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主动归来的媳妇


  二更,求粉红。

  …………***………………

  “你刚走不大会工夫,她jiù坐车来了。进了咱的铺子,jiù赶着你爹和我,叫四叔、四婶,叫的那个甜。”张氏jiù说道,“我和她没shá话说,抹不开脸不搭咕她。然后,她、她jiù硬拉着我跟她一起坐车回来了。”

  搭咕,是三十里营子这边的土yǔ,意思同搭理、理睬。

  连蔓儿抚额,张氏总是吃抹不开脸的亏。

  “我知道她的意思。那天走的时候,她多威风来着。这也没人请没人叫的,她jiù自己这么回来了。这大门咋那么好进,她拉着我,给她遮脸呗。”张氏自言自yǔ地道,“这也怪了,她咋今天自己回来了那?”

  “她那脸还用遮啊,”连蔓儿感慨,“娘,我看没你陪着,她也能大大方方地进门。你没看见,人家没事人似的,往shàng房去了。”

  娘两个几乎是同时开口,连蔓儿说完才听见张氏的后半句话。

  “她为shá今天回来?……娘,这一路shàng,赵秀娥和你说shá了没?”

  “也没说shá,jiù一个劲问我,今天咱家是不是来客了。我告诉她是县城花儿娘家来人了,她jiù问我来的是谁,……咦,她巴巴地回来,不会是因为这事吧?”张氏想了想,“她是想回来,又没有台阶,想今天借着家里有客,你爷和你奶碍着客人在,不能咋地她,jiù能把事情给解开了?”

  “娘啊,你真能往好处想。”连蔓儿摇了摇头,她和张氏有不同的看法。“jiù算她是因为家里有客才回来的,那也不会是你说的那个想法。你看她是需要台阶的人吗?”

  当初赵家和连家结亲,很大一部分是看着连守人是个秀才,又要捐官,闺女又嫁进了县城的宋家。后来连守人从县城回来。赵家还借着说要在镇shàng酒楼办酒席,拿服了连家一下子。

  现在,连守人做官的事不成了,但是宋家这门富贵亲戚却还在那。现在宋家来人了,赵秀娥莫非是冲着宋家的人回来的?

  有可能,太有可能了。要不然,赵秀娥怎么会回来的这样巧,而且这么主动。

  “我看看去。”

  连蔓儿说着话。jiù从西厢房出来,往shàng房走。

  shàng房外屋,赵氏正在烧火煮饭,何氏、蒋氏和连叶儿来回忙碌地。切菜切肉正打算烧菜。赵秀娥一脸笑地卷了袖子要帮忙。

  “娘,你去烧火去吧,这有我。大嫂,这肉切丁好。大嫂,你忙活这半天也累了吧,你去歇歇,陪着妞妞去,这活还是让我来吧。”

  蒋氏脸shàng也带着笑,却没给赵秀娥让地方。

  “秀娥啊。你shá时候来的?这活我都干的差多了,你跟二郎歇着去吧。”蒋氏道。

  二郎看见赵秀娥来了,早jiù从东厢房里跟了过来,站在外屋里,眼睛跟着赵秀娥的身子打转,脸shàng的表情有些呆,想说什么话。又不知道该咋说似的。

  “秀娥、你、你咋回来了?”好半天,二郎才挤出这样一句话。

  “死人,看你问的是shá话。这不是我家?我咋不能回来?我不jiù是和你闹着玩,多大个事,你jiù好几天不回镇shàng,也不来接我?”赵秀娥嗔了二郎一眼,又走到二郎跟前,用一根雪■白的手指往二郎的胸膛shàng戳了戳。同时眼泛桃花滴溜溜地看了二郎一眼。

  二郎竟然一下子没站住,往后退了一步。赵秀娥显然没有一指禅的功力,是那道眼风威力无穷。

  赵秀娥jiù咯咯地笑●báideshǒuzhǐwǎngèrlángdexiōngtángshàngchuōlechuō。tóngshíyǎnfàntáohuādīliūliūdìkànleèrlángyīyǎn。

  èrlángjìngrányīxiàzǐméizhànzhù,wǎnghòutuìleyībù。zhàoxiùéxiǎnránméiyǒuyīzhǐchándegōnglì,shìnàdàoyǎnfēngwēilìwúqióng。

  zhàoxiùéjiùgēgēdìxiào了起来。

  “shá样!”又翻了二郎一眼,这一眼含着柔情,二郎摸着脑袋,嘿嘿地傻笑起来。

  两人jiù在外屋。当着众人的面打情骂俏,赵氏低下头,眼睛盯着灶坑。蒋氏早jiù背过身去,连叶儿站在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还是何氏比较淡定。

  “秀娥啊,你不说不回来了,要跟俺们老连家一刀两断吗,俺们可没请你,你咋jiù回来了?”何氏问的很直白。

  “娘,那天的事,是我脾气急了点。回去我娘jiù说我了,这几天,我可一直都在我和二郎的家里住着。娘,我娘送了我半个猪头,明个我给你烧猪头肉吃。”赵秀娥脸色变了变,还是笑道。

  在赵秀娥说道“我和二郎的家里”的时候,蒋氏切菜的动作明显地停顿了一个节拍,不过随即jiù恢复了正常。

  “你拿个猪头肉哄俺,你jiù当没事了?你眼睛里还有俺这个婆婆,还有你男人不?你那一巴掌,是白打了俺二郎的?”

  听到猪头肉,何氏咽了一口口水,不过马shàng又沉下脸来。她还记得赵秀娥打了二郎一巴掌,而且也记得连老爷子和周氏发了话,这次一定要硬到底,宁肯不要赵秀娥这个媳妇,也要把她的性子给拧过来,让她知道规矩。要不然,二郎要受气,赵秀娥也不会拿她这个婆婆当一回事。

  “娘,你咋这么小心眼那?”赵秀娥似乎有些不耐烦,不过还是忍下了,脸shàng依旧带着笑,“我那不是错手不小心的吗,我不是成心的。让二郎打还我,我眼睛都不带眨的。”

  “……你以后把性子改了,这事,我不跟你计较。”二郎jiù道,显然不忍心打娇媚的新媳妇。

  “娘,今天家里不是来客了吗,咱这事往后挪挪,我给二郎赔礼,给你老磕头。”赵秀娥jiù道,“我先帮着做菜吧,给二郎、给你,给咱老连家都长长脸。让县城里的人知道,咱们老连家不是一般人家。”

  连蔓儿将赵秀娥这一番做作都看在眼里,不由得感慨。赵秀娥真是人才,泼辣起来扬手jiù能扇男人的耳光,这嘴甜起来,简直jiù能甜死个人。

  二郎和何氏jiù这样被她拿下了,jiù是不知道,连家其他人能不能这么容易jiù让她过关。

  赵秀娥嘴shàng说的好听,却不肯去烧火,一定要抢着和蒋氏炒菜。

  蒋氏的态度很好,却也寸步不让。

  “秀娥,你先屋里去吧,陪着爷、奶、客人说说话。这菜是奶特别嘱咐了,jiù不用你沾手了。”

  蒋氏别看平时和和气气,手脚竟也十分麻利。赵秀娥这么泼辣,硬是没能将蒋氏手里的活计给抢过来。

  “秀娥,宋家来人我们都见过了,还没见过你这个新媳妇。”蒋氏jiù笑道,“你去见见,还怕咱爷和奶说你咋地?◆”

  蒋氏一句话说到了赵秀娥的痛处。她当然想进屋去见见宋家来的人,可毕竟有前事在。她不请自来,打算的是先在外屋,做出一桌好席面来,讨连老爷子和周氏的好,也在宋家人面前显显本事。

  可蒋○氏不让她如意,还隐隐激她,笑她不敢进屋去见连老爷子、周氏和来客。

  与连家结亲后,赵秀娥很是下工夫打听了连家的情况。她自忖无论容貌、言谈、心计、手段,她处处都比连家的任何一个人强。进了连家的门,她没将连家任何一个人,其中jiù包括了蒋氏,放在眼里。她认为凭她,完全可以在连家横着走。因此,她分外受不了蒋氏这个做妯娌的激她。

  进屋jiù进屋,她这一身的本事,她怕什么?她jiù不信,有客人在,连老爷子和周氏还能真拉下脸来,训斥她。她今天这么回来,连家可捡了大便宜,还能不赶紧接着?

  赵秀娥这么想着,拉了二郎jiù扭身进了屋。

  屋里面大家正在唠嗑,不过外屋的动静,多少也听到了一些。

  周氏看见赵秀娥来了,脸皮子jiù抽了抽。

  “爷、奶、大伯、大伯娘……”赵秀娥进了屋,jiù拿捏着姿势,飘飘下拜,又下死力气打量了孙大娘和小红两眼,“今个家里有客?这两位是……”

  连老爷子咳嗽了一声,转开脸,冲着窗户的方向,似乎是懒得看赵秀娥。

  “二郎,家里有客,你咋把谁都往屋里领。”周氏jiù沉着脸,开了口,“你把她带出去,让她回她老赵家去□。咱这庙小,供不起她这尊大佛。”

  出乎赵秀娥的预料,周氏一点都没给她留脸面!

  赵秀娥愣了愣,饶是她脸皮再厚,也还是免不了变颜变色。连家的人她不在乎,但是屋里的两位客人看穿戴、打扮那▲jiù不是平常人家的,这让她的脸面往哪搁!

  “还不出去,在这站着当门神?”周氏厌恶地扫了赵秀娥一眼。

  赵秀娥捂了脸,扭身摔帘子jiù从屋里出来了,二郎急忙跟了出来。

  屋里的谈话在继续,孙大娘说说笑笑,根本jiù好像没看见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样。

  蒋氏正在炒菜,见赵秀娥捂着脸从屋里出来,微微撇了撇嘴,随即将脸扭开,不去看赵秀娥。

  赵秀娥几步冲到门口,二郎伸手拉她。

  “秀娥……”

  赵秀娥脸色通红,转身扬起手,冲着二郎的脸shàngjiù扇了过去。

  只是,这一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

  ………………******……………………

  送shàng二更,求粉红支持。

  天气凉了,大家注意保暖。不要像弱颜,夜里着凉,嗓子发炎,都肿了,55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