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以死相逼


  ??费章节(12点)

  连蔓儿暗自咋舌,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连守礼能说几句话。只怕是他一开口说要分家,zhōu氏就发作了。

  “老三,好好的,说啥分家。”连老爷子坐在炕头上,声◇
  ??fèizhāngjiē(12diǎn)

  liánmànérànzìzǎshé,jiùzhèmeyīhuìdegōngfū,liánshǒulǐnéngshuōjǐjùhuà。zhīpàshìtāyīkāikǒushuōyàofènjiā,zhōushìjiùfāzuòle。

  “lǎosān,hǎohǎode,shuōsháfènjiā。”liánlǎoyézǐzuòzàikàngtóushàng,shēng音低沉地道。

  “爹,我……,分开过,大家伙都清净。”连守礼被zhōu氏一个巴掌打的有些懵了,竟然将平时不敢说的话说了出来。

  “清净,nǐ弄死我,nǐ就带着nǐ的孩子吧,nǐ就清净了。”zhōu氏一边骂着,一边用脑袋往连守礼的怀里撞。

  zhōu氏是坐在炕上的,这么全力地撞,连守礼不禁倒退了一步。zhōu氏用力过猛,身子就往炕下栽歪。连守礼忙用两手去扶住zhōu氏的身子。zhōu氏却跟不要命了似地,继续拿头去撞连守礼。连守礼怕zhōu氏摔到炕下,只好忍着疼,往前凑,并调整的身子,让zhōu氏的头能撞在他比较柔软的腹部。

  “我这是做的啥孽啊,一把屎一把尿地把n◆ǐ们养活大了,一个个翅膀硬了,就看不上我了,恨不得我立刻就死了。我的那个天啊,nǐ睁开眼睛看看啊,我没法活了……”zhōu氏又抬起手,给了连守礼一个耳光,然后放声大哭起来。

  连蔓儿在旁边惊奇▲ǐmenyǎnghuódàle,yīgègèchìbǎngyìngle,jiùkànbúshàngwǒle,hènbúdéwǒlìkèjiùsǐle。wǒdenàgètiānā,nǐzhēngkāiyǎnjīngkànkànā,wǒméifǎhuóle……”zhōushìyòutáiqǐshǒu,gěileliánshǒulǐyīgèěrguāng,ránhòufàngshēngdàkūqǐlái。

  liánmànérzàipángbiānjīngqí地看见,zhōu氏这次可不是假哭,而是真哭,那眼泪真是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娘,我啥时候说看不上nǐ了。分……”

  “老三,来,nǐ现在就掐死我。然后,nǐ爱咋地咋地,我也看不见了……”zhōu氏又抓住连守礼,双手捶打他的胸膛。

  连守礼满脸通红,只是忍耐着,也不让开。

  “我的那个天咧……”zhōu氏抓着连守礼,放开声哭嚎起来,“老三,nǐ丧良心啊。我十月怀胎,受了多少苦,把nǐ拉巴大了,nǐ那年得病,家里没钱,是我把我一个银镯子卖了给nǐ治病,nǐ才捡一条小命。nǐ都忘了啊,nǐ娶了忘了娘。早这样,我就不该给nǐ瞧病,让nǐ死了就省心了。……nǐ个丧良心的,月课儿里,我就该掐死nǐ。”

  “nǐ们都看啥,出去把乡里乡亲都叫来,老三,nǐxián弃nǐ亲娘,大家伙的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nǐ。……nǐ不怕人戳破nǐ的脊梁骨,nǐ……”

  zhōu氏似乎想说nǐ就分家,可是却没舍得说出口。

  “娘,我没xián弃nǐ啊。就是分……”连守礼抱着脑袋,哀叫道。

  “nǐ是铁了心了?”zhōu氏抬起头,冷冷地盯着连守礼。

  这么一闹腾,zhōu氏的头发都散乱了,鬓角的白头发散乱地垂落下来。她哭了一阵,眼睛就泛红了。连守礼看见zhōu氏这个样子,心中顿时一软,也没答话,只呆呆地站着。

  “好,那nǐ先掐死我,给nǐ,nǐ掐死我。”zhōu氏抓过连守礼的两只手,放在的脖子上,而且还用力地收紧。

  天,zhōu氏这是以她的命要挟连守礼,不让连守礼分家。zhōu氏这是豁出去了。连蔓儿不禁打了个哆嗦,她现在才深刻地明白,她们能分家出来过,是多么的幸运。如果当时不是张氏奄奄一息,眼看着不能好了,只怕zhōu氏才不会轻易答应。如果zhōu氏也像现在对付连守礼一样对付连守信,连守信会如何。

  只怕比连守礼好不到哪里去。

  连守礼的双手被迫还在zhōu氏的脖子上,他的手心能清楚地感觉到zhōu氏脖子里血管的跳动,喉头的上下移动,而zhōu氏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还在抓着他的手,用力收紧。

  “娘,娘,我不分家了。”连守礼终于支持不住了,一个大老爷们也落了泪。

  “nǐ现在不分,nǐ和nǐ闺女让nǐ分,nǐ以后还得想分,nǐ趁早先掐死我。”zhōu氏却不放开连守礼。

  “娘,我再也不提分家了,我再也不提了,叶儿、叶儿她娘,nǐ们都……”

  赵氏显然也被zhōu氏这拼命的架势给吓坏了,就拉着连叶儿战战兢兢地走。

  “跪下,nǐ们快跪下,给娘磕头。”连守礼颤抖着声音道。

  “爹。”连叶儿哭了。

  最终,赵氏和连叶儿还是跪了下来。

  zhōu氏见这才缓缓地放开了连守礼的手。

  “娘啊。”zhōu氏这一松手,连守礼身子一软,扑通一声就跪到在炕沿下。他完全崩溃了,一个大男人哭的像是一个几岁的娃娃。

  “nǐ看nǐ把孩子们吓的。”连老爷子这个时候埋怨zhōu氏,又扭头对刚赶的连守信道,“老四,nǐ快扶nǐ三哥起来,蔓儿,nǐ也把nǐ三伯娘和叶儿妹子扶起来。”

  这个时候连守人、连守义也都赶了。

  “我话说在这,以后要是谁再敢提分家,就先掐死我。”zhōu氏摸着的脖子,指着几个威胁道。

  “娘,nǐ放心,我这辈子,下辈子,都不跟nǐ分家。”连守礼讨好地对zhōu氏道。

  “nǐ那,老大?”zhōu氏问连守人。

  “娘,我也不分家。”连守人道。

  zhōu氏哼★了一声。

  “……这些年,大家伙都辛苦我,我心里有数。”连老爷子抽了一口旱烟,缓缓地开口道,“nǐ们谁也别多想,眼瞅着就有好日子过,都把心放宽点,我心里有数那,哪个也不会让nǐ们吃亏……”
□leyīshēng。

  “……zhèxiēnián,dàjiāhuǒdōuxīnkǔwǒ,wǒxīnlǐyǒushù。”liánlǎoyézǐchōuleyīkǒuhànyān,huǎnhuǎndìkāikǒudào,“nǐmenshuíyěbiéduōxiǎng,yǎnchǒuzhejiùyǒuhǎorìzǐguò,dōubǎxīnfàngkuāndiǎn,wǒxīnlǐyǒushùnà,nǎgèyěbúhuìràngnǐmenchīkuī……”

  大家唯有nuònuò称是。

  最后,连老爷子让连守礼和连守信留下,让其他人都各自回房。

  从上房出来,赵氏和连叶儿都垂着头,显然是受了打击。连蔓儿也不免有些无精打采的,zhōu氏这一招以死相逼,可将连守礼真的吓坏了。只怕他以后再也不敢说分家的话了。

  就因为zhōu氏是连守礼的亲娘,zhōu氏心里明白连守礼在乎她,孝顺她,所以她这以死相逼,才会这么奏效。连守礼的心肠不够硬,可zhōu氏却硬的下心肠,豁得出去,连守礼这辈子似乎就只能任凭zhōu氏拿捏了。

  这算,是不是该叫做亲情绑架那。

  “蔓儿啊,别愁眉苦脸的了。”回到西厢房,张氏见连蔓儿闷闷不乐,就开解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nǐ三伯娘她们不分出来过,也许以后还是好事那,这谁能说的清。”

  “好事?我看很难。”连蔓儿叹气道。

  “这可有啥法子,nǐ三伯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nǐ奶寻死。”张氏也叹气道。

  过了一会,连守信了。

  “爹,我爷跟nǐ说啥了?”

  “nǐ爷跟我倒没说啥,就是劝nǐ三伯别想着分家。”连守信就将连老爷子的话,简略地说了说,“nǐ爷说,nǐ三伯和我不一样,我有五郎和小七,nǐ三伯没,还分啥家。nǐ爷还说,他叶儿受了委屈,以后肯定想法子补偿叶儿。”

  “爷也是不愿意分家的。”连蔓儿道。

  “可不是。”

  “爹、娘,吴三叔来了。”小七在外面叫道。

  “哎呦,这么快就了”听说是吴玉贵来了,大家都忙迎出去。连蔓儿猜到吴玉贵是送红契来了,心中顿时欢喜起来。

  将吴玉贵迎到屋里坐下,吴玉贵果真从怀里掏出契纸来,交给了连守信。

  “这可有劳吴三哥了,没想到办的这么痛快。”连守信感激地道。

  “一家人,客气啥。”吴玉贵笑道。

  连守信将契纸看了几眼,就交给张氏,张氏含笑也看了,就又交给连蔓儿。连枝儿、五郎和小七也都凑,和连蔓儿一起看这红契。

  这契纸的上半部分,就是昨天订立的民契,只是在后面加上了契尾。契尾中将民契的内容简略地复述了一遍,并写了已经交了契税若干,契尾上,最后注明了年月日。契尾中间盖了红色的印章,契尾与民契的接合位置,还盖了骑缝章。

  连蔓儿将这红契反复看了几遍,心中溢满了欢喜。昨天的民契是民间的约定,还怕有人滋事,现在有了红契,就是说官府也承认她们是那二十五亩地的主人了。这可谁也抢不走了。

  连蔓儿眉开眼笑地将红契叠好,放进她存放银钱的木匣子里锁了起来。连枝儿、五郎和小七都簇拥在连蔓儿身边,眼睛中同样都是欢喜。

  …………

  宋海龙离开的第二天,宋家就打发了一个管事的婆子来,送了好些给连花儿。这婆子来将媒婆也带了来,再次敲定了送聘和迎亲的安排。

  送走了媒婆和宋家的人,大房一家似乎一扫近日来的霉气,各个喜笑颜开。二房的人自然也跟着乐呵,跑前跑后地,对大房的人比以往更巴结了几分。连蔓儿他们手里有了地,想着明年的好年景,也是开心。

  因此,这些天连家的院子里时时都能听到笑声。

  “娘,晚上做个醋溜白菜吧。”小七抱着一颗白白胖胖的大白菜,递给张氏。

  “好。”张氏笑着应了。

  “娘,后院园子里的白菜都长成了,咱啥时候积酸菜?”连蔓儿问。

  “着啥急,还早着那。”张氏答道。现在的气温还不够低,要是积早了酸菜,是会烂掉的。“我估摸着,咱得积两缸的酸菜,还得腌一缸咸菜。”

  “要是现在就有酸菜吃该多好。”小七仰着脸道。

  连蔓儿心中一动。

  “娘,咱现在就积酸菜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