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丁香风波


  “怎么是她?”连蔓ér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大年夜里bú是要吃饺子吗,下晚的时候,秀娥嫂子就和老姑唠嗑,说肉馅里加点白糖就更香了。”连叶ér回忆着说道,“老姑就说肉馅加糖那bú就成甜的了吗,还能好吃。秀娥嫂子说她家里包饺子的肉馅里,都加白糖,特别好吃。老姑就被秀娥嫂子给说动了,说可惜家里没白糖了。秀娥嫂子就说你们这有,说你们年前在她家的杂货铺子里,一次就买了四斤的糖。秀娥嫂子还说,四叔四婶他们买了这老些糖,还以为多少得给上房的爷、奶送点那。”

  “原来她知道这件事,她还好意思说那。”连蔓ér冷笑,就将她们好心去帮衬富达杂货铺的生意,结果被买了四斤糖的事跟连叶ér说了◇一遍,“这可真是啥样的人都有,我们的好心算是喂了狗了。后来那,她又咋让老姑找我们要糖的?”

  “老姑听了她的话,就挺生气的,说要去告诉奶。秀娥嫂子就拦着老姑,说她是和老姑对脾气,才把这事跟老姑■说的,bú知道你们没给上房送白糖。还说,要是让奶知道了,闹起来啥的,你们肯定得怪她多嘴,她就难做人了。就这样把老姑给劝住了,还说老姑要是找你们要白糖,你们肯定得给。”连叶ér说道。

  “然后,●老姑就拿着碗找我们要糖来了?”连蔓ér问。

  “嗯。”连叶ér点头,“蔓ér姐,昨天上午老姑来找你们要酱油了是bú,那也是因为秀娥嫂子。”

  “啊,这咋哪都有她那。”连zhīér在旁忍■bú住道。

  “是咋回事?”连蔓ér问。

  “奶带着人做菜,秀娥嫂子就说她会烧猪头啥的。奶就让她烧了,……烧半道,她就把一罐子酱油都给用了。她就跟老姑说,让老姑找你们要点。还让老姑说是奶让她去的。……她和老姑都是背着人说话的,我听见了两句。”连叶ér一五一十地道。

  “叶ér,你看秀娥嫂子这人咋样?”连蔓ér想了想,就问连叶ér。

  “挺会做菜的,我娘说是个利落人。”连叶ér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我看她心眼bú太好。”

  “是挺欠的。”连zhīér是温厚的性子,看来是很讨厌赵秀娥。

  “可bú是。刚早上的时候,bú知道你俩看见没。”连蔓ér就将妞妞要压岁钱的事说了一遍,“咱家没钱,爷和奶啥时候也没给过压岁钱。咱也没人要。这妞妞tū然开口要,我看奶就有点bú自在。大嫂怕奶猜疑是她教妞妞说的,赶忙就解释。”

  “蔓ér,你是说是秀娥嫂子故意教妞妞要压岁钱?”连zhīér问。

  “除了她,就想bú到别人了。”连蔓ér道。

  “应该就是她,早上大嫂子收拾屋子,秀娥嫂子抱妞妞出去玩了好一会那。”连叶ér道。

  拜年的活动直到晌午,才告一段落。连守信、张氏带着五郎和小七回来了。五郎和小七从兜里掏出糖果来,这是他们给长辈拜年得的。没舍得吃,拿回来分给连蔓ér和连zhīér。连蔓ér乐呵呵地拿出个盒子来,把糖果都收着,◇留着大家以后慢慢的吃。

  一家人开始烧火做饭,只煮了一锅米饭,菜都是现成的,热一下就可以吃。团年饭的菜做的量很大。就是预备正月这几天忙碌,没时间做菜。

  吃晚饭,连蔓ér就将连叶ér的□★话,跟连守信和张氏学说了。

  “老赵家的家风真成问题。”连守信就道,“定亲那时候就该多打听打听。”

  “他二伯和二伯娘就看中人家娘家有钱,嫁妆多,哪还顾别的。”张氏叹气,“咱爹那会。正○▲操心他大伯的事。”

  “咱爹娘那时候也bú愿意,还bú是二哥和二嫂,非相中了他们家,二郎也愿意。”连守信道。

  “这娶媳妇还是得娶个心眼好,老实巴交的,省心。没是非。”张氏道。

◎  下晌,连守信和张氏又去了几户平时交好的平辈人家里串了门,回来之后,一家人又被叫到了上房。

  “咱家初三请客,老四你们那天别安排别的事。”连老爷子就说了请客的事。

  连守信和张氏自然☆■答应了。

  三十里营子的庄户人家,正月里有请客的习俗。也就是大多数人家都会挑一个日子,宴请亲朋好友。

  说完了请客的事,大家就都散了,连老爷子也出了门,他要去几家老兄弟那里走一走。
★■答应了。

  三十里营子的庄户人家,正月里有请客的习俗。也就是大多数人家都会挑一个日子,宴请亲朋好友。

  说完了请客的事,大家就都散了,连dáyīngle。

  sānshílǐyíngzǐdezhuānghùrénjiā,zhèngyuèlǐyǒuqǐngkèdexísú。yějiùshìdàduōshùrénjiādōuhuìtiāoyīgèrìzǐ,yànqǐngqīnpénghǎoyǒu。

  shuōwánleqǐngkèdeshì,dàjiājiùdōusànle,liánlǎoyézǐyěchūlemén,tāyàoqùjǐjiālǎoxiōngdìnàlǐzǒuyīzǒu。

  “老四,你bú忙走。”周氏拦住了连守信,又摆手让别人都离开,“你们走吧,我有话跟老四说。”

  连蔓ér几个也只得出来。

  “咱奶找咱爹,是啥事?”几个孩子心里嘀咕。

  连蔓ér觉得还是去听听窗跟比较好,就和小七偷偷溜到上房东屋的窗台下,侧耳听里面的动静。

  “……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你吃了我三年的奶!你到啥时候,你也bú能忘了本,要bú然你就是畜生bú如。我啥也bú朝你要,你就秀ér这一个老妹子,你又bú是没钱,你给你老婆孩子穿金戴银的,你咋就bú想着给你妹子也买一件?……也bú用多了,就zhīér和蔓ér那样的金丁香,你也给秀ér买一对,我就啥也★bú跟你说了。”

  “奶让爹给老姑买金丁香?”小七因为吃惊,说出了声,忙捂住自己的嘴。

  连蔓ér气的涨红了脸。

  “谁在外面那?”周氏听见了小七的声音,就在屋里问。

 ▲ “谁穿金戴银了,bú就是买了一对金丁香吗?我和我姐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还是我们自己个的钱买的。我老姑穿的bú比我们好?她穿啥戴啥的时候,咋bú想着给我和我姐买一样两样那?”连蔓ér说完了这句话,bú等周氏有什么反应,立刻拉了小七就回了西厢房。

  进了屋,连蔓ér脱鞋上炕坐吓,也bú说话。

  “蔓ér这是咋地啦,咋气这样。”张氏刚才听见了连蔓ér在外面时候的话,隐约猜出了是什么事。

  “奶让爹给老姑买金丁香。”小七就把听见周氏说的话,说给张氏听。

  张氏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簪子。

  “咱也许bú该买这些东西……”张氏叹气。话是这样说。可是经过自己的勤劳、努力,获得了财富,她可以对自己俭省,但是却忍bú住想买些好东西给孩子们。尤其是连zhīér和连蔓ér,跟着她们一直没过什么好日子,这对金丁香还是家里第一次给两个孩子买的首饰。

  “咋就bú该买■?”连蔓ér忍bú住开口,“又没花别人的钱。”

  而且只是一对小小的金丁香,她和连zhīér全身再没别的首饰了。连秀ér的衣裳首饰肯定比她们的多很多。她们没有艳羡,更bú会嫉妒。可别人偏还看b■ú过她们这小小的丁香!

  “哎,大年初一,昨天好bú容易消停一天。今天消停了半天,这又……”张氏叹气。

  “娘,这bú是咱们bú想消停。”连蔓ér道,“总让步,可就真没玩没了了。”

  连蔓ér记起了她前世那个朝代的太祖有一句名言: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至理名言啊,连蔓ér心里打算,明天就把这两句写成对子。贴在屋里最醒目的位置,让一家人每天早起念三遍,睡前念三遍。

  “姐,爹还没回来。爹,会bú会答应啊。我听见奶在骂了……”小七对手指。

  “你爹,怕是搁bú住你奶那么骂……”张氏很bú乐观地推测道。

  “哼。”连蔓ér握紧了拳头,“等会爹回来了。你们都别说话,听我的。”

  …………

  好一会工夫,上房里周氏的骂声终于停了下来,连守信蔫头耷脑地回了西厢房。

  连蔓ér看见连守信的脸色,就知道,他肯定是被骂惨了。刚才她反驳周氏的话,也应该被周氏记在连守信的身上了。

  大家伙心里同情连守信,但因为和连蔓ér商量好了。就谁都没先开口,把连守信给晾在了那里。

  连守信见没人搭理他,就走到炕边,在炕沿上坐了下来。

  “……一对金丁香,我、我没抗住,答应你奶了。”连守信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

  依旧没人搭理连守信。

  “孩子他娘。蔓ér,这大过年的,我bú答应咋办?秀ér也挺老大的,为这事都哭了。她在家也没多少日子了。就这一次,下次再也没有了。”连守信又道。

  还是没人搭理连守信,大家该干啥干啥。

  “给秀ér买金丁香,bú用咱公中★的钱,就用我自己的工钱。”连守信最后道。

  “行啊。”连蔓ér答应道,转身取了账本出来,递给连守信。“爹,你看看你账上有多少钱?”

  连守信接过账本看了看,好半天才看懂了一些。平时都是○连蔓ér几个孩子做账管钱,连守信看她们做的像模像样的,他自己极少看账本。

  “蔓ér,我能支多少钱?”

  “爹啊,你账上没钱了,你工钱都花完了。”连蔓ér就道。

  “那,我预支几个月的工钱,行bú?”

  “爹,你的工钱都预支到明年这个时候了。咱铺子的房子才租了一年,明年这个时候,咱铺子还bú定开bú开那。这么算,爹,你还欠了我们的钱了。”连蔓ér向连守信伸出手,“爹,能把欠的钱先还上bú?”

  ****………………***

  (看了个八卦的帖子,婆婆孙女媳妇老公大姑姐啥的,三条命,bú,算上媳妇的,是四条。心情各种纠结,更新的晚了点,抱歉。)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