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勤劳能致富


  ??费章节(12点)

  二更,求粉红。

  手擀面看似简单,但要真做的好吃,也并不容易。连蔓儿暗忖她的手艺就不行,因此很认真地观摩着连守信的动作。

  连守信将一个大面团□
  ??fèizhāngjiē(12diǎn)

  èrgèng,qiúfěnhóng。

  shǒugǎnmiànkànsìjiǎndān,dànyàozhēnzuòdehǎochī,yěbìngbúróngyì。liánmànéràncǔntādeshǒuyìjiùbúháng,yīncǐhěnrènzhēndìguānmózheliánshǒuxìndedòngzuò。

  liánshǒuxìnjiāngyīgèdàmiàntuán,均匀地分成几个面剂子。然后用手将一个面剂子压扁,又在案板上撒上少许的薄面,然后就用擀面杖,开始擀,直到将圆饼状的面剂子擀成薄厚均匀的椭圆形面片。

  “手擀面和包饺子不一样,面要和的稍微硬一点。”连守信一边向连蔓儿传授诀窍,一边将面片从两边往中间卷。“要不这么一卷,面就该粘一块了,要多撒薄面才行。那样的话,煮面的汤就混了,也费面。”

  “嗯。”连蔓儿答应了一声,表示记下了。

  连守信又拿起菜刀,从卷好的面皮一侧开始,将面皮卷切成筷子粗细的片。连守信的刀工也不,每一片面皮卷的全都是一般粗细。

  只要把切好的面皮卷抖落开,便是一根根的面条了。

  “我来,我来。”小七扎着手道。抖落面条这个活计很简单,在小七来看,是非常有趣的一种游戏。

  “后面还有,都让你和你二姐来弄。”连守信有些纵容地看着连蔓儿和小七。在他看来,连蔓儿虽比小七大一些,却也还是个小孩子。

  连蔓儿也觉得这个活计挺好玩,正好她和小七都是洗过手的,就凑上前去,两只手抓起一摞面片。

  “对,手要抓住中间那块。”连守信在旁边指点着。

  连蔓儿就抓着面片,抬高,用力抖落,面片果然纷纷打开,只有少数还团在一起,再往案板上摔一摔,所有的面片就都打开成了面条,而且还被拉长了不少。

  连守信擀出来的面条弹力十足,竟然没有一根是断的。略有些发黄的面条,虽然还没下锅,却已经散发出了淡淡的麦香味。

  小七咯咯咯地笑起来,颇有些像刚下了蛋的小母鸡。

  连蔓儿也跟着笑了起来,心里有种莫名的,幸福的感觉。

  就这样,连守信带着连蔓儿和小七,很快就将面条都擀好了。外面连枝儿和wǔláng也将骨头汤熬好了,张氏拿了个大盖帘进来,将面条都放在盖帘上,端出去下在滚开的肉骨头汤里。

  “娘,烫点菜叶子吧。”连蔓儿对张氏道。

  “行。”张氏一边拿了筷子在锅里搅动,防止面条粘在一起,一边答应了。

  连枝儿就从灶下站起来,洗了两把白菜叶子,等锅里的汤再烧滚之后,扔进了锅子。

  “再烧一个滚,面条就好了。”张氏道,就转身准备面条的卤。

  张氏准备的就是普通的鸡蛋卤,只需要两三个鸡蛋和葱花就可以。为了鸡蛋卤更好吃一些,张氏还泡了一些木耳,撕碎了,准备加在鸡蛋卤里。

  一会功夫,面条就熟了。连枝儿用一个大盆子,将面条连汤都舀了出来。灶下的火不熄,张氏简单地刷了刷锅,就开始倒油,**蛋卤。

  “爹,咱把那半只烧鸡切了吃吧。”连蔓儿道。

  连守信答应了,去切烧鸡。

  连蔓儿也从炕上下来,从瓦缸里取了豆芽,拿滚水过了一遍,使豆芽半熟,又用家里常备的酱油、盐、香油和辣椒酱拌匀了,做了一盘凉拌豆芽菜。

  这么一会功夫,张氏也将鸡蛋卤做得了。

  wǔláng和小七将饭桌放在炕上,又摆好了碗筷,连枝儿给大家伙一人挑了一碗面条,至于鸡蛋卤,就放在桌子中间,大家按着的口味加。

  连蔓儿先吃了一口面条,暗自点头。面条很香,很劲道,再夹一口凉拌豆芽,很爽口,然后再吃一块烧鸡,鸡肉嫩滑,十分入味,蔡记烧鸡几十年的老店果真名不虚传。

  张氏端着面条,没有立刻就吃,她笑眯眯地看着几个孩子。

  “今个儿,咱们大家伙是借了咱小七的光。”张氏笑着道。

  小七在面碗上抬起头来,一张胖乎乎的包子脸红扑扑地,还冒着热气。

  张氏就将一个烧鸡腿夹到小七碗里,连守信在切的时候,故意留了一整只鸡腿没有切,看来就是留给小寿星的。

  “娘。”小七看着碗里的烧鸡腿,又是高兴,又是不好意思。就这么一只鸡腿,他不好意思吃独食,可是这么多人,他又不该给谁好。

  “吃吧,今天是你生日。”张氏笑道。

  “小七,把鸡腿给咱娘。”连蔓儿就道,“你的生日,最辛苦的是咱娘。”

  孩子的生日,就是母难日。

  “对,给咱娘吃。”连枝儿和wǔláng都道。

  小七就将鸡腿又夹给了张氏。

  张氏有些愣了,她没想到孩子们会这样。

  “娘,你快吃啊。”几个孩子都笑着道。

  张氏有些急迫地放下手里的碗,扭转身子,将脸背对着几个孩子,干咳了两声,又拿出帕子来,不去擦嘴,反而在两眼上擦了擦,才扭回身来,似乎刚才她只是忍不住咳嗽了一下。

  连守信一直没,只在旁边笑呵呵地看着。

  “你们有这个心,娘这心里就比吃了啥都舒坦。”张氏清了清嗓子道,“这鸡腿啊,娘从前没少吃,这个,还是给小七吃。”

  张氏就要把鸡腿夹回给小七。

  小七抱起碗,躲开了。

  “娘,你就吃吧,要不然,小七连面条都不吃了。”连蔓儿就道。

  小七猛点头,表示他真的会这么做。

  “孩子们的心意,你就吃一点。”连守信低声道。

  张氏叹了口气,只好在鸡腿上咬了一口,非常袖珍的一口,不过是做个样子。

  “你看,娘吃过了,这行了吧。”

  “娘疼你,你就接着吧。”连蔓儿就给小七使了个眼色。她,张氏,一个母亲,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吃那只鸡腿的。

  …………

  一家人吃完饭,刚收拾利落,连叶儿就在外面喊连蔓儿。

  “蔓儿姐,你家来人了。”

  “是谁啊?”连蔓儿应声走出门,问道。

  连叶儿正往上面走,手里提着一个粪箕子,她身后跟着一个老汉,看样子比连老爷子的年纪还大一些,穿了一身粗布的棉袄棉裤。

  “这是连守信家不?”那老汉开口道,“你家是卖豆芽不?”

  刚才晌午散工之前,张氏才跟作坊里的人说了要发豆芽卖的事,这才多一会功夫,就有人来买豆芽了。可她家的豆芽还没发好啊。不过,瓦缸里还有几斤准备自家吃的,不够不够。

  “没,我家卖豆芽。”连蔓儿忙道。

  这个时候连守信和张氏听到外面的声音,从屋里走了出来。

  “哎呦,是姜wǔ叔。”连守信看见老汉,立刻将人往屋里请,“你老咋来了,快进屋。”
■   看着张氏和连守信将老汉请进屋里,连蔓儿没有立刻跟进去,而是站在院子里和连叶儿,原来连叶儿刚才出去倒垃圾,正好这个老汉走。

  “我就问他干啥的,他说是找四叔,买豆芽,我就领他进来了。”连叶◆儿道。

  方才连守信叫那老汉做姜wǔ叔,那老汉应该姓姜,不过与连家应该不是jìn亲,连蔓儿就不认得他。乡村人家,很讲究这些,临jìn几个村的人,都能拐弯抹角地攀上些亲戚关系。可以说除了亲戚,就是。

  “蔓儿姐,你家又发豆芽卖了?”连叶儿有些好奇地问连蔓儿。

  “嗯,我娘说先试试,也不挣钱不。”连蔓儿就道。

  “肯定能挣钱。”连叶儿道,接着脸上就有些灰暗,“我们啥时候也分出来过就好了。”

  “总有那么一天的。”连蔓儿只好安慰连叶儿,又压低声音道,“叶儿,你一会到我们屋里来,我娘给你留了一碗面条。”

  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总是偷空帮她们干活,张氏想起一起过的日子,可怜连叶儿吃不饱,因此家里做吃的,就想着给连叶儿捎带上。

  连叶儿就有些忸怩。

  “蔓儿姐,你们也才好过点,挣点钱不容易,还总想着我。”

  “你也会外道了。”连蔓儿笑,“别忘了,一会来啊。”

  连蔓儿嘱咐好了连叶儿,这才走回屋里来。连守信正在和那老汉,原来是老汉的老要娶,酒席里有一道炒豆芽,连家发了豆芽菜,就提前来订。

  “姜wǔ叔要多少?”连守信就问。

  “估摸着要三十斤。”老汉道。即便是乡村人家的酒席,豆芽也算是价格比较低廉的菜,所以不仅正经宴席上,还有请耢忙的吃饭,也都有这道菜。

  “家里的酸菜还没酸,”老汉又接着道,“你们家卖给镇上的那酸菜还有没,要是有,也要三十斤。”

  “这没问题。”连守信立刻就答应了,“就按给悦来酒楼的价,姜wǔ叔你看咋样?”

  老汉自然点头。这个价格是批发价,如果从小贩手里买,价格就会贵一些。

  “姜wǔ叔,正日子是哪一天啊?”

  老汉就说了一个日子

  连蔓儿算了算,还有差不多半个多月的,发豆芽很来得及。这老汉看来也是急性子,订的这样早。不过她不,这是她没办过大事情,一般操办宴席的,很多都是提前一个月,就要将都订好。这样中间如果出现变故,补救起来也有。

  “哎呦,姜wǔ叔,你算过没,那时候出了日子没?”连守信用手指了指房顶,说道。

  二更,求粉红

  …………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