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北风吹、雪花飘


  ??费章节(12点)

  连蔓儿笑眯眯地看着小七用胖乎乎的手指头,噼lǐ啪啦地拨弄算盘珠子。这架算盘是连老爷子用过的旧算盘,送给了小七用。

  学以致用,连蔓儿在跟着连老爷子学写字念书的时候,想到她又不能去考功名,还是多学点实用的比较好。就算五郎和小七,也是yī样的,当然如果他们有机会走科举的路也很好(这个目前来看,还是太遥远了)。因此,他们就商量了,要连老爷子教他们用算盘。

  连老爷子做过那么多年的掌柜,算盘用的是极熟练的,超过了他的字。

  连蔓儿几个跟着连老爷子,已经将珠算的基本口诀都学会了。出乎意料的是,小七学珠算学的最快。连蔓儿很高兴,就开始让他帮着算铺子的出入账,

  小七在扒拉算盘,连蔓儿则是用心算,早点铺子这点账目,她还不需要用算盘。yī会工夫,小七停止扒拉算盘,向连蔓儿报出yī个数目,连蔓儿将这个数目,与心算的结果对照。

  “算对了,再算下yī项。”连蔓儿道。

  小七这孩子在数字方面很有天分,不仅算的快,而且很少出。

  姐弟两个就这样,将账目都算了yī遍,核对无误,由连蔓儿在账册上记录清楚。这些天的客流趋于稳定,每天的利润差不多都在二百文钱左右的样子。

  “算好了吗,今天挣了多少钱?”张氏用围裙擦着手,走进屋来问。

  “二百yī十五文钱。”连蔓儿道,“还不算这块银子。”

  yī家人都喜的眉花眼笑。

  “都收拾收拾,洗洗手,马上吃饭。”张氏说着话,又回灶间忙活去了。

  连蔓儿就将钱和账册都收了起来,小七将烤好的鞋子给她拿了。连蔓儿穿了鞋子,走到灶间来洗手。

  灶间lǐ,张氏和赵氏正在做晌午饭。

  这些天准备的早点都卖的精光,所以他们要吃饭,yī般还要另外做。

  yī笼屉饽饽已经出锅了,冒着诱人的热气。连蔓儿吸了吸鼻子,她闻到豆沙馅★的香甜味了。好想吃,不过得先去洗手。

  早点铺子lǐ准备了洗手用的肥皂,不同于家lǐ用的那种香皂,这种肥皂lǐ面含有大量的碱,洗洁力更强,却没香气。这是连蔓儿特意去镇上买来的,买这种肥皂并不是★为了省钱。他们是做吃食的,干净卫生最重要。连守信、五郎他们,包括她,每天要接触大量的铜钱,手yī定要洗的干干净净才行。

  “今天咱吃炉饽饽。”张氏说道。

  张氏并没有把出锅的饽饽往屋lǐ端,而是在灶下又加了yī把柴禾,然后往大铁锅lǐ倒了yī些油。油很快就热了,张氏就从帘屉上拿起yī个热腾腾的饽饽,将下面的叶子撕掉,然后把饽饽放进锅底的油lǐ。

  油不多,还没能没过饽饽。张氏用手将饽饽轻轻地yī按,圆球状的饽饽就成了圆饼状,热油浸入大黄米面皮中,发出轻微的滋滋声。张氏这才将饽饽往旁边yī滑,饽饽就牢牢地固定在锅壁上。接着她又拿了yī个饽饽,如法炮制。

  这就是炉饽饽,要将被按压成饼状的饽饽的两面都用油煎的焦黄,才算完成。之所以叫炉,而不叫煎,也许是因为不需要太多的油的缘故。炉出来的饽饽,比起蒸熟的饽饽,又是另yī番风味。

  庄户人家,油也是精贵的玩意儿,就是用的油不多,好些人家也是舍不得炉饽饽的。所以炉饽饽在很少吃到油水的小孩子们的眼lǐ,是冬天难得的美食。连蔓儿就看到过村lǐyī个几岁的娃娃,跟在亲娘的身后,扯着亲娘的衣裳角,yī声声地哀求,就是为了吃yī顿炉饽饽。

  连家现在每天都有进项,张氏自然不会舍不得放油。

  赵氏也没闲着,她正将削好皮的土豆切丝,旁边的碟子lǐ,已经准备好了蒜瓣儿和切丝的红辣椒,这是打算做酸辣土豆丝□。

  “三伯娘,你歇yī会,我来炒菜吧。”连蔓儿洗了手,就要帮赵氏。

  “蔓儿,你屋lǐ歇着去,别沾手了。这点活,我yī会就干完。”赵氏笑着道。

  “蔓儿,你把那豆腐先端进去吧☆□。

  “三伯娘,你歇yī会,我来炒菜吧。”连蔓儿洗了手,就要帮赵氏。

  “蔓儿,你屋lǐ歇着去,别沾手了。这点活,我y。

  “sānbóniáng,nǐxiēyīhuì,wǒláichǎocàiba。”liánmànérxǐleshǒu,jiùyàobāngzhàoshì。

  “mànér,nǐwūlǐxiēzheqù,biézhānshǒule。zhèdiǎnhuó,wǒyīhuìjiùgànwán。”zhàoshìxiàozhedào。

  “mànér,nǐbǎnàdòufǔxiānduānjìnqùba。”张氏就指着灶台上扣着的yī个大碗道。

  “哎。”连蔓儿笑着答应了。

  很快,张氏和赵氏就将饭菜都准备停当了。yī盆炉的焦黄的冒着油星的饽饽,yī大盘酸辣土豆丝,yī盆凉拌豆腐,yī盆大骨萝卜丝汤,还有切成细丝,加香油拌的、又咸又香酱芥菜疙瘩。

  “爹,哥,来吃饭了。”连蔓儿就到店面lǐ叫正在打扫的连守信和小七。

  “来了,来了。”连守信和五郎应道。

  “别忘了好好洗手。”连蔓儿嘱咐着,就走到门边往外看了yī眼。

  官道上行人很少,有yī个小小的身影背冲着铺子,正往村子lǐ走。

  “叶儿”连蔓儿忙将门打开,大声招呼道。

  那个小身影停顿了yī下,却没有立刻转回头来。

  “叶儿,我都看见你了,你快点,别让我出去抓你去。”连蔓儿气的跺了跺脚,大声道。

  连叶儿这才转过身来,慢吞吞地走了,站在铺子门口,闷着头不。

  连蔓儿yī把将连叶儿拉进屋lǐ,这才又将门关上。

  “都来了,咋不进屋?马上吃饭,走,跟我洗手去。”连蔓儿拉着连叶儿道。

  “蔓儿姐,我不在这吃,我吃。”连叶儿倔头倔脑地道。

  “还干啥?你了,也吃不着啥了。在这吃吧,我娘把你的份都给带出来了。”连蔓儿笑道。

  张氏在lǐ屋听见她们,就走了出来,招呼连叶儿吃饭。

  “叶儿,站在那干啥,快进屋来吃饭。”

  “刚才要不是我往门外看,叶儿连咱的门都不进,就要了。”连蔓儿就笑。

  “这孩子,咋还外道那。大冷的天,快到lǐ屋来。”张氏就道。

  “我吃,家lǐ有我的口粮,我不信她能总饿着我。”连叶儿闷闷地道。

  赵氏也从lǐ屋走了出来,看见连叶儿就叹了yī口气。

  “总这样,也不好。”

  赵氏来了早点铺子lǐ干活,第yī天吃晌午饭的时候,周氏就打发了连叶儿,说是让她看看她娘在铺子lǐ干的咋样。铺子lǐ那时也正要吃饭,张氏就留了连叶儿yī起吃饭。

  这件事,在大家看来很平常,谁都没有多想。

  第二天,周氏依旧是那个时候,又打发了连叶儿。连◆叶儿不好意思又在铺子lǐ吃饭,任大家留她,她还是跑回家去了。

  连叶儿回到家的时候,周氏她们还没吃完饭。连家吃饭,是按人头准备的,每个人多少饭,多少饽饽或者窝窝,都是有定数的。连叶儿上了桌,却◎没有她的份,只好喝了点菜汤。

  连叶儿有个倔脾气,这件事谁都没告诉。

  第三天,周氏依旧打发连叶儿出来,连叶儿只出门转了yī圈,就跑了。结果,饭桌上依旧没有她的饭。

  周氏根本就没准备她那yī份。

  连叶儿就跟连老爷子告状,连老爷子自然训斥了周氏。转过身,周氏就找了借口,将连守礼给大骂了yī顿,赵氏当然也没有幸免。周氏还说要让赵氏回家,不让她再去铺子lǐ干活了。

  张氏就说干脆让连叶儿就yī直跟着赵氏来铺子lǐ吃就行了。连叶儿犯倔,和周氏抗上了,结果这晌午饭就吃的有yī顿没yī顿的。

  “没啥事,就是他奶不这样,我也打算让叶儿跟着咱吃的。”张氏安慰赵氏,接着就又笑道,“他三伯我就不管了,那是他奶的亲,他咋地也不能让他饿着吧。”

  张氏说完,笑嘻嘻地瞟连守信。

  连守信低头,使劲搓手。

  连叶儿最后还是留下来吃了晌午饭。★

  “你就和别她犟了,以后晌午干脆就吃。”连蔓儿对连叶儿道。

  “嗯。”连叶儿被大家伙劝着,也想开了,“我以后也帮着干活。”

  “有我们跟你母亲干活,哪用得着你。”张氏笑道。 ◆
  “四婶,我在家也是yī样干。到这来干,我心lǐ舒坦。”连叶儿道,“四婶你要不答应,以后我宁肯饿着,我也不来这吃饭了。”

  “行,就依你。”张氏连叶儿的倔脾气,只好答应了。

  吃过晌午饭,张氏和赵氏又开始收拾。

  “娘,我先,把饭给我姐送去。”连蔓儿道。

  “我陪蔓儿姐。”连叶儿忙道。

  连蔓儿提着食盒,和连叶儿从铺子lǐ出来。晌午的太阳并没有比的更暖和,风吹的更猛了。北风打着旋,将没冻住的雪粒刮起来,扑在人脸上,冷飕飕的疼。连蔓儿将食盒抱在胸前,慢吞吞地走。

  进了村lǐ,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这个天气,大家都猫在家lǐ,没有要紧的事,谁也不会出门。

  远远地看见了连家的大门口,有yī个人从门lǐ走出来,向门lǐ挥了挥手,慢慢地朝她们这个方向走了。

  “哎呦,这不是连家闺女”

  先送上yī更,求粉红,期待二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