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添箱


  ??费章节(12点)

  周氏说的这样不客气,就shì不想连守信一家在这吃饭。

  “就shì耢忙的,也得下晌才有饭。”周氏又道。

  连守信和张氏对视了一眼,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想到,周氏这shì将他们当做外人,当做一般耢忙的人来看待了。不过,如果真shì有人来耢忙,赶到吃饭的时候,可没有这么不客气的往外赶人的,那样传说出去,谁都会说老连家、周氏不会做人,以后连家有事,还■有谁肯来帮忙。

  “爹、娘,我们饭菜好做,烧把火就熟,就不在这吃了。”连守信心中有些不自在,却还shì生怕连老爷子和周氏因此争执起来,连忙道。

  “shì啊, 我这就做饭去。”张氏也立★刻站起身。

  “就你多事,人家刚从集上,你人家买啥好吃的了,还稀罕这一顿饭?”周氏对连守信和张氏的委曲求全却一点都不领情,反而冷笑道。

  这下子,连守信和张氏都尴尬地不说啥好。

  “稀罕,我们稀罕……”连蔓ér觉得气不过,就想要留下来吃饭,气气周氏。

  “蔓ér。”张氏忙拉了连蔓ér一下,给她使眼色,让她不要再说下去。

  连蔓ér嘟了嘟嘴,就不再了。

◇  连老爷子心中不满周氏,因此瞪了一眼周氏,“别总说那用不着地。”

  连老爷子的语气有些重,周氏听了脸上就不好看起来。

  “爹,娘,那我们先了。”连守信赶忙道。

  连老爷子仔细★地打量了连守信和张氏,见他们虽然有些尴尬,却也没有恼怒和愤恨,心中就shì一松。他这夫妻两个都shì厚道的人,不会和周氏一般见识。同时,连老爷子又暗自叹了口气,他看的出来,连守信shì有些伤心的。、shì好的没话说,可也经不住周氏总shì这样,长此以往,就shì亲生的骨肉,这情分难免也会慢慢淡薄下去。

  “那行,今晚上也没准备啥饭菜,就不留你们了。老四,早上开始,你们那边就别开火了,都到上房来吃。”连老爷子又说道,语气格外的温和、亲切。连家正要办事情,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周氏闹腾,和ér懂事,包容周氏,他只能对和ér更好、更高看几分来作为弥补。

  “行。”

  连守信和张氏就应了,就不在上房多停留,带着连蔓ér回了西厢房。

  连枝ér在家看家,已经闷好了几口人的饭,还煮了几个咸鸡dàn。她们家现在没有养鸡,自然也没有鸡dàn。这咸鸡dàn还shì用张青山送来的鸡dàn腌的。

  “娘,把这丸子也热热,大家伙一起吃吧。”连枝ér捧了一碗的油炸丸子道。

  连蔓ér几个晌午shì在吴玉贵家吃的饭,连枝ér因为看家没有去。连蔓ér在的路上,看见还有卖炸丸子的,就买了一些,用油纸包了带给连枝ér吃。

  “这不shì蔓ér她们买给你的?你吃吧。”张氏就道。几个孩子这样友爱,她这个做娘的看着心里shì很高兴的。

  “娘,我吃了好几个了,这些还shì大家一起吃吧。”连枝ér坚chí道。

  “那好,我枝ér可带材了。”张氏就笑道。这带材也shì她们这的土话,shì夸连枝ér懂事,谦让。当然,如果换做shì饱读诗书的人家,怕shì会□用孔融让梨的典故来夸赞连枝ér。

  张氏就将丸子一个个切开,又片了白菜片,将这两样一起用油炒了,一家人就坐下来吃晚饭。咸鸡dàn和白菜片丸子都shì很下饭的菜,一家人吃的很香,很快就吃完了晚饭◆yòngkǒngróngrànglídediǎngùláikuāzànliánzhīér。

  zhāngshìjiùjiāngwánzǐyīgègèqiēkāi,yòupiànlebáicàipiàn,jiāngzhèliǎngyàngyīqǐyòngyóuchǎole,yījiārénjiùzuòxiàláichīwǎnfàn。xiánjīdànhébáicàipiànwánzǐdōushìhěnxiàfàndecài,yījiārénchīdehěnxiāng,hěnkuàijiùchīwánlewǎnfàn

  “怕shì没工夫了,今晚上咱就把下个集的酸菜腌出来。”张氏收拾了碗筷,就和大家商量道。

  一家人都shì勤快人,都没有异议,立刻就开始忙碌起来。连守信这次也帮着切菜、攥菜,他们夫妻两个怕累坏了几个孩子,因此干活更卖力气,一家人忙活到亥末时分,终于腌好了一缸的酸菜。

  这次腌的量比第一次多了一倍,因此用了一个半大的瓦缸。

  将菜腌好,大家已经累的手软脚软,收拾了收拾,就都上炕准备睡觉了。

  “花ér的添箱,咱该送点啥好?”张氏躺在炕上,没有一下子就入睡,而shì和大家商量给连花ér添箱的事。

  “二伯娘和三伯娘她们都送啥?”连蔓ér就问。

  “你三伯娘可不正为这事发愁那。”张氏就叹气道。

  “三伯娘一文钱的私房也没有,那还送啥啊。”连蔓ér就道。

  “按理说她们还没分家,啥也不用送。shì你奶发话了,说这shì侄女出嫁,不管咋地,都得送点,要不然不好看。”张氏道,“你三伯娘跟我说,她就还剩下嫁的时候陪嫁的一对枕巾,shì她最后的了,打算留给叶ér的,没办法,只能给花ér添箱。”

  “那二伯娘打算送啥?”连蔓ér又问。

  “差不多也就shì那些个。”张氏道,“咱家送啥好那?”

  “娘,你打算送啥?”连蔓ér就问。

  张氏就支起身子,看着连蔓ér。

  “蔓ér,咱家有啥,你不都,你说咱送啥好?”

  张氏征求连蔓ér的意见,连蔓ér说送啥,只要礼节上过得去,就送啥。

  连蔓ér心中不免有些小小的得意,她现在shì不shì能算得上shì当了多半个家那。

  “那咱就比照三伯娘来呗。”连蔓ér想了想,就道,“我姥姥送咱的毛青布,不shì还没用完,就扯三尺给花ér姐做添箱吧。”

  乡村人家都不富裕,送人家尺头并不讲究整个整个的送,而shì几尺几尺的送。三尺毛青布作为添箱,也算shì中规中矩。

  张氏在银钱物件方面历来有些散漫,听连蔓ér说要送毛青布,就想把剩下的毛青布都给连花ér。连蔓ér说送三尺,张氏想了想,也就点了头。她们也不shì富裕的人家,一家人明年的鞋脚都要用毛青布的。

  “行,就送三尺毛青布。”张氏道。

  几句话决定了一件大事,而且还shì连蔓ér的主意,连枝ér伸出手捏了捏连蔓ér,脸上带着欢欣的笑。他们几个小的,心里都有一个共识,连蔓ér当家做主,就shì他们当家做主。

  第二天,大家依旧早早的起来,刚洗漱过,连秀ér就走,让张氏到上房去做饭。

  “这几天,你就多辛苦些。”连守信小声道。

  “这还用你嘱咐。”张氏笑了笑,就去了上房。

  连家的早饭,预备的shì高粱米饭和炖豆腐,大家伙就像没分家的时候那样,又聚在一起吃饭了。张氏分出去,当了这些天的家,做事越发的利落,对周氏依旧恭恭敬敬,不管周氏说啥,都应的十分干脆。

  连老爷子坐在炕头,看着满屋子的ér孙,笑的最为开怀。

  吃过了早饭,连守信和连守礼就开始在外面搭棚子。张氏、赵氏和何氏撤下饭桌,将碗筷都洗了,就商量着去西屋,给连花ér送添箱的礼。

  连蔓ér拉着连叶ér也跟了。

  连花ér的神色有些矜chí,不过还shì难掩喜色,端端正正地坐在炕上,见她们进来,就细声细气地打了招呼。

  “二婶、三婶、四婶,快请坐。大嫂,帮我给几位婶子倒茶。”

  蒋氏答应了一声,作势就要去沏茶。

  “继祖别忙活,咱这都不shì外人,不用这些。”张氏忙道。

  几个人都在炕沿上坐下来,少不得夸赞连花ér几句,就将添箱的礼拿了出来。

  张氏的shì三尺毛青布,赵氏的一对布面绣花枕巾,何氏的shì个木盆。

  “花ér啊,你可别嫌弃,你婶子俺穷啊,这还shì你婶子俺从嘴里省下来的,东凑西凑,才买了这个木盆,shì俺的一片心。”何氏咧着嘴笑道。

  连花ér的目光只shì在三样上面扫过,并没有停留。连家的情况她当然清楚,自然不会将几◇个婶子送的放在眼里。

  古氏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笑着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就有村中和连家有来往的人家的妇女来送添箱的礼,张氏等人就在旁边陪着。

  连蔓ér就在旁边瞧着,看大家伙送的添箱★不外乎就shì几尺布、枕巾、脸盆,还有自家绣的包袱皮等。

  大家少不得夸赞连花ér,鸡窝里飞出凤凰了,长的如何白净,如何俊,又夸连花érshì有福的,古氏做娘的也有福等等。

  连花ér一直端坐在炕上,听众人不住口地夸赞,一开始还有些自得,渐渐地就觉得乡村的妇女粗鄙,夸赞人也不过就shì那几句话,便有些不耐,就像古氏使了个眼色。

  古氏立刻明白了连花ér的意思,就陪笑着将众人让到东屋来。

  连蔓ér落后了几步出来,带上西屋的房门,没有立刻就离开,结果就听见屋里连花ér跟连朵ér在抱怨。

  “……你跟娘说,再有村里送礼的,别来这屋了,一群乡下婆子,烦都烦死了◎。”连花ér见众人都出去了,就小声嘱咐连朵ér道,“看看送的这些,扔到县城的街上都没人捡,要shì拿到海龙哥家里去,我还不得被人笑死。”

  吃过了晌午饭,连蔓ér站在院子里,看连守信和连守礼搭★●大灶,就听见大门外马车声响。

  “这shì有远客来了。”

  先送上一更,稍后会有二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chí,就shì我最大的动力。◆)

  shì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