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杀年猪


  “明天家里杀猪,你们早点回来。”连老爷子道。

  庄户人家,平常过日子,除非shì家里来了客人,否则大多shì舍不得花钱买肉吃的。但shì每一家都会养上两三口猪,养上一年,等过年的时候就杀掉。大部分猪肉还shì要卖掉,换些银钱,采购过年需要的东西。甚至有的时候,一口猪卖的钱,要用来支付来年全部的油盐酱醋等花销,有的人家全靠着这些钱积攒下来,才能给儿子娶媳妇。

  不过,家里杀了猪,孩子大人还shì要打打牙祭,过年的肉也丰足一些。

  他们这里,管这个叫做杀年猪。

  当初分家的时候,连老爷子曾经有话,猪圈里的猪不分,过年杀猪,给连守信一家分肉。

  “行,我们明天赶早回来。”连守信就答应了。

  第二天,早点铺子照常开业。

  “等客人散了,咱不做饭,直接回去。”张氏道。这样也赶得及回家帮忙。

  等客人渐渐少了,小七就开始走神,张氏看出来了。

  “得了,等会我和你爹收拾,你们先回去吧。”张氏就对几个孩子道,“有啥活,你们就帮着干点。”

  杀年猪代表着快要过年了,代表着富足,代表着可以饱饱地吃上一顿香喷喷的猪肉。在孩子们眼中,杀年猪几乎shì仅次于过年的,最为欢乐的节日。

  小七正想着要回去看杀猪,巴不得听张氏这么说。

  连蔓儿、五郎、小七还有连叶儿就都离了早点铺子,往家里走。

  进了院门,就看见连老爷子、连守人、连守义、连继祖、二郎还有张屠夫站在猪圈门口,正在品评猪圈里的猪。庄户人家杀猪,一般都要请专门的杀猪匠。张屠夫杀猪的手艺远近闻名,连家杀猪,一直请的shì张屠夫。

  连家今年养了三头猪,连老爷子打算杀掉两头。那头还不大够分量的再养些日子。

  “连大叔,你们家这猪喂的好啊,溜光水滑的,肉膘也够厚。”张屠夫哈哈笑着竖起了大拇指,“还有这猪圈,也shì一绝。 我看过这老些人家的猪圈,就你们家的这个收拾的shì真干净。”

  这些正shì连老爷子最爱听的话,连蔓儿不由得想。别看张屠夫长的五大三粗,干的shì杀猪卖肉的买卖,人可很会说话,怪不得同样卖猪肉。他的买卖shì最兴隆的。

  连蔓儿就上前跟连老爷子、张屠夫打招呼。

  “你爹和你娘,还有你三伯娘那,咋没回来?”连老爷子见只有几个孩子回来了,就问道。

  “我爹和娘他们就在后头,我们先跑回来的。我娘ràng我们看有啥活,先帮着干着。”连蔓儿就道。

  连老爷子笑了。

  “去上房,问你奶有啥活没有。别在这跟前站着,一会抓猪,别碰着你们。”连老爷子道。

  “哎。”连蔓儿答应了一声。几个孩子就继续往院子里走。

  东厢房前面的空地上,已经竖起了几根木头搭成的架子。架子下面堆了厚厚的黄土。再旁边shì木案板。

  连蔓儿先到了上房。外屋里,东西两个大灶都在烧火,铁锅里装了满满的水,锅底已经翻起了水花。烧火的shì何氏和古氏两个妯娌。

  古氏身上穿着周氏的旧衣裳,头发用了一块蓝色的土布包着,完全shì普通庄户人家媳妇的打扮。几天的工夫。在周氏的调理下,她烧火、干活的的动作已经相当的熟练了。

  周氏站在后门口,正指挥着三郎和连守lǐ往外搬大木盆。

  “别站那害事儿,”周氏看见连蔓儿几个,“你爹咋还没回来?”

  害事儿,shì他们这的土语,就shì碍事的意思。

  “我爹马上就到。”连蔓儿ràng开道,走过去也抱了个大木盆往外搬。

  今天杀猪。家里的人都被周氏支使的团团转,并不需要连蔓儿再做◇什么。周氏见连蔓儿有眼力劲儿,就又将目光转向古氏。

  “老大媳妇,你咋烧柴禾那,狠呆呆地,你跟谁赌气?不乐意干活。你屋里放秧子去,别在这跟我使性子。”周氏斥骂道。

  古氏shì添柴禾添■的急了点,听周氏这样骂,扭身想要反驳,最后还shì底气不足,忍了下来没有说话,抬手从灶下抽出两根柴禾来。

  “我的话又不入你的耳了,你跟我这置气?那都烧着了,你还往外拿。你又想燎房子了?”周氏又骂。

  连蔓儿赶忙撤身出来。周氏要shì看你不shùn眼,不管你做啥,她都有本事挑出错来。这种情境在连家很常见,只shì今天,古氏代替张氏和赵氏,成了那个倒霉的媳妇。

  这会工夫,连□守信、张氏和赵氏都回来了。

  “先抓猪。”连老爷子见几个儿子,孙子们都到齐了,就将手一挥,下了命令。

  张屠夫、连守义、连守lǐ、连守信、二郎、三郎就都跳进猪圈,连蔓儿几个要过去看,被☆张氏拦住了。

  猪这种生物,感觉到要被杀掉吃肉了,也会拼命反抗的。张氏怕猪从猪圈里跑出来,伤了几个孩子。

  连蔓儿几个只好站在院子当间,远远地瞧着。

  就听见猪圈里传出来一阵阵猪的嚎叫,没用多少时间,连家的众男丁就将两只猪捆住四蹄,用粗木杠子抗了出来。

  “连大叔,儿孙多,都有力气,您老有福气啊。”张屠夫道。儿孙多,都正shì好年华,抓猪这种力气活,都不用请外人帮忙。

  这又shì连老爷子极爱听的话,他看了看几个干活的儿子,满心眼的高兴,再一扭头,就看见了连守人和连继祖。这父子俩跟在连老爷子跟前,却没进猪圈去抓猪。连老爷子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不过随即就过去了。他红光满面走在前面,仿佛率领着千军万马得胜归来。虽然他身后就shì几个儿孙,抗的只shì两头家养的猪。

  一头猪被倒吊在了木架子上,张屠夫从旁边的案子上拿起自己的包袱,从里面取出一把杀猪刀,一块磨刀石。刀shì早就磨好了的,但shì他还shì象征性地将杀猪刀在磨刀石上磨了两下,然后走到架子旁边,打量着那头猪。

  这shì在选择下刀的地方,众人都在旁边津津有味地看着。

  连蔓儿觉得自己不大能受得了血腥场面,就扭身回了屋。等她坐到炕上的时候,那头猪最后的嚎叫消失了。

  张屠夫动作还真快。

  这下,连蔓儿又想看了。她就又转身出来。

  “来来回回地跑啥,靠边上点,别碰着。”张氏端着一盆水笑着数落闺女,语气中都shì疼爱和纵容。

  连蔓儿知道,张氏心里高兴。家里杀猪,大家伙都高兴,就shì周氏的脸上,也少见地有了点笑模样。

  两个大木盆,每个里面都接了半盆还在冒热气的猪血,连守信和连守lǐ各自拿了几根秸秆,正在一边往里面加盐,一边快速地搅拌。张氏端了水走过去,将水掺入猪血中,连守信和连守lǐ继续不停地搅拌。

  张氏在旁边告诉连蔓儿,这样猪血才不会凝固,蒸出来的血旺,才会嫩滑均匀。

  二郎和三郎都拿了大木桶,从上房里提了烧的滚开的水出来,倒在已经死了的猪身上。等将猪烫的差不多了,张屠夫手里换了一把刮子,开始给冒着热气的猪剃毛。

  随后,就shì取下猪的整幅内脏,然后将剃的光溜溜的猪从架子上取下来,放在旁边的案子上。张屠夫又从袋子里取出砍刀,将整只猪分拆。

  一只猪,张屠夫的活计到这里就算完◎成了,连守义和、连守lǐ、二郎、三郎几个又将另一头猪吊在木架子上,张屠夫手里再次还上杀猪刀。

  处理猪血、内脏这些零杂的活计,就shì连家人自己的事了。

  两只猪,处理过后,整整四大木◎盆的猪血,周氏就ràng又拿了小点的盆子,将猪血分装出来,送给近邻和同村的亲朋好友。

  “这盆给你大姨奶家送去,那盆给里正家……”周氏一一分派着。

  猪内脏的处理很简单,除了大肠。大肠很脏,处理起来相当的麻烦。周氏的目光在几个媳妇身上扫视。

  “我给春柱家送猪血去。”张氏抱起一盆猪血,快步往外走。

  连蔓儿扭头偷笑,张氏干活任劳任怨,从不拈轻怕重。可shì,她就shì碰不得大肠,不仅自己不会碰,不会吃,也不ràng连守信和几个孩子吃。

  往年杀年猪,清洗猪大肠这个活计,周氏都shì分派给她最“关注”的儿媳妇。

  何氏和赵氏都干过,如果分派给张氏,都shì连守信顶着周氏的压力,替张氏干的。

  今年张氏分家出去,有了底气,先溜了。那这活计会落到谁身上?

  猪杀完了就shì吃肉,何氏生怕漏掉了啥,今天一天都不打算出门。赵氏老老实实,周氏吩咐啥shì啥,古氏……

  周氏扭头,看向还在外屋烧火的古氏。

  “老三媳妇,你替老大媳妇去烧火。”周氏就道,“老大媳妇,你出来,把这肠子收拾干净了。”

  赵氏shùn从地进屋去烧火,古氏陪着笑脸走出来,看见盆里堆着的,里面很有料的大肠,脸色立刻就更白了,脖子往前一伸,干呕了起来。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