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竞争光明使七者


  杨qí终于站立了起来。

  他要竞争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光明使zhě。怒火燎天dà帝做了盟主,这是必然的事情,他暂时没有办法抗衡,但是这个光明使zhě的位置却不能够落入别人的手中。

  邪不胜正,光明黑暗两dà使zhě之中,光明使zhě在以后的发展之中,肯定要胜过黑暗使zhě,毕竟在护道联盟中,dà多数都是正道修士,占据了百分之九十。毕竟邪道修士要修炼神功,必须要残杀生灵,◇迫害同道,而正道修士则是直接吸收天地元气,dà不相同。

  这就等于是世俗之中吃素和吃肉一样,泾渭分明。

  杀人练功和吸收天地元气练功还是不同的。

  一旦掌握了光明使zhě,建立◆光明军团,团结正道,杨qí等着修为提升,拉拢人心,处处策划,未必不能够使得怒火燎天dà帝直接退位,夺取dà权。

  而且,光明使zhě位高权重,也拥有dà量气运加持在身躯上。比起什么护教法王,还有诸天神将要强横得多。

  虽然太虚祖师俨然是怒火燎天dà帝的心腹,暗箱操作,肯定要夺取到光明使zhě的dà位。不过眼下众目睽睽,而且许多老古董也并不是都是被怒火燎天dà帝拉拢了,还是有许多竞争★,杨qí可以试一试,击败太虚祖师和诸多竞争zhě,获得光明使zhě的位置。

  “哦?”

  太虚祖师,甚至是怒火燎天dà帝,还有一些老古董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状态之下,居然还有人做仗马之★,yángqíkěyǐshìyīshì,jībàitàixūzǔshīhézhūduōjìngzhēngzhě,huòdéguāngmíngshǐzhědewèizhì。

  “ò?”

  tàixūzǔshī,shènzhìshìnùhuǒliáotiāndàdì,háiyǒuyīxiēlǎogǔdǒngwànwànméiyǒuxiǎngdào,zàizhègèzhuàngtàizhīxià,jūránháiyǒurénzuòzhàngmǎzhī鸣?挑战太虚祖师的威严?

  连怒火燎天dà帝的眉头都微微皱起来,他身后立刻有一尊老古董道:“此人叫做龙傲天,又叫做杨qí,乃是一个得到了无上qí遇的人,曾经在我们护道联盟之中干出来了种种事情,☆能够解除鸿神境界高手的真气弊端,能够治疗生化剧毒………..”

  这老古董俨然是怒火燎天dà帝的心腹,把杨qí的事迹全部说了出来。

  dà帝听得越发的眉头皱了起来。

  “dà帝,☆nénggòujiěchúhóngshénjìngjiègāoshǒudezhēnqìbìduān,nénggòuzhìliáoshēnghuàjùdú………..”

  zhèlǎogǔdǒngyǎnránshìnùhuǒliáotiāndàdìdexīnfù,bǎyángqídeshìjìquánbùshuōlechūlái。

  dàdìtīngdéyuèfādeméitóuzhòuleqǐlái。

  “dàdì,眼下您还没有真正掌握护道联盟的dà权,在场许多隐藏的老古董慑服于您的威名,但是心里其实都各自有小动作,眼下倒是不能够直接压制这小子,看看他到底耍什么鬼?”一个老古董看见dà帝眼神不悦,立刻道。

  “这个本帝自然知道,且看看他怎么办。太虚祖师得到了我灌顶亿年气功,苦修的dà光明普照神拳的气功,如果连一个神话境界三重化神境界的小子都收拾不下,那么也没有资格当光明使zhě。”

  怒火燎天dà帝淡淡的道。

  嗖!

  杨qí就到达了擂台上,看着太虚祖师,背负双手:“太虚祖师,你这个光明使zhě的位置,我倒是要争夺下!”

  “原来是你。”太虚祖师笑了:“小朋友,这会儿不是你过家家的时候,你在护道联盟之中做圣药宗,圣王宗,拉拢一些低等级的修士长老,这都是小孩子过家家,但是现在乃是整个护道联盟最高领袖选拔,你还是退下吧,光明使zhě没有你的份额,甚至九dà护教法王,二十四诸天神将也没有你的份额,你可以当一个地位稍微高级的长老,等你修炼到达半步不朽再来争夺吧,境界太低级了。”

  “今天在场的人,都是修为高低分出胜负来。谁厉害,谁就是使zhě,何必说这么多的废话?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我也是老祖,也有资格争夺,莫非你想独霸这个位置?”杨qí是什么人,哪里会被人话语挤兑:“光明使zhědà位,能zhě居之。”

  “哦?”太虚祖师笑得更加戏谑了:“光明使zhědà位是能zhě居之,但我是怕你不知好歹,被我伤到了,以后修行起来道心气功受损,难以进步,既然小朋友你不知道天高地厚,那我也就不得不让你见识见识,滚下去不要再胡闹了!”

  呼啦!

  太虚祖师一甩dà袖,顿时一团光芒猛烈扑杀过来,dà风骤起,要把杨qí吹下擂台中去,这是光明普照神拳中的“风明月朗”,以柔和的劲道,让人连连翻滚,成为一个笑话。

  这一袖子拂出去,就算是同样的老古董也受不了。

  可惜的是,杨qí看也不看,同样一袖拂了出去,也是一团光明风暴出现,吹拂出去,和太虚祖师的光明风暴对撞在一起,刹那之间两zhě爆炸,当空出现了无数的光明气功,向外激射,一些老古董都纷纷后退。

  蹬蹬蹬!

  太虚祖师足足后退了三步!这才稳定下来,而杨qí则是云淡风轻,纹丝不动,脸上淡淡的笑着:“也不知道是谁胡闹,太虚祖师,这么dà把年纪了,也来争夺光明使zhě的位置,怎么?我这光明神功修炼得可否到家?比你纯正一切吧。你年纪dà了,该去歇息歇息,不要在这里争强斗狠,打擂台的事情,交给我们年轻人就可以了。”

  哗啦!

  就这一下,全场哗然,处处都是老古董的惊讶,人人都看了出来,这两人同时一拂之间,太虚祖师完全处于了下风,整个人被逼得后退,而杨qí纹丝不动,气功深不见底,谁都不知道他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横?

  “嗯?”就连那怒火燎天dà帝都zhèn惊了一下,身躯动弹:“此子的实力,居然如此强横,如果真的按照这种修为的话,我恐怕一时半会都无法把他收拾下来,此人的实力足足可以和一些巅峰的无敌半神媲美了。这还不是他真正的实力,身躯之中,肯定有杀手锏没有施展出来。”

  “该死!”

  太虚祖师就在这一下,颜面dà损,本来以为可以装一下前辈高人的风范,dà袖一甩,杨qí就滚下擂台,结果是自己差点滚出去,要不是自己修炼了许多岁月,身躯中另外有宝藏,肯定会被一袖拂飞。

  “小子,你居然和我争夺光明使zhě的位置,既然如此,就怪不得我了,光明神藏,出现!”顿时之间,太虚祖师的背后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光芒刀剑,弓箭,长枪,长矛,甚至还有各种光明神将,似乎是光明神国的守护zhě来到了人间,击杀一切不尊敬光明诸神的存在。

  轰隆!

  他携带光明神藏,一拳打来。

  “光明普照!”

  “一切山河,宇宙dà地,虚空万物,皆有光,光之所在,才有生机……….”一连串的神族文字,出现在他的拳风之中,顿时之间神圣无比光明风暴dà作,四面zhèn荡,让人膜拜敬仰,真的有一种光明使zhě的风范和威●严。

  但是杨qí出手了。

  他双手一动,庞dà的光明气息也从头顶上降临,是真正的神圣之光,诸神的祈祷,这些圣光汇聚在一起,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尊巨dà的神祗影子从光明之中冉冉诞生,神圣◎的光明诸神对着这影子进行祈祷。

  如果说,太虚祖师的光明,是令人敬仰的光明,那么杨qí的光明就是一切光明的源头,光源之源,再也没有任何光明比他的这种光明纯粹了。

  “天堂!”

  他就说了两个字,一拳轰击了出去,对撞击上太虚祖师的拳头,体内庞dà的气功突然爆爆发,好像混沌之中冲出来的无敌光明dà战神。

  轰隆!

  两拳对撞,太虚祖师整个人的身躯好像炮弹一般被击飞,整个人当空被zhèn下了擂台,甚至要撞击到达天道运转神殿之外。

  杨qí长啸一声,声音激烈,穿金裂石,许多空间都炸开,其中渗透出来了浓郁的光明液体,这些光明液体沸腾,凝聚出来了许多光明巨灵天使,当空飞舞,神迹连连,这就是他的气功,催动到达极至的表现,他要告诉世人,自己的强dà,绝对不是浪得虚名,有资格成为光明使zhě。

  “此子,居然强横到达了这种程度………”叶少叶无道全身都在颤抖,在杨qí爆发出来了这股力量面前,他似乎无法抗衡!甚至,就算是在兜率天之中,他都觉得自己没有把握和杨qí作战,那兜率天皇帝也在全身发寒冷,打摆子一般的说道:“这这这……….这人强横到达这样的程度,甚至超越了那黑暗使zhě,比起龙族族长都要强dà一些了,刚才陀佛果的龙吟,我们都没有这样zhèn撼激烈!”

  此时此刻,一些老古董都被杨qízhèn得头晕眼花。

  那黑暗使zhě,波韵魔女也脸上显现出来了惊骇的神色:“怎么会如此强dà,我都不是此人的对手,光明使zhě和黑暗使zhě对立,相互制约,但是现在我似乎完全制约不了此人,让此人成为光明使zhě,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我有什么办法去阻止此人成为光明使zhě?没有一点办法,他如此强横的实力,都可以去和怒火燎天dà帝争夺盟主宝座了。居然不争夺宝座,转来争夺光明使zhě的dà位,看来是势在必得了。”

  怒火燎天dà帝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他手指一动,一道光芒激射出去,把摔下擂台的太虚祖师包裹起来,看见此人已经是奄奄一息,体内的所有光明气功被一拳zhèn散,自己传递他的光明气功,居然被人一拳吸收了,现在吸收到达杨qí的体内,等于是刹那之间,杨qí拥有了光明神藏,自己苦修亿年的光明普照神拳气功。

  顿时,他的心里dà吃一惊,怒火中烧,不过表面上却丝毫不显现出来。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