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连蔓儿的劝告


  “啥?”听了二郎的话,连老爷子吃了一惊。在zhèn上酒楼办酒席,可比自家办酒席的花费多的多。

  “爷。”一贯少言寡语的二郎,突然能说会道起来,“酒席的厨子比咱找的厨子好,桌椅板凳、碗◎筷啥的,这些也都是现成的,还bú用咱自己个洗啥的。酒席办的体面,咱村里人看着好看,其实也bú比咱自家办多花多少钱,咱家的猪肉和豆芽菜,还有酸菜啥的都能用上,bú用另外买……”

  连老爷子盯着二◇郎看了一会,又去看连守义和何氏。

  “这事你俩也知道?”

  “bú,bú知道。”连守义和何氏都道。

  “二郎,这话是老赵家谁跟你说的,啥时候说的?”连老爷子就又问二郎。

  “就昨天,是老赵家大叔说的。”二郎道。三十里营子这边的传统,男女没成亲之前,都管对方的爹娘叫大叔、大婶。也有拐弯抹角随着亲戚叫大姨、大姨夫的。

  “二郎,你bú懂啊。在酒楼办,那钱就bú是■多花一点儿半点儿。咱自己个请的厨子,他知道给你节省,酒楼里的厨子,他是咋废材料咋给你来。做的那菜,也是表面好看,没咱自家办酒席吃的实惠。”连老爷子想了想,就地二郎道,“咱这十里八村的娶媳妇,还没人在酒★■多花一点儿半点儿。咱自己个请的厨子,他知道给你节省,酒楼里的厨子,他是咋废材料咋给你来。做的那菜,也是表面好看,没咱自家办酒席吃的实惠。”连老爷子想了想duōhuāyīdiǎnérbàndiǎnér。zánzìjǐgèqǐngdechúzǐ,tāzhīdàogěinǐjiēshěng,jiǔlóulǐdechúzǐ,tāshìzǎfèicáiliàozǎgěinǐlái。zuòdenàcài,yěshìbiǎomiànhǎokàn,méizánzìjiābànjiǔxíchīdeshíhuì。”liánlǎoyézǐxiǎnglexiǎng,jiùdìèrlángdào,“zánzhèshílǐbācūndeqǔxífù,háiméirénzàijiǔ楼办酒席的。”

  连老爷子这样说,就是bú同意。

  “爷,”二郎有些着急,“昨天说话,我、我都答应了。爷,咱家现在,也bú是没这个钱。咱卖了一口猪,还有前些日子,那个、那个卖葡萄酒的钱,bú是还有三十两。还没动呢吗?”

  “二郎啊。”周氏开口了,“咱家bú是你一个,还有三郎、四郎,他们以后就bú娶媳妇了?钱bú好攒!四郎能再等两年,三郎的事马上也该张罗了。咱家就没别的事了?”

  周氏也bú同意。

  其他人自然都bú说话,连守义和何氏对视了一眼,也保持了沉默。

  “二郎,你别着急。”连老爷子道。“这是个大事,老赵家应该打发媒人来说,要bú也该跟我,个你爹说。他们这么跟你说。你年纪轻,面嫩,就答应了。明天,我和你爹去zhèn上一趟,和他们说道说道。咱先按着自家办的来商量好。”

  连老爷子这样说,二郎也就bú好再说什么了。

  接下来,一家人就七嘴八舌地筹划起来。

  连老爷子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这一天积聚起来的好心情,出现了一片阴影。

  …………

  将二郎迎娶的事情定的差bú多了。连蔓儿一家才回到西厢房,稍★微歇息一会,他们就该又去早点铺子准备明天卖的吃食了。

  一家人围坐在炕上唠闲嗑。

  “赵家那姑娘,我看见过,好个模样。”张氏道,“就是吧,这条件要求的有点高。”

  张氏说的比较▲含蓄。

  “有啥法。马上就要成亲了。我看二郎心挺甜,没事就往zhèn上去。”连守信道,“等过门了就好了吧,那时候,她还bú得都随着二郎,慢慢就习惯了。”

  对某事、某人心甜,是他们这里的土话,大概的意思就是心里非常喜欢某人、某事。二郎愿意这门婚事。怕是已经爱上了赵秀娥。

  “但愿吧。”张氏没继续往深里说,“这结亲,还真就得门当户对,要bú,就麻烦。”

  “我看我爷本◆来可高兴了,二郎哥一说老赵家想让咱在zhèn上酒楼里办酒席。我爷就bú高兴了。”连蔓儿道。

  连蔓儿能够理解连老爷子的心情。定下赵家这门亲事的时候,还是连守人有望做官的情况下。现在连老爷子没了●这个打算,那连家整体放发展计划就随之改变了。赵家之所以与连家结亲,只怕也是将连守人的前程考虑在内了。

  连老爷子打算以后带着儿孙只以种田为生,那么让二郎和新媳妇在zhèn上住,这样很显然就bú合适,还有zhèn上的房子,还有留着的必要吗?

  “突然说在zhèn上酒楼办酒席,以前定亲的时候他家咋bú说?”连守信突然道,“赵家bú愿意这门亲了,故意提这个事,拿服咱们?”

  连蔓★儿点头,有可能,太有可能了。

  “我看老爷子就是想到这个了吧。”张氏回想了一下,就道,“怪bú得说请厨子啥的,都先bú急,要等他去了zhèn上回来了再说。”

  “要真因为这事退亲,他老◎赵家也磕碜。”连守信愤愤地道,“谁还bú知道他家咋想的。”

  “我听说,那丫头一开始,是想往县城里嫁。没找着主,才往乡下踅摸。”张氏道。

  “我看她那样,bú像能种地干活的。”五郎说了一句。当初何氏带着二郎想看赵秀娥,连蔓儿、五郎和小七正好碰上,将赵秀娥看了个饱。

  “哎呀,我儿子会相看媳妇了。”张氏扭过头来,看五郎,哈哈大笑。

  连守信也跟着笑。

  连蔓儿、连枝儿和小七看见五郎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也忍bú住笑了起来。

  五郎扭过身,他想离开这些人远点,他后悔说了刚才那句话。

  笑了一阵,就把二郎和赵秀娥这个话题岔开了,毕竟,也许明天这门亲事就黄了。

  “蔓儿,”张氏突然想起一件事,就问连蔓儿,“在上房,没吃饭那会,继祖媳妇拉着你干啥?我看她一眼一眼地看你,是有啥事吧?”

  “娘,你看出来?”连蔓儿做无奈状,“她想让我在我奶跟前,给大伯娘求情。”

  “你跟你奶说啥没?”张氏就问。

  “我要说啥了,咱这一天能过的这样消停?”连蔓儿做了个鬼脸。

  “他大伯娘……这两天看着够可怜的。”张氏想了想,说道,“看那脸,都皴了。赶明个,手上也得长冻疮。”

  连蔓儿见张氏的语气似乎很同情古氏,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娘,你bú会打算给大伯娘说情吗?”

  “啥?蔓儿你说啥?”

  张氏正在想心事,没听清连蔓儿的话。

  “娘啊,你可千万别犯傻,咱过两天消停日子bú容易。”连蔓儿抓住张氏的手,做哭状。

  张氏被逗笑了。

  “娘,去你那么孝顺,我奶还总找你◇茬。娘,你知道为啥bú?”连蔓儿赶忙正色道。

  这个话题让张氏情绪低落,她没吭声。

  “娘,要是你bú总给我三伯娘打抱bú平,帮忙,我奶肯定对你bú一样。”连蔓儿干脆自己说出了答案。 □◇茬。娘,你知道为啥bú?”连蔓儿赶忙正色道。

  这个话题让张氏情绪低落,她没吭声。

  “娘,要是你bú总给我三伯娘打抱chá。niáng,nǐzhīdàowéishábú?”liánmànérgǎnmángzhèngsèdào。

  zhègèhuàtíràngzhāngshìqíngxùdīluò,tāméikēngshēng。

  “niáng,yàoshìnǐbúzǒnggěiwǒsānbóniángdǎbàobúpíng,bāngmáng,wǒnǎikěndìngduìnǐbúyīyàng。”liánmànérgàncuìzìjǐshuōchūledáàn。
  “我知道。”张氏轻声道,“可我看bú下去,我也没逆着你奶。”

  张氏说的bú错,她只是将周氏发落到赵氏身上的火,分担到自己的身上。但是这同样妨碍了周氏调理赵氏,显得周氏bú讲理,待儿媳妇刻薄。只怕在周氏眼里,还会认为张氏是想拉拢赵氏,共同对付她这个做婆婆的。

  “娘,我奶可bú会那么想。她肯定觉得你是跟她对着干。”连蔓儿就道。

  张氏又bú说话了。

  “娘■,我知道你心软,可大伯娘她和三伯娘bú是一样的人。”连蔓儿就道。

  赵氏是老实人,就算bú能回报张氏,也会记得张氏的好。赵氏和张氏两个妯娌,对门屋住着,一个锅里吃饭这么多年,相互之间已经处出了◎,wǒzhīdàonǐxīnruǎn,kědàbóniángtāhésānbóniángbúshìyīyàngderén。”liánmànérjiùdào。

  zhàoshìshìlǎoshírén,jiùsuànbúnénghuíbàozhāngshì,yěhuìjìdézhāngshìdehǎo。zhàoshìhézhāngshìliǎnggèzhóulǐ,duìménwūzhùzhe,yīgèguōlǐchīfànzhèmeduōnián,xiànghùzhījiānyǐjīngchùchūle★感情。

  但是古氏bú同。

  古氏非常精明,而且自私,对张氏,还有其他的妯娌们,根本就没有感情。

  比如有一个坑,这个坑里,是必须要有一个人的。古氏掉在里面爬bú出来,有人去拉★★感情。

  但是古氏bú同。

  古氏非常精明,而且自私,对张氏,还有其他的妯娌们,根本就没有感情。

  比如有一个gǎnqíng。

  dànshìgǔshìbútóng。

  gǔshìfēichángjīngmíng,érqiězìsī,duìzhāngshì,háiyǒuqítādezhóulǐmen,gēnběnjiùméiyǒugǎnqíng。

  bǐrúyǒuyīgèkēng,zhègèkēnglǐ,shìbìxūyàoyǒuyīgèrénde。gǔshìdiàozàilǐmiànpábúchūlái,yǒurénqùlā她。那么,古氏最可能会做的事,是将这个人拉进坑里,再踩着这个人从坑里爬出来。

  连蔓儿bú想让张氏去做这个人。

  可是张氏手脚实在太勤快,心肠太软,对别人的恶的忘性又太好。

  “娘,你可bú能替大伯娘说话,也bú能帮她干活。”连蔓儿对张氏道,为了说服张氏,连蔓儿搬出了赵氏。“娘,你也该看出来了吧。我奶那脾气,非得折腾个人。要是你帮了大伯娘,那就又该轮到三伯娘倒霉了。娘,你bú忍心看三伯娘倒霉吧。”

  连蔓儿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着张氏。

  “咱都分家了,我每天忙铺子里的活还忙bú过来,我哪有工夫去帮你大伯娘。”张氏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才道,“蔓儿,娘bú糊涂。娘帮你三伯娘,你三伯娘是老实人,啥坏事都没做过。你大伯娘bú一样,娘心里明白着那。”

  “娘,你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连蔓儿道。她担心的是古氏利用张氏的同情心,现在知道张氏想的这样明白,她就没必要担心了。

  …………

  第二天,吃过早饭,连老爷子就带着连守义往zhèn上去了,将近晌午的时候才回来。

  “把豆子给老四家称过去,让老四媳妇赶紧把豆芽发上。”连老爷子一回来,就忙着分派,“二郎,吃过晌午饭,你就去西村,跟何厨子把日子定下来……”

  “哎。”二郎痛快地答应着,掩饰bú住脸上的笑意。

  连老爷子与赵家人谈话的结果,二郎和赵秀娥的亲事照旧,赵家放弃了在zhèn上酒楼办酒席的要求。bú过……

  “酒席就在zhèn上的宅子里办吧,反正离着村里也没几步路。”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

  推荐弱颜完本书《最妖娆》玄幻bǎn我的野蛮女友,bú到五十万字,长短适中。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书号:218440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