。”

  “开平又在哪儿呢?”

  “离渭城很近。”

  “好吧,我知道那里是在边塞,bú过在去边塞之前,宁缺你在哪里?”

  “在山里。”

  “哪座山?”

  “岷山。”

  “岷山很大吧?”

  “废话。”

  “那在岷山之前呢?”

  “……”

  “之前呢?”

  “嗯……那时候年纪xiǎo,bú大记得了,我只知道我是孤儿。”

  ……

  ……

  栏畔酒后对话进行到此处,因wéi宁缺酒后bú清de口齿,带■着股执拗劲儿de思维húnluàn现状,终于无法再继续向深入进行,司徒依兰拿起湿巾用力地擦了擦额头,恨恨地瞪了醉倒在桌de少年一眼,心想这叫什么事儿。

  恰在此时,中途临时有事离开de水珠儿款★款而至,冲淡了此间尴尬,她蹙着眉头看了宁缺后脑勺一眼,忍bú住摇了摇头,把他扶了起来,右手拿起一块湿máo巾替他敷额,然后笑着望向司徒依兰声音微沙shuō道:“司徒xiǎo姐,他酒量bú行。”

  司徒依兰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嘲笑,斜躺在水珠儿怀里de宁缺便醒了过来,他de脑海里一片mí糊,隐约里觉着自己de脸贴着一处微凉冰润丰满de所在,下意识或者shuō按照本能习惯双手搂紧某人腰身,用力把脸贴de更近了些,还蹭了蹭。

  水珠儿丰腴dexiōng怀被少年de恶趣味挤de有些变形,那张满是清秀碧yù味道dexiǎo脸上,极罕见地现出几抹妩媚羞意,隐有殷红几抹。

  司徒依兰瞧着宁缺眯着眼睛半伏在水珠儿怀里,瞧着他那只贼手悉悉萃萃伸进姑娘家袖筒里,然后向着某处进发,bú由无奈恼火地抬头捂住额头,也顺便遮一遮眼。她终究是长安云麾将军府上de贵女,所谓青楼觅趣只bú过当成风雅之事而行,哪里见过有人居然真de敢当着自己de面行亵玩之举?

  当然她知道宁缺这时候是被自己灌多了,醉de快要接近bú省人事,只怕连自己抱de是腰还是新杨柳,蹭de是xiōng还是大馒头都无法分别,只是对一位未出阁de少女——哪怕是以胆大潇洒闻名于长安城de未出阁少女——眼前这画面确实有些难以承受,羞恼之下她站起身一把将宁缺扯起,继续灌酒bú休。

  宁缺隐约间感觉到有人想要继续灌自己酒,哪里肯依,死抱着水珠儿de腰bú肯放手,手掌顺着襟下探入bú停róu着姑娘家柔软丰腴de腹部,嘴里咕哝bú停这个好这个比喝酒好我再也bú喝酒了之类de废话。

  水珠儿被他mōde咯咯直笑,急急抬袖遮chún,嗔笑道:“再mō可要给银子啦。”

  宁缺伏低在她怀间,mí糊回答道:“你弟弟我现在也是有两千两银子身家de人了,还差这点儿银子?和尚mō得难道我就mōbú得,度一chūn霄又如何?”

  水珠儿听着这话本有些恚恼,但听着和尚二字却是满头雾水,抬头求助向司徒依兰看了一眼,司徒依兰摊开双手恼火shuō道:“我哪里知道这是什么胡话?”

  紧接着她手指微微用力,抓住宁缺前襟把他强行提高了几分,凑到他脸前大声shuō道:“喝多了赶紧回吧,难道你家里没人等你?”

  bú知道是被栏畔夜风吹de久了还是被司徒依兰摇de狠了,或者是这句话里de某些关键词触动了宁缺脑海中敏感de魂儿,只见他身体陡然一僵后悠悠醒转过来,睁着那双无神de眼看着栏外夜景喃喃shuō道:“是啊,家里还有人等着de。”

  司徒依兰和水珠儿姑娘互视一眼,同时松了口气,宁缺先前所言两千两银子身家究竟从何而来,完全bú是她们关心de重点,她们喜悦de是己等二人终于bú用陪着这位穷人乍富dexiǎo爷发疯。

  然而出乎二人意料de是,宁缺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挣脱司徒依兰de手,轻轻避开

  想要搀扶他de水珠儿,踉踉跄跄走进楼内,在帐房处抢来máo笔,撕下一页帐簿纸,yù山半倾倚在台旁,醉眼mí离草书数字,然后shuō道:“替我送回临四十七巷去。”

  水珠儿凑过去一瞧,只见那张帐簿纸上写着极潦草de几个字,那些字框架歪扭斜散,拖丝挂白丝缕bú清,若bú仔细辩认,根本看bú出来写de是什么——

  “桑桑少爷我今天喝醉了就bú回来睡了你记得把锅上燉de剩鸡汤喝掉。”

  ……

  ……

  宁缺是个外表温和骨子里极冷静自持de家伙,很清楚自己酒量极差,所以平日里除了和桑桑对饮时,极少有饮酒过量导致失控de局面发生,但此时情况有些bú同,他今儿着实是太高兴,兴致高到无酒助兴便觉失落de地步。

  这份发自内心最深处de喜悦与青楼夜饮风月无边没有任何关系,和书院同窗趁着青chūn挥斥方遒肆意狂欢也没有关系,纯粹是因wéi他在旧书楼上看到了那张薄纸上面de留言,在下午温暖de阳光里,他隐约看到了那个奇妙世界demén在什么方向,在绝望中苦苦求索了十余年时间,终于看到了一线希望,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件事情、还有什么时间比此时更适合狂醉一场?

  水珠儿见他醉态可掬de可爱模样,忍bú住笑了起来,扶着他de左臂摇头shuō道:“别喝了,我呆会儿让车马行送你回家。”

  宁缺轻轻握着她de手,自己掌心满是微湿de汗渍,才知道酒醉心明这种话极有道理,微眯着眼掩饰自己de紧张,故作镇定shuō道:“今夜bú回了。”

  “同窗聚会饮乐,你这样bú好。”水珠儿笑着调侃道:“风雅何在?”

  宁缺借着酒劲儿shuō道:“我就是一边塞来dexiǎo兵油子,哪里知道风雅wéi何物,好姐姐,今夜就让我俗一把又如何?”

  “别趁着酒意装疯,到时候醒来又后悔。”水珠儿嘲笑道:“若平日清醒时,别sh▲uō一把,让你俗三把又能怎样?”

  宁缺眯着醉眼连连摆手,憨笑shuō道:“那可bú行,那就是三俗了。”

  “我听bú下去这些胡话了。”司徒依兰蹙着眉头,捂额压抑下腹中翻滚de酒意,s○huō道:“宁缺你要胡天胡地,能bú能挑个别de日子?”

  宁缺勉强站直身体,长揖一礼shuō道:“司徒xiǎo姐,这可是您挑de地方,若换成别de日子,我还真没胆子陪一个姑娘家逛青楼。”

  司徒依兰一时无语,恨恨睕了他两眼,心想你还知道是陪我一个姑娘家逛青楼?那大家听听xiǎo曲看看胡舞谈谈艺术人生bú就tǐng好,何至于非得要如此这般?

  幸亏她没有shuō出来这番话,■bú然想必又会招惹来宁缺一大段关于文艺女青年与正常女青年de区别只是事物发展顺序区别de吐槽。

  水珠儿姑娘笑着望向宁缺,同情shuō道:“宁缺啊,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情,简大家当日就发过话bú准★任何人招待你,你能到哪儿俗去?”

  水珠儿话音刚落,便见一位满脸傲骄冷漠dexiǎo婢女端着碗鱼尾草醒酒汤出现在众人眼前,这位简大家de贴身婢女xiǎo草姑娘冷冷盯着宁缺de眼睛,shuō道:“简大家发话谁也bú准让他喝了,然后宁缺你,喝了这碗醒酒汤,马上去洗个澡把身上de臭味去掉,跟我上楼,简大家有话要问你。”

  话本xiǎoshuō里常用一种句式来形容高手高手高高手de行事风范,那便是:shuō时迟那时快,话音刚落,便只见……婢女xiǎo草de出现便极有这种高手风范,她shuōde话也极有高手效力,一言既出,那些正跃跃yù试de书院学生们便被身旁de姑娘们劝住,宁缺本人更是垂头丧气地松开了抢夺酒壶de手,满堂俱静。

  宁缺去醒酒洗漱de时间里,楼中de书院学子们自然难免要议论下先前发生de事情,尤其是那些知道简大家身份de长安学子,更是忍bú住向同窗们津津乐道讲述着宫廷里de某些秘闻,当年大唐de某段传奇,于是众人更加好奇先前那幕。

  栏边依旧清静,司徒依兰与金无彩轻声jiāo谈两句后便重新走了过来,站在水珠儿姑娘身旁bú远处,好奇地看着这位都城风月○行里de翘楚人物,轻声问道:“就算宁缺幸运入了简大家法眼,但无论你还是陆雪,以你们现如今de地位都bú需要刻意讨好他来做些什么,所以我很好奇这是wéi什么。”

  “宁缺最初被骗进楼来本就是件有★趣de事情,当夜简大家就明shuō了楼内姑娘们bú准招待他,长安城内别de青楼倒还罢了,但我们这楼子里de姑娘肯定是没有人还敢违逆简大家de意思,但他还是常来我们这里,这shuō明什么?”

  水珠儿姑娘眼波流转,微笑轻声应道:“这shuō明少年郎来与我们这些姑娘闲聊就是wéi了闲聊,而我们这些人啊,其实也是很想和人单纯de聊聊天。”

  司徒依兰以撑颌,靠在栏边若有所思。

  水珠儿微笑继续shuō道:“我们喜欢与他聊天,是因wéi我们平日里所有de聊天都无法本着心意纯粹闲聊,总要想着怎么逗那些御史大人高兴,黄ménshì郎欢喜。而宁缺喜欢与我们聊天,是因wéi他骨子里有压力需要用聊天来放松,如今看来只有在我们这种地方,和我们这种姑娘聊天,才能让他真正de放松。”

  司徒依兰蹙起眉尖,眼眸里满是少女de好奇:“他能有什么压力?”

  “我bú知道宁缺de生活里有什么问题,但我知道肯定有问题。”水珠儿渐渐敛了笑容,怜惜shuō道:“你们眼中de宁缺就是个平静朴实de少年,只有我们这些阅尽风尘de可怜人,才能看出他身躯里藏着de那份可怜。”

  最后◎这位长安红牌姑娘轻声shuō道:“另外,我也是个无父无母de孤儿。”

  (i cant speak in the dmn puter,ping ying,zhe shi gaishidedeg■□uoenchadianjiugengxinbuliaole,meiyouzhongencaide,ruguochucuo,nashideguozhengfudewenti)

  [w w w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