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吐血


  ??费章节(12点)

  从连蔓儿他们进门之后,连老爷子就没出过声,现在终于有了动静。

  “五郎。”连守信叫了一声。

  五郎和小七放开四郎,站起身走回连守信的身边。连叶儿则是又踢了四郎一脚,zhè才转。

  四郎咧着嘴,哭唧唧地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脸被连蔓儿和连叶儿抓的满是伤痕,已经不能看了。连枝儿年长,要到该顾忌形象的年纪了,所以没动手。连蔓儿心里记得,很是替连枝儿多挠了四郎几下。

  她就是故意往四郎脸上挠的。四郎带着zhè样一张脸出去,肯定会被人追问原因。那会很有趣吧

  “四郎出息了,拿我们换钱。”连蔓儿并没有等连老爷子发话,而是质问道,“zhè是谁教他的?”

  怪不得四郎虽然怕她,在早点铺子的时候却是那样的态度,是背地里听见了话吧,想着她要倒霉,所以不那么怕她了?会是谁,说的到底是?

  连蔓儿zhè个时候也并不是一定▲要将zhè些追究出来,因为她很肯定,现在的情况,那些事是绝不会发生的了。连守义不是提前回jiā来布置吗,她们打了四郎,揪住zhè个话题,就已经打乱了对方的步骤,取得了主动的地位。而且同时表明了他们不会○任人宰割的态度。

  “四郎啥时候说拿你们换钱了,蔓儿你zhè么厉害干啥?”何氏见四郎被打,老三和老四两jiā人扭成了一股绳,连守义有些发怯,她心知自jiā理亏,也不敢发飙,只是辩解道。

  “我们都看见了,听见了,你混赖不”连叶儿大声道。

  “得得得,还没完没了了。眼前还有大事要商量,别的事先搁一边吧。”眼看着继续说下去,他们肯定要吃亏,连守义强词夺理道,“还是说说咋bǎ钱凑出来,还了债吧。”

  连叶儿还要,被连蔓儿用眼神制止了。迟早要说到zhè件事上,那就听听他们是打算的吧。

  “爹,你身子咋样,要不要bǎ李郎中请来看看?”连守信看着连老爷子憔悴的模样,关切地问道。

  连老爷子摆了摆手。

  “我身上没病。”

  说完zhè句话,连老爷子就沉默了。

  他此刻心情的复杂程度,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失望、愤怒、着急、心痛等等一系列情绪将他的心搅成了一团乱麻。

  连守义带了银子,他喜出望外,等只有四百两的时候,他的心几乎沉进了谷底。连守义告诉他,连守人已经尽了全力,为了凑钱当掉了几乎所有的衣裳,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袄,染了风寒。

  如果是小数目,他咬咬牙,二话不说,就会bǎ钱给凑上。但是八百两,就是在他最富有的时候的全部jiā当加起来,也拿不出八百两银子来。而以他现在的jiā当,连房子带地的,都算在一起,只能凑个零头。

  对连守义的话,他并不是没有怀疑的。但是,他又打心里不愿意去怀疑。八百两银子对他、对连jiā意味着,他连守人应该懂。既然懂,却又zhè么做,是想干?

  不、不、不,连守人是他的,他是看着连守人长大的。那个孩子,他有缺点,但是他不坏。连守人一定是有他的不得已。

  办,事情挤在zhè里了。他是zhè一jiā之主,眼下债务就要到期,只能将zhè些事情都放在一边,首要的问题是要想法子bǎ债还上。

  庄户人jiā,谁手里能有多少现银子。就算他舍掉zhè张老脸,四处去张罗,也只能借到一百两银子。zhè些银子不用给利息,但是欠人jiā的人情债,却要永久地背在身上。

  jiā里面有连守义交的三十两银子,加上零零碎碎的银子,周氏还有几件首饰、再赶紧将今年打的粮食卖掉,将jiā当都打扫一遍,能卖的卖,能当的当,勉强也能凑够一百两银子。

  “还缺六百两银子○○……”连老爷子自言自语道。

  连老爷子话音虽低,屋里的众人还是听见了。大jiā都,连老爷子zhè是算计着能凑多少钱出来。

  “让老四想想办法。”连守义总算找到了的机会,“老四又买地又开◆铺子地,zhè钱都挣老鼻子了。还有那些葡萄酒,少说也卖了二百两银子吧。六百两,老四使使劲,就拿出来了。”

  “老四,你看爹和娘愁成zhè样,你不会舍不得银子吧?无小说网不少字”连守义看着连守信。

  连守信握了握拳头,强压住想上前去将连守义揍一顿的冲动。

  “二哥,你zhè账是咋算的,能算出我jiā有六百两银子?”

  “老四,你zhè可瞒不了人。”连守义乐了,“你在赵jiā村买的那三十亩地,有一百两吧,卖葡萄酒又有二百两,加一起就三百两了。你又开铺子,zhè些天大米白面的吃,光送给爹和娘吃的就不少,你手里没个三百的现银子,谁信啊?”

  “二哥,你是想逼死我啊。”连守信怒视着连守义,“我要是能拿出zhè些钱来,我还……”

  “爹,你别上二伯的当。”连蔓儿没有人连守信再说下去,“二伯,别说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就是有,也还轮不到我们。你要我们卖房子、卖地,大伯的房子那,你占的镇上那栋房子那?”

  说到镇上的房子,一直低着头的二郎抬起头来。何氏忙冲着他使了个眼色,二郎有些不甘心地扭开了脸。

  “连老2,你没忘记我们分jiā了吧,你有手有脚的大老爷们,你zhè么惦记我们jiā的,你还要不要脸?”张氏骂道,“还有,zhè钱是谁欠下的,谁赌咒发誓一定会还的?”

  张氏zhè话是说到了点子上。

  “镇上的房子,连同里面的jiā伙事儿,差不多能卖个小一百,”连老爷子似乎没听见他们的争执,继续在计算着,“zhè个院子,还有jiā里的地,也能凑个小二百。”

  倾jiā荡产,只剩下他们几个光身,也就再能凑三百两银子了。

  然后那,……连守义给连守信算的账,虚头太多了。对连守信jiā的jiā底,他是的。那块地,是有小一百,葡萄酒,应该到不了二百两。早点铺子没开多久,也拿不出的钱来。

  老四jiā要凑够zhè余下的三百两,代价也同样是倾jiā荡产

  八百两zhè样就能凑够了

  连老爷子的想法很清楚,债务到期,如果还不上,依旧是利滚利,欠的债会更多。最后还债,吃亏的都是连jiā人。要减少连jiā人的损失,他们,包括连守信就得先吃些亏,等将zhè一关熬,他会亲自督促连守人将zhè笔钱给还上,补偿连守信。

  只是zhè个口,他张不开。要是连守信能主动站出来承dān就好了,他了解连守信。zhè孩子厚道,重感情,对他和周氏是真心孝顺。

  可刚才几个孩子那样一闹,他,连守信是不会主动来承dānzhè些债务了。连守信夫妻,还有蔓儿那几个孩子,对连守人、连守义,甚至对他,都生出了极大的怨气。

  zhè怨气是来的,只因为那些事吗?仔细想一想,也怨不得他们会有怨气。

  不对连老爷子突然想到,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老头子,你咋地啦?”周氏坐在连老爷子身边,了他的异样,忙问道。

  连老爷子只觉得头晕目眩,嗓子眼发甜,周氏的声音似乎很遥远。他暗叫不好,咬了咬舌尖,

  让清醒,同时硬生生地将那口腥甜的咽下肚去。zhè个时候,他不能倒。如果他倒了,zhè个jiā就完了。

  将连jiā包括连守信的jiā当算计的zhè么精细,肯定不是连守人,绝不会是他。连老爷子胡乱地挥了挥手,似乎是zhè样就能将恼人的想法驱逐出去。

  “老头子,你啊,你别吓唬我呀。”周氏看见连老爷子的眼神有些涣散,立刻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老四,你还不说句痛快话。”连守义趁火打劫,“你看爹急的,你说句你bǎ钱给凑上,爹就好了。”

  “混、混账”连老爷子气的骂道,一口血随着从嘴里喷了出来。

  zhè一下出乎意料,一jiā人呼啦都围了。

  周氏抱住连老爷子大哭了起来老爷子,你可别扔下我啊……”

  “快去请郎中来。”连蔓儿急忙道。

  连守礼和二郎两个率先跑了出去。

  “我、我没事,请啥郎中。”连老爷子吐了一口血,还强支撑着,靠在行李卷上。“老2,你混账,和你大哥一样。”

  “当我老了,就瞎了,糊涂了?”连老爷子喘了一口气,又说道。

  连老爷子没有糊涂,那么zhè份亲情,还可以延续下去。连蔓儿松了一口气。看来,连老爷子也想明白了,连守人那边打的是样的算盘。

  “我zhè要是死了,你们都记住,我是被气死的。是被老大和老2气死的。”连老爷子歇了一会,又道。zhè一辈子,他都是有dān当的人,可偏生了个最没dān当的。连老爷子头脑现在很清明,他要是zhè个节骨眼不明不白★地死了,难保就有糊涂人和有心人bǎ账算在连守信身上。

  那样,他可是死也不瞑目。

  “去,bǎ借钱那字据拿来。”连老爷子冲周氏道。

  “爹,你少说点话,一会郎中就到了。”连守信◎□不忍心看连老爷子zhè样劳心。

  “zhè事得交代清楚,要不然,爹闭不上眼睛。”连老爷子合了合眼道。

  周氏从柜子里将字据拿了出来,递给连老爷子。连老爷子看了看,就将字据向连守信递。他☆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最后却将字据递给了连蔓儿。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争取二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zhè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