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土鸡瓦狗


  “杨奇,你还不跪下,把你身上的秘密都奉献出来?”

  宋海山陡然喝道:“否则后悔都晚了,我今天要你生不如死,说实在的,咱们**权倾整个大陆,不光光是在天位学院之中,在别的学院中也有**的存在,你得罪了我们**,跑到天涯海角都得死死路一条,所以你别无选择”

  “宋海山,你只不过是一条狗,也敢如此猖狂么?”

  杨奇弹了弹手指tóu:“你已经被我击败过一次了,还想报仇?可惜的是这辈子都没有希望了你的那表妹云海岚骗过我一次,现在也再也没有机会再欺骗我,没有资格和我抗衡”

  “你说什么?”

  听见杨奇被围困在中央,依旧如此的嚣张,还说自己是狗,宋海山终究忍耐不住了,就要出手

  他的掌中,一口长刀凝结了出来,是qì兵

  这口长刀上面血迹斑斑,似乎是一种正邪双休的qì功

  王者的qì味从上面传送出来,明显是一门王级qì功

  ▲“屠鬼刀法”宋海山奸笑连连:“杨奇,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我苦修了很久的绝世qì功厉害,我这几个月,在镇魔塔之中,日日夜夜与魔鬼为伴,终究把这门qì功修炼成功,踏入夺命之境今天就让你祭刀”

  “◎慢着”

  江帆阻拦住了宋海山说道:“杨奇,你不要不知好歹,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能够投靠太子,把身上的秘密先奉献出来赎罪不然的话,我也无法解救你,大约你不知道我们**的刑法,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需不把你弄死,天位学院也不会说什么,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别以为学院会来解救你,千百年来,学院学生之间的私斗不在少数,就算你死了我顶多是遭遇点责罚,闭关十多年而已”

  学院的规矩,的确是解救不了杨奇

  **在学院之中,一手遮天

  如果单独的学生,没有入别的党派,那面对**肯定会生死都不能够自己

  杨奇对于这一点,也很是清楚

  不过,他有恃无恐,冷冷的看着江帆:“你叫做江帆,修行也是不错在天位学院之中进修了很多年,相信也读过不少的圣贤道理,天位学院的历代祖师都教导我们是斩妖除魔,安抚天下苍生,建立太平盛世,你却在这欺辱同门,强取豪夺,你这样的行为,和妖孽有什么两样?”

  “住口”

  江帆听着听着,已经变了颜色

  他大吼一声,喝断江河,声音把天上的云彩都震碎了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教训起我来了”他的语qì之中,已经是杀机森森,“谷焚xiān,你把他拿下,我要亲身施展搜魂之术,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世界上最为痛苦的事情,到时候把他变成一个白痴”

  “是,江师兄”谷焚xiān大踏步走了上来,冷森森盯住杨奇,脸上已经是狰狞非常:“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说,是疯了还是另外有依仗,大约你还是对天位学院的规矩报有一丝幻想,以为我们不敢杀你既然如此,我就懒得和你多说,今天然你见识见识真正的焚xiānqì功,焚xiān图”

  在他说话之间,一张图画真qì勾勒出来,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这图画比起当日在圣学堂为强大,稍微一震,立刻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股焚xiān的力量从天而降,缠绕在他的周身

  “死”

  谷焚xiān大手一握,焚xiān图画席卷了过来,把杨奇包裹得风雨不透

  哧啦

  就在他出手的同时,杨奇也出手了

  并指如剑,就是当空一划

  登时,一条浩浩荡荡的剑qì,剑意弥漫在空中

  那剑qì如绝世剑客,当空一击,破灭千古,撕裂大山

  整个焚xiān图,无声无息的就这么破解了

  谷焚xiān还没有反yīng过来,整个人的护身真qì就被这一剑劈碎,强烈的剑qì渗透进入了他的经脉之中,使得他大口大口的喷吐着鲜血,眼前金星直冒

  紧接着,一道真qì长臂摘星拿月,抓着他的脖子,提到杨奇的身边

  一霎时,众人都才反yīng过来,谷焚xiān就已经被生生擒拿,一招都没有抵挡过来

  等待所有的真qì都消除,波动消失众人就看见谷焚xiān的身躯被杨奇一把抓住,小鸡似的提在半空中

  杨奇背后,六条真qì手臂挥舞,擒拿谷焚xiān简直是轻松自如,不耗费一点力qì

  “你”谷焚xiān看见自己被真qì手臂擒拿在半空中,成了一个耻辱的姿势,登时qì得间接晕死了过去

  但是,就在他晕死的刹那,杨奇一道真qì输入他的体内,使得他再度苏醒了过来:“谷焚xiān,落入我的手中,想死都不可能怎么样?你说让我生不如死,现在我就也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杨奇……”谷焚xiān几乎是有一种要发狂的感觉:“我是谷家的少主,杰出子弟,你今天这么侮辱我,就是和圣人世家谷家作对,你要明白这是什么后果”

  “放了谷焚xiān”

  还没有等杨奇开口,江帆却说话了,他的眼神之中也有一丝惊讶:“没有料到,我的确是没有料到,你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劲,一招就击败了谷焚xiān这也是你刚才之所以这么嚣张的依仗不过,你以为你这么一点点的实力,就能够在我们**的面前嚣张也好,我就亲身出手,击败你的这一点儿骄傲”

  说话之间,江帆的身上,真qì正在凝结,庞大的qì味从他身躯上迸发出来

  整个草原上,所有的声音都静止了

  以江帆为中心,一个巨大的qì场产生了

  “退后,江帆师兄要出手了,这杨奇绝无抵挡的可能,江帆师兄修炼的是天河斗转qì功,最是雄浑,一旦施展,qì功波动百里,贯穿山峰”

  “这小子竟然能够逼迫得江帆师兄亲身出手,实在是异数”

  “江帆师兄不怕伤害谷焚xiān么?这样悍然出手,谷焚xiān很有可能会遭到伤害”

  “无妨,江帆师兄自有分寸,何况如果在拼斗之中,谷焚xiān死了的话,只会加重那杨奇的罪孽”

  “的确是这样,杨奇还要在战斗之中保护谷焚xiān,免得被波及,一旦死了立刻就会遭到学院的惩罚”

  在江帆庞大qì场迸发的霎时,许多**成员连连后退

  宋海山也跟着后退,他的心中极其不平衡:“杨奇这畜生为什么会强大到这种程度?难道我辛辛苦苦的修炼,根本对付不了他?此人绝不可留好在这次江帆出手,肯定能够把他擒拿下来,我找个机会杀了他”

  他心中的恨意和杀意已经积蓄到达了一种顶点,恨不得立刻就上去,把杨奇间接斩死

  “来,杨奇让本座看看你的qì功到底修行到达了一种什么程度?”江帆如魔神,腾空漂浮了起来

  “你的废话太多了”

  杨奇目光一闪,悍然出手,整个人再次消失,度让所有的人都无法看清楚,只有他自己能够感知一切

  一杆从幽冥鬼神地狱之中的长矛出现了

  就一击,那江帆庞大的qì场完全崩溃,那些崩溃的真qì全部都被长矛吸入了其中,干干净净,◎滴涓不存

  杨奇已经到达了江帆的面前

  在江帆还没有反yīng过来,惊恐的身上中,他的手掌狠狠拍在了江帆的胸膛上

  轰隆

  这个夺命境四次的绝顶强者,赫赫威名的江帆师兄◇dījuānbúcún

  yángqíyǐjīngdàodálejiāngfāndemiànqián

  zàijiāngfānháiméiyǒufǎnyīngguòlái,jīngkǒngdeshēnshàngzhōng,tādeshǒuzhǎnghěnhěnpāizàilejiāngfāndexiōngtángshàng

  hōnglóng

  zhègèduómìngjìngsìcìdejuédǐngqiángzhě,hèhèwēimíngdejiāngfānshīxiōng,整个人被一掌,仅仅是一掌,就从天空个上被打得掉落在了草原上

  嗒

  杨奇从天上间接降落下来,一脚就踩踏在了江帆师兄的脸上

  江帆几乎还没有反yīng过来,脑袋就被踩踏进入了草原的泥土中,一口qì都被呛在了喉咙里面,格格作响

  “江帆,你的废话实在是太多,我也就懒得听了,你们能够压迫我但是也要看看自己的实力如何?”杨奇浑身真qì收敛,变成了一个普通人的容貌,没有任何qì势,但是却让人望而生畏

  那谷焚xiān也掉落到了草原上,浑身颤抖,他不敢相信这一幕,惊为天人的江帆师兄,竟然被一招击败,而且是没有经过任何战斗,qì场到达最强烈的时候被击败的这让他几乎不敢相信是真的

  “不可能”

  一个**的成员大吼起来

  他们正要围困,看看江帆怎么蹂躏杨奇,但是却被杨奇一招就击败,踩踏脑袋进入泥土中,实在是越了他们思维能够承受的能力

  仅仅是一招,一个回合的交手,江帆就彻完全底失败,那这个杨奇究竟有多么的强横?

  宋海山的心已经乱成了一团麻

  “不好离开”

  他的心里,就只有这样一个念tóu但是在他就要离开的霎时,一股真qì从后面袭来,把他间接打翻在地,随后一条真qì手臂,也把他抓了过来,一起**在地面,和江帆,谷焚xiān一样的下场

  “宋海山,你这点小能力,我弹指之间能够把你击杀一百次”杨☆奇擒拿了宋海山,环绕四周:“谁都不准走,谁走,我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

  本书纵横,目前完全免费阅读还望大家■qíqínnálesònghǎishān,huánràosìzhōu:“shuídōubúzhǔnzǒu,shuízǒu,wǒràngtāsǐwúzàngshēnzhīdì”

  ……………………………………………………………………………………………………

  běnshūzònghéng,mùqiánwánquánmiǎnfèiyuèdúháiwàngdàjiā多来纵横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