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打算


  不zhī道为什么,赵秀娥的巴掌最后并没有落在二郎的脸上,而是落在二郎的胸前。想起刚才看到的,孙大娘和小红的不凡穿戴,举止气派,还有摆的满柜的礼匣、尺头、点心匣子,赵秀娥的心发飘,手发软,她帮□二郎理了理衣襟,又脸上带笑,转身脚不沾地地抢着干活。

  饭菜做得了,周氏还是给了古氏一些体面,让她也陪着孙大娘吃饭,另外一个有此殊荣的媳妇是蒋氏。周氏从始至终,都没有搭理赵秀娥,不过也没有再赶●☆她走。客人吃完了饭,才轮到自家干活的媳妇们吃。赵秀娥便也跟着要上桌吃饭。

  “老二媳妇,”周氏就招呼何氏,指着赵秀娥道,“你先别吃饭了,送她回赵家qù,回来你再吃饭。”

  赵秀娥难得这◇样忍气吞声的,没想到周氏并不心软,饭也不让她吃,就赶她走。赵秀娥的心气儿哪受的了,直气的脸色通红,捂着脸呜呜地哭着就跑了出qù。

  何氏见赵秀娥自己走了,看着桌上的饭菜,就有些舍不得动地方。 ☆
  “快跟着qù,把她送回镇上,看着她回她娘家。”周氏瞪了一眼何氏。休赵秀娥也好,或者磨赵秀娥的性子也好,但都不能出了人命。周氏是怕赵秀娥离开连家人的眼前,出点什么事,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
  何氏无法,只得追了赵秀娥出qù。

  至于二郎,本是想追赵秀娥qù的,被连老爷子打发三郎给拦了下来。

  吃过了饭,孙大娘稍微坐了一会,就告辞离开了。古氏跟着大家伙一直目送宋家的马车消失在村口,眼睛都湿润了。

  孙大娘这次来,虽然没能够将古氏带回县城qù,但是从那天以后,古氏虽然还要每天操持家务。周氏的斥骂却明显比前些时候少了。

  正月初十,连蔓儿家的早点铺子又在一串鞭炮声中,重新开业了。这开业的第一天,虽然还在正月里,可生意着实红火。来吃早饭的客人比前些时候还多了,其中很多人操的是南方口音。正如监工老黄所说的,山上的工程正式开工,天南地北的能工巧匠都来了。 ◎
  听着铺子里的客人议论。这些来自远方的工匠,大多就住在山上。那里有头年为他们新盖起的简单住所。工匠们比普通的力工工钱多,早起自己做饭又麻烦。连家早点铺子的吃食实惠、方便,因此他们大都选择下山来☆▲吃早饭。

  这天直忙到晌午。一家人才收了工。吃过饭,正打算回老宅qù,连守礼就来了。

  “老四,你跟山上的监工熟,能不能帮我问问,他们还要人不,我想趁着现在家里没shá活,qù山上干几★chīzǎofàn。

  zhètiānzhímángdàoshǎngwǔ。yījiāréncáishōulegōng。chīguòfàn,zhèngdǎsuànhuílǎozháiqù,liánshǒulǐjiùláile。

  “lǎosì,nǐgēnshānshàngdejiāngōngshú,néngbúnéngbāngwǒwènwèn,tāmenháiyàorénbú,wǒxiǎngchènzhexiànzàijiālǐméisháhuó,qùshānshànggànjǐ天。”连守礼向连守信开口道。

  赵氏和连叶儿都没说话,显然这事。她们事先都通过气了。

  “三哥,你要到山上qù干活?”连守信吃了一惊,“咱爹和娘zhī道不?”

  “我还没跟他们说,先来你这问问,看人家还招不招人。”连守礼道,“这两天总听咱爹念叨说没钱,我这一qù。好歹能挣俩钱。”

  山上贴出了招工的招贴之后,因为工钱不错,qù应招的人很是不少。这已经有些天过qù了,连守礼怕山上已经招够了人,不要他,所以才来找连守信商量。

  “三哥,你要是想qù,肯定能让你qù上。”连守信道。凭老黄的关系。安排个人qù干活,连守信还是很有信心的。

  “三伯,山上干活钱多,可活也累。”连蔓儿在旁道。现在连守礼他们没分家,像连守义每天闲逛,连守礼却能想着qù山上干活给家里挣钱。

  “咱庄户人家怕shá累啊。”连守礼道。

  “三嫂。你也同意让他三伯qù?”张氏就问赵氏。

  “前两天就开始时候,愿意qù就qù呗。”赵氏答道,“他在家也是闲不住。”

  “对了,三伯,你有shá特长没?”连蔓儿就问连守礼。

  “特长,shá特长?▲”连守礼没听明白。

  “就是手艺。三伯,你要是有手艺,工钱更多,干的活也比挖土砸石头扛木头松快的多。”连蔓儿道。

  “咱也就会种个地,还会shá手艺啊。”连守礼老实巴交地道。

 ◆ “蔓儿说的有道理。”连守信就沉吟着道,他也想让连守礼能干上个轻省些,拿钱又多的行当。

  “三伯不是会木匠?”五郎突然道,“我和小七那冰车,那木板还是三伯给刨平了,拼一起的。”

  “那算shá呀,我又没学过,就看人家干过,记住了,自己个瞎琢磨弄的。”连守礼道。

  连守礼是公认的手巧,像盘炕、搭锅灶、搭棚子这些活,也没人教他,都是他看别人咋干,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学会的。

  就是铺子里的桌椅板凳稍微有shá毛病,也都是连守礼帮着收拾的,钉个榫头,这里凿凿,那里敲敲的,就能给收拾利落了。

  “要我看,三伯想qù山上干活,这是好事。我看三伯心里灵,手巧,咱跟黄大叔◎好好说说,看能不能安排三叔给那些木匠、画匠shá的,这些能挣钱的手艺人打个下手。三伯也能挣钱,还能学着点手艺。”连蔓儿就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只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的眼睛也都亮了起来。 □
  “蔓儿姐,要真能这样,那可太好了。”连叶儿激动地道。

  “能学个手艺,少挣俩钱儿都行。”连守礼也很激动。

  庄户人家朴素的想法,就是有手艺在身,这辈子就不会少了一碗饭吃。

  “那三哥你qù跟爹说好了,明天我就跟老黄商量。”连守信道,“不管咋地,这事也给你办成了。”

  连守礼老实厚道,轻易不会开口求人,所以他这一开口,连守信特别当一回事。当然,连守信还有另外一个心思,连守礼到现在还没个儿子,如果能有一技傍身,以后也有点依靠。

  连守礼立刻就回了老宅,一会工夫,他又回来了。

  “老四,爹让你qù一趟。”连守礼搓了搓手,有些不大自在,“我跟爹说的时候,二郎也在。他、他也想qù山上干活。”

  事情牵扯到家庭,一个人的事往往就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事,它能牵扯出来的方方面面,有的时候,是难以想象的。用牵一发而动全身来形容,似乎有些不贴切,但是那情形,却也差不了多少。

  大家伙就都回了老宅来。

  “……趁着还没种上地,qù山上先干俩月也行。”连老爷子道,看来他是赞同连守礼和二郎qù山上干活的。

  连老爷子有他的考lǜ,家里的几个孩子眼看着都大了,三郎的亲事要张罗了,连秀儿也到了该定亲的时候,连继祖和二郎要为连家开枝散叶,小孩子出生,要养活也得用钱。能趁着这两个月挣些钱,也能减轻一些家里的负担。

  “老四,你跟山上监工的能说上话,你看让老二、老三、二郎、三郎他们都qù,行不?”连老爷子就向连守信道。

  从连守礼一个人qù上工,变成了四个人qù上工。那么给连守礼找个轻省的,还能学到手艺的活,这事就可能有些变化。

  连蔓儿看了一眼连守礼,从他的表情上看,这事他也想到了。

  聪明与厚道,是两种极好的品质,却很难在同一个人身上同时发现这两种品质。聪明一些的人往往失于厚道,而厚道些的人,往往又不那么机灵。

  连守礼毫无疑问地属于后者。

  若是有些心机的人,遇到这么好的事情,肯定会严防死守。可连守礼就是缺乏保护自己的利益这根弦。

  “我二哥……”连守信看连守■义并不在屋里,就问。

  “不zhī道他干sháqù了,我让三郎qù找他了。这事我说了算,让他qù干活,也省得每天到处乱逛qù。”连老爷子就道。

  “爹,山上招工是好几天前的事了,不zh◇ī道现在还招不招人。明天我问问,这事我尽力,也不一定能找到满意的活干。”连守信没有将话说满,找活干容易,但是他怕连守义挑剔。

  “那行,咱不挑活计。”连老爷子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他也相信连守信说☆了尽力,就会真的qù尽力办。

  说完了这件事,连老爷子没让连守信立刻走。

  “你大哥那,这几天我也找找人。好歹他念了那老些年的书,还是个秀才。不管哪个村子里,好赖给他找一个馆。继祖,”☆说到连继祖,连老爷子叹了口气,“这孩子书没念出来,地里的活他也干不惯。好歹他有点念书的底子,我打算,今年再让他念一年,……到时候要是再考不上,……也就死了心,让他回来跟我种地!”

  连老爷子这是将一家子的安排都想好了。

  “老四,你开了个铺子,人来人往的认识人多,帮着打听打听,哪里有馆,给你大哥介绍介绍。”连老爷子对连守信道。

  “行,这事我记着。”连守信点头。

  “还有一件事,”连老爷子又道,“三郎也到年纪了,该娶个媳妇。还有秀儿,也该找婆家了……”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