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阻碍


  ??费章节(12点)

  连蔓儿吃了一惊,看清楚来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正shì连守义。她这才想起来,连守义的小舅子何老六就住在西村,旁边那个人看来就shì了。

  连守义和何老六这时已经走了,离着几步远,连蔓儿就闻见了他们身上的酒味。

  “老四,nǐ这shì要买地?”相互打过了招呼,连守义看看吴玉贵,又看看旁边等候的马车,就问连守信。他有点不连守信能够买地,但shì吴玉贵shì牙侩,连守信显然shì雇了马车来这里看地的。

  买地shì件大事,自然shì瞒不了人。不过,如果能在买好了之后,才让连家的其他人,shì最好的。连守信很了解他这个二哥的性情,担心说了真话◎不知会生出枝节来,可他历来shì诚实惯了的,否认的话就说不出口。

  “连四弟shì来随便看看的。”吴玉贵shì久经世故的人,瞧着连守义和连守信两个的情形,就在旁边打哈哈dào。

  “s■hì啊。”连守信见吴玉贵这么说,也就接上了话头,“爹答应给我们一年的粮食,到了明年,我们就只能靠个了。那几亩地,怕shì不够吃。”

  “nǐ这还shì要买地啊。”连守义盯着连守信的脸,说dào◇。

  连蔓儿抚额,连守信shì真的不会说谎。

  “老四,nǐ跟二哥说说,nǐ这shì从哪弄到钱了?”连守义就走近连守信,问dào。

  “这不shì何老九家的地吗,哦,俺想起来了★。”何老六突然在旁边dào,“何老九赌输了钱,要卖三十亩地,好像就shì这块。三十亩地啊,咋地也值一百两银子。”

  何老六说完,就上下打量着连守信。

  听到一百两银子,连守义的眼睛顿时亮了,就在连守信身上扫来扫去,然后又看连蔓儿几个,似乎shì在看他们shì否有一百两银子在身上。

  没看到银子,连守义还会一把抓住了连守信的手。

  “老四,nǐ有这么些银子,要买地,也☆该和二哥、和咱爹商量,咱们一家苦哈哈地……”连守义有些急切地dào。

  “二哥,我哪来那么多银子。”连守信用力想甩脱连守义的手,却被连守义紧紧地抓着不放。

  连守义的性子,shì油锅里◎有钱,他也要捞出来花的。听到连守信能买三十亩地,顿时就见财起意了。如果任由他闹下去,只怕这地就要买不成了。

  连蔓儿心中着急,眼睛余光瞥到何老六,顿时计上心来。

  “二伯,我们不shì来买地的。”连蔓儿dào,“shì爷让我们来西村,来看何老舅。”

  “啥?”连守义和何老六同时吃了一惊。

  “shì爷听人说,何老舅家也拿野葡萄酿了不少的酒,shì偷学了我们酿酒的法子。爷让我们来看看,shì不shì真的。”连蔓儿好整以暇地说dào。

  “俺啥时候偷学nǐ们了?”何老六立刻否认,“nǐ个黄máo丫头,胡说啥。”

  黄máo丫头虽算不上shì厉害的骂人的话,但也觉不好听。连守信当然就不高兴了,他这做爹的就在这站着,何老六就这样说他闺女。而且,何氏偷看连蔓儿酿酒,四郎半夜打开他们酿酒的坛子,后来何老六家就跟着酿了许多的葡萄酒,这分明就shì偷学他们的。

  “老六,我家蔓儿叫nǐ一声老舅,nǐ咋出口伤人?”连守信一用力,甩脱了连守义,沉着脸dào,“nǐ家酿那葡萄酒,shì不shì偷学我们的,把四郎叫来问问就了。”

  有连守信撑腰,连蔓儿胆气就更壮了。

  “我爷说了,何老舅家要shì真的酿了酒,我爷还要来,这事可得好好说dào说dào。”连蔓儿大声dào,“我爷说,看咱们都shì亲戚,也不全要了那些酒,nǐ最少要分给我们○一半才行。”

  连老爷子当然没说过这样的话,但shì刚才连守义拿连老爷子说事,连蔓儿就有样学样,也拿连老爷子出来吓唬连守义和何老六。

  连蔓儿在家酿酒,何氏看着眼馋。她并不,那shì连▲○一半才行。”

  连老爷子当然没说过这样的话,但shì刚才连守义拿连老爷子说事,连蔓儿就有样学样,也拿连老爷子出来吓唬连守义和何yībàncáiháng。”

  liánlǎoyézǐdāngránméishuōguòzhèyàngdehuà,dànshìgāngcáiliánshǒuyìnáliánlǎoyézǐshuōshì,liánmànérjiùyǒuyàngxuéyàng,yěnáliánlǎoyézǐchūláixiàhǔliánshǒuyìhéhélǎoliù。

  liánmànérzàijiāniàngjiǔ,héshìkànzheyǎnchán。tābìngbú,nàshìlián蔓儿想出来的,还以为shì张青山要帮扶连守信。张青山家有果树林子,日子过的好,这些何氏都。她就认为,这肯定shì个发财的路子。因此,就仔细看了,觉得都学会了,就来西村,找了她何老六,把这事情说了。

  何老六shì个爱喝酒的,虽然家里的条件一般,但shì镇上各个铺子里的酒,他几乎都喝过的。他自然葡萄酒很值钱,拿野葡萄酿酒,花费很小,立刻就觉得这确实shì发财的路子。

  就这样,何老六也酿了几十坛子的葡萄酒。

  这确实shì从连蔓儿那里偷学来的,如果shì不相识的人也好推脱,但shì有何氏这一层的关系,他就推脱不了。连老爷子真要追究这件事,霸dào一点,收了他酿的酒,温和一些,就像连蔓儿所说,那他也shì要破财。

  何氏shì连家的,这件事就shì她胳膊肘往外拐,偷婆家的添补娘家,就shì连守义也有责任。

  何老六和连守义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心虚。

  “爹有这话,我咋不。”连守义dào。

  “二伯,爷正要找nǐ,nǐ就出门了。”连蔓儿立刻dào,“正好二伯nǐ也在这,咱就上何老舅家看看去呗。”

  “看啥看,他家根本没酿酒。”连守义dào。

  “对,俺家啥时候酿酒了,没有的事。”何老六附和dào。

  “有没有,看看不就了。”连守信dào。

  “老四,我这做二哥的话,nǐ都不听了?”连守义拿出了做哥哥的派头来,想要压连守信。

  因为连守义shì二哥,连守信就必须要听连守义的?真要这样,她们可都别活了。连蔓儿就凑到连守信身边,扯了扯连守信的袖子。

  连守信低下头,就看见自家的闺女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着,旁边两个都攥着小拳头,眼睛也都在看着。他shì孩子们的父亲,现在分家出来,他就shì这个家的顶梁柱。他要给孩子们支起一片天来。

  “二哥,这要看shì事。”连守信将背脊挺的更直了一些,“再说,咱爹还在那。”

  “老四,nǐ可shì越来越硬气了。”连守义看压服不住连守信,就皮笑肉不笑地dào。

  “二哥,咱就去老六家看看吧。”连守信dào。

  “老四,nǐ咋不信我那?”连守义忙哈哈笑dào,“老六真没酿啥酒。”

  “爹,他们不让咱们看,咱跟我爷说,让我爷来吧。”连蔓儿就dào。

  现在连守义和何老六都想着要保住何老六酿的那些酒,似乎已经忘了询问连守信买地的事。话题被她成功地转移了,看也不能保证连守义又突然想起来,所以还shì快些撤退才shì上策。

  “好。”连守信没看上西村这三十亩地,因此也不打算久留,就点头dào。

  几口人就坐上马车。

  “我这就请我爷来,到时候……”连蔓儿上了马车,又探出头来,故意哼了一声dào。

  连守义和何老六已经顾不上和他们,急急忙忙往西村里去了。

  看着连守义☆和何老六的背影,连蔓儿心里笑了两声。这两个人信了她的话,肯定shì去何老六家了。他们会做?将葡萄酒坛子藏起来,还shì暂时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免得被连老爷子?应该shì后者。葡萄酒在酿制的过程中,shì★很忌讳搬动的,那样会影响葡萄酒的滋味。

  坐在马车上,吴玉贵开口问dào连四弟,这地,nǐ们还买不买?”

  通过吴玉昌,连家的事情他也一些,因此才会这么问。

  “爹,赵家村和西村这两块地,哪块能买?”连蔓儿就问连守信。

  吴玉贵在旁边察言观色,他,连蔓儿虽然shì个还没留头的小姑娘,说出来的话,分量却相当的重。甚至可以说虽然连守信shì一家之主,可真正拿主意的shì连蔓儿。吴玉贵心里不禁有些纳罕。不过他也有些高兴,连蔓儿这样说,自然shì打定了主意要买地,那么他这一趟,就没有白跑。

  “赵家村那块。”连守信想也不想dào。

  两块地相比较,考虑到价格的问题,土质的差别还不shì很大,但shì赵家村的那块地,离他们家更近,而且有方便的水源。

  “连四弟有眼光。”吴玉贵立刻笑dào。

  “吴三叔,咱今天能不能就买下来?”连蔓儿又问吴玉贵。她要尽量把地买下来,免得节外生枝。

  “能。”吴玉贵一口应承,“赵家也急着要卖,不过,他家要现钱。九十五两银子,再少,怕shì讲不下来了。”

  有了卖蒜香花生方子的八十两,还需要十五两银子。

  “爹,nǐ和吴三叔先去量地,我回家找我娘凑钱。”连蔓儿就dào。

  到了三十里营子的村口,连蔓儿让马车停下来。

  “蔓儿……”连守信也跟着跳下马车,他有些迟疑,毕竟九十五两银子银子可不shì小数目,可以说,这shì他这辈子至今为止,还没有过这样大的开销。

  “爹,nǐ忘了,咱还有沈家给的银子。”连蔓儿以为连守信shì怕银子不够,就小声dào。

  “蔓儿,这事能不能叫上nǐ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shì我最大的动力。)

  shì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