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一朵名为大千世界的花


  瓦山顶峰,一片安静。

  银色的星光,洒落山峦间,仿佛替巨大的石佛镀上了一层淡而慈悲的光泽,几缕夜云在佛像眼qián缓缓飘过,隐隐传来几声夜鸟的鸣叫。

  佛辇停在洞庐外,上承星★光,帷布上面绣着的佛家真言仿似闪闪发光,夜风轻拂间,那些佛经图案如同要活过来一般,显得愈发庄严华美。

  曲妮玛娣走到佛辇下,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隐约可见辇中高僧似乎摇了摇头,曲妮玛娣带着白塔寺的★★光,帷布上面绣着的佛家真言仿似闪闪发光,夜风轻拂间,那些佛经图案如同要活过来一般,显得愈发庄严华美。

  曲妮玛娣走到佛辇下,低guāng,wéibùshàngmiànxiùzhedefójiāzhēnyánfǎngsìshǎnshǎnfāguāng,yèfēngqīngfújiān,nàxiēfójīngtúànrútóngyàohuóguòláiyībān,xiǎndéyùfāzhuāngyánhuáměi。

  qǔnīmǎdìzǒudàofóniǎnxià,dīshēngshuōlejǐjùshíme,yǐnyuēkějiànniǎnzhōnggāosēngsìhūyáoleyáotóu,qǔnīmǎdìdàizhebáitǎsìde苦行僧便向山下行去,花痴也在其中。

  从洞庐里出来的修行者们,或惘然或兴奋,用了很长时间才化解掉歧山大师点拔他们时的片言只语,醒了过来,人们对着洞庐深处叩首,然后再向佛辇下拜,再向黑色马车行礼☆,然后也向山下走去。

  修行者们渐渐离开,身影逐一消失在瓦山的夜色里,就如同一盘棋局终了,无论是黑色棋子还是白色棋子,都被一一提起,只留下干净的棋盘。

  莫山山走到黑色马车qián,说□◇道:“你带着桑桑进去吧,我住在烂柯寺里,需要下山,便不等你们了。”

  宁缺说道:“要不要再等会儿,一道下山?”

  莫山山说道:“一道上山足矣,何必一道下山,不用了。”

  说完这★◇道:“你带着桑桑进去吧,我住在烂柯寺里,需要下山,便不等你们了。”

  宁缺说道:“要不要再等dào:“nǐdàizhesāngsāngjìnqùba,wǒzhùzàilànkēsìlǐ,xūyàoxiàshān,biànbúděngnǐmenle。”

  níngquēshuōdào:“yàobúyàozàiděnghuìér,yīdàoxiàshān?”

  mòshānshānshuōdào:“yīdàoshàngshānzúyǐ,hébìyīdàoxiàshān,búyòngle。”

  shuōwánzhè句话,她飘然而去。

  宁缺稍一沉默,不再多想,扶着桑桑走出黑色马车,看着庐外显得有些孤伶伶的佛辇,眉头微皱,走进洞中。

  ……

  ……

  歧山大师伸出两根手指,搭在桑桑的腕间。

  大师久病。身体虚弱,手指瘦的就像干枯树枝

  桑桑久病,身体虚弱,手腕细的就像芦柴棒子。

  偶有夜风漏进洞内,油灯微晃,大师感到寒意,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身体的颤抖,顺着手指传到桑桑腕间,桑桑也忍不住咳嗽起来。

  看着这幕画面,宁缺又想笑,却又觉得心酸。

  歧山大师和桑桑倒比他的心态更好,一老一小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好阴寒的气息,仿佛自深渊中来。”

  歧山大师的手指缓缓离开桑桑的手腕。叹息说道。

  宁缺看着大师,表情看不出来什么异样,只有紧握着的拳头知道他有多紧张。

  歧山大师没有理他,看着桑桑怜爱说道:▲“阴寒气息发作之时,必然极为痛苦,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熬了这么多年,尤其小时候是怎么撑住的。”

  桑桑看了宁缺一眼。

  宁缺想着小时候桑桑犯病时的情形,哪怕时隔十几年,依然感到浑身寒冷。摇◎“yīnhánqìxīfāzuòzhīshí,bìránjíwéitòngkǔ,yěbúzhīdàonǐshìzěnmeáolezhèmeduōnián,yóuqíxiǎoshíhòushìzěnmechēngzhùde。”

  sāngsāngkànleníngquēyīyǎn。

  níngquēxiǎngzhexiǎoshíhòusāngsāngfànbìngshídeqíngxíng,nǎpàshígéshíjǐnián,yīrángǎndàohúnshēnhánlěng。yáo了遥头,把那些画面尽数赶出自己的脑海。

  “大师,用什么方法才能把这道阴寒气息去掉?”

  宁缺没有问这道阴寒气息是什么,因为那没有意义,它已经存在在桑桑的身体里,而且存在了这么多年,他也没有问大师能不能把这道阴寒气息去掉。而是直接问方法。因为如果要治好桑桑的病,便必须把这道阴寒气息去掉,歧山大师先qián既然说能够治好桑桑的病。那便必须有方法。

  歧山大师缓缓摇头,说道:“这道阴寒气息不知何以起,一往而深,与桑桑xiàng伴一十六年,早已深入骨髓血肉,再难分开。若不是书院的药法极善,她本身又师从光míng大神官修行神术。qián些日子你又请裁决神座用霸道神辉强行镇压,她根本撑不到现在,哪里是那般好去除的?”

  宁缺说道:“就算是世间最毒的东西,也有xiàng应的解药,我不míng白,既然是阴寒气息,为何不能用至阳气息中和?”

  歧山大师说道:“我mí□ng白你的意思,想来过去这些年里,这道阴寒气息曾经被昊天神辉压制过,但是昊天神辉进入桑桑体内,那些阴寒气息便会再次躲进深渊,藏进她的骨髓血肉深处。如果想要把那些隐藏在骨髓血肉最深处的阴寒气息去掉,便需◇要把她的骨髓血肉尽数去掉。”

  宁缺心想这毕竟不是神话的世界,哪里能够削肉剔骨还给某人,然后再拿莲花和藕节重筑身躯,蹙眉说道:“昊天神辉是世间至纯之火,就算那些阴寒气息能够藏进骨髓深处,应该也没有道理能逃得掉才是。”

  歧山大师看着桑桑,叹息说道:“这便又要从桑桑的身体说起。”

  宁缺神情微凛,说道:“请大师指点。”

  歧山大师抬起手臂,伸出手指指着桑桑,说道:“她是透míng的。”

  桑桑怔住,想起老师当初进入老笔斋后,似乎也说过xiàng同的话。

  宁缺不míng白大师这句话的意思。

  歧山大师说道:“光míng大神官为什么会选择桑桑做传人?便是因为她这种特殊的体质,她是没有一丝杂质的透míng,所以昊天神辉在她的体内穿行不会遇到任何滞碍,也不会有任何损耗,所以她能够容纳无限的神辉,并且是最纯净的那种。”

  宁缺略显紧张道:“这难道不是好事?”

  “是好事也是坏事……如果她体内没有阴寒气息,只有光míng。”

  歧山大师静静看着桑桑,说道:“我佛宗常言一花一世界,你便是那朵名为大千世界的花,你是透míng的,便是无限的,而能容一切光míng者,便能容一切黑暗。”

  宁缺隐约míng白了大师的意思。

  修行者都讲究根骨天赋,比如初悟时看到的是湖是溪还是池,有的人比如柳白能够看到一条滔滔大河,而桑桑根本不用看,她本身便是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很大,近乎无限,于是哪怕再多的昊天神辉灌注到她的体内,依然无法完全占据这个空间的所有角落,那道阴寒气息始终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深渊,等待着重见天日的时刻。

  “那我们应该怎样做?”

  宁缺的声音轻颤。他这时候终于míng白,为什么就连老师都对桑桑的病束手无策,不禁感到有些绝望,想不出来还能有什么方法。

  歧山大师看着他,平静问道:“你可愿意让桑桑随我参佛?”

  宁缺微惊,不míng白大师为什么会忽然提到此事。

  桑桑也不míng白,然后很是担心宁缺的反应。

  ……

  ……

  (小卡,晚了点,不好意思,第三章十点半qián一定出来1)(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