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偷偷的,在一起


  “不要葱。”

  “不要放醋。”

  “多下点儿面。”

  最后一个提出要求的人明显是陈皮皮,然后他望白复原如初的棋盘,浓如蚕儿的眉毛挑了起来,脸上满是沮丧和羞愧的神情,竞■是忘了此时自己正身处在一种极恐怖的环境之中,心想这小侍女只看了一眼便能记住所有棋子的位置,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骄傲于自己的脑袋,还有什么脸说天才?

  卫光明老人看着颜瑟大师微笑说dào:“■我这女徒很优秀的。”

  颜瑟大师看着消失在后院的瘦小身影,感慨说dào:“确实很了不起。”

  两位老人说的优秀和了不起与桑桑令陈皮皮震惊的头脑没有太多关系,而是说的只有他们这种境界的老人才能体悟到的某种气质,nà种因为绝对透明所以看似憨拙实际上却能准确清晰反映世界的独特气质。

  颜瑟大师收回日光,看着老人说dào:“我们都老了,就suàn不打shēng打死也是近了shēng死,终究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nà就吃碗面吧。”

  香喷喷的煎蛋面端上来了,一碗没醋一碗没葱一碗面条漫过碗沿。

  吃完面后,二位老人沉默着下完残局,没有数目,所以也不知dào胜负。

  然后他们拒绝了桑桑再来一碗面后再下一盘棋的奖励,开始回忆往事。

  桑桑重新沏了三碗茶,然后和陈皮皮各自端了个小板凳,像学shēng般坐着听往事。

  颜瑟与卫光明是如今吴天dào门里活的时间最长的nà一代人,虽说这十四年间一人嬉笑人间一人被幽禁于桃山后麓,但与他们相识的时间比起来十四年终究太短所以往事极长,nà些共同的回忆极为丰富。

  从还是小dào士的时候说起,再说到去天谕院捣蛋,再说到一同赴知守观得授大神官之位,两个老人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还没有说完。

  当然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有些碎嘴的颜瑟大师在说,光明大神官只是平静微笑听着,偶尔在某些时刻并了避免让两个晚辈误会,才会插嘴分辩几句,比如当年天谕院院长的胡子是如今掌教大人烧的,而不是自己用神术烧的再比如去知守观的路上自己不是因为紧张而腹泻而是被颜瑟偷偷施了一dào寒符。

  当年nà些调皮的小dào童已然变成如今世间的大人物,曾经胡闹烧天谕院院长胡须的nà人已经成了不怒自威的神殿掌教,某人成了颜瑟大师,某人成了光明神座,然而只要曾经有过nà些时光,谁能忍得住不偶尔回忆片刻?

  这些回忆很温馨,带着一股暮时独有的黄昏怀旧味dào。

  光明大神官望着老笔斋外的暖融暮光,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时间随着这些回忆流逝的竞如此之快,已经到了真正的黄昏。

  黄昏的老笔斋外一片安静临四十七巷里听不到任何声音。

  老人微笑看着门外,没有说什么。

  “nà时我们年纪小调皮顽劣不堪你却一直是最聪明又最老实的nà一个。”

  颜瑟大师看着他说dào:“先前经所提醒,你◇才发现桑桑这小丫头确实和你当年很像,从里到外都是一片透明,看不到任何杂质。”

  老人怜爱看了小板凳上的桑桑一眼,说dào:“我不如她。”

  颜瑟大师感慨说dào:“能坐上光明神座的人都○cáifāxiànsāngsāngzhèxiǎoyātóuquèshíhénǐdāngniánhěnxiàng,cónglǐdàowàidōushìyīpiàntòumíng,kànbúdàorènhézázhì。”

  lǎorénliánàikànlexiǎobǎndèngshàngdesāngsāngyīyǎn,shuōdào:“wǒbúrútā。”

  yánsèdàshīgǎnkǎishuōdào:“néngzuòshàngguāngmíngshénzuòderéndōu必须如此透明?如此才能比我们更接近吴天的本质?可是透明代表什么呢?能反映世界原初的模样?如果世界是黑的,你们便也是黑的?所以才会有nà么多的光明神座最终走入歧途?”

  老人摇头微笑说dào:“透明便是无颜色,黑色却是无颜色还要无光辉,而你我身处在这充满光辉的吴天世界中,透明便是光明,便是黑暗的敌人。”

  听到黑暗的敌人这五个字,颜瑟大师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过了很长时间后他缓缓抬起头来,神情严肃看着对方说dào:“你还记得莲shēng吗?”

  老人微微一怔,皱眉说dào:“怎能不记得?”

  颜瑟大师问dào:“他是光明还是黑暗?”

  老人摇了摇头,说dào:“当年他在裁决神座之上,我在光明神座之上,我眼中看着nà方墨玉神座渗出污血来,便开始疑他,只是在我揭穿他之前,他便窥破命数自先离了桃山,最终死于轲先shēng剑下。神殿之所以绝口不提此事,不提此人,只是顾忌吴天dào门的清誉和名声,但在我看来,莲shēng三十二瓣,无论如何光彩夺目洁莹如玉,都不过是些污泥涸成的瓣上涂了些粉彩罢了。”

  颜瑟大师盯着他的眼睛沉声说dào:“魔宗覆灭之后,神殿招安了不shǎo魔宗强者,如果说光明不能给黑夜任何机会,你如何解释此事?如果说当年的nà些血案是你为了毁掉黑夜影子不得已的的手段,哪么神殿现在的影子呢?”

  老人说dào:“不一样,nà抹黑夜的影子是冥君的子息。”

  颜瑟大师极为恼火地重重一拍桌面,说dào:“你怎么就这么迂呢?冥界只是一个传说,从来没有出现过!当年你矫掌教之令在长安城里搞出满天腥风血雨,最终也没有找到什么冥王之子,怎么到了今天你还如此荒唐!”

  老人说dào:“丰实上当年无论观主还是掌教都已经相信我眼睛所看到的。”

  颜瑟大师盯着他的眼睛,寒声说dào:“但结果却是你被关进了幽阁!”

  老人平静回视他的目光,说dào:“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shēng命的光,质疑我的,将在黑暗里走,不得解脱。”

  颜瑟大师见他油盐不进,愤怒地挥舞dào袖,厉声喝斥dào:“nà你告诉我你看到的黑夜影子究竞在哪里!冥王之子究竞在哪里!你来长安究竞想杀谁!”

  老人轻声说dào:、‘我也不知dào。”

  听到这个答案,颜瑟大师怔住,面容上浮现出苦涩笑意,看着他声音微颤悲凉说dào:“就为了一个连你自己都不知dào是谁,是不是真的存在的冥王之子,当年nà个透明如琉璃,诚挚光辉如明灯的光明大神官,居然不惜变成一个双手染血的大魔头,甘愿被囚在幽阁十四年,令无数人感到痛心,你难dào一点都不后悔吗?”

  老人沉默了很长时间,苍老的脸颊上偶尔闪过一丝自省后的困惑,然后nà些困惑极迅速地转化为平静的坚定:“可问题在于我知dào他存在啊。”

  颜瑟大师皱着眉头看着他,说dào:“nà他究竟是谁。”

  老人看着渐渐掩住老笔斋的深沉夜色,平静说dào:“既然是冥王之子,自然隐藏的极深,甚至他有可能直至今日也不知dào自己的真实身份。你问我他究竞是谁,我现在给不出你答案,但当年我既然能看到他在长安城里,他便一定存在,无论他从将军府里逃走,还是燕境村庄的尸堆里侥幸活下来,他就是他。”

  忽然老人的眉头皱了起来,望向桑桑问dào:“怎么了?”

  桑桑微黑的小脸蛋这时候变得有些苍白,两只小手紧紧攥着衣角,但神情还suàn平静,听着问话后低声说dào:“不知怎的有些累。”

  老人怜待说dào:“nà赶紧去睡。”

  桑桑转头望向颜瑟大师,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颜瑟大师叹息说dào:“如果我nà徒弟知dào我让你休息不好,肯定不会放过我,安心去睡吧,我们两个老家伙不会趁着你睡着了就如何,一定会喊醒你。”

  老人望向陈皮皮说dào:“天色已晚,你等的人已经来了,走吧。”

  陈皮皮抹掉今日额头上似乎永远不会停止的汗水,极恭谨地向二位老人长揖行礼,然后推门走出了老笔斋。

  后院薰腊肉的松枝还在冒着烟,因为有段时间忘记过来看顾,所以烟变得有些大,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桑桑的眼睛被薰的有些微微发红。

  她安安静静洗了脸和脚,爬上北炕钻进冰冷被窝,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淡☆漫星光,想着宁缺如果此时看着和自己一样的星光,或许又会开始说胡话了。

  因为节俭的缘故,炕面有些温凉,今年的长安城比去年要寒冷些,她躺了半天还没有觉得暖意,忍不住伸出小手凑在唇边呵了两口热气。□

  星光照着掌心,上面全是指甲掐出来的血印。

  刚才听着老师说到将军府和燕境村庄时,桑桑的心中shēng出了极大的恐惧,如果不是用痛楚强行平静心神,或许她的身体当时会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没有听宁缺讲过将军府的事情,但她知dào,只是没有问。宁缺杀死御史张贻琦,杀死nà名铁匠,她也知dào,甚至还写过一首不怎么样的小诗,但她依然没有问。

  宁缺不想说,所以她不问,但正如宁缺说的nà样,她不蠢只是有些笨,而且在需要聪明的时候比谁都聪明,所以桑桑什么都知dào。

  “冥王之子……听起来好像是很可怕的东西。”

  桑桑的小脸贴着冰冷的枕头轻轻蹭了蹭,看着落在窗前的冬日星光,喃喃自言自语说dào:“但已经和你一起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只能一起偷偷地活下去吧。”</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