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新铺子


  二更,求粉红。

  ***………………***

  娘三个就拿了笤帚开始清扫鸡圈,然后用粪箕子将鸡屎等杂物都扔到大门外去。为了给自己的天地积攒肥料,连蔓儿家自己积了一个粪堆,就在上房的粪堆的对面。赵氏和连叶儿两个也跟着bāng忙,甚至将暂时用不上的鸡窝都彻底地清理了一遍。

  这样清扫完了,还不能将小鸡仔放进去。

  正好连守信寻了个空,回lái了。他看见张氏几个已经收拾好了鸡圈,上房屋里静悄悄的,这才放下心lái。

  “孩子他爹,正好你回lái了。”张氏看见连守信lái了,面露喜色,将鸡圈指给他看。“你看咱这鸡圈,还得垫一层土。咱还缺个食槽,还有这个鸡圈的门,咱也没有。”

  “这个好办。”连守信立刻就道,“沙土咱现成的,我一会就让人给你送lái。食槽和门,我一会让木匠拿点边角料,一会工夫就做出lái了。”

  “那行。”张氏笑道,连守信这些天越发干练了,张氏对此很高兴。“那边活干的顺不?这边也没啥事,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咱那铺子才是大事。”

  “我让人bāng看着那,没事。”连守信就道,“蔓儿哪去了?明天下晌就要用青砖了,我找她把钱支了,下晚好先去拉一趟回lái。”

  “蔓儿刚进屋了,走,我和你一起找她去。”张氏就和连守信进了西厢房。

  “蔓儿,你爹找你支钱。”进了屋,张氏就对连蔓儿道,一边转身倒了一碗水给连守信,“他爹,你喝这个,里面咱蔓儿放了蜂蜜,可好喝了。”

  连守信憨笑了笑,接过碗一饮而尽。

  连蔓儿刚洗过手。听连守信要支钱,就忙取了笔墨账本,并将钱匣子抱了出lái。

  茅厕改完了之后,连蔓儿一家就开始商量建铺子的事了。虽然庙里的房子租期要到年底才到期,似乎秋收过后,再开始建房也不迟。但是一家人议论了一番,觉得还是早点把房子建起lái,以免出现什么意外。因为这一过完年。她家铺子的生意兴旺,引lái了许多人的注目。其中不乏有眼红、心怀鬼胎的。

  因此,一家人决定,要在春耕开始之前。把铺子建起lái。

  建铺子的工程,不是先前那个茅厕可比的,一家人为此投入了大量的心力和财力。普通的bāng工可以从村子里找,但建房的手艺人,还是通过吴玉贵bāng忙,请lái了方圆百里颇有名气的几位老匠人。

  连家自己也做了简单的分工,连守信是建房现场的总监工,连蔓儿是账务总管。凡事盖铺子支出的每一文钱,都由连蔓儿统一掌管、发放。

  “爹。要支领啥钱,支多少?”连蔓儿打开账本,提笔在手,问连守信道。

  “买青砖的钱,还有给拉脚的大车的钱。”连守信放下碗,正色说道,“青砖先买六百块。大约得三车才能拉回lái,加起lái得支一千三百五十文钱。”

  连蔓儿算了算,是该这个数目,又对照着账册前面列出的预算看了看,这才下笔,在账册上写了两笔。

  “找的是哪家的车?”张氏就问连守信。

  “咱刚开挖地基那天,王石榴不就找了我吗,让我把拉脚的活都交给他。”连守信道。“这三车砖,他家那辆大车正好够用,我刚说了,就让他去。……王石榴跟我说,装车卸车都是他的事,是他给咱bāng工。不另外要工钱。我看他一个人,不大够用,我再让个人跟车,bāng着搬砖。一会五郎回lái,让五郎跟车去付钱。”

  “这事行,咱一个村知根知底地,王石榴和他媳妇都是实诚人。”张氏就道。

  “这两天,王石榴和他爹给咱bāng工,都挺舍得出力气的。我心里也愿意把赶脚的活交给他。”连守信就笑道。

  两口子说话的工夫,连蔓儿已经将账目记好,一边将笔交给连守信,让他画画押,一边打开钱匣子,从里面拿出一吊钱,三串钱,并五十文的铜钱出lái。

  连守信在账本上画了押,将钱收进怀里,就往庙头去了。

  “……这一天的钱,哗哗地往外花。”张氏看着已经有了一些厚度的账本,感慨道。

  盖房子,还要盖好,那可不得花钱咋地,连蔓儿暗笑。在她看,这还算省的,除了付给匠人的工钱、必要的木材、砖瓦等,起码石料、砂土可以在河洼子★里挖lái,这些只要付脚钱、并不需要料钱。

  连蔓儿和张氏说了几句话,刚将账本、钱匣子等都收了起lái,连守信打发送沙土的人就lái了。

  娘俩忙出lái招呼,一起将沙土均匀地撒在鸡圈○★里挖lái,这些只要付脚钱、并不需要料钱。

  连蔓儿和张氏说了几句话,刚将账本、钱匣子等都收lǐwālái,zhèxiēzhīyàofùjiǎoqián、bìngbúxūyàoliàoqián。

  liánmànérhézhāngshìshuōlejǐjùhuà,gāngjiāngzhàngběn、qiánxiázǐděngdōushōuleqǐlái,liánshǒuxìndǎfāsòngshātǔderénjiùláile。

  niángliǎngmángchūláizhāohū,yīqǐjiāngshātǔjun1yúndìsāzàijīquān的地上。lái人是个长的憨憨的小后生,除了细沙土,他还带了些灰泥和瓦刀lái,将鸡圈四周稍大些的石头缝隙都用灰泥填实、抹平了。

  “……四叔说的,怕有耗子啥的从墙缝里钻进lái,把小鸡仔叼走。”小后生道,“四叔还说,食槽,还有门,待会吃饭前,就能做得了。”

  “行,我都知道了。”张氏笑道,就招呼小后生,“屋里喝碗水吧。”

  “不地了,我这就回去,那边活还没干完。”小后生说完,就推着车走了。

  没有门,鸡圈暂时还不能用。张氏和连蔓儿就将三十只小鸡仔都从篮子里放出lái,连枝儿和连叶儿拿了四个大碗,两个碗里是清水,另两个碗里是小米。看着小鸡叽叽喳喳地挤过lái喝水啄米。等将小鸡都喂饱了,娘几个又将它们都赶在一起,连同清水和小米,都用一个大箩筐罩了,免得小鸡到处跑。

  张氏抬头看看渐渐西斜的太阳,就说做饭的时辰到了。不管是请lái的匠人,还是村里的bāng工,每天连家都要供三顿饭。因为早点铺子就在旁边,就近就在那里做饭、吃饭。

  “他三伯娘,这屋里屋外,你都bāng我们照看点,我带孩子们去做饭了。”

  张氏叮嘱了赵氏。不过连蔓儿依旧将里■屋的门锁了,她们娘三个,又带上一个连叶儿,就往庙头lái。

  到了庙头,远远地就能看见新铺子的地基,树立着的柱子,勾勒出铺子的大概形状,连守信正带着十几个人在忙活。

  “娘。我先去爹那◎◆看看。”连蔓儿道。

  “去吧。”张氏点头。

  就这样,张氏带着连枝儿和连叶儿去铺子里做饭,连蔓儿则径直往新铺子的工地上lái。

  “二姐,”小七从连守信身后跑出lái。到了连蔓▲儿跟前,仰着脸看着连蔓儿笑。

  “放学回lái了,咋不去做功课?”连蔓儿摸摸小七的头,猛地发现,小七好像又长个了。

  “功课做完了。”小七立刻就道,“哥跟着车去拉砖,我láibāng咱爹。”

  “这没你俩能干的活,回铺子里去,看看能bāng你娘干点啥。”连守信对连蔓儿和小七道。

  两个孩子没有走。而是绕着工地lái回地看了一圈。

  这新铺子按照一家人商定的,是开间为五间,上下两层的结构,为了让客人一进铺子,就感觉敞亮气派,层高设计的比普通人家住的房子要高出一尺半lái。

  一楼参考原lái铺子的布局,将设有饭厅、厨房、操作间兼储物间、休息室。二楼将lái打算分隔开lái,作为雅间。

  依着现在铺子里的客流量,新铺子的面积显得大了一些。但是连蔓儿想的更加长远,她们的铺子,以后难道就只经营早点,就不能将门口的那一个幌换成两个、甚至三个,让■它成为远近闻名的大酒楼吗?

  “……就算不办成酒楼,咱这屋子前面就是官道。开个别的买卖,也能挣钱。”总之那,这房子建成了,总归会有用处,能够给她们家带lái收益。

  连蔓儿当时是这样说○服连守信和张氏的。

  等连蔓儿和小七从房子后头转出lái,就听见官道上马车声越lái越近。是拉砖的车回lái了。马车在房子前停下,五郎就先跳下lái,一众人都上前,从车上往下搬砖头。

  连蔓儿也跟了过去,打算bāng着搬砖。

  “这砖沉,蔓儿你一次最多搬两块,别搬多了。”五郎嘱咐道,“小七要搬,一次就搬一块。”

  连蔓儿听了五郎的话,果然只搬两块砖,砖头入手,连蔓儿的手臂不由得往下沉了一下。

  这青砖的尺寸大概是盖茅厕买的红砖的一倍,也比红砖厚,密度很大,比红砖结实,一块砖就相当的压手,按照连蔓儿大概的估计,差不多有三四斤那么重。

  不论是颜色、体积还是重量,都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这样的一块砖,就要两文钱,而且这样的青砖,锦阳县城境内,只有两家砖厂能够烧的出lái。价钱贵,但是物有所值。

  连蔓儿决定,以后她们家盖新房子,都要用这种青砖!

  盘算了一下她钱匣子里的存银,连蔓儿握拳,为了美好生活,要努力赚更多的钱。

  **…………***

  题外话:拿不动的青砖,厚重的木门,拳头大小的门钉,高大的有飞檐的影壁,是很小很小的时候的一抹记忆。真的是一抹,而且影像也不清晰了,因为那个时候太小了。只是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的那种感觉,一直留在心里。现在回想一下,很喜欢那些东西,那种厚重感,让人不由自主地就庄重起lái。

  也并不是什么世家的宅邸,就是北方大地主的宅子。落在弱颜眼里的时候,已经有一多半被破坏了。还记得,门垛的青砖能卖钱,而且很不便宜。

  二更,求粉红,落在粉红榜外了,求进前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