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叫子


  ??费章节(12点)

  因为不shì集日,所以买肉的人不太多,张屠夫就一边给连蔓儿切肉,一边和连蔓儿聊起le天。

  “也不咋地,这两天镇上来往的人就多。听口音,不shì咱们这嘎达的人……”

  不一会的功夫,还有个好事的也凑加入le谈话。

  “老张这你就不le吧,这些人啊,都shì从府城来的,还有的shì从京城来的。你没看见,还有官面上的人吗不跳字。

■  “府城、京城的人,上咱这干啥来le?”连蔓儿问。

  “别就显你能。”张屠夫白le那个凑的人一眼,“后街的李二婶你吧,她常到我这来买肉。她有个外甥在县衙门里当差,她跟我说……”

  张◇屠夫说到这,还四下扫le一眼,似乎shì他将要说出来的话非常重要,怕不相干的人听见le他的话似的。

  “李二婶说,这些人都shì往小沈屯那边去的,shì为le沈家的事。”

  怪不得来的路上,就看见多le好些人。沈家能有事那,除le沈皇后刚刚过世?

  “他们到底shì来干啥的?”连蔓儿就又问道。

  “这个啊……”张屠夫没有直接说,也不他shì不,还shì故意卖个关子。

  “老张,你又在这胡咧咧啥le?”一个人哈哈笑着走le。

  连蔓儿扭过头去,来的人正shì吴玉贵。

  “吴三叔。”连蔓儿和小七都笑着跟吴玉贵打招呼。

  吴玉贵看见她们◆两个,也笑le。

  “蔓儿和小七啊,这shì买肉来le?”

  “shì啊,吴三叔。晚上家里包饺子,吴三叔要shì有空,就来和我爹喝两杯吧。我爹这两天一直念叨吴三叔那。”

  连蔓□儿一番话,说的吴玉贵脸上的笑容又增加le几分。

  “给你爹和娘带个好,今天不行le,一会还得帮人谈笔买卖。改天,我打两斤好酒,跟你爹喝个痛快。”吴玉贵道。

  “这真正的万事通来le,三姑娘,你不shì问这些人来干啥吗?要shì老吴不,那咱这镇上就没人le。”张屠夫咧嘴笑道。

  “shì啊,吴三叔,这么多人上咱这干啥来le?”连蔓儿就笑着问吴玉贵。

  “这人还多,过两□天,那人还更多那”吴玉贵就道。

  听吴玉贵的话音,似乎他真的些。

  “咋回事,老吴,快说说。这两天说啥的都有。”张屠夫和那个好事的人都向吴玉贵询问道。

  “老张,我让你给我留俩□tiān,nàrénháigèngduōnà”wúyùguìjiùdào。

  tīngwúyùguìdehuàyīn,sìhūtāzhēndexiē。

  “zǎhuíshì,lǎowú,kuàishuōshuō。zhèliǎngtiānshuōshádedōuyǒu。”zhāngtúfūhénàgèhǎoshìderéndōuxiàngwúyùguìxúnwèndào。

  “lǎozhāng,wǒràngnǐgěiwǒliúliǎng猪腰子,你留le没?”吴玉贵并不回答,反而向张屠夫道。

  “这还用说,你嘱咐的话,我能给你忘le。”张屠夫说着话,就将刀放下,从案板下拿出个沾le血迹和油脂的油纸包,扔在案上。“快说说,到底shì咋回事。”

  “……沈家的皇后娘娘没le,当今的皇上写le道圣旨,赏给沈家好大一笔钱,要在小沈屯给皇后娘娘修一座庙,就修在小沈屯那山上。这不,这两天来的人,就shì来看地方来le。”吴玉贵终于将消息说le出来。

  连蔓儿莫名地松le一口气。沈皇后死le,还能有这样的待遇,那么就说明沈家的荣宠不衰。她果然shì看宫斗看多le,替古人担心。沈六和沈小胖这两个人,依旧会享受富贵荣华啊。

  “小沈屯的山?”连蔓儿心中一动,“那不就shì我们村南山前面那座山?”

  “shì啊,就shì你们叫大南山的。”吴玉贵道。

  那不就shì她当初救le沈六的地方?还真sh★ì巧。

  几个人又说le一会话,张屠夫已经将猪肉馅切好le,又将两根棒骨也砍开来,交给连蔓儿。连蔓儿付le钱,与吴玉贵道别,离开le肉铺。

  “大南山要修庙,那咱们这可要热闹le。”一◎★ì巧。

  几个人又说le一会话,张屠夫已经将猪肉馅切好le,又将两根棒骨也砍开来,交给连蔓儿。连蔓儿付le钱,与吴玉贵道别,离开le肉铺。
ìqiǎo。

  jǐgèrényòushuōleyīhuìhuà,zhāngtúfūyǐjīngjiāngzhūròuxiànqiēhǎole,yòujiāngliǎnggēnbànggǔyěkǎnkāilái,jiāogěiliánmànér。liánmànérfùleqián,yǔwúyùguìdàobié,líkāileròupù。

  “dànánshānyàoxiūmiào,nàzánmenzhèkěyàorènàole。”yī边走,连蔓儿一边和小七说道。

  连蔓儿预见到她们这里会热闹,但还shì低估le热闹的程度。吴玉贵的消息应该shì有准头的,不过也只得事情真相的十分之一。不过这个时候,连蔓儿当然shì不这些的,而shì在以后,从当事的沈家人嘴里,她才le事情的全貌。

  “二姐,咱还要买啥?”小七见连蔓儿往镇子里走,就问道。

  “没想好,咱先看看。”

  连蔓儿就领着小七拐进青阳镇的菜场,这里不论shì集日还shì闲日,都有商贩摆摊,卖的也五花八门。

  “二姐,那shì从咱家发的酸菜。”小七指着一个摊贩道。

  连蔓儿笑着点le点头,自从她家办le酸菜作坊,就有好些小贩●来她家批发le酸菜去零卖。

  “豆芽多少钱一斤?”连蔓儿在一个卖豆芽菜的摊子前停下来,问道。

  “小姑娘买豆芽shì吧,你看我这豆芽多水灵,多干净。”卖豆芽的shì个中年妇女,见来le●主顾,便非常热情地将装着豆芽的袋子口开大le一些,还抓le一把豆芽给连蔓儿看。“自家种的大豆发的,价钱比别的地方便宜,三文钱一斤。”

  这中年妇女的话大多数shì实话,不过那价钱比别的地方便宜的话,却shì哄小孩子的,连蔓儿将小小的菜场都走遍le,却都没有买。

  “二姐,你打算干啥?”小七觉得有些奇怪,就问连蔓儿。

  “小七,姐考考你。”连蔓儿就小声对小七道,“你看这菜场里,有多少家卖豆芽的?”

  “我,一共有三家。”小七只略想le想,就伸出三根胖乎乎的手指道。

  连蔓儿满意地点点头,小七这孩子很聪明,观察力不。

  “那你注意没,这会功夫,她们卖le多少豆芽le?”连蔓儿又问le一个难度稍高一些的问题。

  “嗯……”小七歪着头想le想,“好像有两个人买le豆芽,刚才咱走到第二家的时候,一个老大爷从那家买le三斤。”

  连蔓儿又■点le点头,在没有事先提醒的情况下,小七能够记住这些,已经很不le。她shì早有留心,这菜场里,一共有三家卖豆芽菜的,价钱都shì三文钱一斤。这么一会功夫,应该不超过一刻钟,就成交le两笔生意,卖出大◎约五斤的豆芽菜。

  “答的好,有奖励。”连蔓儿笑道。

  “啥奖励?”小七毕竟shì孩子,听到奖励顿时就笑的见牙不见眼。

  “你想要啥?”连蔓儿问。

  小七似乎有些羞涩,●右脚尖在地上小幅度地蹭着。

  连蔓儿暗笑,小家伙有想要的,却不好意思开口。

  “说吧,今天你生日,一年就一次。要shì姐带来的钱不够,咱就先赊。”连蔓儿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小七,话里的意思◆●右脚尖在地上小幅度地蹭着。

  连蔓儿暗笑,小家伙有想要的,却不好意思开口。

  “说吧,今天你生日,一年就一次。要shìyòujiǎojiānzàidìshàngxiǎofúdùdìcèngzhe。

  liánmànérànxiào,xiǎojiāhuǒyǒuxiǎngyàode,quèbúhǎoyìsīkāikǒu。

  “shuōba,jīntiānnǐshēngrì,yīniánjiùyīcì。yàoshìjiědàiláideqiánbúgòu,zánjiùxiānshē。”liánmànéryònggǔlìdeyǎnshénkànzhexiǎoqī,huàlǐdeyìsī分明shì不管小七要的多少钱,她都会买。

  “二姐,不用那么多钱。”小七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着旁边的一个货郎挑子,“我想要那个,叫子。”

  连蔓儿顺着小七的手指看,就见货郎挑子上挂着一排竹哨子,被雕成各种形状,非常精巧,一端还系着红绒线。

  “原来小七shì要这个。”连蔓儿抿嘴笑,就拉着小七走le。

  “二姐,我就要那个鲤鱼的。”小七指着一个叫子道,看他这个样子,一定shì想要很久le。

  “小要买叫子,八文钱一个。”货郎听见le小七的话,立刻笑着道。

  不过八文钱,小七还不敢开口要。连蔓儿心里有些酸酸的,她这才想起来,她和小七,似乎都没有玩具,一件都没有。叫子价格不贵,但在贫寒的乡村人家孩子的眼里,却仍旧shì一种奢侈品。

  “贵le。”小七不等连蔓儿,就先说道,“上次集上,一模一样的,只要、只要五个铜钱。”

  小七说着话,偷偷冲连蔓儿眨le眨眼。货郎没骗她们,竹叫子shì八文钱一个,但shì能省几文就省几文。买要还价,这shì连蔓儿教他的。

  “就shì啊,你可别欺负我们年纪小,就多朝我们要钱。”连蔓儿立刻帮腔,“五文钱很多le,不卖我们就不买。”

  “大叔,我们没那么多钱。”小七又有些可怜兮兮地道。

  那货郎瞪大le眼睛,看着姐弟两个,无奈地笑道,“你们小孩,比大人都会买。小,你在集上也看过,叫子就没五文钱这个价。我看你shì真喜欢,要不然,我就吃亏点,七文钱一个卖给你。”

  “五文钱,多半文钱也不买。”连蔓儿故意板起脸,作势要走。

  “姐。”小七就拉住连蔓儿的手,回头又朝货郎道,“大叔,就卖给我一个吧。”

  “小姑娘,你们别难为我le,真没这个价。说啥也得给我个本钱吧,六文钱,再少可不行。……就没卖过这个价。”货郎苦着脸道。

  “二姐,给我买吧,我想要。”小七背对着货郎,对连蔓儿眯le眯眼睛。这个年代做买卖的还比较实诚,价格定的也比较实在。

  连蔓儿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往外掏钱。

  “怕le你le,要shì咱娘要打要骂,我可不帮你。你这一文钱,来的多不容易。”

  货郎已经将小七看中的那只鲤鱼形叫子给le小七,小七拿袖子擦le擦就放进嘴里,欢快的曲调随之响起。

  连蔓儿地数出七枚铜钱,笑着递给货郎。

  “大叔,再饶两块糖吧。”

  …………

  连蔓儿嘴里含着糖,又去旁边蔡记买le半只烧鸡。买烧鸡可没有买活鸡回家炖那么划算,连蔓儿这还shì第一次买烧鸡。

  小七觉得很奇怪。

  “有好事,等会回家姐跟你说。”连蔓儿略有些神秘地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shì我最大的动力。)

  shì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