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新友故旧,重逢初看


  残雪未褪,寒风依旧,这还没到春天呢,长安城的街shàng却开始吐露春的芬芳气息,十余名少女声若银铃,娇颜如花,看着街景指指点点,不知惹来多少行人的瞩目。

  少女们穿着浅色的开襟长裙,宽长华丽的腰带系的比较高,风格非常清晰,见多识广的长安百姓很快便猜出她们是来自大河国。

  大唐与大河国世代交好,两国民间有一种先天的亲近感,只是由于相隔路途遥远,这些年长安城里能见着大河国人的次数变得渐渐少了。今日忽然看见这么多来自大河国的秀丽少女,看着她们身shàng的儒裙,年长些的唐人便忍不住唏嘘起来。

  老人们开始回忆开化年间那位隐姓埋名来长安求学的大河国女王,开始对身旁的年轻人们讲述那位女王与唐皇之间的苦涩恋曲。

  而年轻的唐人表现的更加兴奋,他们站在街边屋檐下,向着那些大河国少女们拼命挥手,喊着欢迎来长安玩,有那胆更大些的甚至直接追shàng了队伍,在少女们马畔一面跑着一面打听她们的姓名和住址。

  大河国虽然崇爱唐风,国中的女却是以温柔静贞著称,先前入城后少女们叽叽喳喳议论桂花糕万雁寺,醒过神时便觉得好生失态,小脸发烫,此时被那些年轻唐人追着询问姓名更是羞的不行,纷纷低下头去。

  天猫女看着在马畔喘息着奔跑的一名年轻公,看着他眼中毫不掩饰的喜爱与兴奋之色,羞的把小脸蛋埋在毛绒绒的围领间,心想我这么小你着什么急?

  自己一行人受到◆长安人如此热情的欢迎本有些不安的莫shānshān笑了笑,放下窗帘开始闭目养神疏而长的睫毛微微眨动似乎心里的不安还没有完全消除,只是她究竟因何而不安。

  宁缺凑到她身旁,掀起窗帘向外看去。

  在边塞实修的书院学生,大部分随他一同回到了长安城,前些天的急行军让这些学生们着实有些辛苦,尤其是落在最后面的钟大俊脸色苍白,比以往瘦了很多,看他那恍惚的模样,竟似随时可能摔下马去。

  宁缺很清楚这是为什么,当初他冒充钟大俊随莫shānshān一行人深入荒原之前便交待人把钟大俊本人关押了起来后来他在王庭露出真实身份后也忘了这件事情,于是直到他离开土阳城,钟大俊被放了出来,想必这半年时间吃了不少的苦。

  宁缺的品行绝对谈不shàng端正,但对于钟大俊这种品行绝对不端的角色,绝对没有任何歉愧负疚之心,理都懒得理他,直接对侧前方吹了声口哨。

  司徒依兰听着哨声,轻提马缰来到马车旁。这半年时间,她在碧水营带着同窗与士兵与草原蛮人及联军斗智斗勇斗狠在军中闯出极大的名声,只是娇颜被风霜摧残,千里奔波又让她满头满脸的灰看shàng去不免有些狼狈。

  宁缺看着她说道:“呆会儿去我家,我请你吃面条。”

  “你什么时候做事能大气一些。”司徒依兰没好气说了他一句,然后指着自己满是风尘的脸说道:“虽然在战场shàng我不在乎这些,但这已经回了长安城,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留些时间去梳洗打扮一下?你可别忘了我是个女儿家。”

  宁缺故作惊讶说道:“我本以为女将军不属于女儿家范畴。”

  司徒依兰作势挥拳欲击,唬得他连忙放下窗帘,躲到shānshān身后。

  莫shānshān睁开眼睛,看着他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书院实修归京,自然受到了朝廷的隆重欢迎,尤其是还有大河国墨池苑少女,礼部也来了几位官员,宁缺自然没有耐心去走那些流程,征询了一下大师兄和莫shānshān的意见,在朱雀大街shàng马车便与大部队分离,遑向东城而去。

  行不多时,便来了到临四十七巷,宁缺跳下马车,看着熟悉的街景灰墙,还有那些原户部司库库房院内探出的冬树,深深吸了口气,觉得十分满足。春末去冬末回,大半年时间便这样消失不见,他好生相信老笔斋里的圈椅墨香井水鸡汤面片汤煎蛋面还有床下的银票,今日终于可以重新拥抱这一切,感觉真好。

  忽然间,他看见铺侧方停着一辆黑色的马车,看着车厢shàng那些繁密的细纹,他不禁沉默了片刻,朝着马车点了点头,走shàng石阶推开了老笔斋的门。

  铺里,陈皮皮与桑桑已经下完了三盘棋,正在吃面。

  桑桑是一个不喜欢下棋更不喜欢赌博的人,但既然有人非要送银给她,她难却威情也只好勉为其难陪着下了几盘。随着那些泛着油墨香的新银票入手,她渐渐忘了两位老人离去所带来的寂寞悲伤以及大学士夫妇带来的惘然情绪,心情变得好了很多,所以她破例给陈皮皮和自己煮了两大碗素面。

  便在这时候,铺门被人推开,发出吱的一声轻响。

  桑桑低着头捧着面碗,往嘴里吸着面条,心想听声音大约是门轴最下面有些变形,得找个时间修修是。

  忽然间她觉得来人的脚步声有些不对,有些过于熟悉,忍不住好奇抬起头来。

  看到那个家伙,桑桑哪里还能记得吃面条这件事情,素如白指的汤面挂在唇边,柳叶眼笑的睐了起来◆,含着食物口齿不清憨喜说道:“宁缺……”。

  宁缺笑着看着她,眼睛也笑的眯了起来,就像这个世界不存在的月牙儿。

  桑桑忽然发现宁缺身后还有别人,有一个书生,还有一个穿着白裙的姑娘,那姑○娘生的很好看,尤其是小脸蛋圆乎乎的很可爱。

  桑桑顿时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这时候嘴里全部是面条,脸肯定也被撑的鼓鼓的,只是肯定没有宁缺身旁那个白裙姑娘鼓的好看,所以她有些无来由的慌乱。

 ☆ 她慌忙放下面碗站起身来,哧溜两声,以最快的速度把挂在嘴边的面条吸进肚里,却险些被面条呛着,一面咳嗽一面低声说道:“少爷,你回来了?”

  然后她低头望向自己探出棉裙的鞋尖,不再说话。

 ▲ 莫shānshān安静站在宁缺身旁,却稍拖后一点点的地方。

  应书院大师兄之邀来长安城游览观光,她有些喜悦,有些期待,也有些不安,只不过这些情绪在她淡然宁静的脸shàng看不到分毫,她很清楚自己不安什么,她甚至有时候在想,自己对长安城的期待究竟是宁缺还是要他的那名小侍女。

  她跟着宁缺走进老笔斋,看见坐在小板凳shàng吃面的那个小侍女,从看到对方的第一眼起,她就知道那便是自己想要见到的人,那个小侍女就是桑桑。

  鸡汤帖头两字的那个桑桑。

  宁缺永远挂在嘴边的那个我家的桑桑。

  莫shānshān曾经在墨池畔的夏夜里看了无数遍鸡汤帖,她比谁都清楚甚至比宁缺自己都更加清楚,鸡汤帖头前那个小侍女的名字散乱笔锋之间隐藏着多少绝对的信任和亲近,所以她一直很想知道桑桑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小侍女。

  在草原王庭她说喜欢宁缺的大黑马,在雪原间她说喜欢宁缺的字,在魔宗shān门将要死去的那刻她终手平静说出自己喜欢单是马或字,还包括宁缺的人。

  当时她以为自己会死于是依着心意说了,然而终究没有死说出口的话却也无法反悔,于是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便是喜欢,于是她愈发想要看到桑桑。

  今天她终于看到了桑桑,却有些吃惊。因为对方不是世间常见的那等俏婢,只是一个肤色微黑瘦弱寻常的小姑娘,年龄还很小眉眼尚未完全展开,尤其是捧着大碗吃面、嘴含汤面眼含笑的模样真让人除了怜惜生不出任何别的情绪。

  面对着这样一个小侍女,莫shānshān觉得自己以往所猜cè的所臆想的、甚至包括抵达长安城之前的那些紧张不安,都是非常过分的事情,所以她觉得有些惭愧,怔怔看了对方片刻后便沉默低下了头,看着探出裙摆的鞋尖不再说话。

  桑桑低头看着探出棉裙的鞋,shānshān低头看着探出白裙的鞋,场面显得有些滑稽可笑,老笔斋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怪怪的。

  宁缺还沉浸在重新见到桑桑的喜悦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什么,至于大师兄则是负手打量着铺里的陈设,看似一无所察,实际shàng却在心里轻轻叹息了一声。

  桑桑忽然醒过神来,啊了一声慌忙说道:“来客人了,我去泡茶。”

  她对着众人福了福,然后端起自己搁在桌shàng的面碗,从同样处于呆愕状态中的陈皮皮手shàng抢过另一只面碗,匆匆回了后院。

  宁缺看着她瘦弱的背影消失在帘后,有些◎诧异,虽说她忙碌的模样好久不见却一如往常,可是这么长时间不见,这死丫头怎么就不过来抱抱自己?

  无论嘴里有没有塞面条,陈皮皮的两腮都很圆很鼓,比莫shānshān要圆的多。

  手里的面▲碗被桑桑像阵风般抢走,他醒过神来,看着负手于后的那面书生,赶紧把面条吸进腹中,跳到书生身后一个长揖及地,恭敬说道:“拜见大师兄。”

  大师兄回过身来,看着他故作严肃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缓声说道:“皮皮啊,如今你已经不再是后shān的小师弟,说话做事……”

  没有等他说完,陈皮皮便张开手臂把他抱进怀里,又是高兴又是悲愤说道:“师兄你可总算回来了,老师他不知道还死在哪里玩,后shān里就没有人治得了二师兄,他在shān里横行霸道,非要逼我们学什么古礼,师兄师姐们敢怒不敢喜,十一师兄甚至被他逼的快要发疯,看着花便往嘴里塞,你可得替我们作主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