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牛车


  二更,求粉红。

  ***…………****

  张青山让张庆年回家去,他要留下来住几天。连家从来没养过大牲口,连守信对这方面当然是个生手。张青山要留下来,yī方面是看他们活多,想帮着闺女和姑爷干点活,另yī方面就是要教连守信应该怎么养牛。

  连守信当然明白张青山的好意,心中很是感动。

  张氏拿了个篮子,里面用布包了几块饼让张庆年路上吃,还有yī小坛子酒酿,让他带回去给李氏和孩子们吃。自打过年的时候,连蔓儿弄了yī坛酒酿,yī家人都很爱吃,后来又买了些糯米,酿了两坛。

  连蔓儿则是回了yī趟老宅,拿了七两银子,yī吊qián再加上yī串qián,也用○布包了,交给张庆年。

  张庆年将qián小心地收了。八两银子不是小数目。他和张青山赶集,身上并没带那么多的qián。还是他们爷俩zài骡马市里有声望、人头广,这犁杖和牛他们先带回来了,qián■○布包了,交给张庆年。

  张庆年将qián小心地收了。八两银子不是小数目。他和张青山赶集,身上bùbāole,jiāogěizhāngqìngnián。

  zhāngqìngniánjiāngqiánxiǎoxīndìshōule。bāliǎngyínzǐbúshìxiǎoshùmù。tāhézhāngqīngshāngǎnjí,shēnshàngbìngméidàinàmeduōdeqián。háishìtāmenyéliǎngzàiluómǎshìlǐyǒushēngwàng、réntóuguǎng,zhèlízhànghéniútāmenxiāndàihuíláile,qián还赊欠着。这yī路回去,他正好将qián给卖主送去。

  张青山又对张庆年嘱咐了几句话,目送张庆年走了,这才又到地里,让连蔓儿牵牛,他zài后面扶犁,爷俩说说笑笑地干起活来。

  等到五郎和小七下学回来了,都兴冲冲地直扑过来。连蔓儿没办法,只能将牵牛的活让出去。

  连蔓儿家里先是买了小猪羔,然后又添了yī群喳喳叫的小鸡小鸭,现zài又添了yī个个头更大的活物,小黄牛。这头小黄牛yī下子就取代了前面那些个活物,成为五郎,尤其是小七的心头好。

  五郎年纪略长,表现的还不明显,小七却不知道掩饰,乐的路都不肯好好走了。围着小黄牛又蹦又跳的。

  “……等草长出来了,我yī放学,我就带你去吃草。我知道yī个地方,那的草可嫩了。这地方就我yī个人知道,别人都不知道。”小七凑zài小黄牛的耳朵边说悄悄话,就好像小黄牛能听懂他的话,以后就和他yī个最好似的。

  小黄牛还年轻,要慢慢地适应地里的活计。张青山很爱惜它。因此把菜地翻完了之后,就卸了犁杖,让小黄牛歇息。

  这小黄牛是他们的了,得给小黄牛弄个住处。

  “把夹道里的柴禾搬到大门外边去。就把牛栏搭zài夹道里。”连守信建议道。老宅那边,猪圈和大门墙之间有yī条夹道,那条夹道大约有四五尺宽的样子,养这头小牛不算宽敞,但也够了。连守信是这么认为的。

  “孩子他爹,咱养了几只鸭子,他奶都嫌味大,对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这牛的味可更大。你没看王石榴家是啥样?我怕他奶这次更不愿意。”张氏提出质疑。

  连守信沉默了。他知道张氏说的没错。

  “那也没法子,不放zài那养。还能放zài哪养?”连守信道。

  虽然这边gài了铺子,后面那块地上,以后还会给两个儿子gài房子。但是连守信心里,老宅是他的家。他买了牛,不放zài家里养,还能放到哪去养?

  “你们那个夹道啊,”张青山开口道。“要我看有点窄,这牛zài里面,都怕转不过身来。这牛的身量,还有的长那。”

  张青山认为,牛栏要宽敞yī些。

  “我也知道,可除了那,也没别的合适的地方了,总不能把牛栏搭zài菜园子里。”连守信道。

  “爹。咱zài这搭个牛栏呗。”连蔓儿就道。

  “zài这搭?”连守信yī时没有反应过来,“那照看起来,多不方便。”

  “爹,咱这牛,以后要谁照看?”连蔓儿就问。

  “这还用说,当然得我照看。”连守信立刻就道。yī头牛。对于庄户人家来说,是重要的财产,是耕种的主要帮手。有的人家对牛的重视程度,甚至超过媳妇。

  俗●话说的马无夜草不肥,对于牛也差不多。连家虽然没有养过牛,但是连守信也知道,那些牛马照看的好的人家,夜里至少要起来yī次,到马棚里照看,包括喂食喂水等。

  这活计责无旁贷地落zài家里现zài唯◎yī的成年男丁连守信肩上。

  “爹,你想想,过完年,你都睡zài哪边的?”连蔓儿笑。

  连守信yī拍脑袋,是啊,他怎么忘了。自打开了这个早点铺子,他很多时候,都是睡zài铺子里。现zài要gài房子,他留zài这边的时候就更多了。这牛当然是放zài这边养,他才能方便照看。

  yī家人都笑了起来。

  连蔓儿也笑,心想,惯性思维的顽固程度可不能小看。虽然zài这边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但是连守信心里,家还是zài老宅。不过,等他们亲手将这块地yī点点的开发出来,将新房子gài好,连守信的想法也会慢慢跟着改变的。

  要将牛栏搭zài这边,可新铺子那里并没有起围墙,连守信不放心。最后决定,还是跟庙里商量商量,先将牛养zài门房后面的夹道里。

  这段时间,他们跟庙里的关系处的很好,因此连守信跟住持yī说,住持就答应了。

  因为gài房子,木料都是现成的,张青山立刻就带着连守信开始搭牛栏。yī边搭牛栏,张青山yī边告诉连守信,养牛要注意哪些事情。五郎和小七zài旁边跟着帮忙,也都听的相当认真。

  **…………**

  吃晚饭的时候,◎连守信特意请了连老爷子过来,陪张青山喝酒。

  看到连守信买了牛和犁杖,连老爷子也很高兴。

  “还怕你们俩这地种不过来,现zài有了犁杖,我就不替你们担心了。”连老爷子道。

  吃□过了饭,连老爷子要张青山跟他回老宅,说哥俩躺yī个炕头上,好好唠唠嗑。张青山没有答应。

  “这牛还小,刚买来,有点发生,我得zài这边帮着照看照看。”

  连老爷子听张青山这么时候,也没勉强。

  连守信送连老爷子出门,连蔓儿随后出门泼水,就看见连老爷子和连守信站zài官道对过,正小声说话。

  “刚才有你老丈人zài,我就没问。”连老爷子对连守信道,“你们这牛和犁杖,这■qián,是你们自己个掏的不?”

  “……说要买,没想到这么快,也没给拿qián去。孩子他姥爷给垫的qián,他大舅回去的时候,把qián给带回去了。”连守信对连老爷子并没有隐瞒。

  ◆“哦。”连老爷子似乎松了yī口气,“这个你做对。……你老丈人对你是十个头儿的,你可不能忘了人家的好。”

  十个头儿,是他们这里的土语,大概的意思就是十成十,百分百。连老爷子这话,是说张青山对连守信非常好。

  “我知道。……帮套啥的,是孩子他姥爷送的,我要给qián,他也不要。”连守信道。

  “……别嫌爹管的宽,爹也是为你们操心。……你们这又是gài房子,又是买地,还买牛和犁◇杖,这地还没种那,老四,你们的qián够花不?”连老爷子又问。

  “……这些都是不买不行的,没办法,qián再紧,也得买。”连守信道。

  “……爹也给你帮不上大忙,你那三十亩地的种子,◆我都给你备出来了。”连老爷子道。

  “爹……,”连守信叫了yī声,“到时候我把种子qián给你。”

  似乎怕连老爷子拒绝,连守信接下来的话说的飞快。

  “爹,我这分家出来了,该给的qián我得给。……人口多,要是有啥说头,那就不好了。”

  连守信这是为连老爷子着想,之所以gài房子也不让连老爷子来给帮工,也是这个意思。连家现zài人多口杂,他分家另过,连老爷子再给他付出劳力或者财物,怕其他的兄弟、侄子们有说法。

  “老四,你别多心。分家的时候说好的,给你们yī年的口粮,这种地的种子也没多少,你就别再跟我说qián不qián的了。”连老爷子说了这些,就转身■走了,也不让连守信送他。“回去好好待你老丈人。 明天晚上,让你老丈人来家吃来。”

  张青山zài三十里营子yī连住了三天,把连蔓儿家新买的这yī片地都给翻了yī遍,还帮着把那块菜地给拾掇了出来★。只要等季节到了,修整出菜畦,就可以种菜了。

  拾掇出来的菜地不大,只有五分。

  “贪多嚼不烂,这菜地不同别的地。”张青山和连老爷子都说道,“这地生,等你们种上菜就知道了,拔草就够你们忙活的。……别拿开荒当容易事,这地,你们得侍弄上几年,才能侍弄成熟地。”

  这两人都是老庄稼把式,他们说的话是经验之谈。连蔓儿当然只有虚心受教的份。

  “你们这犁杖有了,还该买辆车。”把菜地收拾好之后,张青山就对连守信道。

  连家有yī辆平板车,去年收秋往家里拉粮食、拉柴禾,就靠的是它。连守信分家出来,只有两套铁锹、铁镐、锄头这些,今年开春,他们又添置了两套。平板车他们还没有。

  “我也打算买台平板车。”连守信道。

  “你们以前没买牛,现zài有牛了,就该买大车。”张青山道,“这种地、平时赶个集、买个东西啥的,有个牛车,那可方便多了。”

  ***………………*****

  替蔓儿感到qián各种不够用!是家底太薄的缘故吧。

  送上二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