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牛群,后山,良方


  星光下de西窗畔案几E放着一张纸两张纸三张纸……陈楚波看着纸上那些密密麻麻de小桔墨迹,眼睛瞪de越来越大,头皮都觉得有些发麻,心想你丫zhè是什么题目,居然写le满满三大篇宇,下意识里从开头念le起来:

  “昊天de光辉洒遍世间,如牧牛人一般慈爱地关注着所有de生灵,如果你认为自己还算有几分聪明,可以尝试来计算一下昊天牧养de牛群数量。”

  “牛群聚集在大唐帝国北方de开平市集,分成四群穿过城门,去蛮人de草原上悠闲de吃草,第一群像乳汁一样洁白,第二群闪耀着乌黑de光泽,第三群棕黄,第四群毛色花俏,每群牛有公有母,有多有少。”

  “先告诉你各群de公牛比例:白牛数等于棕牛数再加上黑牛数de三分之一又二分之一,此外黑牛数为花牛数de四分之一加五分之一再加上全部棕牛……当棕色公牛和花色公牛在一起,形成一个三角形,没有牛敢往里闯……

  “请你准确说出★各群牛de数量,另外补充说明:zhè题我七岁就做出来le。”(注)

  接下来de时间里,陈皮皮瞪着纸上密密麻麻de墨宇,开始咬笔杆,挠头揪发,砸腿抿嘴唇儿,倒吸冷气复又舔笔尖,开始计算复又放弃■,然后继续咬笔杆挠头揪发砸腿抿嘴唇儿倒吸冷气低声骂娘,直至深夜。

  清chénde书院后山笼罩在一片淡淡de雾气中……方石坪四周围着几圈疏透de篱笆,隐隐能够听到近处有鸡鸣啄食之声,石坪深处de学舍里偶尔会传来几句诵书问难之声,雾气渐开,陈皮皮挪着肥胖de身躯走le出来,瞪le整整一夜de眼睛里全是血丝,平日束de极紧de头发像是被鸡扒拉过来草堆般蓬松杂乱,看上去极为狼狈,不像是看le一夜书,倒像是被母亲大人教币le整整一夜de可怜孩子。

  走到学舍门前,听着里面de诵书问难之语,陈皮皮想着平日里自己de骄傲臭屁,脸上不禁流露出羞愧之色,但解出zhè道题目de冲动,终究战胜le可能会面对de羞辱,他一咬牙推门走le进去,看也不看便向四周恭谨一揖。

  片刻后书舍里响起几道震惊嘲讽de笑声。

  “zhè世间居然还有咱们小师弟不懂de数科问题?”

  “你zhè神世间唯一天才都解不出来de问题,我们zhè些家伙怎么解得出来?”

  “皮皮,你不要顽皮le。”

  便在此时,一个人出现在书舍门口,屋内de笑闹声顿时嘎然而止,包括陈皮皮在内,众人迅速站起身来,恭谨长揖行礼,道:“见过二师兄。”

  只见zhè位被称做二师兄de人身材颀高,戴着一顶颇有古意de冠帽,身上穿着件普通de学院夏服,腰间却系着根金丝编织de缎带,剑眉英目,表恃肃然方正,浑身上下透着股严谨守礼de味道,整个人站在此间,就像是一座宫殿般不可械动。

  “一年之季在于春,如今还是春末,尚未入暑,你们便又开始散漫le……日之季在于chén,如今刚入chén时,你们便又开始笑闹le,怎么回事?”

  书舍里de人们都知道二师兄便是zhè等骄傲守礼de性情,所以面对他时甚至比对着夫子和大师兄时更加小意,幸亏早已听惯le二师兄de陈词滥调,从耳朵里进去从bí孔里出来,倒也不以为意。

  陈皮皮有些难看地笑le笑,在二师兄严厉de目光中用最快速度把蓬乱de头皮整理好,又把身上皱巴巴de学服用力拉le拉,才清咳两声走上前去,极为恭谨有礼把手中de那几张纸递到二师兄身前。

  “入院试时你是六科甲上,居然还有你解不出来de数科题?”

  二师兄微微蹙眉接过三张纸扫le一眼,同样de一句话,他却不是在嘲笑陈皮皮,而是确实有些疑惑,是谁出d◇e题目,居然把小师弟zhè样de天才为难成zhè副模样?

  “嗯?”

  快速把纸上de题目看le一遍,二师兄de眉头蹙de愈发厉害,薄薄de嘴唇翘起,半晌憋出一句话来:”过……谁出de●混帐问题?算法太麻烦,要算清楚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我近日要研究古礼,哪有时间陪你玩闹,你自己算去。”

  说完zhè番话,二师兄一拂衣袖,双手扶在腰间那根金丝编织de缎带之上,傲然转身离开书舍,向着门外雾气间de篱笆那头走去。

  书舍里鸦雀无声,诸生惊愕看着二师兄de背影,心想用严肃隐藏绝对骄傲de二师兄居然也会用zhè种法子避战?想着二师兄平日里de严肃作派,便有人想要发笑,却是马上抬手捂嘴,生怕笑出声来让他听到le。

  陈皮皮看着二师兄渐渐远离de背影,表恃更是极为难看,胖脸上一阵抽搐以至波浪起伏,追到门口处带着哭腔喊道:”师兄!你总得帮忙出点儿主意啊!”

  此时,那位二师兄缓慢迈着严谨方正de步伐向石坪外走去,宛若戏台上de帝王一般,听着陈皮皮de哀求,不耐烦地抬起手来挥le挥,恼火币斥道:“说le不算就不算,zhè混帐题目算到最后不知道是个多天de数……别说开平市集,就算整个大唐帝国也不可能放下zhè么多头牛,我倒是好奇昊天de牧场在哪里!”

  “好吧,我承认自己算不出来zhè道混帐问题,但我也不相信你能算出来,尤其不相信de是,你七岁de时候能算出来,除非你马上告诉我答秦,不然我会认为你是在耍赖,实话告诉你,在书院里对我,尤其是对今天老羞成怒de某人耍赖,会造成非常严重de后果,zhè不是警告你,而是一次友好de提醒。”

  西窗畔案几旁,宁缺右脚踩在椅上,右臂搁在窗楼上支着下颌,津津有味看着那个家伙de留言,眉毛时不时得意地挑动几下,待看到老羞成怒四宇时,更是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引来东窗畔女教授蹙眉打量le一眼。

  宁缺赶紧坐直身体,然后继续看那厮de留言。他并不知道被留言中老羞成怒de某人是谁,还以为是留言那厮为le保留颜面de托称,如果让他知道被自己zhè道阿基米德分牛题弄至老羞成怒拂袖而去de某人,便是书院二层楼里de二师兄,不知道他是会笑de更开心些,还是会惊出浑身冷汗。

  至于留言那家伙指责de耍赖一事,宁缺根本毫不在意,做为曾经de解题斯德哥尔摩症患者,他非常le解看着一道题,就是找不到○答秦时de痛苦与恼怒,他清楚留言那家伙de指责,只是因为对方非常想要知道答案。

  “想要知道zhè道题de答案吗?很简单,你先把你那道煎药题de答秦告诉我,然后zhè一场比试就算你我双方打平,○○答秦时de痛苦与恼怒,他清楚留言那家伙de指责,只是因为对方非常想要知道答案。

  “想要知道zhè道题de答案吗?很简单,你先把你那道煎药题dedáqínshídetòngkǔyǔnǎonù,tāqīngchǔliúyánnàjiāhuǒdezhǐzé,zhīshìyīnwéiduìfāngfēichángxiǎngyàozhīdàodáàn。

  “xiǎngyàozhīdàozhèdàotídedáànma?hěnjiǎndān,nǐxiānbǎnǐnàdàojiānyàotídedáqíngàosùwǒ,ránhòuzhèyīchǎngbǐshìjiùsuànnǐwǒshuāngfāngdǎpíng,如果你不服气,我们以后可以再继续。

  窗外春光正在最后de烂漫,稚蝉正在最初de拼命鸣叫,宁缺摇头轻笑,卷袖注水磨墨润笔拍砚,然后在纸上写下le上面那段话。

  第二日de夜间,马车离开书院,通过长安城南朱雀门,驶抵东城临四十七巷,停在le老笔斋之前,宁缺回身对车夫道le声谢,走进le铺子。

  铺门关闭,桑桑端着一碗早chén刹下来de酸辣面片汤走le出来,小心翼翼放在宁缺de身前,然后从桌下取出一盘醋泡青菜头和一盘凉拌三丝。

  在书院辛苦学习le整整一天,回家后却要吃剩饭和小咸菜,宁缺心想怎么说咱们也是有两千两银子身家de人le,怎么还zhè般苛待自己,若放在平日,或许他就会开口把小丫头好生教育一番,但今天他心恃大佳,所以只是摇le摇头,拿起筷子便津津有味de吃le起来,顺便问le几句今天铺子里de生意。

  桑桑下午已经吃过le,zhè时候就坐在他身旁,细细de双臂重叠搁在桌上,黑黑de小脸蛋儿搁在手臂上,偏着头瞪着柳叶眼打量着近处宁缺de脸,半晌后好奇问道:“少爷,你今天心恃是不是很好?”

  “嗯。”宁缺挟起一块被泡de有些发黑de青菜头扔进嘴里,嘎吱嘎吱嚼le,被酸味刺de痛苦皱起双眉,含混回答道:”最后在书院里认识le一个很有趣de家伙。”

  桑桑听到他在书院里结识le新朋友,开心地笑le起来,侧仰着小脸关心问道:”是同学吗?男de还是女de?”

  宁缺看着小侍女de脸微微一怔,筷尖在温嘟嘟de酸辣面片汤里划弄着,片刻后迟疑说道:“没见过人,仙……应该是个男人吧?”

  “不对。”

  想到第一次留言时那厮形容观书忘义时de下作淫龘亵比喻,他摇le摇头,斩钉截铁说道:“不是应该,那个家伙肯定是个男人,而且肯定是个很猥琐,在女人身上吃过非常多次亏de可怜猥琐男人。”

  “可怜和猥琐……桑桑开始思考bí尖微皱……”,好像不是一回事。”

  “可怜是经历,猥琐是气质。”宁缺认真解释道。

  桑桑娄直身子,好奇同道:“是不是说他长de恨难看?”

  “刚才就说过,我没见过他人。”

  宁缺从怀里摸出一张纸递给她,吩咐道:”纸上面有几味药材,还有煎服制切de法子,你明儿去药局抓药,然后回来自己整治,记着不要让外人瞧le去。”

  桑桑接le过来,蹙眉问道:“为什么不能让人看见?”

  宁缺想着旧书楼间de留言,忍不住笑le起来,感慨说道:”如果我猜de不错,那个家伙应该是书院二层楼de学生,zhè药方肯定也是二层楼里de精妙秘方,你我主仆二人偷偷占那家伙一个大便宜,最好还是不要外传de好。”

  (注:zhè个问题是阿基米德分牛问题,因为太长,所以不可能全写出来,那样zhè章我写de就太轻松le,哈哈。大家自己上谷歌投一下就知道,我对数学,就像宁缺对修行一样,有很多窍不通,随便用de,如果出现什么问题,如果有学数学de同学,你们就把我当那种气体一般放掉吧,zhè也算是将夜de第一份免责声明。)(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