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书院之二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君陌踏上石阶,向烂柯寺里走去。

  他右脚落在石阶上,石阶碎裂,他颀长的身影落在寺门上,寺门碎裂,当他的目光落在门后的石壁上,石壁碎裂。

  zhèng如先前穿山越岭来到这座古寺,他依然选择走最直的路,最zhèng的路,yīn为那就是最近的路,所以闯寺便zhēn的变成了zhēn闯。

  入古寺后,君陌没有走平缓却歪斜的石阶,没有绕过回复曲折的雨廊,他直接向着后寺走去,无论身前是寺门是石壁还是庄严的佛殿,都无法挡住他的去路,一路走来,墙倾殿塌,砖石四溅,硬生生被他走出了一条路。

  秋风吹不动巍然不动的古冠,吹的他的黑发向后飘舞如箭,在他身前,即便是佛殿里的那些石尊者像都被震飞,更何况是人。

  君陌行走的速度非常快,一路行来,那些试图拦阻他去路的修行者,被震飞到空中,有的挂在秋树梢头惨号,有的重重摔在青石地◎面上再无声息,砖石木梁石砾混着人影不停溅散,在他的身后形成一道恐怖的烟尘。

  看着那道迅速向后寺逼近的烟尘,七念神情微凛,从烟尘里隐隐透出的气息里猜到来者是谁。佛光大阵既破,前寺里便再没有任何◎人能够拦住、甚至稍微延缓一下对方的脚步,而他最警惕的那个人应该比那道烟尘更快来到。

  在这种时刻,他不能再有任何犹豫,哪怕杀死冥王之女,必须先要杀死宁缺,意味着佛宗将与书院结下解不开的深仇,他依然要动shǒu了。

  通过岐山大师的分析,宁缺知道破阵之后如果大师兄不能马上来到自己身边,那么自己马上便要面临七念甚至还有叶苏的毁灭性攻击。

  他无比希望大师兄此时能够出现在黑色马车前他非常想要看到那件旧旧的棉袄,想要看到师兄那张温和的面容——佛光大阵既然破了,大师兄在毁掉十七座钟后,应该马上便会来救自己,可为什么他没有来?

  看着那道挟着无尽杀意的烟尘,zhèng向着后寺而来,宁缺知道下一刻便可能与二师兄相见然而他却知道,这时候不能再犹豫,yīn为七念和叶苏,绝对不会犹豫,绝对不会让他和二师兄zhēn的相逢。

  所以他提前出shǒu。

  他shǒu中的铁弓骤然变弯铁箭搭在弓弦之上,嗖的一声射了出去!

  七念很清楚书院学生都是些怎样的怪物,知道宁缺不到最后时刻,肯定不会轻言放弃,所以他早有准备,再次召唤出了不动明王法身!

  然而宁缺这一箭射的不是七念也不是叶苏。

  他射的是瓦山顶峰,云雾缭绕里的佛祖石像!

  黝黑的铁箭,穿过黑色马车的天窗,顺着那道自天而降的佛光,反溯而上,箭簇溅出点点佛光辉点,直射相隔数里的瓦山顶峰!

  佛祖石像站立在瓦山顶峰云雾在其胸腹之间,无比高大,沉默承受着风雨数十年时间,显得格外庄严慈悲。

  佛祖石像很巨大,左shǒu单掌合什在胸前石指尖端可以容苍鹰降落。

  佛祖石像的右shǒuzhèng对着山下的人世间,拇指与食拇似触未触作拈花之态,若zhēn能拈一朵花,那必然是世间最大的一朵花。

  从盂兰铃响起,便一直笼罩着桑桑、镇压着桑桑的万丈佛光,便是从佛祖石像面向人间的右shǒu掌心喷射而出。

  元十三箭顺着佛光倒溯而上,不过刹那时间,便来到了瓦山山顶。

  佛祖石像的右掌掌心,出现了一道浑圆至极的箭洞,箭洞边缘的石掌上隐现蛛网般的裂痕,溅出的碎石穿过云层,不知要过多久才会落到山顶。

  佛光依然在降临,但yīn为佛祖石像掌心多了一个破洞,佛光的光柱不再像先前那般凝结成束,而是变得有些幻散,威力小了很多。

  烂柯后寺。

  看着弯弓而射的宁缺,唐铁眉微挑,铁拳微紧,却依然没有出shǒu,叶苏神情微变,右shǒu自薄袖间探出,隔空一指点向宁缺的胸口。

  他的shǒu指便是威力无穷的道剑,刺向宁缺的胸口,而不是眉心,是yīn为他不想杀死一名书院学生,只想让宁缺重伤,不要再护着冥王之

  宁缺右shǒu自黑色院服袖中探出,把一个小纸团弹向空中。

  叶苏以为那是一张符,神情不变。

  然而当那个小纸团与他的剑意相触时,瞬间化为一道青烟,然后便是一道极为凛然的剑意,从里面迸发而出!

  那个小纸团不是宁缺写的符,是叶红鱼写给宁缺的信,纸上是她画的一柄剑。

  叶苏察觉到那股充满不甘的剑意,神情再变。

  两道剑意,在空中相抵相生相灭而化为空虚。

  便在这时,岐山大师把身前的棋盘翻转过来!

  一道清静至极的佛光从棋盘非金非石的表面上喷薄而出,在后殿■残破石阶间,破开个约两丈高的洞口,洞里隐隐可见一条幽深的通道!

  早有准备的大黑马狂嘶一声,拖着车厢便向那片清静佛光世界里冲去,它知道只要能够进入到里面,便能获得暂时的安全。

  黑色马●车与棋盘的距离很近,只需要很短的时间,便能成功地进入。而七念和叶苏这样修行界顶峰的强者,想要杀死宁缺,也只需要很短的时间。

  这时候,就看宁缺能不能抵挡住对方必然是最强大的攻击,把这段时间撑过去。

  无论怎么看,这似乎都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此时七念的僧衣已然飘起,他的身体四周向空中扩展出了一道光圈,完全依循于他本人的身体形状,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更大的七念。

  这道身外法身,与七念的身体完全相同,只是更大,唯一的区别便是面容法身的面容不像七念那般平静坚毅,而是满脸怒容眉挑如剑眼中雷霆,世间任何邪祟,都不敢与其对视,不动明王法身尽显!

  佛光法身里的七念,双shǒu合什,默颂zhēn言。

  似有整座佛殿般高的不动明王法身,受zhēn言召唤举起右掌猛地向黑色马车拍了下去,其势猛如山倾,残殿颤栗不安!

  佛法zhēn言与法身shǒu印完美的结合,这才是zhēnzhèng的佛门zhēn言shǒu印!

  面对佛宗最浩翰力量的碾压,宁缺根本来不及射出第二箭他也清楚就算射出元十三箭,也没有任何意义,yīn为七念这时候根本杀不死。

  便在这时,歧山大师大喝道:“无畏!”

  大师的断喝令宁缺瞬间醒来,想起在佛殿里参悟zhēn言shǒu印的漫漫长夜,本能里双shǒu在身前合什屈指结了道无畏zhēn言shǒu印,向着空中迎了过去!

  zhēnzhèng的佛门zhēn言shǒu印,应该就是七念现在使出的这般,是佛法zhēn言与法身shǒu印完美的结合,宁缺虽然学了shǒu印,但修佛时日极浅,哪里能够明悟zhēn言妙谛☆?

  按道理来说他的zhēn言shǒu印根本不可能是七念的对shǒu,应该马上便被碾压粉碎,然后整座黑色马车,都要被击毁。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当宁缺的zhēn言shǒu印与七念的zhēn言shǒ○◎u印相遇之时,竟是没有落任何下风!

  轰的一声巨响!

  宁缺唇角渗出鲜血而七念的身体也微微摇晃了一丝。

  残破殿廊下,歧山大师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

  “降魔!”

●  宁缺右掌屈指,向身前递出。

  一道劲风自黑色马车里喷吐而出,在殿前石坪上,结了一道至为庄严的zhēn言shǒu印,硬生生把七念的第二记zhēn言shǒu印给震了回去!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yīn为歧山大师虽然患病多年,修为境界极弱,然而当年他才是世间的不二佛子,苦修多年,慈悲度世,佛性较诸七念更为精深!

  大师的zhēn言,岂会弱于七念的zhēn言!

  而宁缺入魔后,身体在浩然气的炼养之下,变得极为强大,虽仍然不如不动明王法身强悍,但和歧山大师的zhēn言相合起来,同样强大无比!

  歧山大师吐血再喝:“去念!”

  宁缺再结一shǒu印。

  此时,佛法大阵已破,被压抑多时的天空,终于回到了自然的状态中,秋雨自云中缓缓飘落,落在残破的古寺庭院之间。

  秋雨中,佛殿zhèng对着的藏书楼,轰然垮塌。

  七念的脸上流露出极决然的神情,竟是毫不理会宁缺威力恐怖的佛门zhēn言shǒu印,带着不动明王法身,向着黑色马车而去,竟是要以zhēn身镇压!

  一声轻响,叶苏身后的木剑也终于出鞘,化为一道○无识无觉、无生死之意的流光,直刺黑色马车,目标依然是车里的桑桑!

  此时黑色马车距离歧山大师身前的棋盘,已经很近,大黑马的前蹄,已经踩到了那片清静的佛光世界里。

  “天下溪神指!”宁缺◇■伸出右shǒu的食指,刺向秋雨之中,随着这一指出,他的脸色骤然苍白,脸颊似乎瞬间变瘦了很多。

  听着天下溪神指五字,七念神情再变。天下溪神指乃是知守观不传之秘,为什么宁缺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他■想到这必然是陈皮皮暗中教给宁缺,震惊之余却是坚毅无前地继续向着黑色马车扑了过去!

  叶苏却知道,陈皮皮绝对不可能把天下溪神指教给宁缺,所以他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剑指桑桑!

  宁缺确实不会天下溪神指。

  但他的shǒu指依然指向秋雨之中,而且从左至右,看似简单寻常地画了两道直线。

  他身上的黑色院服忽然间变成无数碎布落下。

  他用的是符,那道符太过强大,强大到他自己都无法控制。

  他用的是不定符。

  他用的是神符。

  在红莲寺前的那场秋雨里晋入知命境,他便已经成为了一名神符师,而他悟出的第一道不定神符,承自师傅颜瑟,依然走的是切割之意。

  这道神符才是宁缺现在最强大的shǒu段,压箱底的shǒu段,先前在佛殿里,宝树大师摇动净铃之时,他便想动用这道神符,却没有来得及。

  当七念这些zhēnzhèng的强者出现在场间后,他清楚如果把这道神符就这么用出来,没有太大意义,一定要留在最关键的时候——这道神符,虽然不可能击败七念或者叶苏,但绝对可以为自己和桑桑争取一些时间。

  他的这道神符,只有颜瑟大师一半▲的符意,自然无法切割世间万物,甚至是空间本身,但zhèngyīn为相对简单,所以更加凌厉。

  他的shǒu指在秋雨里画过。

  一道凄厉强大的符意,横在黑色马车之前的空中。

  两●道无形的锋芒,在雨中若隐若现。

  就如同是大河上横着的铁索。

  又像是一把无限长无限锋利的剑。

  秋雨飘至黑色马车之前,切碎成两半。

  看似坚不可摧的不动明王法身,胸口间多了两道极为深刻的黑线。

  七念的胸腹上多出两道笔直的伤口,鲜血横溢。

  那道zhèng向黑色马车刺来的木剑上,多了两道深刻的白痕。

  在这道神符释出的两道锋芒之前,入者皆断★,伤必成双。

  颜瑟大师最强大的本命神符是井字符。

  宁缺只学到了师傅的一半,所以他的这道本命神符叫二字符。

  书院二层楼的二。

  看着那辆即将驶进清静佛光里的黑色马车■,唐神情微凛,叶苏眼瞳微缩,他们两个人在荒原上见过宁缺,那时候这名书院学生还在苦苦思索怎样破洞玄境,然而谁能想到,短短两年时间不到,他已经变得如此强大。

  七念面容微肃,宁缺的神符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战胜他们,但可以把他们拦住片刻时光,廊下的宝树大师伸shǒu去抓净铃,却yīn为失血过多,没能抓住。

  场间局势千变万化,就在所有人都警惕着破寺而入的书院大先生及二先生时,哪里想到,被众人忽视的宁缺却陡然发难,而且如此强悍!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但实际上从佛光大阵被破,到此时最多不过两息时间,最早落下的秋雨,都还没有落到地面上。

  黑色马车即将消失在清静佛光里。

  就在这时,有剑自天外飞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