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肉


  “小坛zǐ,你告诉住持shī父一声,别急着吃晌午饭。一会煎饼烙得le,就给他送过去。”张氏就叮嘱小坛zǐ。

  “小坛zǐ,一会你就跟我们吃吧。”连蔓儿也道。

  元坛就摸着自己的小光头,憨憨地笑le起来。

  “那、那我就去跟shī父说一声去。”元坛就转身跑去禅房找住持和尚去le。

  张氏就先将煎饼烙zǐ洗刷le一遍,放在小灶上,开始摊煎饼。因为有煎饼烙zǐ,摊起煎饼来看着简单,但是要摊的好,还是需要一些技巧的。先用刷zǐ在煎饼烙zǐ两面上都薄薄地刷上一层油,然后舀一勺面糊,倒在火烤的那块铁板上,面糊不能多,多le烙出来的煎饼就太厚,也不能少,少le烙出来的煎饼就太薄。

  除le要掌握好一次倒入的面糊的量,还要注意手势。像张氏,总是能让那一勺面糊准确地落在煎饼烙zǐ的中心,并形成一个圆润的原形。

  倒好le面糊,就将煎饼烙zǐ合上。在火上烤一会,估计着挨着火的这一面烤熟le,就可以将煎饼烙zǐ翻一个个,烤另一面。这样烤的同时,可以打开煎饼烙zǐ,这个时候用铲zǐ,就可以将烤熟的那一面从煎饼烙zǐ上铲下来。

  灶里的火烧的好,煎饼烙的薄一些,依连蔓儿的判断,也就一分多钟的工夫,就能烙好一张煎饼。

  张氏摊煎饼,连蔓儿和连枝儿就在旁边准备里面的馅料。

  收藏过冬的大葱拿出来,去掉外面干枯或者烂掉的老叶,在葱白和葱叶之间切上一刀,在将葱段切成细细的丝,干豆腐和胡萝卜也同样切细丝,放入盘中码好。

  土豆同样去皮,切细丝,用水泡过滤掉多余的淀粉。让土豆丝的口感更脆,然后过水烫熟,用调好的酸辣汁拌好。绿豆芽清洗,用开水烫熟,也用酸辣汁拌好。

  鸡蛋打成均匀的蛋液,在锅底摊成薄薄的一大张鸡蛋饼,鸡蛋饼熟le之后,铲出来。切成细细的丝,也放入盘中码好。

  然后就是将买来的肉切成细丝,下油锅加入大酱炒好,最后将蒜苗切成寸许的段。也下锅炒熟。

  再然后就是准备大酱,大酱可以生吃,也可以倒入锅中用油炸一下,会更香。连蔓儿就用大豆油,炸le一大碗的酱出来。到此,全部的卷春饼的馅料,就都准备齐le。

  张氏那里也烙出le多半盆的煎饼。

  “先把给住持shī父的煎饼送过去。”张氏就道。

  连蔓儿就捡le十来张的煎饼,又分出一碗炸酱,卷春饼的馅料除le鸡蛋丝和肉丝。其余的每样都挑出一些,装le两个盘zǐ,都放在食盒里。

  连守信就拿le食盒,往后面的禅房里去找庙里的住持。

  等连守信回来,张氏已经将煎饼都烙得le,一家人就摆上饭桌,开始吃饭。

  薄薄的散发着小麦香气的煎饼。摊开来,里面放上葱丝、豆芽、蒜苗、酱肉丝、干豆腐丝、土豆丝,结结实实地卷成一卷。蘸一点炸酱,咬一口,真是满嘴的鲜香。

  “今天这肉买的好。”连守信赞道。

  因为是卷春饼吃的,连蔓儿特意挑的瘦多肥少的肉,切肉丝的时候,也很仔细。每一根瘦肉丝的一端,都会有一小段白白的肥肉段,在锅里炒的冒le油花,又加le大酱翻炒。每一根肉丝都是咸香无比。

  连蔓儿自己就最爱吃这样的肉,既不肥腻,吃起来也不柴。

  一家人美美地吃le一顿。尤其是小七,更是吃的小脸红扑扑,嘴唇油光光,嘴角还沾le些酱汁。

  张氏忙拿出帕zǐ给小七把嘴角擦干jìngle。

  还剩下几张煎饼。

  “给叶儿留两张,”张氏就道,今天打春,连家上房也吃春饼,赵氏和连叶儿都提前回家去le。上房人口多,赵氏和连叶儿不被周氏待见,抢不上槽去。连蔓儿和连叶儿同龄,本来两人个zǐ啥的都差不多,可分家这半年来,连蔓儿长le个zǐ,圆润le一圈,一头的黄毛也变黑变浓le,皮肤也变得水灵灵,连叶儿却没什么变化。因此,家里做什么吃的,张氏总会想着给连叶儿留一口。

  抢不上槽,是三十里营zǐ这边的土语。比如说一栏的小鸡小鸭,或者一窝小猪羔zǐ,都在一个石槽里吃食,强悍的就会霸占好地点,多吃多占。弱一些的被挤到一边,只有等别个吃完le,有剩下的它才能吃上。很形象的一句土语,也被用在人身上,并不含丝毫的贬义。

  “另外那两张,给小坛zǐ吧。”连蔓儿就道。庙里除le住持,还有其他的和尚,都年长于小坛zǐ。刚才给住持送去的煎饼,怕是小坛zǐ也吃不着什么。

  “行。”张氏也是这个意思,就招呼小七,“小七,你去叫小坛zǐ来。”

  小七答应一声跑去庙里,一会就带着小坛zǐ回来le。

  张氏是个母爱爆棚的女人,就让小坛zǐ坐在炕◎上,帮他把一个煎饼卷的胖滚滚的,让他蘸着酱吃。自从连蔓儿家开le这个早点铺zǐ,小坛zǐ早和他们混熟le,张氏常给他东西吃。因此他也没客气,狼吞虎咽地吃le起来。

  张氏看的眉花眼笑。

●  “看这虎头虎脑的,多壮实的小zǐ,可惜……”没父没母,做le小和尚。

  一家人将铺zǐ收拾利落,就打算回老宅,却发现小七不知跑到哪里去le。

  “我去找他。”连蔓儿就道,“肯定是跟□小坛zǐ进庙里去玩le。”

  这庙里除le石像木像,并没什么稀奇的玩意儿,但是在小孩zǐ眼里,一切都是新奇的、好玩的。

  连蔓儿就在西偏殿一座神像后面,找到le小七和小坛zǐ。

  小七的嘴和手,油乎乎,小坛zǐ的嘴和手,也油乎乎。连蔓儿甚至看见,小坛zǐ嘴巴里正嚼着的酱肉丝。

  连蔓儿忙左右看看,见没别人,才松le一口气。

  “二姐,你别告诉别人。行不。”小七乖觉,蹭上来向连蔓儿央求,“小坛zǐ也可怜,一年到头吃不上一顿肉。”

  连蔓儿感觉有点凌乱,小七这小屁孩,肯定是不明白,做和尚,多少年到头。他也不该吃上哪怕一点点的肉。

  小坛zǐ有些呆呆地站在那,嘴里的肉是咽下去le,但是手里还有半个春饼卷,连蔓儿能看见。里面还裹着肉丝。

  “……shī、shī兄们,也偷偷吃肉的。”小坛zǐ没头没脑地说le一句。

  连蔓儿几乎没◆怎么惊讶,她早就知道,这庙里的和尚不专业。

  “你还愣着干啥,还不快吃。要是你shī父发现le,还不揍你啊。”连蔓儿指着元坛道。

  元坛的眼睛里,有对肉的渴望,和她刚来的时候,小七看着□连秀儿吃肉时的眼神很像。还有许多许多,贫苦的庄户人家的孩zǐ,过年时渴望吃上一顿肉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

  等元坛狼吞虎咽地将半个春饼卷都吃进肚zǐ,连蔓儿才小心地将他和小七带回早点铺zǐ。连守信、张氏和连枝儿已经回老宅le,五láng在屋里等他们。

  连蔓儿舀le热水,让元坛漱口、洗手、洗脸。确保将罪证消除的干干jìngjìng。五láng从里屋出来看le一眼,就猜到le是咋回事。

  “都是我的错。我说我馋肉,小七才给我的。”元坛垂下头,蔫蔫地道。

  连蔓儿瞪眼,毫不留情地在元坛光秃秃的脑门上弹le一下。

  “你傻le,说啥……,哼。这事到此为止,谁也不准说出去。”连蔓儿就道。“臭小坛zǐ,你要说出去,你就是害我家小七。”

  “这事就没发生过,记住le没。”连蔓儿凶巴巴地道。

  “记住le。”元坛和小七都连连点头。

  将店铺的门窗锁好,连蔓儿、五láng和小七就往村zǐ里来。

  “……小坛zǐ问我肉是啥味……,”小七瘪着嘴。用脚踢着路上的小石zǐ,“他说他更小一点的时候,吃过一回,是他一个shī兄吃肉,他看见le▲,他那个shī兄就让他也吃le一口……,我看他好像挺想吃肉的,我就……”

  “我知道你可怜小坛zǐ,可那是在庙里,小坛zǐ咋说,也是个小和尚。”五láng语重心长地道,“小七,你可记住le,不□,tānàgèshīxiōngjiùràngtāyěchīleyīkǒu……,wǒkàntāhǎoxiàngtǐngxiǎngchīròude,wǒjiù……”

  “wǒzhīdàonǐkěliánxiǎotánzǐ,kěnàshìzàimiàolǐ,xiǎotánzǐzǎshuō,yěshìgèxiǎohéshàng。”wǔlángyǔzhòngxīnzhǎngdìdào,“xiǎoqī,nǐkějìzhùle,bú能有下次。”

  “嗯。”小七点头。

  “这不光是你们小孩zǐ的事。”五láng的眼神飘的很远,“反正你记住,以后不能再有这事,今天这事,谁要是提,你也不能承认。”

  “嗯。”小七再点头。

  “哥,你想的还挺远的。”连蔓儿看着五láng。

  “就怕万一呗,小心点没错。”五láng道,“……小坛zǐ应该没事。”

  不论是什么朝代,有什么样的法度。庄户人家心中,都固执地保有着一套朴素的道德行为标准。这些标准,有的时候甚至与当时的法律出现冲突。

  而小孩zǐ的世界中,更少le世俗的色彩。比如说小七,他认为小孩zǐ有肉吃,是幸福的。他同情小坛zǐ。

  连蔓儿没有大惊小怪,或者过于责备小七或者元坛,这是因为,她本身并不执着于宗教信仰。她对此事,也有她的标准。和尚要吃素,那些自愿阪依佛门的,自然要遵守。但是小坛zǐ,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机会。□

  所以事情发生le,她持着同情的态度,只要求下不为例。

  刚走到连家的门口,隔着半掩的大门,连蔓儿就听见le院zǐ里周氏的骂声。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大神们都开始发力le呦,《小地主》岌岌可危,就要被赶超le。求大家粉红支持。粉红给力,稍后送上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