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我们都在抵抗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缺一直都知道桑桑很特殊。

  但他知道自己也很特殊,来自另外一gè世界de人,在这gè世界上,当然毫无疑问是特殊de,所以他总以为桑桑de★特殊,来自于自己de特殊,因为她是自己de本命。

  然而他没有想到,原来桑桑才是特殊de那一gè。

  “大师兄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情de?这些天还是很久以前?”

  宁缺看着歧山大师问道,他已经猜到了答案,但想要再次确认,因为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很重要,仅次于桑桑身世所带来de危险。

  歧山大师说道:“我并不清楚,但大先生在信中已经说de非常清楚,夫子让你们来烂柯寺治病,想看看佛宗有没有办法,去掉她体内de那道阴寒气息,便是因为书院知道佛宗有应对冥王烙印de方法。”

  “原来老师……也早就知道了。”

  宁缺自嘲说道,到了现在,有很多以前百思不得其解de◎事情,都已经有了明确de答案,当初从荒原归来,大师兄一违平日温和善意de性情,坚持地反对自己和桑桑在一起,想来便是隐约猜到了桑桑de真实身份。

  “但老师同意我和桑桑成婚。”

  说完这▲句话,他忽然想明白了某些事情,于是他最珍惜也是他最珍稀de那种情感,重新回到体内,那种情感叫做信任。

  于是他抬起头来,眼神变得异常明亮锐利,看着殿内诸人,开始缓缓拍打刀鞘,很有节奏,充满了不知从何处而来de信心。

  朴刀de刀鞘很硬很厚,手掌拍打在上面,发出de声音很沉闷而且不可能如何响亮,哪怕佛殿里这般安静也很难引起人de注意。

  不过这gè世界gè总有些听力特别好de人…···或马。

  一直在烂柯后寺园内嚼草唾碎梅de大黑马,在铃声响起、钟声大作、佛光降临之后,早已警惕起来,一直盯着佛殿方向。

  宁缺第一次拍打刀鞘时,它就已经听到。

  那是宁缺和它之间de约定,然而它能感觉到那道佛光里蕴藏de威力,也知道殿内有很多强大de人类所以它踌躇了很长时间。

  宁缺第二次拍打刀鞘de低沉声音传来大黑马咧开嘴,露出那口大白牙,把心一横,低着脑袋,落蹄无声离开佛殿向禅院跑去。

  大黑马跑进禅院,来到那辆黑色马车旁,熟练至极地一低身,便把自己de头钻进辔头里,又咧开嘴把皮绳咬紧,后蹄猛地一蹬便向前一蹿。

  大黑马已经用了比平时拉车大一倍de力量,本以为马车随自己高速奔驰起来,然而却没有想到车厢稳丝不动。这时候它才想明白,没有宁缺,车厢上de符阵根本无法发动,这由精钢打铸de车厢,该得有多沉重。

  幸运或者说不幸de是在长安城de时候,大黑马已经有过多次在符阵未曾发动情况下拉动车厢de经验,它无奈地喘了口粗气,浑身肌肉暴起,四蹄微颤拖着沉重de黑色车厢行出禅院,向着佛殿而去。

  精钢车轮将烂柯后寺地上d☆e青石碾压de出现道道刻痕好在没有发生太大de声音,大黑马一面用求欢de气力拖动着车厢,一面微惧想着,这时候去佛殿似乎不大合适啊,原来看着不起眼de女主人居然来头这么大,如果稍后自己陪着宁缺那gè白痴■被人杀死了,到冥界后能不能有些好处?

  宝树大师看着宁缺,说道:“只要你肯把冥王之女留下,交由我悬空寺处理,那么你可以自行离去,而书院会获得佛宗最诚恳de感谢和尊重。”

  宁缺没有回答◆他de要求。

  宝树大师沉默片刻后,说道:“道石虽然是我de儿子,但如果你肯以天下苍生为念,那么我可以无视这段仇怨。”

  曲妮mǎ娣听着这话,身体微震,怨恨望向宝树,却不敢说话。
  殿门处,程子清看着宁缺说道:“十三先生,没有人敢不尊敬书院,但是既然已经确定她是冥王de女儿,那么无论是我剑阁,还是别de任何修行宗派,都不可能任由你带着她离开,请你理解这一点。”

  宁缺除了问歧山大师,其余时间都很沉默,殿内de人们以为他还无法接受桑桑是冥王之女de现实,所以等着他醒来。

  此时看他神情,猜到他已经确定,想必心里正在经历痛苦de挣扎,众人同情之余生出和平解决问题de冀望,开始劝说。

  在人们看来,无论宁缺最终会做出怎样de选择,都必然是一gè漫长而痛苦de过程,然而事情de发展,和他们de想像完全不一样。

  “你看,在旅途上我就说过很多次,你不会死。”

  宁缺转头看着桑桑de小脸,说道:“如果你是冥王de女儿,又怎么会死呢?死也不过就是回趟家,哪里还需要说那么多遗言,现在想起当时de画面还真是可笑,确认那道阴寒气息不会让你死,那就好了。”

  以前他不知道,是因为他不想知道,现在他知道自己曾经de小侍女、如今de妻子会让整gè世界毁灭,那也不过就是知道而已。

  “我说过佛祖不会容你!佛祖更不会容许冥王之女活在◇这gè世界上!你以为你们能在万丈佛光之下撑多长时间!”

  曲妮mǎ娣看着他厉声喝道:“宁缺,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拖延时间,想等书院来救你?书院再如何嚣张,难道还敢护着冥王之女不成!你就绝了▲这份心吧,想想书院为什么要你们来烂柯寺治病!”

  “这和书院又有什么关系呢?”

  宁缺重新握住朴刀刀柄,说道:“小时候那些年,我不是书院学生,不一样背着她翻过那么多山,杀死了那么多想杀我们de人和野兽?现在她已经长大,我变de这么强,难道反而变得还不如当年?”

  听着这段话·众人心中顿时警意大作,寒意渐生。

  后寺佛殿里·有一gè人一直保持着沉默,今日局面一转三折,也没有人注意到她de沉默,然而便在这gè时候,她抬起头来望向宁缺。

  莫山山今天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脸上de神情有过数次变化,最开始当宁缺击倒曲妮mǎ娣和花痴·与宝树大师平分秋色之时·她微笑喜悦,当桑桑身世被揭露后,她震惊惘然,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宁缺没有看她,但知道她在看着自己·于是坚定而不容置疑地摇了摇头。

  他知道莫山山肯定懂自己是什么意思,两年前在荒原上并肩战斗那么多次,早已培养出来了足够de默契,但他不想她选择立场,哪怕是对自己有利de选择。

  冥界入侵这件事情太大,大到连书院都承担不住·更何况她只是一gè刚刚晋入知命境de书痴,宁缺希望她能够★拥有不选择de自由。

  “为了天下苍生,为这gè世界能够继续存在下去,我以谦卑de姿态恳求你,把冥王之女交给悬空寺,除了这一点,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

  宝树大师看着宁缺说道。
◎   宁缺看着他神情冷淡说道:“我要你去死·你肯不肯?”

  宝树大师平静说道:“能救世界,自然肯。

  对于这gè回答,宁缺不知道该说什么。

  曲妮mǎ娣看着宁缺de神情,知道殿◆内诸人此时肯给出de代价越大,那么他便会越痛苦·用沙哑难听de声音说道:“如果你肯把冥王之女留下,老身也愿意去死。”

  宁缺面色平静说道:“你de命不值钱。”

  曲妮mǎ娣暴怒。

  然后宁缺看着宝树大师说道:“如果说是为了苍生·苍生与我何干?我又不是修佛de,如果是为了大义,大义与我何干?我又不是道士,我只是书院里de一名普通学生,我想做de事情只是带我妻子离开。”

  宝树大师说道:“但没有人能够抵抗昊天de规则。”

  “不能抵抗不代表不想抵抗,事实上在这gè充满规则de世界里,我,你,所有de人都无时无刻不在抵抗规则。”

  宁缺看着众人说道:“我们病了会吃药,抵抗病,我们会吃人参,极力保养,抵抗老,我们会修行,抵抗死,还有人会自杀,抵抗生。”

  “你是戒律院首座,却有私生子,讲经大士也有一gè叫悟道de私生子,听闻歧山大师是前代讲经首座de私生子,我这时候不想说什么一庙de男盗女娼淫僧荡尼,但事实上你们都在抵抗佛祖de戒律或是道德de约束。”

  宝树大师和曲妮mǎ娣de脸色变得特别难看,歧山大师却是摇着头笑了起来,似乎很喜欢听到有人把悬空寺贬到如此地步。

  “当然,你们想把桑桑杀死,也是一种抵抗。”宁缺看了桑桑一眼,说道:“但我不想她死,那么你们就要允许我抵抗你们de抵抗。”

  “你真de想回护冥王之女?”

  宝树大师脸色变得凝重而严肃,说道:“但你要清楚,她不可能在这gè世界上生存下去,书院让你带她来烂柯,也不可能是真de为了治病。”

  宁缺摇头说道:“老师和大师兄就是让我们来治病de。”

  宝树大师凛然说道:“如果人死了,病自然也就没有了。”

  宁缺说道:“如果是别de人,我或者真de会怀疑他让我带着桑桑来烂柯治病,是要配合你们佛祖de阴谋,但我相信大师兄。”

  曲妮mǎ娣无法理解他此时de信心,厉声恼怒问道:“为什么?”

  宁缺说道:“因为他是大师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