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自作自受


  ??费章节(12点)

  听见周氏在外面声嘶力竭地叫嚷,可以听出她此刻de气恼和心疼。连蔓儿一biān吃饽饽,一biān心里偷笑。

  连守信放下手里de碗,“我、我还是出去跟娘说一声吧。”告诉周氏,有一部分饽饽他们收起来了。

  张氏没看连守信,伸手拿勺子又给小七de碗里多舀了点白糖。

  “爹,nǐ先等等。”连蔓儿就道,“我奶正在气头上,nǐ又得挨骂。”只骂连守信还好,周氏肯定将她们连带着也骂上。

  “这饽饽是有咱一份,可,还是跟nǐ奶说一声de好。”连守信道。

  “咱没说嘛?”张氏抬起头来,“咱要好好和娘商量,可娘是咋做de,她那根本就不☆想让咱开口。”

  连守信连蔓儿和张氏说de都对,可是周氏在外面那样叫嚷,他心里有些听不下去。他de心里,总记得一件事,再怎样,那也是他亲娘。

  连蔓儿看着连守信为难de样子,暗自叹气。★就是连守信现在出去,和周氏说清楚,周氏就不生气了吗?

  当然不会,连守信只会白白地去做靶子,去做炮灰。周氏对吃de,历来把de特别紧。这不是说她护食,公正地说,周氏并不贪嘴。周氏把de是“权力◇”。她们没有告诉周氏,就拿了饽饽,这已经触犯了周氏de权威,周氏会因为连守信说句话,就善罢甘休那。

  相反,只要连守信稍微表现出一点“软弱”,周氏就会借此掐住他de脖子。

  连蔓儿在打◆○算这么做de时候,就想到了结果。饽饽是她们该得de,只要她们稳住了,不去搭理周氏,周氏就闹不起来。而且还有连老爷子,他要de是一家和睦,安宁de过日子。所以当连守信de容让,能够达到这个目dede时候◎,他就不会多嘴去管周氏。可如果连守信不出面,周氏闹腾个不停,那连老爷子势必要出面。

  要和睦相处,不就是相互容让吗。她们已经退了不止一步,现在该是连老爷子和周氏退一步了。

  不过,周氏也够精细de,她饽饽少了那?

  连蔓儿正想着,就看见连叶儿从外面掀门帘走了进来。

  “蔓儿姐。”连叶儿走到连蔓儿跟前,她是偷偷来给连蔓儿送信儿de。“……奶看nǐ们和四婶都走了,半天没。奶就生气了。……奶出来,看见饽饽垫de都是咱家de叶子,就问nǐ们包de饽饽都哪去了。二伯就说,肯定是nǐ们悄没声地给拿走了。”

  “我还是得去说一声。”连守信就站起身。

  老实厚道de人是好人没,可他们有de时候做事,很让亲近de人生气。

  “爹,我奶正在气头上。nǐ要是去了,又不会说好听de话,我奶更生气了。把我奶给气坏了咋办?”连蔓儿就道。

  连守信摸了摸de脑袋,他最笨,连蔓儿这样说,也有道理。

  “饽饽de事,咱偷空跟我爷说。大家伙都不用生气。”连蔓儿就道。

  “对,跟老爷子说。”张氏点头,连枝儿、五郎和小七也赞成这么做。在大家de心目中,连老爷子与周氏相比,那简直是太通情达理了。

  外面,周氏de声音更高了,骂de话也更狠。

  “大半夜de,吵吵啥。就咱这一家人,那饽饽还真能丢了。”是连老爷子从上房出来了,“都回屋,该干啥干啥去。”

  “娘,回屋吧。那老些饽饽还没包完那。nǐ看老四家,都回屋歇着了,人家是不包了。”何氏de大嗓门道。

  “奶,我看见了。五郎把他家包de饽饽都送下面园子里去了。”四郎道。

  “四郎大坏蛋,就会告密。”小七听见四郎de话,立刻怒了。他年纪毕竟还小,就怕周氏了饽饽de地方,把饽饽都给抢,他们就没饽饽吃了,因此一双大yǎn睛着急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该办好。

  周氏听了何氏和四郎de话,气de几乎要发疯。也不顾连老爷子就在旁biān,一把将旁biān冻着de一帘屉饽饽推到了地上,就迈着两只小脚,朝西厢房。

  “……黑心尖儿,丧良心de……,我让nǐ们吃,我让nǐ们吃,饽饽都喂了狗,谁也别想吃。”走到西厢房外,周氏故意提高了声调大骂,一biān旋风似地刮向园子里。她心里想de是,她要把连守信拿de饽饽都扔了。

  “哇……”小七哇地一声就哭了。本来在上房周氏闹腾de时候,小七就忍了一口气和惊吓在肚子里,现在听见周氏de朝园子里去了,他又是憋气,又是害怕,又是着急,再也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这周氏还真不是省油de灯,连蔓儿心道。这个时候更要稳住,让周氏去闹腾,她们不出面,看最后周氏收场。

  连守信和张氏却都站起了身,庄户人家最恨、也是最怕de就是糟蹋粮食,两人听见周氏要去扔饽饽,就往外走,要去拦周氏。

  “蔓儿,nǐ好好看着弟弟。”张氏还没忘了嘱咐。

  连蔓儿抚额,只得将小七抱进怀里,轻声安抚。

  “小七别怕,奶不敢扔咱饽饽。”这话连蔓儿其实说de并没底气,她,周氏是豁得出去de人,要不然也不会将连家这些人都拿捏de老老实实了。

  “就是她扔了,咱也有饽饽吃。”连蔓儿道,“她扔咱多少,咱就去上房拿多少。”

  做老人de不讲理,连守信和张氏不能怎样,她和小七这个年纪,更有资格不讲理,谁又能将她们怎样。泼辣de周氏,对上两个吃不饱de小孩子,大家会站在哪一biān?

  “真de?”小七听见连蔓儿这么说,果然就没那么伤心了。

  “当然是真de,★姐啥时候骗过nǐ。”连蔓儿笑道,又压低了声音,“小七,nǐ继续哭,越大声越好。”

  小七也听话,真de放大声音哇哇地哭de更厉害了。

  这个时候,连守信和张氏已经走到了屋门口,已经能看☆◇见周氏正站在园子门口,正用脚踢园子门。何氏和四郎跟在她身后。

  园子门不过几块木板钉起来de,只不过也上了插销,拔掉插销就能把门打开。周氏是气急了,用脚踢门泄愤。

  连老爷子也从上房那○◇见周氏正站在园子门口,正用脚踢园子门。何氏和四郎跟在她身后。

  园子门不过几块木板钉起来de,只不过也上了插销,拔掉插销就能把门打开。周氏是气急jiànzhōushìzhèngzhànzàiyuánzǐménkǒu,zhèngyòngjiǎotīyuánzǐmén。héshìhésìlánggēnzàitāshēnhòu。

  yuánzǐménbúguòjǐkuàimùbǎndìngqǐláide,zhībúguòyěshànglechāxiāo,bádiàochāxiāojiùnéngbǎméndǎkāi。zhōushìshìqìjíle,yòngjiǎotīménxièfèn。

  liánlǎoyézǐyěcóngshàngfángnàbiān追了,正走到西厢房门口。连守信和张氏忙走出去,扶了连老爷子。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啪嚓一声,接着是周氏de一声哀嚎,还有何氏和四郎de尖叫。

  原来白天de时候下了雪,晚上气◇温又低,地上薄薄地冻了一层,有些滑。周氏是小脚,又抬脚踹门,一个不就仰面朝天摔倒了。

  何氏和四郎就在周氏身后,他们是能扶住周氏de。可不这两个人是想de,都往旁biān闪身躲开了,等周氏摔在☆地上,这两人才叫了起来。

  周氏不是不是摔de狠了,嚎了一嗓子后,就再没了声息。

  这下子外面就热闹起来了,大家伙都忙赶上前,抱de抱,扶de扶,将周氏给挪回了上房。

  “奶摔着了。”连枝儿跑,将刚才de事情跟连蔓儿说了一遍。

  “姐,nǐ看着小七,我去看看。”连蔓儿忙下了炕,又嘱咐小七,“小七,nǐ接着哭。姐去镇上,给nǐ买油条吃。”

  “二姐,nǐ得算话。哇……”

  …………

  连蔓儿走进上房,就看见周氏躺在炕上,脸朝里,因此看不见她脸色如何。连老爷子坐在炕头上,铁青着脸,连秀儿坐在周氏身biān,抓着周氏de手,抽抽搭搭地哭。

  连家de其他人都围在炕沿前。

  连叶儿看见连蔓儿进来,冲她使了个yǎn色,让她。

  连蔓儿轻轻点头,走在张氏身biān站了。

  “娘,小七哭个不停……”连蔓儿开口道。

  “还提小七,没看见nǐ奶都摔成啥样了,这还不都是怪nǐ们……”连守义是连蔓儿de话头,怒气冲冲地道。

  “他二伯,要凭良心。二嫂和四郎就跟在娘后头,娘往后倒,他们俩都躲开了,娘才摔de★,这事nǐ咋不说。”张氏就道。

  “俺想扶娘来着,娘身子沉,俺没扶住。这不怪俺那。”何氏忙辩解道。

  “我也看见了,要是二伯娘和四郎哥不躲,奶肯定摔不着。”连叶儿道。

  四郎立刻扭头去瞪连叶儿,还偷偷地挥了挥拳头。

  连叶儿回瞪,“四郎哥,nǐ挥拳头干啥。我说de都是实话,就是nǐ过后打我,我也是这么说。”

  好样de连叶儿,连蔓儿暗地给连叶儿鼓掌。

  “话不能这么说,黑灯瞎火地,nǐ们就看清楚了?”连守义忙道,“要不是老四家偷着拿了饽饽,娘干啥生那么大de气,去园子?”

  “二哥,我是把饽饽放园子里去了,可我没背着谁,也没打算瞒着。我正要跟爹说。”连守信道。

  “咱都别说别de了,先看娘摔de咋样吧。”连守礼道,“娘,娘nǐ听见我们了吗不跳字。

  大家就都去看周氏。周氏双yǎn紧闭,只有yǎn皮子微微动了动。

  屋里这么一安静,西厢房里小七de哭声就显得特别响亮。

  “娘,nǐ快去看看小七吧。”连蔓儿急忙拉住了张氏de手,“小七他,刚才又梦见了那个小孩儿。”

  先送上一章,晚上争取二更,有保底月票de亲们,求月票/粉红票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de支持,就是我最大de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