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一十九章 都是别人苦(上


  夏侯走了,他掺着那个威满骨灰的匣子向呼兰海畔走去,那里有无数忠诚于他的强大部属在迎接他的归来,然而他的身影却是那般的落寞,甚至有些佝偻,再不复那位霸道举世无双大将军的风采。

  叶苏沉默看着渐渐消失在湖畔的背影,知道这个人废了一—这位名将的前半生一直在西陵神殿和大唐帝国之间摇摆,并且毫无保留dì对方都献上自己的忠诚,奉上自己的铁血功绩,然后借此换来了无上的荣耀与背景,今日他将这些历经千辛万苦乃至无数重心劫才换来的事物尽数抛去,想要得到那卷天书却最终只得到了一捧骨灰,事后必然会遭受神殿以及唐国的强大反噬,所以他必然废了。

  舍弃在大唐帝国位高权重的重要人物,想必西陵神殿掌教乃至天谕、裁决两位大神官都会觉得有些惋惜,不过叶苏来自知守观,他并不在乎这些俗世的倾轧争斗,只是因wéi此事下意识里看了那名始终沉默的少女一眼。

  他看到那少女身上的红裙凌乱,衣不裹体,没有因wéi她身上的伤势而lù出担心神情,反而因wéi她lù出的青春曼妙身躯而蹙起了眉头。

  因wéi他蹙起眉头,叶红鱼的美丽脸颊变得愈发苍白。叶苏从雪峰之巅来到场间后,她便一直怔怔dì看着他,无论是夏侯的铁匣,还是书院大师兄都不能让她的目光离开。然而叶苏却一直没有看她,直到此时此刻,他终于看了她一眼,目光里却流lù出了厌憎的情绪,这个事实令她感到无比的痛苦。

  宁缺注意到她的神情一直有些奇怪,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看见飘然如鬼似仙的负剑男子,以wéi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压低声音问道:“老情人?”

  叶红鱼缓缓转头,毫无情绪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会杀了你。”

  宁缺悄无声息向大师兄身后靠近半步,得意说道:“现在没人能杀得了我。”

  唐小棠在旁边插了一句:“别瞎说,那是她哥。”

  宁缺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什么,向着叶红鱼抱歉一笑。

  魔宗行走唐是唐小棠她哥,那个背木剑的家伙是叶红鱼她哥,宁缺心想兄妹都是修道天才,昊天老爷果然不怎么公平,接着他又想起自己曾经真诚祝愿陈皮皮喜欢上的姑娘都有一个天下最生猛的兄长,此时看来,如果陈皮皮和叶红鱼童年时没有什么孽缘,难道说将来要和这个叫唐小棠的魔宗小姑娘发展出一段故事?

  他正想着这些有的没有很无谓的事情,听着大师兄说道:“小师弟,我们走吧。”

  宁缺很喜欢被喊小师弟,当然不是被陈皮皮或者七师姐喊,而是被大师兄或者二师兄喊,因wéi这个称呼里有他最喜欢的安全感。

  自己是书院小师弟,那么如果一旦出事,比如说快要被夏侯那个大拳头砸成肉泥的时候,大师兄或者二师兄肯定会帮自己出手,这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爽的事情,所以他答应的yě很脆生:“知道了,大师兄。”

  叶苏忽然看着他们说道:“大先生似乎不想看见我们这些人?”

  大师兄静静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很慢很认真dì说道:“身wéi书院弟子,我当然很讨厌你们这些道士,英然我不像君陌那样崇拜小师叔,可我yě很讨厌呀。”

  叶苏完全没有想到这位让人觉得干净温和到了极点的书生,居然会这样直接干脆dì说出讨厌道门的话语,不由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微微鞠躬,说道:“感谢大先生这些年来对小师弟的照顾。”

  大师兄摇摇头,没有接受他的道谢,指着身旁的宁缺说道:“这才是我的小师弟,至于皮皮你不用客气,因wéi他是我的师弟,就不是你的师弟。”

  唐忽然对他很认真dì行了一礼,说道:“今后便拜托大先生了。”

  叶苏微微蹙眉,不解此言何意,难道调蔽至斯的魔宗余摹们还没有死心,居然想与长安书院扯上什么关系?

  唐小棠看着宁缺稚声说道:“宁缺,以后我去找你玩啊。”

  那只雪耸茸的小白狼从魔宗少女怀中拱出脑袋,盯着宁缺发出一阵低沉呜吼,意思大概是说如果你敢发出邀请,我一定会把你啃成骨棍。

  大师兄怔怔看了宁缺一眼。

  宁缺很无辜dì摊开双手,表示自己和那个魔宗小姑娘之间是清白的。

  大师兄没有再多说什么,把腰间的水瓢系紧了些,向场外走去。

  宁缺把身后的行lǐ系紧了些,跟着他的身影向场外走去,然而没走出几步,他便蹦跳着跑了回来,跑到莫山山身前,笑眯眯说道:“一起走好不好?”

  莫山山微圆小脸上微红,不着痕迹dì点了点头。

  三人的背影消失在荒展冬阳下。

  呼兰海畔一片安静。

  唐看着远处说道:“他在书院排行第一,从不出手,yě没有人敢对他出手,我yě一直认wéi与他之间有差距,可万一他并不擅长战斗呢?可惜始终无人敢试。”

  叶苏与他看着相同的方向,说道:“我试了。”

  唐微微皱眉,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答案,望向他说道:“结果?”

  叶苏平静说道:“我出了手,他没有出手。”

  很简单的描述,很清晰的结果,手是唐再次沉默。

  叶苏望向叶红鱼,说道:“这两年你不错,在雪崖上玻境我看到了,不过有些事情执念太深,对你自己并不是好事。”

  说完这句话,他便准备离去。

  叶红鱼没有想到会听到如此温暖的评价,虽然叶苏的语调冷淡平静至极,但有不错二字,对于她来说便是最温暖的事情,看着兄长的背影难过唤道:“哥……”

  叶苏没有回头,说道:“什么时候皮皮回到观里,你再喊我哥。”

  看着那个孤单的背影逐渐远离,叶红鱼忽然发现,不是自己追不上兄长的脚步,而是兄长从来没有想过让自己站在他的肩旁,难道说那个人真的那么重要?

  唐小棠在一旁看着她,同情说道:“虽然你这个婆娘有时候很讨厌,尤其是战斗的时候,但被自己亲哥哥扔下不管,确实太可怜了。”

  叶红鱼脸若寒霜,没有理她。

  唐小棠毕竟年纪小睁着天真的眼睛,好奇dì不停追问:“皮皮是你的弟弟?不然你哥怎么会因wéi他生你这么大的气?还有啊,你怎么欺负那个家伙了?”

  叶红鱼疲惫说道:“那个家伙就是在山谷里宁缺说的那个死胖子。”

  唐小棠吃惊dì用小手掩嘴,却捂到了兽尾上,说道:“一个知天命的修行天才居然被你欺负到逃家,你太厉害了。”

  叶红鱼不知该如何回应这种赞美,如果知道小时候的欺负和隐藏的那些yīn郁念头,最终会导致兄长对自己的冷漠不相见,她绝对不会这样做。

  唐看着她,忽然开口说道:“不要尝试去学所的兄长,就算你够资格站到他的肩够,yě会变成像他一样没有气味的活死人。”

  叶红鱼轻蔑嘲讽说道:“过死关环生杀,你这种魔宗余孽哪里能懂这等道法。”

  唐面无表情说道:“但我懂他把你留在这里,我就可以随时杀死你。”

  道魔不两立,叶红鱼身wéi西陵神殿裁决司大司座,唐没有任何道理不动手,然而不知道wéi什么,或■许只是因wéi看着叶苏离去背影的少女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可怜的失去兄长的小妹妹,所以他只是沉默带着自己的妹妹离开。

  叶红鱼孤单dì站在原dì,想念着兄长孤单的身影,过了片刻yě抬步离▲◇去,缓慢走向远处呼兰海畔的神殿护教骑兵。

  先前无比肃杀紧张的山脚下,已然空无一人。世间之人wéi那卷天书而来,最终却是无所得,只看到了一匣子前人的骨灰,黯淡的冬日照耀着寒冷的荒原,被凛冬之湖□上的寒风一吹,光线变得愈发凄清,令人睹之心生惘然之情。

  离别总是苦涩的,不过宁缺没有感受到这一点,因wéi他这时候正和大师兄坐在一处冬枯杨林旁烤火,火堆下面埋着些从dì里刨出来的干薯,隐隐已有香气。

  远处传来嘶嘶马鸣,声音显得极wéi兴奋欢乐,宁缺随着声音望去,只见那道未曾全冻的半温溪旁,大黑马在溪水里像疯子一样甩头不停。

  莫山山正在替大黑马梳洗,被它这样一闹,满头满脸都被弄的湿漉不堪,不过很明显她当初在王庭帐外说的并不全是假话,她确实tǐng喜欢宁缺的大黑马,所以并未生气,反而格格笑着lù出罕见的少女jiāo憨神态。

  “大师兄,你实在是太令人佩服,这么大的荒原,你居然能够找到这头憨货,还把它从北边一直赶到了这里,它怎么就能听你的话?”

  宁缺看着火堆畔的书生,眼眸里难以压抑dì流lù出震惊和敬佩的神情。

  大师兄拿着一根粗柴,慢条斯理捣腾着火堆,温和解释说道:“老师养了一头老黄牛,我常与它打交道,所以它们大概觉得比较可信?说起来,小师弟你这匹大黑马不错,日后若那头黄牛回后山养老,它或者可以替老师拉车。”

  宁缺挠了挠头,忽然问道:“大师兄你是很了不起的人,刚才我们碰见那两个家伙虽然不如你了不起,但yě是很了不起的人,所以有个问题我一直想不明白。”

  大师兄抬头看着他,好奇问道:“什么问题?”

  “像知■守观传人叶苏这样的人,怎么会如此死脑筋dì相信那个铁匣子里就是天书明字卷?唐是魔宗传人,wéi什么连他yě相信?如果说他们这样的人都肯定天书明字卷一定会在这里现世,那wéi什么没有一个人找到?”
  宁缺看着大师兄,认真问道:“那卷天书究竟在哪里?”

  (马上往机场奔,泪目,居然飞机落虹桥,酒店却在张江,dì铁同志,又要与你相伴很长时间了,晚饭同志,又要好久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