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又一个财迷


  ??费章节(12点)

  “蔓儿,现在不是积酸菜的时候。”张氏听lián蔓儿说现在就要积酸菜,以为是她馋酸菜了,就笑道,“今晚上醋溜白菜片,娘多给你放点醋。”

  “娘,醋溜白菜和酸菜可不是一回事。”lián蔓儿也笑了。

  “蔓儿啊,就算娘现在给你积酸菜,也得一个月才能吃。”张氏道。

  “娘,我想了个法子,不yòng一个月就能让酸菜入味。”lián蔓儿道,“娘,让我试试ba。”

  “你又琢磨着啥了?行,就给你一棵白菜,让你折腾去。”张氏道,对于孩子们的要求,只要不过分,张氏都会答应。

  “娘,你就等着吃酸菜ba。”lián蔓儿喜道。

  在她前世的时候,她的父母都是东北人。她们那个时代在东北,冬天的时候,都有积酸菜的习惯。那个时候,物资贫乏,冬天很难有新鲜的蔬菜吃,大多数时候,就靠着酸菜过冬。

  后来,日子富裕了,一年四季都能吃到多种多样的新鲜蔬菜,但是她们jiā对酸菜还是情有独钟。甚至,不再满足于只在冬天吃酸菜。有一些小贩就是看准了人们的这种需求,琢磨出了法子,只需要几天就能腌制出酸菜来。

  她们jiā一开始也买了两次,后来看到小贩yòng来腌制酸菜的yòng具,就觉得还是自jiā腌制,才能保证安全和卫生。lián蔓儿那时就跟着父母,学会了如何在短内腌制出好吃的酸菜。

  这种腌制酸菜的方法是很简单的,也不需要复杂的配料,lián蔓儿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就叫了lián枝儿和小七来帮忙。

  “咱们先腌两颗白菜ba。”lián蔓儿道,她两种快速腌制酸菜的法子,都想试一试。而且一颗鲜白菜,看着很多,腌成了酸菜,体积起码会缩小一半。像她们这样的六口之jiā,一颗酸菜,还不够他们吃一顿的。

  lián蔓儿就选了两个大个头的白菜,将外面略有些破损的菜叶子掰掉,又yòng菜刀将菜根砍了下去。

  然后,挑出一颗来,将白菜一个白菜帮一个白菜帮的掰下来,放在案板上,按照切酸菜丝的法子,yòng刀背在白菜帮鼓起的地方拍一下,将白菜帮拍平了,然后将这一个白菜帮片成薄片。

  这可是需要好刀工的,lián蔓儿干脆qǐng了张氏帮忙。张氏一手按住白菜帮,一手拿刀平平地片入白菜帮顶端,然后随手一撕,一片薄的透明的白菜片就被片了下来。一个白菜帮,在张氏的手下,可以片出四五片的薄片,只在尾部菜叶那里还lián在一起。

  将白菜片成薄片之后,在码起来,切成极细的丝。

  lián蔓儿看着张氏不过一会功夫,就将一颗白菜切好了,又是羡慕又是赞叹

  “那棵还切不,蔓儿?”●张氏切完一颗,似乎还意犹未尽。

  “那棵先不切,娘你去忙你的ba。”lián蔓儿忙道,又扭头问小七,“小七,水烧开了没有?”

  小七在灶下抬起头来,“二姐,水烧好了。”

  “先▲zhāngshìqiēwányīkē,sìhūháiyìyóuwèijìn。

  “nàkēxiānbúqiē,niángnǐqùmángnǐdeba。”liánmànérmángdào,yòuniǔtóuwènxiǎoqī,“xiǎoqī,shuǐshāokāileméiyǒu?”

  xiǎoqīzàizàoxiàtáiqǐtóulái,“èrjiě,shuǐshāohǎole。”

  “xiān,咱得把白菜丝在水里过一边。”

  lián蔓儿拿了个大笊篱,将白菜丝浸入水中,心里从一默数到十,这才将笊篱提出水,将过了水的白菜丝倒入早就准备好的一个干净木盆中。将所有的白菜丝都过了水之后,lián蔓儿就告诉小七不要再烧火了,让锅里的水冷却。

  接下来,就是将过了水的白菜丝里的水分捏出去。这个过程也简单,就是两手捧起一捧白菜丝,使劲地攥。

  可惜的是,这里没有那么绒里的厚橡胶手套,要去攥还很热的白菜丝,这个过程是有些痛苦的。可是,这个程序必须要趁热完成才成腌出好味的酸菜。

  lián蔓儿只好拼了。

  “我来ba。”

  张氏一直在旁边没有走远,她看见lián蔓儿被烫的一张小脸都扭曲了,就笑着走了。

  “娘手上有厚茧子,不怕烫,你俩个姑娘jiā,手还细嫩着。”

  张氏一边说,一边就干了起来。她似乎是真不怕烫,手比lián蔓儿和lián枝儿两人的手大,也更有劲,一会功夫,就很利落地将白菜丝攥成了几个团子。

  “娘,你都不怕烫的?”小七惊讶地道。

  “嗯,娘不怕烫。”张氏点头道。

  谁的手不是肉的,会不怕烫。只是做了人jiā的,又做了孩子们的娘,还能讲究那么多。看着孩子们一天天的长大,做母亲的,就是失去了光滑细腻的皮肤,没有了青春的光泽,变得“皮糙肉厚”起来,也是无怨无悔的。

  lián蔓儿就拿了jiā里装醋的小坛子来,一边将白菜丝摊开,一边慢慢向里面加醋。醋不yòng太多,只要让每根白菜丝上都沾上一些就足够了。等这些都做好了之后,就yòng另一个盆子扣在木盆子上。yòng这种法子,只要一天的功夫,酸菜就会腌制成功。

  “那这棵白菜那,还腌不腌?”lián枝儿指着另外一颗白菜问道。

  当然要腌,不过这次yòng的方法略有些不同,比起方才那种更加简单。只是将白菜帮一个个地撕下来,放在盆子里码好,每一层加上一点点的盐,最后,将刚才烫过白菜丝,已经冷却下来,只有微温的水倒入盆里,直到将所有白菜都淹没,然后再往里面倒入一小勺醋,就是吃饭喝汤yòng的那种勺子就行。

  为了防止白菜浮起来,最后还要在上面加上一块石头,就yòng的是liánjiā每年腌酸菜yòng来压菜的石头。

  这种方法腌制白菜,比传统的法子要快,根据气温,一般七天到十天的功夫,也就腌制好了。

  第二天,也是在晚饭前,lián蔓儿颇有些忐忑地将第一盆酸菜端了出来,等将盖着的那个盆子拿掉,看着已经变色的白菜丝,闻到了那久违的酸味,lián蔓儿顿时喜笑颜开。

  “酸菜腌成了”lián蔓儿笑道。

  “……还真是酸菜样。”一jiā人都凑了,看着盆里的酸菜道。

  “看着是不,就是不吃起来咋样。”lián守信道。

  “那就试试呗。”lián蔓儿道。

○  试,当然是煮来吃。酸菜这种,是非常吃油的,而且必须要yòng荤油才能好吃,如果只yòng植物油,不管yòng多少,都是清汤寡水的,没有滋味。

  “我去买点肉去。”lián蔓儿爬到炕上,从柜▲子里掏出她的小木匣,将锁打开,从里面数了一些铜钱出来。炖酸菜,必须要yòng猪肉,而且不能全是瘦的,要肥猪肉,才好吃,这道菜有个名字,就叫做酸菜白肉。

  “蔓儿,还是省着点花钱ba。”五郎就道。

  她们将大把的银子都yòng来买地了,lián蔓儿手里虽然还有一些,却也不多了,那是留着应急yòng的。直到明年地里有了收成,她们才能有收入。这期间,当然要俭省些过日子。

  “就买一斤。这个钱,值得花。”lián蔓儿想了想,就将她的打算说了出来,“现在大jiā都没腌酸菜,可肯定有人想吃酸菜。这酸菜咱们先个尝尝,要是好吃,咱就做一些,拿到镇上去卖,也能赚几文零花钱。”

  ◇大jiā这才明白,lián蔓儿急着要做酸菜,不是因为她馋酸菜吃,而是想yòng这个来赚钱。

  lián蔓儿就提了篮子,和小七到镇上,买了一斤五花三层的肉。张氏将肉片成薄片,下到烧热爆香的锅中翻○炒,因为这肉膘厚,就不yòng另外再加油。然后倒入洗好的酸菜丝,又来回翻炒了一会,最后加入足够的水,将锅盖严,yòng大火将锅烧开,再小火慢慢炖煮,直到肉片里的油水都被吸入酸菜丝和汤汁里,酸菜丝和肉片都入口即烂,酸菜汤变成了绿色,这道酸菜白肉才算做好了。

  晚饭,就是高粱米饭和这一道酸菜白肉。

  “样,好吃吗不跳字。lián蔓儿夹了一口酸菜,觉得若是仔细比较,固然比不上传统方法腌制的,但是味道已经非常不了。

  “好吃,还真是酸菜味。”张氏、lián守信、lián枝儿、五郎和小七都点头道。

  “酸菜是不,就是不,有没有人买?”lián守信道。

  “肯定有,咱原来的蒜香花生不就卖的挺好的吗不跳字。lián蔓儿就道,“咱这酸菜也不卖贵了,白菜一文钱四斤,咱这酸菜就卖一文钱两斤,一棵酸菜,三文钱就到头了。这时候大jiā伙jiā里都没酸菜,三文钱就能买一颗的,狗一jiā人吃上一顿,炖肉,包包子,包饺子,咋吃都行。”

  青阳镇是一个大镇,人口众多,买卖铺子也多,镇上住的人很多都有些资财,舍得花钱买菜吃。就算是自jiā人舍不得吃的,jiā里来了客人,总要添菜。酸菜又不贵,在这个时候又新鲜、少见,肯定受欢迎。

  “蔓儿说的不,这酸菜怕是真能卖的出去。”lián守信就道。

  “那咱还等啥,白菜咱jiā现成的,咱先腌上它几十斤,下个集就拿◎镇上卖去。”张氏立刻就道。

  尝到了蒜香花生带来的甜头,大jiā对腌酸菜赚钱这事,就都非常积极。

  饱餐了一顿酸菜白肉,一jiā人就都忙活起来,天擦黑的时候,就腌好了满满一木桶的酸菜丝◎

  “这些都是钱钱啊。”lián蔓儿坐在炕上,满心欢喜地想着。

  “蔓儿姐。”lián叶儿从外面走了进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