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斗争的艺术


  说是要自己动手,但是连蔓儿并不是蛮干的人。她要先礼后兵,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

  “娘,你先回屋,ràng我姐来吧。我去跟我爷hé我奶说,ràng他们给咱téng鸡圈。”连蔓儿就对张氏道,“等我啥时候叫你,娘你在出来帮忙。”

  周氏最近对张氏的敌意更重了,如果是张氏叫她给téng鸡圈,周氏的性子,肯定觉得被儿媳妇逼迫了,不知道会怎样撒泼。连蔓儿不是怕周氏撒泼,但是能避免她还是要尽量避免。

  “行,有事蔓儿你就叫我。”

  张氏yě明白这个道理,就答应了,将手里提着的篮子放在西厢房门口,就进去叫连枝儿。

  连蔓儿则是往上房来。

  掀开东屋的门帘,连蔓儿就看见,只有周氏hé连秀儿坐在炕上,正在翻找鞋样。连老爷子不在屋里。连蔓儿就没进屋。

  “干啥来了?”周氏hé连秀儿听见门口的动静,一起望过来。周氏看见连蔓儿,眼皮子一抹搭,又回过头去翻鞋样。倒是连秀儿问了这么一句。

  “奶,老姑,我找我爷。”连蔓儿笑道,“我爷上哪去了?”

  “你找你爷啥事?”连秀儿有些警惕地问道,并不告诉连蔓儿连老爷子的去向。

  “那我▲找找去。”

  连蔓儿嘻嘻笑了一声,装作没听见连秀儿的问huà,放下门帘子,从门口退开了。

  连老爷子不在,但是连蔓儿yě不打算直接对周氏hé连秀儿说要téng鸡圈的事。因为接二连三的事○情,周氏正满脑门的官司,一肚子火无处发泄,连蔓儿不想这个时候上前去做炮灰。就像连老爷子治家,总是有意无意地避难就易,连蔓儿yě打算避开一点就着的火药桶周氏,而去找相对通情达理的连老爷子。

  找到连老爷子,ràng连老爷子跟周氏说téng鸡窝。周氏就是有火,那yě该对着连老爷子发。连蔓儿暗自嘿嘿笑了两声。

  这个时辰,连老爷子应该在家。她们刚才一路进门,都没看见连老爷子,那么连老爷子应该是去了后院。

  连蔓儿就推开后门,到后院来找连老爷子。

  天气暖hé起来,杨柳的树皮渐渐转绿,枝条上冒出了小小的嫩芽。连老爷子是个急性子。正拿着锄头,在翻后院菜园子的地。

 ● “爷,歇会吧。”连蔓儿笑眯眯地走上前去,对连老爷子道。“咋这老早就翻地啊?”

  “迟早得翻,我闲着yě是闲着。”连老爷子停下锄头,直起腰来,“等后院的翻完了,就该翻前院的了。你爹忙铺子里的活▲,téng不出手来,到时候你们那个园子的地,我yě给你们翻了。”

  连老爷子与周氏不同,会说一些暖人心的huà。而且连蔓儿相信。连老爷子说的这些yě不是虚huà。

  “爷,我娘刚抓了三十只小鸡仔。”连蔓儿嘻嘻地笑道,“爷,你帮我们看看呗。”

  “抓了三十只啊,”连老爷子呵呵笑了起来,“行,我跟你看看去。”

  连老爷子就把锄头放在一边。跟连蔓儿往前院走。

  “★鸡圈你奶给你们téng出来没有?”一边走,连老爷子一边问道。

  “没有。”连蔓儿故意小声了些答道,“爷,我爹在铺子里收拾,还没回来。我hé我娘,我俩都不敢跟我奶说téng鸡圈的事。”

 □★鸡圈你奶给你们téng出来没有?”一边走,连老爷子一边问道。

  “没有。”连蔓儿故意小声了些答道,“爷,我爹在铺子里收拾,还没回来。我hé我娘,jīquānnǐnǎigěinǐmenténgchūláiméiyǒu?”yībiānzǒu,liánlǎoyézǐyībiānwèndào。

  “méiyǒu。”liánmànérgùyìxiǎoshēnglexiēdádào,“yé,wǒdiēzàipùzǐlǐshōushí,háiméihuílái。wǒhéwǒniáng,wǒliǎngdōubúgǎngēnwǒnǎishuōténgjīquāndeshì。”

  这么说着,连蔓儿不好意思的笑了。她这小小的心思,相信连老爷子看的明明白白。

  “你奶那人。说到底,她没啥坏心眼。就是嘴上厉害,个性!”连老爷子就道。

  个性,是他们这里的土语,大概的意思就是性格古怪,hé一般人不一样。

  “我这就ràng你奶把鸡圈téng出来。”走到外屋。连老爷子就拐进了东屋。

  连蔓儿没有跟进去,而是站在外屋,侧耳听里面的动静。

  “你◎hé秀儿都把手里活放放,把鸡圈给老四家téng出来。”连老爷子一进屋,就说道,“都说了好几天了,你咋还没动静。孩子们都把小鸡仔买回来,这鸡圈你还没给téng出来。”

  “你看我这有闲工夫吗?”▲周氏的音调拔高了几度,一听就是发脾气了。“成天忙死忙活地,你吃晚饭一拍屁股就走了,啥活还不得我们娘俩干!”

  “得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赶紧把鸡圈téng出来。”连老爷子声音压低了一些,息事宁人地道。

  家里的鸡、猪以及各种吃食,尤其是鸡,完全是周氏的势力范围,是被周氏当做命根子一样的存在。就是连老爷子,yě不能越权。这就是为什么要téng个鸡圈,连老爷子必须要找周氏的缘故。

  屋里面安静了片刻。

  “老四家买了那么大块地,多少鸡养不过来。就一个鸡圈,他yěhé我争?”周氏道。

  连蔓儿挑了挑眉,周氏这是不愿意téng鸡圈啊。

  “你说的这叫啥huà,你yě不怕孩子们心寒,外人听见笑huà。”连老爷子的声音更低了,“分家的时候,说的清清楚楚的,那鸡圈的地方就是分给老四了。里正、街坊当时可都在场,你现在闹这一出,你还嫌你名声好,咱家不够热闹那!”

  “要鸡圈,ràng老四跟我说来。”周氏道。

  “我这是好好跟你说,今个这鸡圈务必得téng出来。你不去,我去。”连老爷子说着huà,就往屋外走。

  “téng,我这就给他téng。”周氏负气地说道,这才慢吞吞地下地穿鞋。这事她不占理,有当初的分家文书,好些人的见证。连老爷子这一坚持,周氏只得ràng步。鸡圈里都是她的鸡,她不放心别人去碰。

  虽是答应了téng■鸡圈,周氏心里依旧不舒坦。

  “……是蔓儿那丫头找你去,ràng咱给téng鸡圈是不?”周氏一边穿鞋,一边问连老爷子。

  “蔓儿找不找地,这鸡圈你还不该早就téng出来?”连老爷子道。□

  “我就知道,是这个丫头闹鬼。刚才人来了,就问你去哪了,眼皮子都不带撩我的。秀儿问她干啥,她yě不说。……ràng老四媳妇给惯的,才分出去几天,就学的没大没小的了……我能吃了她……”

  连蔓儿只听到这,就忙走到院子里。周氏只管气,只管骂,她不接招,周氏那口气,只能一直憋在肚子里。

  连老爷子从上房走了出来,后面是脸沉似水的周氏,还有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连秀儿。

  周氏出来,一双眼睛就四处踅摸,没看见张氏,她的目光就落在西厢房门口,那两个装着小鸡仔的篮子上。

  “你们买了多少只鸡?”周氏就问。

  “我娘买的,我没数。”连蔓儿就小声道,连老爷子hé她们隔开了几步,不知道能不能听见她的huà。

  周氏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

  “你娘买的鸡,那你娘那,是ràng我这老天拔地地给她téng鸡圈?”周氏又提高了嗓门。

  “娘,”连蔓儿赶忙冲西厢房喊,“我奶出来téng鸡圈了,娘,我爹那件衣裳,你等会再缝,赶紧出来帮我爷hé我奶干活。”

  “哎,来了。”张氏在屋里啥yě没干,就等着连蔓儿叫她,听见这一声,立刻就从屋里出来了。

  周氏准备的几个茬头,都被连蔓儿这么四两拨千斤地给消解了,就是她再看张氏、连蔓儿hé连枝儿不顺眼,她一时yě找不到发火的茬。

  憋了一肚子的气,还要téng鸡圈。

◆  连蔓儿、张氏hé连枝儿就开始清理上房东屋外的夹道,将东西都搬出来,连老爷子yě动了手,只有周氏带着连秀儿在门口站着,只动嘴不动手。

  一会工夫,赵氏hé连叶儿回来了,yě动手帮着连蔓儿搬东■◇西。

  周氏的脸色很难看,但是却没开口斥骂。那天闹的那一场,就是铁石心肠的人看见了,yě不能不动容。这两天,周氏就没斥骂过赵氏hé连叶儿,而是不知出于何种心理,对这娘俩采取了无视的态度。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连蔓儿总感觉道,周氏有时候会偷瞄连叶儿。那时候,周氏的眼神有些复杂,连蔓儿只能肯定一件事,那绝不是喜欢。连守义的手腕上,留下了两排牙齿印,很深,怕是消不下去了。

  搬空☆了东边的夹道,周氏才打开西边鸡圈的门,将几只下蛋的母鸡hé一群小鸡仔赶到了东边的夹道里。

  周氏hé连秀儿拿走了鸡食槽,并将鸡圈的门yě拿走了。东边的夹道有现成的门,但是周氏说,那门不能**圈的门。

  “奶,那把门换给我们yě行。”连蔓儿就道。

  “这门我还有用。”周氏立刻就道,将身子拦在连蔓儿前面,生怕连蔓儿会去抢那木门一样。

  “蔓儿。”张氏拉着连蔓儿退开,周氏那边已经摆开了骂架的架势,张氏不善此道,又爱好hé平,既然周氏已经téng了鸡圈,那么张氏愿意吃一点小亏,换一些宁静。

  连蔓儿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面对周氏还气鼓鼓的一张脸,扭过来看着到手的鸡圈,就已经是满脸的笑容了。

  那边的周氏以为ràng连蔓儿吃了瘪,一挥手,hé连秀儿回上房去了。

  连蔓儿一家开始打量她们的鸡圈,里面空空如yě,只剩一地的鸡毛hé鸡屎。

  “这些是好东西,能当肥料肥地啊。”连蔓儿笑道。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昨天粉红好少,掉出排行榜前十了,求粉红支持,稍后送上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