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耢花生


  一连拾了几天的gǔ穗,沈小胖再也没有出现过。连蔓儿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又有些悻悻然。松了口气是因为沈小胖太难缠了,没遇见他当然是好事。至于悻悻然,连蔓儿思前想后,她的那块帕子肯定是被沈小胖给收起来了,看不见沈小胖,就没法拿回帕子。那块帕子当时可是花了十几文钱,虽然因为她还不会刺绣,只是锁了边,可那也是她自己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不过,没有比拾秋更重要的事情,连蔓儿心里念叨了沈小胖◇两天,也就将他抛在脑后了。

  拾完了gǔ穗,就开始耢花生了。花生,是很难收的,即便是最仔细的庄稼人,也不可能把每一粒花生都收进仓,总有一些会留在土里。一斤带皮的花生,能换一斤多上好的大米,三十◆里营子的孩子们纷纷提着篮子,手里拿着小耙锄或者小镐,散到地里寻找落在地里的花生。

  连蔓儿自然是不甘落后的,每天一大早,就和小七、连枝儿和五郎下地耢花生。

  连家虽然种了花生,但是那是要卖钱的,到现在为止,连蔓儿她们吃到肚子里的不超过十颗。这并不是说当家人连老爷子苛刻,村中的人都是这样的,反而是给孩子吃花生的人家,会被说成是惯孩子,不会过日子。

  穷苦人家的花生地里,自家仔☆细地搜检过,剩下的就少。但即使是这些人家,也有细心的和粗心的。找到那粗心的人家的花生地,收获自然就多。还有就是大地主人家的地里,也可以有不少的收获。

  就算是没有多少,找到一些吃进肚子里,也是▲解馋的。

  耢花生是很辛苦的。要找寻那些被落在土里的花生,大家几乎将地都整个翻了一遍,所以才叫做耢。小七喜欢吃花生。哥哥姐姐们爱惜他年纪小,找到花生都会先给他吃。小七也很懂事,他会很仔细地吃上◎一小把。然后就不再吃了。

  村里的孩子们耢的花生,有的要归到家里。贴补家用,有的人家就宽松些,让小孩或是自己打牙祭,或是拿到镇上卖了,换糖果吃。

  现在连家四房好多事都连蔓儿当家,连蔓☆儿想着现在手头还有余钱,决定这些花生就留下自家吃好了。

  这样早出晚归。有小七和四郎早就寻下的好地,一天下来,她们每个人都能耢花生七八斤的花生,几天下来,虽然小脸晒黑了,手上磨出了泡,胳膊腿酸疼,但是看着满满一麻袋的花生,心里的高兴劲完全能抵上这些天的劳累。

  村里的人看见了,都说连家四房的孩子又机灵又能干。

  连守信这些天和连老爷子一起扬场。每天晚上头一沾枕头就能马上睡着,早上却不用人唤,天没亮就起来。

  张青山和李氏送来的两只老母鸡,qí中那只黑母鸡。在来的第二天就下了一个蛋,张氏就舍不得杀了吃肉了,让连守信圈了一个小小的围栏,把两只鸡养在西厢房的窗根底下。

  连蔓儿和张氏商量了一下,就将那只芦花鸡杀了。后院的豆角都要拉架了,连蔓儿和连枝儿捡嫩一些的摘洗了一大篮子,又舀了三斤白面,和面发面,打算做豆角炖肉胡饼。

  将鸡剥洗干净,鸡肉切成块。烧热大铁guō,先放一点点的油,加入葱花、蒜瓣和大酱炒出香味,在将鸡块倒进大铁guō里翻炒,等翻炒出油来,再加入摘洗干净并切了段的豆角。

  这边连蔓儿将发好的面,分成几个均匀的面剂子,一个个地擀成薄片,在一面上薄薄地抹上油,撒上盐和花椒粉,对折一下,再在对折过后的面上抹油、撒盐和花椒粉,然后再对折。这样胡饼就做好了。

  那边连枝儿已经将豆角和鸡块翻炒好,然后在guō里加水,水刚刚没过豆角就可以了。连蔓儿把胡饼端出去,均匀地摊在豆角上,然后将guō盖盖严。五郎在灶下烧火,等到将guō烧上汽,就是从guō盖四沿都冒出浓浓的蒸汽来,再烧一把火,然后闷上一刻钟的功夫,鸡肉炖豆角和胡饼就都熟了。到时候胡饼中浸透了鸡肉和豆角的香味,会更加好吃。

  连蔓儿几个正围坐在一起说笑,一边等着guō烧上汽,门帘哗啦的一响,四郎带着六郎从外面跳了进来。

  “你们又炖鸡了?”四郎吸☆了吸鼻子道。

  “上房不是买肉了,比鸡好吃。”小七道。

  “蔓儿,我告诉你一件事。”四郎用手背蹭了蹭嘴,凑到连蔓儿身边道。

  “shá事?”

  “好事呗,我告诉你,你得●给我个鸡腿吃。”四郎道。

  “什么事值个鸡腿?”连蔓儿白了四郎一眼,一只鸡就两条腿,她们还没吃上,凭shá给他。

  “花儿姐给你使坏那。”四郎就说了一句。

  “哦?”连蔓儿哦了☆一声。

  “她使shá坏了?”连枝儿忙问。

  “给我鸡腿,我就告诉你们。”四郎扫了一眼已经开始冒气的大铁guō。

  “她使坏,我们知道,不用你告诉。”连蔓儿不在意地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想骗鸡肉吃。”

  四郎闻着越来越香的鸡肉味,就有些着急。

  “我咋能骗你那,我亲耳听见的。”四郎道,“就是花儿姐刚回来那天,她和老姑到后院,说是shá皇宫里的花要给老姑,怕你不高兴,就给你了。老姑气的,把颗白菜都踩烂了。”

  连蔓儿心中一动,就想到那天她们去上房,连秀儿盯着她和连枝儿头上看的事情来。

  “她们说话,肯定背着人,你咋能知道那?”连蔓儿很不信任地看着四郎。

  “我蹲在黄瓜架底下拉屎,就听见了。”

  “啊!”小七跳了起来,“我就知道是你,你咋不去茅坑里拉?跟狗学,我说咋黄瓜架那边总臭烘烘地,上次还差点踩到。”

  “你管我在哪拉屎。”四郎满不在乎道。

  “去去去,什么拉屎不拉屎的,臭死了,还说。”连蔓儿不满道,“对了,你说你在那……啊,那老姑没闻见味,还能让你听她们说话。”

  “我看她们来了,还没拉出来,我就憋了一会。”四郎道,“你还不信,让你俩替大伯娘做饭,也是花儿姐让老姑说的。”

  怪不得那,那个时候连花儿不敢当面得罪她,说了那样模棱两可的话,如果连秀儿是个聪明的,依旧可以坚持让她和连枝儿去上房做饭,但是连秀儿是个直脾气,听不出连花儿那弯曲的心思,就以为连花儿是替她们说话,所以就气的shá话都不说了。过后,两个人都应该是非常郁闷吧。

  “你说这些事,我早知道了,老姑shá都听花儿姐的,不是一天两天了。”连蔓儿道。

  四郎见连蔓儿毫不在意,那他不是就要不到鸡腿吃了。四郎眉头皱了皱,一拍大腿。

  “还有件事,你肯定不知道。”

  “shá事?”

 ◆ “你娘让老姑给推了一跤,那也是花儿姐使的坏。”四郎掩着嘴,神秘兮兮地道。

  ******

  这章有槽点,弱颜边写边笑。

  有粉红的童鞋们,支持一下呗。弱颜在新书月票榜上,离前●面很遥远,可马上就要被后面的超越了。对手指,求支持。

  努力去码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