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九十二章 跳瀑布,说禽兽


  .唐táng听从兄长的建议,远自荒原千甲沼沼南下,路上历尽万般辛苦,才来到长安城,然后偶遇夫子,才终于进入了书院。

  按zhào原先兄妹èr人的计划,她应该直接拜到夫子门下,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夫子既没有因为她魔宗的身份,直接把她逐出书院,又没有收她为学生,而是把她叫给了余帘,让余帘收她为徒。

  对于世间而言,书院èr层楼虽然依然神秘,但毕竟是两世相通之地,尤其是对他们兄妹这等已然处于修行界顶层的人来,书院后山的人们有很多都听过。且不提大先生èr先生这等人物,也不提陈皮皮这个被昊天道门视若珍宝的家伙,便是北宫未央那些人,当年在入书院修行之前,在各自领域各自国度里亦享有威名,只是随着时间流逝而渐被世人遗忘。

  然而真没有多少人知道书院èr层楼里有位三师姐,她的名字叫余帘。

  夫子命唐táng拜在余帘门下,姑娘震惊之余,第一个想法便是拒绝。

  那个穿着宽大青色院服的女教shòu,文静淡雅可亲,但境界实在谈不上高深,只与自己差相仿佛,甚至还不如自己,她是要成为天下最强的女人,怎么可能接受一个实力境界还不如自己的女子做老师?

  然而就◇在她准备拒绝的时候,余帘淡然看了她一眼。

  书院三师姐的眼神就像她的人一般,清清柔柔不堪一击,然而却自有一番气度风姿,便是这一眼唐táng顿时生出不敢违逆的感觉。

  唐táng自幼生活★在极北寒域,过着艰辛的日子荒人的血脉和魔宗的教育让她天然形成疏朗的性情,年纪便敢扛着巨大的血色弯刀,和恐怖的雪原巨狼群对峙战斗,敢与叶红鱼大打出手,甚至还顺带一刀斩了隆庆皇子凝结的冰桃。

  然而这样一位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宗少女,面对着余帘平静而温柔的目光时,却感到了恐惧,不敢有半点放肆。

  “要我跳一百èr十九次瀑布?!”

  唐táng看着老师娇的背影,震惊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惩罚实在是太过严苛更因为这个次数竟是和她先前在崖坪上输给桑桑的次数完全相同自己明明没有过,她怎么知道的?难道当时她在崖洞口为宁缺答疑解惑的同时,完全掌握着崖坪上所有的情况?

○  余帘转过身来,道:“明知下石子棋不是桑桑的对手,却是屡败屡战,不肯认输,直至连输一百èr十九局,看似勇气可嘉,实际上却是愚蠢不堪,如果总是这般容易头脑发热又凭什么胜过叶红鱼?”

  唐tán□g倔强地道:“哪怕是愚蠢,也不能认输,如果就这么一直下下去不定什么时候,我真的能赢一盘。( 更新本书最新章节)”

  余帘平静道:“我知道不可能改掉这种性情,所以我也不准备纠正这一点,既然坚持勇气是世间最重要的事情,那么今后我会尽可能地锻炼稳定的勇气,让去跳瀑布便是其中一点,怕了吗?”

  这是最简单的ji将法,唐táng当然听的懂,然而哪怕明知道这点,她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倔强地向瀑布那边走去。

  从这一点上来看,如同宁缺感慨的那样,余帘大概真是位很好的老师,她了解自己学生的性格,并且能够善用。

  “从瀑布上跳下来简单,我们都知道她从修行魔宗功法,就算受些伤,也不会致命,但那么湿滑的山崖,要爬上去就难了,更何况师姐要她从瀑布里爬上去,是没看见那水有多大,水里那些石头上的青苔有多滑!”

  “那个姑娘跳了整整一夜,爬了整整一夜,摔的鼻青脸肿,身上到处都是伤口,看着那——个惨。èr师兄的院不是隔那片瀑布近?他是最先提出反对意见的,认为这样教学生实在是毁人不倦,最后就连大师兄都站出来替唐táng求情,但猜怎么着?师姐她竟是连两位师兄的面子都不给!”

  “她现在还在跳。”

  “起来这个姑娘还真是蠢到了极点,倔强到了极点,从瀑布里摔下来时一声不吭,也不肯求情讨饶,就像是要和师姐赌气一样。问她跳了多少次?我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前面不知道她跳了多少次,但光我看着她就跳了三十几次,算起来应该快六十次了,但离师姐的要求还差一半!”

  “一百èr十九次!就算真的让她完成了,只怕人也要废了!真不知道师姐到底在想什么!平时看着如此文静温柔的一个女子,收了个女学生后便变得如此可怕,这里面是不是隐藏着什么情绪问题?”

  宁缺被囚崖洞的第èr十èr天,依zhào夫子的安排,陈皮皮登上绝壁崖坪,来替他讲解书院不器意,然而很明显这个胖▲子今天没有任何传道shòu业解惑的心情,坐在崖洞外用力地挥舞着手臂,喷吐着唾沫,对书院后山从昨天到清晨发生的这件事情表达了最沉痛的反对和愤怒。

  听了半晌,宁缺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想着唐t◎áng这个姑娘就因为没有喊自己师叔,便落到如此悲惨下场,不禁有些惴惴。

  他早就发现陈皮皮今天的精神状态有些问题,皱眉问道:“按zhào最早时候警告我时话的语气,我本以为恨不得所有魔宗余孽全部去死怎么今天听话,感觉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陈皮皮怔了怔,羞恼道:“她现在既然已经入了书院,拜在三师姐门下,便是我们书院弟子,是我们的师侄女,和魔宗又还有井么关系?如果zhào这般,我现在似乎更应该先把给灭了!”

  宁缺冷笑道:“有本事进来。”

  陈皮皮不耻道:“有本事出来。”

  桑桑端着茶盘走到洞前,沉默放下两杯茶,然后分别看了èr人一眼。

  èr人有些尴尬,拿起茶杯,沉默不语。

  桑桑摇了摇头,道:“最好换些词。”

  然后她犹豫片刻,望向洞里的宁缺道:“我想去看看她。”

  宁缺知道她想去看唐táng,道:“既然是朋友,当然应该去。”

  桑桑离去之后,陈皮皮忽然开口问道:“在荒原上便见过唐táng,这个姑娘怎么这么倔强?”

  宁缺开始讲述自己对唐táng的印象。

  陈皮皮端着茶杯无滋无味地饮着,想起在长安城南门见着的那个胸口碎大石的姑娘,长时间沉默不语。

  然后他望向绝壁间的白云,蹙着眉尖,苦苦思索片刻后道:“既然是魔宗之人,又怎么能这般可爱?”

  宁缺向来没有什么道魔不两立的概念,如今自身入魔后,对这种看法自然更是反感到了极点,看着他嘲讽道:“道痴叶红鱼乃是昊天道门娇女,那为什么在我眼里,她却是那般可怕?”

  陈皮皮喃喃道:“有道理。”

  宁缺看着他圆脸上的失神,忽然间想到一种可能,犹豫片刻后试探着问道:“从昨天夜里一直看唐táng跳瀑布看到清晨?”

  陈皮皮点了点头。

  宁缺倒吸一口凉气,道:“虽这姑娘确实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而且能和叶红鱼打成平手,强大的不像话,除了有个过于强大的兄长之外,各方面都符合对完美伴侣的想像,但我必须提醒,她可是魔宗的少女,换作魔宗全威时,甚至毫无疑问可以去当魔宗圣女,而却是昊天道门的宝贝少爷,所谓道魔不两立,书院还可以站中间,怎么站?”

  陈皮皮此时心神有些恍惚,并没有完全听明白这段话,下意识里嘲笑回应道:“先前谁还在嘲笑我腐朽的正魔观念?”

  宁缺叹息道:“但有没有想过,她现在比我们低一辈,是她的十èr师叔,这能成吗?老师能答应吗?”

  陈皮皮终于听明白宁缺在什么,胖乎乎的身躯像弹性十足的鱼丸般,嗖的一声从地面弹起,满脸通红指着洞里的宁缺,破口大骂道:“欣赏!懂不懂什么叫欣赏!这人脑子里怎么尽是这些污秽的东西!”

  宁缺道:“老羞成怒不能服对手,只能暴lu自己的真实情绪。”

  陈皮皮痛心疾前道:“那姑娘才十四五岁,能不能不要这么禽兽。”

  宁缺冷笑道:“我看是禽兽不如。”

  陈皮皮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极为鄙夷看着他道:“以为世间谁都像一般,可以禽兽到对自家shi女下手?”

  别的事情宁缺能忍,这件事情不能忍,他大声吼道:“死胖子!如果不是我出不去,看我今天怎么收拾!”

  陈皮皮冷笑道:“有本事出来!”

  宁缺恼怒道:“有本事进来!”

  忽然间,两个人同时闭嘴,带着畏怯的神情墅向崖坪边缘。

  他们非常担心桑桑这时候忽然回来,再次听到这段幼稚至极的对话。

  èr人尴尬地互视一眼,挥挥手表示并不介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