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还是房产


  连守信听张氏又问起鸡圈的事,就摇了摇头。

  分jiā的时候说好了,将西边这半个院子都分给了连守信一jiā,指的是从上房西屋窗外,到大门之间所yǒu的地方。连jiā的鸡圈,就设在上房西屋和西厢房之间的夹道里。

  分jiā的时候,连守信jiā没分到鸡,周氏就继续用着那个鸡圈没挪地方。后来,张氏的娘李氏送过两次鸡,因为都是要宰了给张氏吃的,养不了多长时间,就暂时放在外面散养,也◎没和上房提鸡圈的事。

  但是现在,张氏打算自己养鸡了,鸡圈就必不可少。

  上房东屋到东厢房之间的夹道里,现在用来堆放杂物,只要收拾收拾,就能**圈。因此,张氏让连守信跟连老yé子和周氏●说,让他们把鸡圈腾出来。这样,两jiā都yǒu地方养鸡。

  “我看他yé和他奶为了二láng媳妇这事,zhèng上火那,我就没提。”连守信跟张氏商量道,“要不,咱等两天,等他yé他奶心闲点,咱再提这件事。”

  心闲是三十里营子这边的方言土语,意思大概心里安闲,没烦恼,与心烦是反义词。

  “你这么说,我还能说啥,也只能这样了。”张氏yǒu些无奈地道,“他奶也不是没地方养鸡,那鸡圈早都分给了咱。要是我,早就把鸡圈给腾出来了。……这事也别拖延太长,我看别人jiā都养上小鸡仔了。 咱也不能总买鸡蛋吃,早点养上,伏天孩子们就能每天都吃上鸡蛋了,过年也能吃上鸡肉。”

  “行,我知道了,我找空跟他yé、他奶说。”连守信点头答应道。

  连守信这一找空,就是好几天都没找到机会,因为连老yé子和周氏的心情,一直没好起来。

  赵秀娥要求分jiā。连jiā不答应。连守义往镇上去了好几次,闹也闹了,吵也吵了,赵秀娥那边始终不肯改口。赵秀娥肚子里怀着连jiā的骨肉,连jiā以厚道的jiā风著称,也不好拿棒子将赵秀娥打出去。

  连jiā就想禁住二láng,不让他到镇上去。但是这次,却禁不住了。因为二láng在山上做工。而赵秀娥怀了身子。夹在中间的二láng,不知道心里是怎样想的,是否觉得幸福,只是表面上看。他明显的消瘦了许多。

  这事就胶着下来。

  连守义心里不高兴,手里又yǒu了俩钱,一次在外面喝酒喝多了,说醉话,他说他上了赵jiā的当,赵jiā原本告诉他,是要借着赵秀娥怀了身孕,这么闹腾一场,让赵秀娥和二láng住进镇上的宅子里。并从此名zhèng言顺地将那所宅子归入二房的名下。赵jiā还答应出钱,给赵秀娥和二láng在镇上开个铺子。

  这些话很快就传到了连老yé子的耳朵里,连守信这边也听说了。

  “原来是他二伯想分jiā!”张氏惊叹道。

  “二伯打的好算盘那。”连蔓儿很生气,她jiā现在来往的人多,消息来源也多,听到的连守义的醉话更为详尽。

  连守义酒后吐真言,说出了他的宏伟打算。他把几个儿子的房产都安排好了。镇上那房子给二láng和三láng。他和何氏依旧住东厢房,四láng和六láng娶了媳妇,则打算住连守信和连守礼两jiā现在住的西厢房。

  “……说三伯jiā没儿子,房子以后就是六láng的。还说咱jiā买了好大一块地皮,让咱搬jiā,咱那房子,要留给他jiā四láng娶媳妇用。”连蔓儿气鼓鼓地道。

  她们zhèng在铺子里,连叶儿和赵氏也在。五láng和小七也放学回来了。

  “不把我算个人,……那我爹我娘以后住哪?”连叶儿又气又急,脸都涨红了。

  “二伯这打算,也是白打算!”五láng皱着眉道。

  “孩子他爹,你说句话!”张氏也难得地生了气,“他欺负他三婶jiā没儿子。还要霸占咱的房,他当咱五láng和小七是啥。咱分jiā吃亏,我也没说啥,这一步一步地,他还欺负起来没个完了,当咱都不喘气了?”

  连守信也在地上来回走了两圈,才站定下来。

  “都别生气,这也就是他喝了点儿马尿,嘴里没谱了。就像咱五láng说的,他这打算,就是白打算!”

  连守信心里也生气,却还是想安抚住大jiā,连老yé子和周氏那里已经因为赵秀娥的事,着急上火,他想把这件事压下来,免得给老两口子再添烦心事、火上浇油。

  “爹,都说酒后吐真言。我看这事,咱听到了,就不能当没听到。”连蔓儿想了想道。连守义这么说,就说明他心里yǒ◎u这个打算。如果不趁早将他这个打算给掐灭,助长了他心中的贪念,那以后肯定yǒu的麻烦。

  yǒu的人不是你退一步他就领情,从此两好的。而是你退一步,他就想要再往前欺上一步。趁现在连老yé子还硬◇○朗,还明白,还能压服的住连守义,这件事必须挑明了说。

  “这事,是该好好说道说道。”张氏也点头。

  一jiā人商量了一阵,就起身往老宅来。

  路上,连叶儿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她跑到连蔓儿跟前。

  “蔓儿姐,我们以后可咋办?我爹和我娘都老实,我又是个丫头……”

  “叶儿,不想以后被欺负,今天你就得做出个样来。”连蔓儿告诉连叶儿。

  回了老宅,连守义、连守礼、二láng和三láng四个也刚刚下工回来,连叶儿和赵氏找了连守礼,一众人都往上房来。

  因为赵秀娥闹分jiā,连老yé子的嘴上起了火泡,周氏也是一脸的官司。

  “这是yǒu啥事?”连老yé子见连守信和连守礼的脸色yǒu异,两jiā人都来齐了,就问道。

  “爹,是yǒu点事。二哥在外面说的那些话,爹你也听说了吧?”连守信就道。

  连老yé子的嘴角不由得抽动了两下。

  “那个混犊子,他那是放屁的话,你们都别往心里去!”连老yé子扬了扬手,骂道。

  “yé,你不一定听全了。”连蔓儿就道,“爹,你把咱听说的都说给我yé听听呗。”

  “嗯。”连守信点头,就将连守义的醉话都跟连老yé子学说了一遍,尤其是要分房产的部分。

  “yé,”连叶儿听完,就哭了,“三伯要占我jiā的房子,我不算个人,可我爹我娘那?让我爹和我娘上哪住去?我爹和我娘没儿子,这还能干活,还能给jiā里挣钱,就不被当人看了。这我爹和我娘要是老了,还不得让人给扔南山上去? 我爹我娘现在这么苦干是为了啥,就为了让人给扔出去?我们三口人还活着个啥劲儿,让我二伯拿刀把我们杀了吧,我们现在就给他腾房子。”

  “去把你二哥叫过来!”连老yé子听的头顶冒火,招呼连秀儿道。

  连秀儿出去,一会工夫,就领了连守义过来。

  “爹,yǒu啥事?”连守义应该是猜到了什么,一进屋来,就没敢往连老yé子跟前凑。

  “你个损犊子,不好好干活,成天竟算计自己jiā人了。”连老yé子骂连守义,又说了刚才连守信听说的那些话,问连守义是不是他说的。

  “爹,我那天喝醉了。”连守义先是辩解,然后就是完全否认,“那些都是别人瞎传的,我肯定没说过那些话。”

  “无风不起浪,老二,我今天跟你说,镇上的房子,我说了就算,一定要卖。谁也别打那个的主意。”

  “老四分jiā出去了,本来就吃了亏,你们不想着赔补老四,还把主意打到老四jiā的房子上头,你们趁早给我歇了这个心思!”

  “还yǒu老三jiā,那也是你亲兄弟,我还指望着你们照看他。他们现在就叶儿一个丫头,可还yǒu以后的事,你们也别打那房子的主意。”

  连老yé子一气说了这么多,就咳嗽了起来。

  “yé,我爹娘现在能干活,二伯他们就这样了,以后还能指望他们照看我爹娘?”连叶儿听连老yé子这话,就急了。在她听来,连老yé子分明说的是,没儿子,就没房子。

  连老yé子也着急,连守义和赵氏现在只yǒu一个闺女,需要儿子多的连守义这房帮着照看。还yǒu两人以后没人给养老,连老yé子对这事,早yǒu打算,只是心里还存着念想,连守义和赵氏年纪还不算老,或许还能生个儿子。现在把事定下来,以后不好办,他只能含糊地说。

  “你把我们三口人杀了吧,好现在就把房子给你腾出来。”连叶儿就朝连守义的怀里撞了过去。

  “你个小丫头片子,你还敢跟我呛呛上了!”连守义没把连叶儿放在眼里,抬手就抓了连叶儿的头发,把连叶儿往旁边甩。

  连叶□儿发了狠,紧抓住连守义的胳膊,一口咬在连守义的手腕子上。

  连守义嗷的一声,疼的叫唤了起来。

  “都不把我们娘俩当人看,我们还活着个啥劲。”赵氏哭了,扑上去帮助连叶儿。她性子软弱,只是★想掰开连守义抓着叶儿头发的手,若换了另一个人,肯定得将连守义抓个满脸花。

  “我不是个人,我不是个男人!”一直呆坐在一旁的连守礼,突然发出一声惨嚎,像极了濒死的野兽,绝望痛苦。

  这样的连守礼,并没yǒu扑向连守义,而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也不知道是向着谁,咚咚地磕起响头来。

  这下子,众人都愣住了。

  ****…………*****

  先送上一更,今天yǒu事,更晚了。

  求粉红,弱颜继续去努力,看能不能再码出一章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