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没有屁股的道士


  隆庆在知守观里做杂役已经做了很长一段时间,每天他都要爬上这座被青藤覆盖的红山,给洞窟里那些奇形怪状的老道士们送东西,每天都极疲惫,还要承受极大的精神压力,尤其是这个被腰斩的老道士,更是把他当成猪狗一般,bú停羞辱他并且折磨他,直到让他受伤吐血才满意。

  虽然备受凌辱折磨,但没有威胁到生命,用了这么些天,隆庆猜到这些洞窟里的老道士虽然有些畸形变态,但清楚他的来历,bú敢真地把他弄死,所以他继续忍耐,甚至有时还会主动和这些老道士们说几句话。

  在那些书zhōng故事所赋予他的经验zhōng,这些像鬼一般被幽禁在洞窟里的老道士,必然极为孤单寂寞,那么只要多说说话,自己说bú定真的可以与这些老道士之间培养出某种情感,一旦如此,自然能有极大好处。

  这种期望看上去似乎显得有些幼稚可爱,到目前为止,道人们除了询问他最近数十年修行界的那些事情之外,更多的依然是bú停嘲弄他低劣的修为境界、愤怒地咆哮着他这么弱小凭什么能够进观。

  但他至少通过这些交谈掌握了一些信息,比如先前双眼一瞪,便让自己吐血倒飞,摔断一根肋骨的残疾老道姓何。何姓老道自称半截道人,很明显是当◇年被腰斩之后的沉痛自嘲,并bú是真名,按照辈份排,应该是如今西陵神殿掌教的师叔,难怪拥有如此深bú可测的境界……

  半截道人双手深陷在雪原巨狼毛皮里,身上那件陈旧的道衣无风而飘,脸上的表情如石○块般冷漠,而眼眸里却流露出无穷的暴烈痛苦绝望的神情,看着擦着血艰难站起的隆庆,幽幽说道:“你来的第一天,我就说过。你就是个废物,你有什么资格陪我说话?滚吧。”

  隆庆没有像以前那样沉默离开洞窟,因为他从这位道门前辈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些与以前bú同的地方,对方明显已经绝望,而他知道对方的绝望是什么,所以他走到铺满狼皮的榻前,双膝跪下。说道:“如果我是废物。观主bú会让我来这里,更bú会让我有机会与前辈见面。”

  听着观主的名字,半截道人渐渐平静下来。看着跪在身前的隆庆,有些神经质般笑了笑,说道:“可你就是一个废物。”

  “现在是废物。bú代表会永远都是废物。”

  隆庆平静回答道,微微低头,眼眸里泛过一抹淡灰的光泽。

  “说你是废物,确实bú公平。”

  半截道人面无表情看着他,说道:“被我这般打骂羞辱,你依然坚持每天进洞,说明你意志够坚定,看你的伤势复原速度,说明你这身体的底子bú错。你一直在暗zhōng修行灰眼,就想找个机会吸走我的功力,bú管是想用骗的,还是想走感情路子,终究证明你这个人够狠。”

  听着这番话,隆庆身体一震,他完全没有想到身前这个看似疯疯癫癫的残疾老道。居然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想法看的清清楚楚,陡然间生出无穷恐惧,想要转身逃出这个富丽堂皇却阴森至极的洞窟。

  然而bú知道什么原因,也许是僵硬的无法动作,也★许是知道自己逃的再快。也无法快过老道的目光,也许只是想赌一把。他没有动。

  他依然跪在老道的身前,只是把头压的更低了些。

  “灰眼确实是门了bú起的功法,经过道门前辈改造以后,和原初的◇饕餮魔功比较起来,可以bú用吞食修行者的血肉,而直接吸取对方的念力,用来偷袭暗算,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半截道人抬头望向洞窟上方,仿佛望向了那片天空,想起了很多往事,缓声说道:“但事实上◆,经过这等改造,看起来bú是那般血腥,自然会有所损耗,与饕餮相比,用灰眼强压的念力乃至精神,很难与你原本的世界相融,将来会造成很多问题,哪里有真正的饕餮强大,只可惜魔宗里的饕餮**早已失传,如今魔宗凋●bì如斯,想必再也没有人会了。”

  这位修为境界已经隐隐破了五境的强大老道士,并bú知道当年莲生大师早已在暗zhōng把饕餮**重新修练成功。

  隆庆神情微凛,在天书沙字卷上,他已经看到了相关的记载,只是没有太过注意,此时听半截道人的说法,才知道那是很麻烦的问题,bú过现在最令他感到困惑的是,为什么半截道人在看穿自己意图后,没有杀死自己,也没有赶走自己,反而开始像一位老师般教导自己。

  半截道人收回望向洞窟上方的目光,低头看着隆庆,淡然说道:“你意志够坚定,肉身bú错,有野心,有想法,能忍耐,手段也够毒辣,似乎已经具备了成功枭雄的所有条件,那你知bú知道我为什么依然说你是废物?”

  “弟子bú知。”

  “前些天我听过你的遭遇,知道你以往也曾经风光过,最终毁在书院弟子的手zhōng,那我来问你,你最bú如那位书院弟子的地方是什么?”

  听着这个问题,隆庆沉默了很长时间,事实上这个问题,他已经问过自己很多次,他怎样都想bú明白,宁缺究竟有哪里比自己更加优秀——他曾是那般接近完美的西陵神子,而宁缺bú过是一个渭城的边卒,结果他却连续败在对方手zhōng,而且越败越惨,这个问题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你脸皮bú够厚。”

  半截道人看着他幽幽说道:“或者换句话说,你依然试图保有你最后的骄傲,而你根本bú明白,要成为最强大的修行者,那么便必须懂得,在什么时候舍弃自己的骄傲,把自己沉进污烂的泥沼。”

  隆庆抬起头来,蹙眉bú解问道:“我bú认为自己现在还有骄傲的地方。”

  半截道人抬起手来,指着他的膝头,说道:“你虽然双膝跪在我的身前,但在你的心里,你却还是站着的。”

  隆庆说道:“难道宁缺就没有他的骄傲?”

  半截道人说道:“我没有见过那个叫宁缺的人,bú知道他做过什么事情。但我相信,如果他一定要做到某种事情,他绝对会把自己心里藏着的所有骄傲全部放弃,假如现在在知守观zhōng的是他,那么他绝对bú会像你这样,每天沉默登山,试图用感情攻势或者阴险的手段来夺取我的功力。”

  隆庆有些惘然,问道:“那他会怎样做?”

  半截道人嘶声笑了起来。枯稿的容颜上的皱纹。就像是要被拉断的生面条般bú停颤抖,说道:“进入洞窟的第一天,他就会跪在我的身前。恳求请求我把这身功力分给他一半。”

  “可是……据我所知,书院里的人都很骄傲。”

  “那种骄傲都是表象,都是对天对地对人的骄傲。但他们绝对bú会对自己骄傲,而且只是一些廉价的强大之后的骄傲,那群无信的贱人,只要能够让自己强大起来,他们可以背叛昊天,可以投身魔宗,哪里有骄傲可言!”

  半截道人愤怒地咆哮着,脸色涨的通红,颤抖的右手在空zhōng乱舞。似乎要抓住某个抓bú住的敌人,把他撕成无数碎片。

  洞窟里所有事物,仿佛都感受到了这股愤怒,雪白的狼毛瑟瑟bú安地变得愈发顺滑,洞壁上的夜明珠悄悄敛了光芒。

  隆庆跪在道人身前,更是被这股强大的精神力量撕扯的仿佛要燃烧起来,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颤抖的身躯没有瘫倒在地。

  风骤停,洞窟里回复死寂一片。

  半截道人看着隆庆,缓声问道:“你知道我是被谁腰斩的吗?”

  他的声音很平静,看似毫无情绪,却隐隐透着无尽的痛楚。

  隆庆扶着地面上的双手依然在微微颤抖。指尖微屈,快要抓出痕迹。他冒着老道震怒的风险,颤声说道:“bú是夫子,就是轲浩然。”

  半截道人微微一怔,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隆庆说道:“前辈当年的修为应该已逾五境,已然超凡入圣,世间能够击败您,并且把您伤的如此之重……只有那二人。”

  听着他的回答,半截道人无尽怨毒的大笑起来,说道:“你说的bú错,当年我便是被轲浩然一剑斩去了半截身体,而这座山峰洞窟里藏着的老家伙们,bú是被轲浩然所伤,便是被夫子所伤。”

  “当年我与轲浩然一战,身受重伤,若bú是有秘法保命,当场便会承受无尽痛苦而死,bú过即便现在我活了下来,可当年的那些痛苦却无法忘记,我无法忘记亲眼看着自己的肠子流出去的感觉,无法忘记亲眼看着自己的下半身离开的感觉,我无法忘记那些痛!”

  “轲浩然虽然已经死了,但这些痛苦我还是忘bú了,我★bú甘心,我想让轲浩然死了也痛苦,所以我时时刻刻都想毁了书院。”

  “然而我的后半生,只能依靠畸余的上半身在这个洞里像虫子般爬来爬去,我只是一个没有屁股的废人,我怎么能毁了书院?”

  ○半截道人看着跪在身前的隆庆,像个疯子般吃吃地笑着,绝望说道:“观主把你送到我的身前,我本以为你有机会,结果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废物,你虽然有屁股,但还bú如我这个没屁股的!”

  隆庆霍然抬首○,问道:“怎样才能bú成为废物?”

  老道笑声骤敛,dīng着他的眼睛,幽幽说道:“所谓强者,便是那些能够bú惜一切代价追求强大的人。”

  隆庆跪在地面上,带着惘然的情绪,声音微颤说道○:“我选择修行灰眼,便是想暗算您,或者是这座山峰洞窟里的任意一位道门前辈,我以为这样已经算是bú惜一切代价,我bú知道怎样才能更进一步。”

  老道怪笑着说道:“既然是要bú惜一切代价,那么除了强大之外,你bú应该有任何别的情绪或者是立场,骄傲也罢,信仰也罢,都要抛去,如果说屁股决定一个人的立场,你要像我现在这样,根本没有屁股。”

  隆庆低声问道:“那昊天呢?”

  老道厉声说◎道:“书院里那群贱人之所以如此强大,便是因为他们没有信仰,没有任何规则,在他们看来昊天bú是屁股,就是一个屁!所以你要战胜书院,就要比他们更加没有信仰,没有任何规则!就要学会也把昊天当成一个屁!放了!●

  ……

  ……

  (狂笑三声……我终于写出来了,感谢大家的照片,感谢大丫头的鼓励,感谢老爸的目光,感谢大家投的yuepiao,如果手里还有,请继续!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