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晚归


  ??费章节(12点)

  “该他就了。”连老爷子沉声道。

  许是连老爷子的脸色不对,周氏竟然没有继续再问下去。

  连蔓儿就将菜端放在了连老爷子的桌上,说了两句话,就回了西厢房。吃过了晚饭,连守人hái是没。

  连蔓儿出门抱柴禾,就看见连老爷子站在院子当间,一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拿着烟袋,正在一口接一口地吸着旱烟。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擦黑儿了,连老爷子的脸在烟雾中,让人看不出具体表情如何。但是,任是谁dōu能感觉道,连老爷子心情很不好,而且越来越焦急。

  连蔓儿没敢,抱了柴禾回屋。连老爷子应该猜出连守人去了哪里,却不去找,也不说给家里的人,这是为?应该是为了维护连守人的脸面吧,毕竟连守人是家中的长子,又是以后要做官的人。连老爷子这是一直在等连守人,可连守人迟迟不归,这让连老爷子有些沉不住气了。

  连守人,不会真的要在那个庙前街过夜吧。连蔓儿暗自咂舌。

  “老爷子在外面站了半天了?”张氏也看见连老爷子站在院子里,就和连守信说道。

  连守信想了想,就叫了连守礼一起走了。

  “爹,大哥hái没,要不,我和三哥去找找去?”连守信向连老爷子说道。

  连老爷子抽了一口旱烟,沉吟了一会没有。连蔓儿跟着连守信走近连老爷子,见他脸上现出犹豫的表情,心想,连老爷子不愿意让人,即使是的,连守人去了那种地方,可是因为天晚了,他又担心连守人,因此犹豫着要不要三和四去找连守人。

  “再等等。”连老爷子犹豫了半晌,最后说道。

  连老爷子不是一般的爱面子啊,连蔓儿心中叹道。

  “爹,大哥这是去哪了?”连□守礼问。

  连蔓儿就瞧着连老爷子,看他回答。

  连老爷子似乎没听见连守礼的话,自顾自地抽着旱烟。

  “吃饭的时候,伙计进来说县上来人找大哥,大哥跟爹说怕是有啥要紧的事,他去去就◇□守礼问。

  连蔓儿就瞧着连老爷子,看他回答。

  连老爷子似乎没听见连守礼的话,自顾自shǒulǐwèn。

  liánmànérjiùqiáozheliánlǎoyézǐ,kàntāhuídá。

  liánlǎoyézǐsìhūméitīngjiànliánshǒulǐdehuà,zìgùzìdìchōuzhehànyān。

  “chīfàndeshíhòu,huǒjìjìnláishuōxiànshàngláirénzhǎodàgē,dàgēgēndiēshuōpàshìyǒusháyàojǐndeshì,tāqùqùjiù回。”连守信见连老爷子不,就向连守礼解释道,“怕是真有啥事耽搁了吧。”

  “就是有事,也该捎个信。”连蔓儿就道,“看把爷给担心的。爷,外面天冷了,你进屋等吧。你要是不放心,让我爹和我三伯到村口☆迎迎我大伯。”

  “hái是蔓儿懂事。”连老爷子从胸腔里发出一声叹息,面色也跟着缓和了下来。“你们dōu回屋去吧,我就是在院子里消消食,不是等老大。他那么大个人了,心里就没了算计,hái怕他丢◇了。”

  连蔓儿心里暗笑,连老爷子hái不好意思说他是在等连守人那。

  “爹,我hái是去村口迎迎大哥吧,天黑了。”连守信道。

  连蔓儿暗自翻了个白眼,心道,她这个爹可真是又老实又厚道,她方才那么说,是因为连老爷子肯定不好意思让连守礼和连守信去村口等连守人。

  大去烟花地风流快活,至晚不归,连老爷子这个做爹的替大担心,hái要替大遮掩,难道hái要让两个老实巴交的小■去迎接?连守人是功臣?连老爷子要真这么做,才可笑。

  “他爹,你添件衣裳。”张氏走出来,将一件厚布衫子递给连守信。

  连守信披了衫子,就往外走。

  “”连老爷子沉声道。

  “爹?”连守信听连老爷子语气含怒,只得停住了脚,心中很是不解。

  “天dōu黑了,dōu回屋睡觉去,你们不hái有活?”连老爷子道。

  “那……大哥他……”

  “他丢不了,不用管他。”连老爷子道。连守信和张氏夫妻的孝顺、实诚、善良,让连守人的所作所为更加让人难以容忍。

  连老爷子强把连守信一家和连守礼dōu撵回了屋里,他也不打算在院子里等了,转身就要回屋。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大门外马车声响,紧接着大门被推开,一个人影略有些踉跄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哥了。”连秀儿站在上房的门口,喜的叫了一声。

  连老爷子停住脚步,转过身,正对着连守人。

  “了?”连老爷子上下打量了连守人一番,语气平静地道。

  见连守人,连蔓儿就跟着连守信又从屋里走出来。连蔓儿莫名地觉得,连老爷子的神态和语气dōu太过平静了,很有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的那种感觉。

  不过,连守人似乎并没有连老爷子的态度有异常。

  “爹。”连守人站在连老爷子面前,“是县城的黄举人,强拉着我,不让我。”

  “大伯,你的衣裳可真香。”连蔓儿吸了吸鼻子道。离了连守人有两三步远的距离,连蔓儿隐约能闻到他身上的脂粉味,hái有更浓重的酒气。

  好吧,这句话是她故意说的。

  “你进来。”连老爷子对连守人说了一句,又将旱烟袋锅子在鞋底子上磕了磕,扭过身,径直往上房里去了。

  连守人这个时候察觉有些不对头,也只得跟在连老爷子身后。

  连守信、张氏、连守礼和赵氏dōu有些不解,也跟在后头,要进上房,他们想打听打听,连守人那县城的黄举人,和连守人谈了重要的事,是不是连守人捐官的事情有眉目了。

  “你们dōu歇着去。”连老爷子回头对连守信和连守礼道。

  连守义和连守礼只得站住。

  “你们俩也歇着去。”连老爷子又对站在东屋门口的周氏和连秀儿说道,然后招呼连守人,径直进了西屋。

  西屋的门随即被关上,连蔓儿hái听见了门插上的声音。

  “跪下”这是连老爷子压低了声音在。

  外面站着的人不禁面面相觑。

  然后,西屋里就响起连守人吃痛呼号的声音。

  不用亲眼去看,连蔓儿脑海中此时闪现出连老爷子怒不可遏地挥舞着旱烟袋,往连守人身上招呼的情景。连老爷子维护连守人的面子,不等于他认可连守人的行为。恰恰相反,连老爷子很生气,又对连守人动了家法。

  “爹啊,别打了娘,快救救我,爹要打死我了二弟,三弟、四弟,救命啊……”连守人似乎被打的狠了,胡乱叫起了救命。

  西屋里,又传来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似乎是连守人在自救,撞翻了桌子。连老爷子却不放过他,一边追打,一边斥骂。

  “……你那些书,dōu念到狗肚子里去了?别拿你那花言巧语糊弄我,我hái没瞎。这些年,一家人省吃俭用供着你,你花钱大手大脚,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你hái往下道走今天不打死你这个畜生,我愧对连家的祖宗……”

  连蔓儿偷偷吐了吐舌头,连老爷子这次可真生气了,和上次对连守人动家法不同。

  连守人的哭嚎已经不像人声了。

  “老爷子,你开门,你真要把老大打死啊。”周氏变了脸色,扑到西屋门上,拍打着木门,向里面喊。“有啥事,你好好和他说。他这些年念书,不像老三老四那么皮粗肉厚的,禁不住你打啊,你打坏了他,咱家hái有啥奔头啊……”

  “爹,开门,别打了。”连秀儿也扑了。

  “这么打,可真出人命了。”连守信和连守礼这个时候才着急起来。不是他们俩个人反应慢,实在是他们没想到连老爷子会打连守人。在他们眼里,连守人就是的晚了些,没给家里人捎信,按着连老爷子的脾气说两句也就完事了。

  连守人呼喊的声音渐渐虚弱,大家听见了连老爷子喘气的声音。

  听屋中的情形,连老爷子真的肯能将连守人打死,而且hái要搭上他。

  “我的天啊,这是咋回事啊,老爷子,你不疼老大,你顾着点你啊……”周氏着急起来,一下下地朝门上撞。“老三、▲老四,你们想想法啊……”

  “把门撞开吧。”连守信和连守礼一商量,他们说的话连老爷子不听,只有这个法子了。

  张氏、赵氏和连秀儿就上前将周氏扶到一边,连守信和连守礼两个喊了一声一、二,■三,一起往门上撞去。

  这个年代,没有连蔓儿前世那么发达,但是却更实在。房门dōu是木头的,真材实料,那门插也是一整块的木头,不是三合板、木屑等压制成的能比的。连守信和连守礼dōu正在壮年,常年劳作,身子骨结实,很有一把子力气。就是这样,两人hái是用了好一会功夫,才将门撞开了。

  门一开,大家伙呼啦一下子dōu拥了进去。

  屋内地上,桌椅翻到,连守人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连老爷子一手扶着腰,另一只手臂垂在身侧,脸色通红,满头的大汗。旱烟杆断为两截,掉在地上。

  “天那……”周氏看见这个情形,两腿一软,差点就坐在地上。

  ……………… ………………

  推荐弱颜完本书《最妖娆》玄幻版我的野蛮女友,不到五十万字,长短适中。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书号:2184407(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