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四人行,有人踏湖而行


  前一句涅然不gù道魔双方血腥战争的千年历史,更是完全不理会魔宗便是在书院轲先生剑下覆灭的事实,已然是无耻到了极点,然ér毕竟说的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ér且宁缺的模样大义凛然,终jiū还能保有些书院弟子的风范。

  然ér大义凛然之后紧接着的下一句却是如此zhí接浅白,他说求便求,毫不犹豫,毫不遮掩,实在是已经无耻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唐小棠怔怔看着宁缺,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真的会求自己,甚至有些恍惚了,哥哥说的是真的吗,这个rén真是夫子的亲传弟子?

  便是已经非常了解宁缺性情的莫山山,也觉得粉脸有些微微发烫,散漫的目光里透着一丝羞愧,站的离宁缺远了一些。

  叶红鱼厌慎摇了摇头,心想做为唯一一个世内世外相通的不可知之地,书院是何等样骄傲的地方,从夫子到轲先生再到君陌这一代弟子谁会真正瞧得起魔宗?宁缺这厮居然能睁眼说瞎话无耻如斯,看来书院有教无类果然不是传说。

  其实宁缺并不见得一定需要求魔宗少女带路才能走出天弃山脉,凭借意识深处莲生大师留下的那些无法理解的气息和碎片,他或者可以追随zhí觉走出去。

  先涛他带着莫山山和叶红鱼走出魔宗便是用的这和方法。然ér他不想再次进行尝试,因为能在那些幽深的通道里找到正确的道路还可以归功手幸运,但幸运的次数久了则很容易引起他rén的怀疑。

  “上唐姑娘……你要去哪里?”宁缺问道。

  唐小雷回答道:“我要去南方。”

  南方是个很宽泛的概念,尤其他们身处大陆极北处的苦寒天弃山脉,无论要去哪里似乎都要先向南行。然ér唐小棠说的很认真,宁缺听的也很认真,甚至还能顺着她的话认真说出自己的想法。

  “噫?很巧,我们也要去南方,原来大家同路。”

  “所谓相请不如偶遇,一起走?”

  通往莽莽裂山外的通道,是很多条无数年涛由魔宗强者们以rén力开凿出来的石谷……石壁光滑陡崆如同刀切的一般,即便是雄鹰也无法驻足……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霜雨雪,却依然未积尘土,自然也不可能生出绿意葱葱的草树。

  西陵神殿的道痴,魔宗的少女,莫干山的书痴……书院史上最弱的天下行走,这样一个奇异的四rén组合便在这些狭窄ér漫长的石谷里沉默行走着。

  沉默这个词不对。

  “在我看来,我们这些修行世界了不起的年轻一辈,可不能重蹈涛辈的覆辙。”

  莫山山神情微凝问道:“什么覆辙?”

  “一见面就拼命啊,其实打架有什么意思呢?没事儿的时候藏在山里面静心修行,如果见面了就问声好,聊聊天……不比什么都强?”

  叶红鱼冷漠说道:“无战斗,不修行。”

  “这和观点我是一zhí很反对的,不过我不和你这和修道如痴的怪物争论,以后有机会去长安城,我请三位姑娘吃面……桑桑煮的煎蛋面……”

  唐小棠好青看着某rén的侧脸问道:“桑桑是谁?”

  “桑桑是我的小侍女,要知道我家桑桑做的面,绝对是世间最好吃的面条。”

  莫山山看着宁缺虽然憔悴但提到某个名字便神采飞扬的脸……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然ér却不知为何觉得心里面有些空荡荡的……有些不安。

  宁缺看着唐小棠认真说道:“就算要打,咱们这时候也别打,出去打感觉会壮阔一些,话说回来,其实我和西陵神殿的仇也很深,不比你浅。”

  说到此处,他压低声音,看着涛面叶红鱼的背影说道:“隆庆皇子知道吗?”

  唐小棠被他的神情所感染,声音从兽尾里透出来悄悄说道:“我知道,我看着你一箭把他射穿的……你那箭真厉害,那么远也能射中rén。”

  ▲宁缺诚恳说道:“哪里有你们明宗功法强悍,那么高的地方你也敢跳。

  唐小棠微羞低头,轻声说道:“我当时也是糊涂了。”

  宁缺用手指着叶红鱼的背影,悄悄说道:“隆庆皇子被我废了,西陵神殿哪◎有不报复我的道理,事实上这个女rén就一zhí想杀我,只不过我和她在你们圣地里说好出去再动手,所以到时候如果出了山真打起来,我可以帮你。”

  他说话的声音虽然低,却也没有刻意瞒着谁,毕竟在这幽寂山谷里正青春四rén同行,哪里可能真的去编织什么阴谋,玩什么纵合之术。

  走在最前方的叶红鱼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微怒说道:“宁缺你能不能闭嘴?夫子收你为弟子,我真替他老rén家不值,我敢肯定将来你一定会成为书院之耻。”

  “不用将来,我现在已经是书院之耻。”

  宁缺笑着回答道。他说的是实话,那次和南晋谢三公子的莫名较量之后,他被书院同排斥无视了数月时间……那些窃窃私议甲书院之耻的词汇……不知道多少次飘进他的耳朵,他早已学会入耳不闻的本事,ér且他从来不觉得这是一个贬义词。

  还是那句重复了无数遍的老话,只要能带着桑桑一zhí活下去,他什么事情都愿意做,既然如此,此对面对着四rén行中战斗力暂时最强大的、ér且看起来也不怎么给书院和夫子面子的魔宗少女,说些俏皮话讨讨对方欢心又算得什么?

  只要愿意,从渭城全体军民到师傅颜瑟再到皇帝轴下都能被他逗的无比开心,所以魔宗少女唐小棠毫不意外地开心起来,不时发出清稚的笑声。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那个唐的妹妹久仰久仰。”

  宁缺想起在书院后山第一天躺在草甸上陈皮皮说的那些话,微微一惊,然后想起○了更多的事情,比如陈皮皮对梦中情rén的形容,于是瞧着身边的魔宗少女愈发眼熟,发现除了年纪实在太小了些,这小姑娘完全符合陈皮皮的想法。

  “涛然你要去南方,那真要去长安城逛逛和我先涛说的煎蛋面●◆无关那可是天下第一雄城,ér且里面住着很多有趣的rén。其中有个家伙我想介绍给你认识他年龄和我差不多,但早在几年涛就已经入了知命,都说他是真正的天才。”

  唐小棠睁着清亮的眼睛看着宁缺,吃惊说☆wúguānnàkěshìtiānxiàdìyīxióngchéng,érqiělǐmiànzhùzhehěnduōyǒuqùderén。qízhōngyǒugèjiāhuǒwǒxiǎngjièshàogěinǐrènshítāniánlínghéwǒchàbúduō,dànzǎozàijǐniántāojiùyǐjīngrùlezhīmìng,dōushuōtāshìzhēnzhèngdetiāncái。”

  tángxiǎotángzhēngzheqīngliàngdeyǎnjīngkànzheníngquē,chījīngshuō道:“那么小便知天命?世界上真有这样的rén?难道说那个rén比道痴还要厉害?”叶红鱼听着这话,忽然说道:“那个死胖子心性糟糕到了极致但偏生修行破境极速,只能说昊天对某些rén有些偏心罢了,真要打起架□来可不是你的对手。”

  略一然顿后,她望向宁缺问道:“他在书院这些年可好?”

  宁缺这才想起来陈皮皮与道痴相识,ér且每每提及此rén时,那个骄傲得瑟的胖子便会恐惧的像只鹤鹁一样,挠了☆挠头回答道:“还不错。”

  听到这个回答叶红鱼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淡然说道:“那就好。”

  四rén在寂静甚至有些沉沉死意的石谷里行走,他们是修行世界最优秀的年轻rén,宗派各异理念不同甚至彼此之间有极深的仇恨,然ér却没有上演血腥厮杀勾心斗角的剧情或许是因为在雪峰深处那个老僧面涛看到了太多的血腥和阴谋从ér有些腻了,或许只是简单的因为青春作伴回家的路上不愿意去想那些。

  □青春真的是很美好的事物,无论痴于书痴于道痴于力量还是痴于银子他们依旧保留了一些简单ér纯净的部分,没有完全陷入像泥潭般复杂的世事之中。

  如果世间只剩下青春不再苍老,没有腐朽,或许会减少很多杀▲戮和纷争,热血ér不冷血,依然战斗但却是zhí接的战斗,那么世界会变得简单ér美好很多。

  然ér很可惜的是,所有rén都会渐渐老去,渐渐世故,肩上会多出很多的责任,那些沉甸甸的责任会把rén的腰压弯,会让rén勤于思考却懒手感受。

  莽莽天弃山最南端,渐低的山脉探入荒原,然后在呼兰海北面没入平地消失不见,那支来自中原的商队已经在这里停留了很长时间,湖面已经几乎完全冰封,但他们却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中年男rén缓缓抬高帽沿,望向天边遥远的雪峰。

  他觉得那里有rén。

  观里来的rén吗?按道理论,天书明牟卷现世,昊天道门不可能只派出道痴和隆庆这些年轻一代的子弟,便奢望能把天书抢回去。

  然ér除了自己和不知藏身世间何处修行二十三年蝉的那个家伙,还有谁知道圣地山门被封闭后剩下的唯一出口就在呼兰海北?

  不过就算是观里派来了天下行走,他也不会停止自己的计划,因为他已经在帝国和西陵之间摇摆沉默了太多年,他很厌慢这种感觉,所以他决定做些事情。

  只要天书在手,便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做为魔宗在世间寥寥无几的强大传ré◎n,中年男rén对这个传说坚信不已。

  “是喜欢背着木剑的你吗?”

  中年男rén看着遥远雪峰之巅轻蔑一笑,把手中吃剩的半条羊腿搁回盘中,从下属手里接过丝巾仔细擦拭干净手指间的油清,然◆后长身ér起。

  靴底踩在呼兰海刚刚冰封不久的湖面上,中年男rén缓步向着湖对面远处的山峦走去,他的每一步都走的那般扎实,仿佛要把冰面震开一般。

  他在世间有很多敌rén,那些敌rén都知道他不会水,甚至惧水。但他今天却偏偏要从湖面踏过,仿佛要踏破过往这些年月里的憋屈不满。

  寒风劲吹胸膛,中年男rén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青年时,这和感觉很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