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打起来了


  ??费章节(12点)

  “老四你是gè精细人。”老汉笑了笑,“我找人问过了,说应该是出了日子,没事。就算差几天,也没人管咱。”

  连蔓ér略想了想,才明白两gè人说的是沈皇后那一gè月的丧期。前几天她们才接到的通知,不过这通知从京城传到到她们这里,期间也要用去几天的,这样算起来,下gè月中旬,这一gè月的期限也就该了。

  那老汉又和连守信聊了几句家常,留下二十文钱做定钱。张氏就包了些半斤豆芽,一斤酸菜给他,让他拿回家去先尝尝。

  老汉推辞了一会,也就收下了,高高兴兴地走了。

  “咱这豆芽还没发好,这么快就开张了。”张氏显然很高兴,还去看了看晌午刚泡上的大豆,似乎那豆芽现在就能发出来似地。

  “咱家这不还有酸菜吗,我估摸人家就是想两样菜在一起买了,省事。”连守信道。

  连蔓ér觉得这话说的有一些道理,不过……

  “还是咱家名声好,招牌响,人家信得过。”连蔓ér道。

  张氏和连守信都没有附和,不过看表情,他们也颇因此而有些自豪。

  ,连蔓ér就去酸菜作坊里帮着干了半天的活,要做晚饭的时候,才回屋来。晚上说好了要吃饺子,肉馅早已经炸过,用油、盐、秋油、花椒粉、姜末、葱花等作料腌好了,连蔓ér就和连枝ér两gè剁白菜,连守信则在里屋和面。

  要饺子馅好吃,肉和菜的比例最好是一比一,或者一比一点五,可是乡村人家大多舍不得这么吃,一般都是多放菜,肉就很少,只能起到一gè调味的作用。今天是xiǎo七的生日,连蔓ér特意多买了些肉,要真真正正吃一顿肉馅饺子。

  拌饺子馅是连蔓érfù责,肉馅炸出来的油全在里面,另外还加了豆油,过水后的白菜馅也没有捏的太干,因此肉馅很水灵。拌肉馅要始终朝一gè方向搅拌,这样才能拌的均匀,而且肉馅也好成坨。

  饺子馅拌好了,连守信的面也和好了。张氏还在作坊里,没有。连守信就fù责擀饺子皮,连蔓ér、连枝érfù责包饺子,五郎带着xiǎo七在外屋烧棒骨萝卜汤。连守信的饺子皮擀的很快,因为了连守信的那段经历,连蔓ér也不觉得奇怪了。爷三gè都是手脚利落的人,很快就将饺子包好,摆上笼屉、上锅蒸了起来。

  等张氏从作坊收工的时候,饺子和汤都已经做好了。

  “娘,你先洗手,咱马上放桌子吃饭。”连蔓ér就对张氏道。

  “我享福了,吃现成的饭。”张氏笑道。当家的主妇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做一家的饭,能够不沾手,吃现成的饭菜,而且其中还有当家男人劳动,是极少见的,所以张氏就开玩笑说她享福了。

  “娘,你要说这就是享福,以后饭菜都我和蔓ér来做。”连枝ér道。

  “还是我大闺女疼我。”张氏笑。

  “先捡一碗,给你爷和你奶送去。”饺子端上桌,张氏就道。

  这都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连蔓ér早就拿了一g◎è大碗,捡了满满一大碗的饺子,端到上房来。上房也摆上了饭桌,高粱米饭、白菜炖豆腐、还有一盆白水煮土豆,旁边放着一xiǎo碟秋油。

  连蔓ér还是将饺子送到连老爷子这桌上。

  “都说了不◆让你们送了。”连老爷子笑着道,“你们人口也不少,难得吃一顿。”

  “爹,老四家现在富的都流油了。 你没看蔓ér,还有xiǎo七,都长的白胖白胖的了?”饺子还在冒热气,连守义吞了一口唾沫,“蔓ér啊,你咋不把剩下的饺子多送点来,这一碗够谁吃的。”

  这gè连守义,真是没有丝毫长辈的样子,这股子颠倒黑白的劲,颇得周氏的真传。连蔓ér心中恼火,就想斥责连守义几句,不过转念一想,就将那些厉◇害的话都暂时咽了。

  “爷,这饺子不是剩的,我们还没吃。”连蔓ér低下头,做委屈状抹眼泪。

  “老2,你耍啥混”连老爷子就沉下脸,啪地一声摔了筷子,“当着我的面,你就欺fù蔓ér,你这□眼睛里还有我这gè爹没有。”

  连守义就不了。

  “蔓ér啊,别哭了。你别听你二伯瞎说,他是混人。爷都,你们哪次不是先给我送来。你们的孝心,爷心里都有数。”连老爷子又转过头来安抚连蔓ér,“来,蔓ér,上桌,这饺子就咱爷俩吃,别人谁也不给。”

  “爹,让我尝一gè呗。”连守义腆着脸笑,“老四家会做吃的,一样的,老四家做出来的就好吃。”

  “二伯,那你买肉,让我和我娘帮你包饺子。”连蔓ér擦了擦眼睛,坐在连老爷子身边道。

  连老爷子见连蔓ér脸上有了笑容,松了一口气,同时觉得连蔓ér懂事,是gè听劝的。

  “你二伯我也想买肉啊,可我哪来的钱。要不,蔓ér,把你家赚的钱给二伯点?”连守义假装开玩笑地说道,其实是在挤兑连蔓ér。

  连蔓ér正想让他这样,不由得心中暗笑。

  “二伯净逗我玩,二伯刚发的财,咋看的上我家赚的那点xiǎo钱ér。”连蔓ér也笑嘻嘻地道。

  连守义脸上有些变色。

  连蔓ér不等他再,已经继续说了下去。

  “二伯和何老舅合伙酿的酒,不是都卖了吗?一斤就卖了三钱银子,二伯分了一百多两银子。”连蔓ér似乎是替连守义高兴,眼睛都笑的眯了起来。

  连守义又急又怒。

  “蔓ér,你咋胡说八道那?”连守义冲着连蔓ér瞪起了眼睛。

  “我可没胡说。”连蔓ér就朝连老爷子身后躲,“是二伯娘上我们屋里,亲口说的,我娘也听见了。”

  “你听她瞎咧咧,她那是跟你说着玩的。”连守义看见连老爷子脸色不善,就忙在脸上挤出些笑容来,一遍偷偷给何氏递了一gè眼色。

  “我说着玩的,没那回事。”何氏忙道。

  “村里人都了。昨天二蛋跟我娘说,说二蛋看见二伯在镇上吃饭,身边还有俩姑娘,穿的可好看了,大老远都能闻见香味,……二伯大把的花银子。”连蔓ér有些怯生生地道。

  连守义的脸都黑了,何氏却像被针扎了一样,从炕上跳起来,直奔连守义。连守义一下没躲开,就被何氏在脸上挠出一条血道子。

  “你这gè不要脸的,俺说你这几天咋天天不着家,你还长本事了,会嫖了。那**是谁,你告诉我,你花了多少钱,都给我要……”何氏一边骂,一边挠连守义。

  连守义也不是gè好性子,躲了两下,见何氏不肯停手,立刻就还手了,两gè人很快就炕上打到地上,纠缠成一团。

  “你gè傻娘们,嘴没把门的,还别人说啥信啥。”连守义骂。

  “连守义,你别以为你那德行俺不,这事你不说清楚,俺和你没完。”何氏不甘示弱。

  竟、竟然打起来了。连蔓ér就想偷偷溜走,可又不敢下地。连守义和何氏在地上翻转腾挪,一不,挨一下可就惨了。连蔓ér只好在连老爷子身边坐着。

  连老爷子大声让连守义和何氏住手,两gè人都不听,二郎、三郎、四郎都下了地,将两gè人抱住了,这两gè人还直朝对方扑。

  这么一会的功夫,连守义的脸上和脖子上都见了血,何氏更加狼狈,头发披散了,还被抓掉了一绺,衣大襟ér上两gè灰突突的脚印,领口也被撕开了。

  连老爷子气的指着两gè人,说不出话来,周氏沉着脸,不在想。

  连守义突然凑近何氏,不低声说了,两gè人就又扭打在一起,慢慢地往门口移动。

  连蔓ér心中一动,这两gè人是怕连老爷子和周氏问他们要钱,所以想逃。

  “二伯,二伯娘,你们别打了。打坏了买药,还得花钱。”连蔓ér说着话,就看向周氏,“奶,你劝劝我二伯和二伯娘吧,要不,他俩这就出去打了。”

  连蔓ér这是提醒周氏,赶紧要钱。

  “你俩都给我站下。”周氏冷笑了一声,开口道,“你们要打,我不拦着,先把钱拿出来。”

  连守义和何氏都愣了一下,相互交换了一gè眼神,脚底下加快了速度往外走。

  “假装听不见我说的话?”周氏提高了声音,“我让你俩走,今天走了,就别。有能耐你们一家子就拿着那钱,立刻给我滚蛋”

  “咋地啦,吵吵这老大声。”连守信和张氏带着xiǎo七出现在门口,堵住了连守义和何氏的去路。原来是xiǎo七见连蔓ér一直没,又听见上房的动静,就跑,看见连守义和何氏打起来了,就忙叫了连守信和张氏。

  这下连守义和何氏都只得站住了。

  “娘,你听我说……”连守义可怜巴巴地向周氏道。

  晚上会有二更,求粉红。

  ……………… ………………

  推荐弱颜完本书《最妖娆》玄幻版我的野蛮女友,不到五十万字,长短适中。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书号:2184407(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