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找药


  齐国偏处西南,是中原诸国里一个不起眼的国家,都城自然无法与长安城比较,谈不上雄伟,但却显得格外干净或者说清静,微黄的银杏树叶下,行人如织,脸上带着平静又或者可以说是麻木的神情,似乎街畔的美景●和周遭每天发生的生活故事,对他们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数千年来,齐国一直是西陵神殿的附属国,道门zài这里的地位极高,街上偶有带着神殿徽记的马车经过,民众远远看着,便会虔诚跪拜zài道旁。

  都城正北方有一座白色的道殿,建筑外镶嵌着各式各样的宝石,雨道边缘涂着金粉,看样式明显是仿照桃山之上的西陵神殿,只不过规制要小很多。

  这座道殿的高度,竟是超过了都城正中间的齐国皇宫,站▲zài道殿的正上方,远眺皇宫,会自然生出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

  这种高低落差自然是刻意的安排,yě是数千年来真实情况的写照。

  齐国的皇位继承,必须经过神殿批准,而无论是军事还是外交□,yě都完全无法摆脱神殿的影响力,所以可以想像神殿zài此拥有多么薰天的权势,道殿里居住着的那位红衣神官,zài齐国的地位,甚至还隐隐然zài皇帝之上。

  有了权势自然便会有无穷无尽的财富及资□源,所有齐国子民都清楚,齐国最夺目的珠宝,最珍稀的物品,并不zài皇宫里而是zài道殿里。

  财帛总是令人心动,哪怕是最胆大最强大的盗贼,yě不敢进入这座道殿行窃,更没有什么匪徒会愚蠢到来这里□○抢劫,因为这座道殿是齐国戒备最森严的地方,没有谁敢zài昊天的世界里qīng易冒犯。

  就zài前些天,齐国发生了一件大事,龙虎山天师道被血洗灭门,国师张天师yě形状可怖地死去,神殿和齐国皇室▲。联合派出了大量力量前去调查,然而都城的气氛依然像秋天般,变得越来越晦暗。

  道殿的戒备愈发森严,站zài石阶两旁的骑士,神情冷漠地盯着路过的行人,眼光寒冷的像冰块一样,似乎无论是谁zài他们眼中都是贼人。

  静寂的街道上,忽然响起一道令人耳酸的、难听的摩擦声。护教骑士们顿时警惕起来。向那边望去,冷漠的眼神骤然生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一辆黑色的马车正自街头缓缓行车,黑色的车轮zài坚硬的石道上碾过。顿时留下一道深深的辙痕,碎裂的石屑不停向四方飞溅。

  护教骑士们震惊无yǔ,心想这辆黑色马车得有多沉重。才能造成这样的效果,而这辆马车的车轮又是用什么材质铸成,居然能够不变形?

  更令他们感到难以理解的是,虽然那辆黑色马车前方有匹黑色的高头骏马,却不是由马拉动,而是前方系着根极粗的绳索,被一个年qīng人拉zài手中。

  这个年qīng人要有多大的力气,才能拉得动这样沉重的一辆马车?

  这件事情马上被人通传到道殿里,一位中年神官出来察看。看到这幕画面,脸色变得有些阴沉,又有些复杂——能够单手把这辆马车拉动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他虽然心生◆警惕,却yě不愿多生事端。

  黑色马车缓缓驶上坡道,停zài道殿前。大黑马低着头颅喘着粗气。显得极为疲惫,有些好马的护教骑士,看着它光滑的皮毛,不由好生惋惜,心想那个年qīng人实zài是糟糕◇jǐngtì,quèyěbúyuànduōshēngshìduān。

  hēisèmǎchēhuǎnhuǎnshǐshàngpōdào,tíngzàidàodiànqián。dàhēimǎdīzhetóulúchuǎnzhecūqì。xiǎndéjíwéipíbèi,yǒuxiēhǎomǎdehùjiāoqíshì,kànzhetāguānghuádepímáo,búyóuhǎoshēngwǎnxī,xīnxiǎngnàgèniánqīngrénshízàishìzāogāo。竟把如此一匹神驹养成了个病货。

  “你是来做什么的?”

  中年神官看着那个年qīng人微微蹙眉问道。做为西陵神殿的一员,代昊天zài世间行使旨意。zài齐国都城里过惯了高高zài上的生活,自然yě养就了嚣张冷酷的性情,他自以为这句话问的很是温和,却不知道zài别人耳中是多么的没有礼貌。

  年qīng人自然是宁缺。如果换作以往,遇着自己最厌憎的西陵神殿神官用自己最厌憎的yǔ气和自己说话,他肯定无法接受,然而他今天来这间道殿另有要事,而且自红莲寺一战后,他的性情很奇异地变得沉默宁静了很多。

  “我的妻子生了重病,听闻道殿可以治病,所以……”

  宁缺说道。

  中年神官这才知道,原来这个人竟是来求医问药的,眉头不由皱的更紧,正待训斥,回想起先前黑色马车碾压石道的画面,强行压抑住不耐,挥手说道:“还未到放药的时间,你们三日后再来吧。”

  世间亿万子民都是昊天信徒,西陵神殿要维护自己的统治,除了神威之余,自然yě要适时施放自己的神恩。

  昊天的意志不可能被普通人所感知,修行神术的神官数量极为稀少,yě不可能真地zài世间替信徒治病,但各国道殿里却存着很多药材,甚至有很多珍稀的药丹,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免费提供给信徒。

  当然,没有任何宗教会做亏本生意,西陵神殿yě不例外,所以各国道殿都严格控制着放药的时间间隔,既给信徒以希望,却把希望紧紧握zài自己的手里。

  “我们不需要道殿里的神官看病,只是听说各国的道殿是贮藏药材最多的地方,所以过来看看,当然,该给的药钱还是会给的。”

  宁缺说道,然后取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

  中年神官微微一怔,微怒想着,道殿里的药材以及灵丹,都是由西陵神殿的前辈们精心研制而成,哪里是世间的普通的方药能够比拟,这人居然想花钱就买,实zài是对神殿的侮辱……

  忽然间,他余光里看到了银票上面的数字,不由身体微震,心想如果这是侮辱,不要说是自己,就算是尊贵的红衣神官大人yě不会介意被多侮辱几次。

  ……

  ……

  中年神官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当他大开方便之门,极为仁慈地允许宁缺拉着黑色马车和黑马从道殿侧门进去之后,他拿到了宁缺递过来的第二张纸,这张薄薄的纸不是银票,而是一张清单。

  清单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至少有三十几种珍贵的药材和丹药,而其中更是有极大数量的药材。属于道殿秘藏,严禁流传到世间。

  中年神官不知道这个年qīng人是从何处得知道殿里藏着这些药材,不由大感震惊,即便是这样,他yě注意到清单上■的字迹娟秀明媚,居然是难得一见的好字。

  他看了一眼清单,又看了一眼银票,满怀遗憾又带着警惕之色说道:“虽然我能感受到你对昊天的诚意。但很遗憾地告诉你。这上面有很多药材是用钱买不到的,哪怕你付●出再多的诚意,yě没有任何意义。”

  宁缺看着不远处的药库。就zài这时,黑色马车里传来桑桑咳嗽的声音,他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眼眸里开始涌现烦躁的情绪。

  昨日傍晚离开青山红莲寺后,他★没有继续向烂柯寺前进,因为马车虽然修复,不然以他步行拖动的速度,至少需要十余天,才能抵达烂柯寺,桑桑一直昏迷不醒,毒素和病痛的折磨,让她的小脸异常苍白。zài这种情况下,他只有选择最近的大城市,然后寻●找自己需要的药材。

  离开长安之前,书院十一师兄王持留给他十几张药方,然而那些药方看似寻常普通,里面有些药草,却只zài书院后山有。世间难以寻觅,无论是镇压阴寒气息的药方,还是解毒的药方,都是如此,除了书院。拥有最多珍稀药材的,当然就是道殿。所以宁缺决定先去最近的齐国的都城。

  从昨天傍晚一直到此时,他一手牵着大黑马,一手拖着沉重无比的马车,不眠不休,不饮不食,zài雨后泥泞的道路□上艰难前行,竟然真的走到了这座都城,可以想像他为此付出了多少辛苦与代价。

  唯一能够令他感到有些安慰的是,清晨时分,桑桑终于醒了过来,虽然咳嗽的愈发厉害,没有好zhuǎn的迹象,但至少让他松了★口气。

  此时的宁缺看似没有什么异样,实际上他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尤其是神思因为过度紧张和疲劳,而显得有些恍惚,他什么都快忘记了,忘记了自己是要去烂柯寺参加盂兰节,忘了自己才和隆庆皇子与堕落骑士大战一场,忘记了自己已经晋入知命境,只记得自己要给桑桑找到那几种药材。

  然而就zài眼看着要拿到药材的前一刻,却出现了别的情况。

  宁缺依旧沉默不yǔ,眼睛里的情绪却变得越来越冷漠,冷漠的最深处,隐藏着十分恐怖的狂躁情绪,他的手缓缓握住了刀柄。

  看见他这个动作,中年神官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他可以接受这个年qīng人用银票来侮辱自己,却不能接受对方用暴力来威胁自己——他是侍奉昊天的神官,任何人用暴力威胁自己,那就是zài威胁昊天。

  胆敢威胁昊天,那便是亵渎。

  道殿里,那些一直默默守zài旁边的护教骑士缓缓抽出了鞘中的刀剑,有修为境界的道人则开始默默调动念力。zài他们看来,就算这个年qīng人拥有恐怖的力量,但只要对方敢抽出鞘中的刀,那么一定会被轰杀至死。

  黑色马车里再次响起咳嗽声,显得极为痛苦。

  宁缺身体微颤,从那种燥狂的情绪中醒来,忧虑地望向车窗。

  一只细细的胳膊从车窗里伸出来,那只手用手绢qīngqīng擦拭掉他额头上的汗珠,车里传出一道虚弱怜惜还有些自责的声音。

  “都累糊涂了,上车吧。”

  宁缺这时候闭上眼睛便能睡着,确实恍惚疲惫到了极点,却怎么yě不可能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说道:“我要找几种药。”

  桑桑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说道:“你忘了我的身份?要他们要些药,他们总不好意思不给。”

  ……

  ……

  (本来是今天的飞机去成都的,昨天说过,取消了,为了早些回家多码字多奋斗,结果下午接到七十二的电话,问我到底啥时候到,好去机场接我,晚上饮酒,我说我不来了,我要回家抢yuepiao,他zài电话里沉默了片刻,然后狂笑……最后他说,yuepiao不是你想抢,想抢就能抢,然后我说,回家后,我会证明给大家所有人看,我这个家伙啊,不抢则矣,一抢惊人来着,横横,横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