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一章 春天的故事(上)


  对国垩家而言,纪年就像是每个人的名字,不见得响亮,但一定要有,所以世间所有国度都有自己的纪年,而真正能够被民众记住,并且在日常生活中能够有效使用的纪年,千年以来便只有两种。

  时光流逝,来到了大唐天启十六年,也就是西陵大治三千四百四十七年,在这一年的春天里,发生了很多故事。

  道痴叶红yú,在离开西陵shén殿整整一年之后,终于回来了,她在无数惊恐目光的注视下,杀死了陈八尺,然后走进了黑色的裁决shén殿。

  在她踏进shén殿的那一刻,一道威严至极的声音,从大殿深处响起,巨大的声浪撞击着黑色巨石砌成的墙壁,粉碎成无数细碎而刺耳、有如锋利钢针般的存在,瞬间来到她的身前,笼罩住了她的身垩体。

  “你是第一个叛离shén殿,还敢回来的人,是来领受责罚的吗?”

  如万根钢针般的威严声音,刺入耳膜,叶红yú微微蹙眉,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shén情漠然地望向shén殿深处。

  shén殿深处有一道炫丽至极的珠帘,珠帘之后,隐约可以看到那座巨大的血色墨玉shén座,可以看到shén座上那个威严如海的身影。

  如过往那些年一样,墨玉shén座上响起的这道声音,激荡着冷kù的shén威,俯瞰世间一切的轻蔑,今天甚至还带着一些嘲弄。

  叶红yú的信垩仰极为虔诚,真正的虔诚,所以她根běn不认为自己离开西陵shén殿代垩表着背叛,但她此时并不想对帘后的那道声音做任何辩解,她现在只是想走到那道珠帘之前,把自己准备做的事情做完。

  她是这样想的,于是便这样做了。

  她静静向裁决shén殿里走去,青色的道衣在黑色光滑的地面上缓缓飘动,就如同行走在沉沉黑夜里的一片绿叶,毫不起眼却又非常夺目。

  一名裁决司的shén官站在石柱旁,看着她厉声喝道:“放肆!”

  又有裁决司shén官暴怒喝道:“放肆!”

  更多的shén官涌了出来,红色的教袍在广阔的黑色地面上,像血一般翻涌,然而相聚成一片血湖,暴怒而寒冷的喝斥声不停响起:“放肆!”

  如雷般的喝斥声,没有让叶红yú的shén情有丝毫□变化,她依然是那般平静,那般冷漠,每一步的距离都完全相同。

  叶红yú对昊天的信垩仰无可挑剔,但她不是那些看见shén殿便泪流满面的愚痴教垩徒,除了昊天能让她心生敬意,别的任何都不行。所以当初◆面对着掌教和裁决shén座的压力,她没有选择屈服,而是毅然离开西陵shén殿,不惜背负道垩门叛垩徒的罪名,所以她今天会回到西陵shén殿,并且向那道珠帘走去。

  她běn来就是个极放肆的人,她做的都是极放肆的事,那么黑色shén殿里的这些红衣shén官喝斥她放肆,又岂能让她有丝毫动容?

  她向shén殿深处走去。

  那些穿着如血shén袍的裁决司shén官愤怒到了极点,气的浑身颤垩抖,满脸通红,然而很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人敢拦在她的身前,敢对她出

  叶红yú走进shén官人垩中,shén官们面露惊恐之色退避,让开一条通道,仿佛一片绿叶落入血垩腥肃杀的血湖,湖水分开向岸边退去,根běn不敢沾到那片绿叶。

  终于,她从shén殿外走到了珠帘前。

  她停下脚步,平静望去,只见帘后裁决大shén官墨玉shén座上,以手撑颌,似乎正在思考什么复杂的问题。

  叶红yú低头行礼,shén态平静从容,就如同去荒原之前,她每次来到shén殿,与帘后的裁决shén座相见时的画面。

  行礼代垩表着尊重,低头代垩表服垩从。

  裁决大shén◇官微微抬头,冷kù而强大的目光透过珠帘,落在她的身上,平淡而不容置疑说道:“跪下。”

  这道声音并不如何响亮,却让那些陷入惘然情绪中的红袍shén官们清垩醒过来,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尊严被轻视被○▲挑衅而生的愤怒不满,顿时压倒了前些年道痴这个名字留给他们的积威。

  就算你遇着机缘重复实力,就算你还是当年那个可怕的道痴,但这里是裁决shén殿,珠帘后是不可战胜的裁决shén座,你除了跪下还□tiāoxìnérshēngdefènnùbúmǎn,dùnshíyādǎoleqiánxiēniándàochīzhègèmíngzìliúgěitāmendejīwēi。

  jiùsuànnǐyùzhejīyuánzhòngfùshílì,jiùsuànnǐháishìdāngniánnàgèkěpàdedàochī,dànzhèlǐshìcáijuéshéndiàn,zhūliánhòushìbúkězhànshèngdecáijuéshénzuò,nǐchúleguìxiàhái能做什么?

  他们抬起手臂,指向珠帘前低着头的叶红yú,齐声喝斥道:“跪下!”

  “跪下!”

  “跪下!”

  这些声音或者愤怒或者兴垩奋或者冷kù或者残垩忍,渐渐交汇在○一起,变得极为整齐,就像雷霆般回荡在幽静的黑色shén殿里。

  当年叶红yú还是道痴时,从来没有在珠帘前跪过,哪怕帘后是裁决shén座。后来她不是道痴时,曾经在珠帘前下跪过一次,那次下跪是裁决◇shén殿刻意施予她的压力和无限羞辱。从那天开始,她就发誓,除非能够再次获得不下跪的力量,那么自己绝对不会再次踏进裁决shén殿一步。

  今天她走进了裁决shén殿,那么当然不会再下跪。

  “我只跪值得我跪的人。”叶红yú说道。

  帘后,裁决大shén官缓缓坐正,漠然说道:“比如?”

  叶红yú说道:“比如昊天,比如观主,比如掌教,比如天谕shén座,比如莲生shén座,但这些比如里,并没有shén座你的名字。”

  裁决大shén官寒声说道:“你竟然敢把běn座与莲生那个魔人相提并论!”

  叶红yú说道:“shén座你不及莲生shén座一瓣枯莲,把你与他相提并论,确实不该。”

  裁决大shén官忽然笑了起来,笑声里满是暴戾与冷kù的意味:“不要以为天谕护着你,不要以为你有一个兄长,běn座便真的不敢杀你!你不要忘了这里是裁决shén殿◆,我们拥有昊天赐予的特殊规则!”

  叶红yú抬起头来,shén情冷漠说道:“裁决的愤怒应化作昊天的shén火,shén座的愤怒如今却只能化作笑声,实在可笑。”

  帘后响起一声轻噫,因为■随着叶红yú的抬头,裁决大shén官发现了一件很意外又很有趣的事情,所以他决定让她活下来。

  “想不到你不止恢复了境界,甚至破境成功,确实出乎了我的意料,裁决shén殿的规则你很清楚,那便回来○重新做司座吧。”

  裁决shén殿代昊天行罚世间,奉行异常现实而冷kù的规则,强大代垩表着一切,弱者理应被欺凌,无论权垩势而是品秩,都只与实力的强大与否有关,如果你不再强大,那么你便不再有资格◆拥有权垩势地位,甚至不应该再活着,如果你重新变得强大,那么你便可以重新拥有权垩势地位。

  叶红yú在荒原上强行堕境脱困,实力严重受损,不再有恢复的希望,于是她看到了冷kù,经受了很多羞辱,如今她恢复、甚至拥有了更加强大的实力,那么她便拥有了不再被羞辱的资格,然而曾经的那些事情,难道就这样被裁决大shén官一句话抹掉,就如同从来没有发生过?

  对于裁决shén殿之外的人们来说,这是难以想像的事情,但对裁决shén殿的人来说,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那些穿着红袍的shén官,听着裁决shén座的谕令,迅速停止了对叶红yú的喝斥,平静地退到了一旁。

  在这些裁决shén殿的sh□én官们看来,叶红yú所要求的,不过便是shén座的这句话罢了。

  西陵shén殿大shén官号称昊天之下,shén座之上,地位极为尊崇,即便是掌教大人也不能随意责问,怎么可能对凡人道歉?裁决●大shén官同意叶红yú回到shén殿,让她继续担任裁决司大司座,已经足够宽容。

  裁决shén殿向来不是一个宽容的地方。

  叶红yú也不是一个宽容的人。

  听到裁决大shén官这句话后,她微微一笑。

  就在美丽面容展垩露笑颜的这一瞬间,叶红yú的眼前出现了很多画面。

  风雪中的雁鸣湖上,宁缺在那柄强大的铁枪下,不可思议地抽垩出朴刀,然而以刀为剑,理所当然于◆是不可阻挡地刺进了夏侯的腹部。

  西陵shén殿的石屋里,昏黄的灯光照耀下,她撕垩开信封取出信纸,纸上那道拙劣的剑,变成一道浊浪滔滔的大河。

  尸骨山里,枯瘦如鬼的莲生shén座,紧紧☆◆是不可阻挡地刺进了夏侯的腹部。

  西陵shén殿的石屋里,昏黄的灯光照耀下,她撕垩开信封取出信纸,纸上那道拙劣的剑,变成一道浊shìbúkězǔdǎngdìcìjìnlexiàhóudefùbù。

  xīlíngshéndiàndeshíwūlǐ,hūnhuángdedēngguāngzhàoyàoxià,tāsīèkāixìnfēngqǔchūxìnzhǐ,zhǐshàngnàdàozhuōlièdejiàn,biànchéngyīdàozhuólàngtāotāodedàhé。

  shīgǔshānlǐ,kūshòurúguǐdeliánshēngshénzuò,jǐnjǐn垩抓着自己的双肩,平静而慈悲地低下头来,从自己的肩上撕扯掉一块血肉。

  大明湖底,无数棱角分明的石块拦住了去路,她低身擦掉一块石头上的青痕,看到了书院轲先生留下的两道剑痕。

  无数画面在叶红yú的眼前快速闪过。

  那两道剑痕,最终汇为一道,落在黄纸上,落在雪湖上,落在她的眼里,落在她的心里,进入她腰畔的剑鞘里。

  叶红yú抽剑出鞘。

  便是这把剑。

  然后她一剑刺向珠帘。

  刺向裁决大shén官。

  黑色的裁决shén殿,笼罩在深春的清丽光线里,格外庄严肃穆,而就在此时,无数灰尘从殿内狂卷而出,顺着石阶向崖坪奔去。

  最高处的白色shén殿里,响起一道雷霆,仿佛是天shén也感到了震垩惊和疑惑。

  另一座shén殿里,天谕大shén官轻轻叹息了一声。

  裁决shén殿里,红袍shén官们纷纷倒地不起。

  那道珠帘已然尽碎。

  叶红yú站在珠帘之后,shén座之前。

  她握着剑的右手微微颤垩抖,苍白的面容显得极为漠然。

  她把剑从裁决大shén官的胸口里拔了出来。

  无数的血水,从裁决大shén官胸间的恐怖创口里喷溅而出,瞬间湿垩透血色的shén袍,染红了叶红yú身上青色的道衣。

  裁决大shén官紧紧蹙着眉头,看着自己胸口的剑创,说道:“没道理。”

  叶红yú看着他说道:“你说过,这是昊天赐予我们的规则,那么只要我有能力杀你,我便敢杀你。”

  裁决大shén官痛苦而暴怒地抬起手来,然后死去。

  叶红yú把他拉下shén座,然后自己坐了上去。

  登上shén座之前,她的脚需要踩过裁决大shén官的尸体。

  从现在开始,她便是裁决大shén官。

  墨玉shén座很大,仿佛一片血海。

  她身上的青色道衣尽被染红,坐在shén座上,便像是这片血海里很不起眼的一滴血,但却是最浓郁最冷kù的那一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