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买家


  ??费章节(12点)

  “幼恒哥,shì好消息?”lián蔓儿见王幼恒面yǒu喜色,忙将手中的毛笔撂下,问道。

  王幼恒微笑着将信递给lián蔓儿。

  lián蔓儿接过信,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信中好些字她都yǒu些似shì而非,因此并不能确定信中的内容。她能确定的只yǒu,这信shì王幼恒的一个写的,信中说的shì购买pú萄酒的事。

  “幼恒哥,shìyǒu人要买我家的pú萄酒吗不跳字。lián蔓儿的眼睛立刻亮了。

  “蔓儿,你能看的懂?”王幼恒似乎yǒu些吃惊。

  “哦,好些字不认识,我shì猜的。”lián蔓儿yǒu些不好意思地道○。

  她家酿的那七十坛的pú萄酒早就酿成了,过滤了之后,装了五十个坛子,差不多yǒu一千斤。这么多的酒,lián蔓儿没yǒu急着卖,除了送了几斤给张青山品尝,她还送了一些给武掌柜、武仲廉和王幼●恒,并说了她家还yǒu很多,如果yǒu人要买,就来找她。

  看来王幼恒shì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帮她找到了买家。

  “幼恒哥,麻烦你给念念吧。”信中的具体内容,lián蔓儿还shì想的,因此只能求助于王幼恒。

  “若shì嫌学习、写字累,那么以后如果yǒu书信或shì别的,你就只能求助他人了。”王幼恒接过信,并没yǒu马上念,而shì看着lián蔓儿说道。

  “哦。”lián蔓儿立刻明白,她才刚习字,认识的字非常yǒu限,会读懂这封信那。这些王幼恒shì的,王幼恒shì个很细心体贴的人,应该会直接将信中的内容向lián蔓儿说明,而不shì让她看信。

  王幼恒这么做,shì因为刚才lián蔓儿不经意的那声抱怨,要让lián蔓儿学习的必要性。

  “幼恒哥,我刚才就shì随便说说。我会好好学习的。”lián蔓儿正色道。

  王幼恒的目光与lián蔓儿的目光相触,见lián蔓儿的神色认真,也就点了点头。

  “这就好,我蔓儿一定算数。”

  接下来王幼恒真的将信中的内容一字字地读了出来给lián蔓儿听,lián枝儿和小七听说shì卖pú萄酒的事,也都凑了。

  “要买酒的shì沈家?”等王幼恒将信读完,lián蔓儿立刻问道。

  “嗯,这信中shì这样写的。”王幼恒点头。

  “shì哪个沈家?”lián蔓儿又问了一句。

  “自然shì府城的沈家,就shì沈六他们家。”王幼恒道。

  lián蔓儿曾经将与沈六的纠葛告诉过王幼恒,当然略去了在她在山里救过沈六一命这件事。

  “幼恒哥,不会shì沈六,为了补偿我们,才要买我家的pú萄酒吧。”lián蔓儿沉吟道。

  “应该不shì。”王幼恒想了想道,“我给我这尝过你送来的pú萄酒,只说shì我认识的一户人家酿制的,并没yǒu提你们家。我这又将这酒推荐给沈家,自然也不会提你们的名字。所以,沈家应该并不,他们要买的pú萄酒shì你们家酿的。”

  王幼恒这么说,也yǒu道理。而且她家娘pú萄酒,除了当时进山采摘pú萄yǒu同村人看见,后来她们一直很低调,就算yǒu人曾经关注过,这几个月来也差不多淡忘了。

  “而且,这信中,我这说了,他接洽的shì沈家五,应该与沈六并没关系。”王幼恒又道。

  “对啊。”lián蔓儿点头。

  “还yǒu啊,上次沈家的下人胡作非为,沈六已经处置过了,会再为了补偿,来买你家的pú萄酒那。”王幼恒笑道。

  “没。”lián蔓儿也笑了。虽然王幼恒因为不她对沈◇六的救命之恩,才做出了这样的分析,但shì她,王幼恒说的没。沈六那个人一看就不shì菩萨心肠、广施恩泽,说好了让她提一个要求,那就不会做多余的事。

  “这信上说沈家会派人来,也就shì这一两天□。到时候我让王掌柜陪着人去你家,你们先yǒu个准备。”王幼恒将信收了起来道。

  “嗯,”lián蔓儿笑着点头,“沈家啊,那可shì个大买主。幼恒哥,我给你留一坛够不够?”

  “两坛吧。”也许shì因为相处的太熟悉了,王幼恒这次没yǒu和lián蔓儿客气,“我父亲yǒu时候喜欢喝了一两杯,他说你们酿的酒,比西域运的更香醇。”

  “没问题。”lián蔓儿的两只眼睛笑得弯成了两道□弯月,不王太医还生不生王幼恒的气,如果pú萄酒能拍到王太医的马屁,别说两坛,十坛都没yǒu问题的。

  “幼恒哥,王太医还生你的气吗?要不要咱们多送几坛?”lián蔓儿凑近王幼恒,轻声道。
  王幼恒正回身放信,低头就看见lián蔓儿的小脸蛋就在身侧,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透着一股子精灵劲儿,还yǒu对他毫不掩饰的亲近。lián蔓儿的脸蛋白皙滑腻,两颊透出自然的红晕。

  王幼恒心中一热,伸手就想抚上lián蔓儿的脸。只shì他的手伸出去一半,就顿住了。

  “蔓儿,你好像长高了。”王幼恒转过身来,仔细看着lián蔓儿道。

  “真的?”lián蔓儿高兴了,她长个了,这不shì她的觉。“我就说我长高了不少吗。”

  “幼恒哥,我也长个了。”小七挤,让王幼恒看他也长高了。

  “小七也长高了,”王幼恒将手放在小七的头顶,往身上比了比,又看了看旁边一直没了lián枝儿,“枝儿也长了不少。”

  lián枝儿也笑了。

  “蔓儿就学会了这一个字吗不跳字。大家笑过后,王幼恒又低头去看书案上lián蔓儿写的字。因为刚才这封信的缘故,lián蔓儿只写了一个字就停下了。

  “那会。”lián蔓儿忙道,又重新提起笔,又沾了墨汁,将这几天所学的字一个个默写下来, 然后恭恭敬敬地对王幼恒道,“请幼恒哥指教。”

  “指教可不敢当。”王幼恒虽shì这么说,却很仔细地看了lián蔓儿写的字,又从lián蔓儿手中拿过毛笔,在纸上圈圈点点,将lián蔓儿哪里写的好,哪里还yǒu欠缺一一指了出来。

  lián蔓儿听的极为认真,默默地将王幼恒的话都记在了心里。然后王幼恒又让小七上前写了几个字,也shì一样的指点,最后shìlián枝儿。

  lián枝儿满脸通红,后退了几步,不肯拿笔。乡下的女孩子并没yǒu读书的意识,shì◎lián蔓儿在旁边说了读书写字的种种好处,lián枝儿才跟着弟弟们一起学的。她自觉年纪大了几岁,学的并不如弟弟们,字也写的丑,因此就不肯在王幼恒跟前动笔。

  “姐,怕那。咱们刚开始学,就shì●写的不好,幼恒哥也不会笑话咱们的。而且,姐,你的字写的可比我强。”lián蔓儿走到lián枝儿身后,推着她的腰,将她推到书桌前。

  “,你就写吧。幼恒哥教的可好了。”小七也道。

  “枝儿,给你笔。”王幼恒将毛笔蘸好了墨汁,递到lián枝儿手上。

  lián枝儿的手似乎被烫了一下,就要缩手,那笔差一点就落到桌上。lián蔓儿笑嘻嘻地将笔接了,递给了lián枝儿。

  “姐,咱们虽然shì姑娘家,可也不能输给人。”lián蔓儿道。

  “嗯。”lián枝儿终于接过笔。

  等lián枝儿将字写完,王幼恒依旧指点了一番。lián枝儿脸上红晕未退,却听的比谁都认真。

  在济生堂盘桓了约yǒu一个时辰,lián蔓儿见不早了,就和王幼恒告辞。姐弟三人又去了集市一次,买了些油盐酱醋等一应日常家用的,这才回了三十里营子。

  一回到家,lián蔓儿自然先将沈家要来买pú萄酒的事情向lián守信和张氏说了,大家都非常高兴,lián蔓儿则shì默默地计算着,等卖了pú萄酒,又能多买多少亩地了。

  吃过了晌午饭,lián枝儿快手快脚地帮着张氏将碗筷都收拾了,就去旁边的潇湘子里,将几个人装文房四宝的小包袱取了出来。

  “我刚才看见爷正闲着,咱今天的功课还没学,要不,咱现在就吧。”lián枝儿道。

  咦,lián枝儿今天的学习积极性这么高,平时可都shìlián蔓儿或者五郎提着要去上房念书的,lián蔓儿歪了歪头,心中想到。

  “嗯,咱快吧。”五郎立刻从lián枝儿手里接过了包袱。

  “爹、娘,那我们去上课了。”lián蔓儿就向张氏和lián守信道。

  “去吧,好好学。”张氏笑着挥了挥手。

  几个孩子就到上房来,lián老爷子见他们这样爱学,也很欢喜。祖孙几个就在炕上放了一张小桌,开始了今天的功课。

  功课做完,lián老爷子就招呼周氏。

  “把那攒盒拿出来,让孩子们尝尝果子。”lián老爷子对周氏道。

  “爹,果子早吃没了。”周氏没吭声,shìlián秀儿答道。

  “别糊弄我,刚才我还看见了,yǒu多半盒那。”lián老爷子虎起脸来,“没少了你吃的,你当老姑的就不能带点才,快把盒子拿来。”

  “爷,我们不吃果子,留给爷和奶,还yǒu老姑吃吧。”五郎立刻道。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

  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yǒu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shì我最大的动力。)

  shì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