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贵人驾临


  二更,求粉红。

  **…………****

  最先勒住马的人,是沈liù,他看见了连蔓儿。

  沈liù虽然勒住了马,但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用目光四下扫了一眼,那目光也没有在★连蔓儿身上多做停留。似乎,他只是无意的停留一下。

  沈liù的马一停,他身后的车马zì然也都停住了。没人发出命令,但是前面开dào的马队也戛然而止,若是不注意,还会认为他们是和沈liù一起停下的。

  “liù爷,这里有家铺子,liù爷是喝杯茶,还是打打尖?”就有随从的人,躬身向沈liù询问。

  沈liù从山上下来,刚刚喝过茶。乡村的小铺面,又怎么会有能入得了沈liù的眼的茶水、吃食那。

  可问出这句话的,分明是沈liù身biān最有眼色的几个随从之一。

  能够被带在大人物身biān的,zì然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这些人,别的本事还好说,那察言观色的本领却必须是一等一的。他们无时无刻都要关注着大人物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甚至大人物的手指头微微的动了那么一动,他们都要立刻在心中做出解析。

  沈liù停下来了,在这些人的眼睛里,这绝不是偶然的。即便是■偶然的,他们也绝不会当做偶然来处理。

  那么沈liù为什么停下来,这周围都有些什么?沈liù的目光似乎并没有在任何事物上停留,但是这些人头脑里却已经liè出了好几种可能。

  不过是眨眼◆ǒuránde,tāmenyějuébúhuìdāngzuòǒuránláichùlǐ。

  nàmeshěnliùwéishímetíngxiàlái,zhèzhōuwéidōuyǒuxiēshíme?shěnliùdemùguāngsìhūbìngméiyǒuzàirènhéshìwùshàngtíngliú,dànshìzhèxiēréntóunǎolǐquèyǐjīnglièchūlehǎojǐzhǒngkěnéng。

  búguòshìzhǎyǎn之间,便有聪明人做出了判断,并搭好了阶梯。

  “就喝杯茶吧。”沈liù悠然地dào。

  沈liù这一句话,立刻就有人下了马,飞快地走到连蔓儿跟前。

  “小姑娘,这是谁家的铺子?我们liù爷要喝一杯茶,还不快去找人。”

  连蔓儿这时已经抬起头来,她已经听见了这些人说的话。有些吃惊,不过立即就回过神来了。

  “这是我家的铺子。”连蔓儿说着话,忙回身招呼连守信和张氏,“爹,娘,来客人了。”

  连守信和张氏闻声从屋子里走出来,这个时候,沈liù一行人已经下了马。

  “这可是贵人。哎呦,我们这房子刚盖好,还没……”连守信有些紧张。这怪不得他,换了三十里营子的任何一个人。都得紧张。

  “要不,就去那biān?”张氏就指着她们的早点铺子。这biān新房子,桌椅板凳还没收拾齐全,旧铺子那biān啥都是齐全的,可要招待沈liù这样的人物,又太狭窄。

  “这biān请,就在这。”连蔓儿忙放下手里的水桶和水瓢,拦住了连守信和张氏的话头。

  要招待沈liù,zì然是要在新铺子这biān。尽管新铺子还没开张。

  旧铺子那biān是她们租的房子,今年年底就到期了,新铺子才完完全全是她们的产业。沈liù是何等样人,他能到她们的铺子里坐一坐,那才真应了那句话:蓬荜生辉。

  新铺子还没开业,正好借助一下沈liù的名人效应!可不能将这尊大佛推到旧铺子那biān去,那很可能会便宜别人!

  “娘。你赶紧把咱灶上烧的水提过来,还有我刚才装的攒盒,就是给鲁先生装的那个攒盒,都快点拿过来,咱好招待客人。”连蔓儿见张氏和连守信都有些紧张,便忙接手铺排。

  “爹,咱快请客人进屋。”连蔓儿又提醒连守信。

  这样,张氏去拿东西。连守信和连蔓儿将沈liù一行人接进屋里。

  “房子新盖的,这桌椅还没……”连守信老实地dào。

  “新屋子,刚收拾干净,还没人住过那。”连蔓儿赶忙接过连守信的话头。所谓一样话百样说,不同的说法,效果就非常不同。“刚送来一套上好的桌椅。liù爷您请坐。”

  连蔓儿这么说着,心中暗dào侥幸。多亏今个早上,她定做的一套给鲁先生和他们几个读书写字的桌椅才送来了。要不然请沈liù这些人进屋,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沈liù只带了几个贴身随从进屋,先四下看了一眼。他见这屋子四白落地,一套齐整桌椅摆在中央,简陋是简陋了些,好在还干净整洁,便在桌子旁坐下了。

  小胖子沈九从沈liù身后走出来,在沈liù身biān坐了,一双细细的眼睛瞄了连蔓儿一眼,便正襟危坐,目不斜视起来。

  就有沈liù贴身的小厮将茶碗、果盘摆在了桌子上。虽说是来铺子里喝杯茶,但却并不用铺子里的东西。

  连蔓儿看了这一番做派,就想到张氏一会提了开水来,怕这些人也不放心给沈liù用。

  “小姑娘,水在哪里烧?”果真那小厮就来问连蔓儿。

  “烧水在那biān的屋里,你跟我来吧。”

  连蔓儿就带着小厮回了早点铺子,张氏当着小厮的面另换了茶◎壶,重新烧水。连蔓儿转身想把攒盒放回屋里去,头发却突然被人抓住了。

  “哈,抓到你了。”一个男孩淘气的声音dào。

  “九爷,您怎么过来了?”那小厮陪笑着dào。

  连蔓儿暗z●ì翻了个白眼,转过身来,就看见沈谦站在她身后,两只手背在身后,眯着细细的眼睛看着她。似乎刚才抓她头发的另有其人。沈谦的两个小厮都在门口站着。

  有沈家人在场,连蔓儿只好忍下教训小胖子的冲动,努力做出一副和蔼、无害的样子来。

  “连蔓儿,你咋把我和liù哥扔下,zì己跑过来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沈谦先笑了。

  “我来给你们烧水。”连蔓儿答dào。

  “蔓儿,你们家就住这啊。”沈谦左右张望,对连蔓儿生活的地方很感兴趣的样子。

  “沈小少爷,这灶间烟熏火燎的,您还是过那biān坐着吧。这水一会就烧好了。”张氏知dào眼前的小男孩身份不凡,就忙dào。

  “没事,蔓儿都不怕。”沈谦小大人样的摆了摆手dào。

  “到屋里来坐吧。”连蔓儿想了想就dào。以沈谦的个性,要赶他走,他肯定不走。

  “好。”沈谦立刻答应。

  连蔓儿领着沈谦进了里屋,拿了zì己常坐的坐垫放在炕沿上,让沈谦坐。坐垫里放的是鸡毛,连蔓儿特意选的绒毛,坐上去很软和舒服。

  “我们来的时候,你在这窗口,我就看见你了。跟你摆手,你都没看见我。”沈小胖坐在鸡毛垫上,看着连蔓儿dào,语气中似乎有些指责的味dào,不过这种情绪马上就消失了。“我刚才跟liù哥说了,回来正好有看见你。”

  “咦,你念书写字了?”沈谦见了连蔓儿,话就特别多。这么说着,就看见连蔓儿在收拾的笔墨和书本、账册。

  “是啊。”连蔓儿答,“我去年就开始学写字、念书了。”

  “那我比你早。我四年前就开始学了。”沈谦立刻dào,又非要看连蔓儿写的字。连蔓儿不耐他纠缠,只得拿了一本给他看。

  “哈,我认得,你这是记的账。”沈谦看的嘻嘻直笑。

  连蔓儿就抢过账本,收了起来。

  “连蔓儿,你家也请了先生?”沈谦又问。

  “嗯。”连蔓儿点头,“我哥和我弟都在镇上的私塾上学,私塾不收女学生。我们另外请了先生,每天来教我们。”

  “我也能教你。”沈谦挺了挺小胸脯dào。

  这时就听见张氏在灶间唤她,连蔓儿忙出来,沈谦也跟了出来。

  小厮提着烧好的水,连蔓儿、沈谦和张氏一起回到新铺子里。屋里沈liù正在和连守信说话,那位钟管事也在旁biān,正说到葡萄酒的事。

  “……liù爷,去年您夸过还不错的那葡萄酒,就是这连掌柜家酿的。”钟管事陪笑dào。

  “哦。”沈liù接过小厮泡好的茶,轻轻哦了一声。“那酒还不错,说是拿山里的野葡萄酿的?”

  “是拿山里的野葡萄酿的,liù爷您爱喝,那是我们的福气。”连守信忙点头dào。

  “今年你们酿了酒,就直接送到府里来吧。”沈liù就dào。

  连蔓儿心中听得一喜,沈liù这是预定下她们今年的葡萄酒了,这可不是又一大笔银钱要稳稳的入手了吗?她们现在已经有了五十一亩地,有沈liù的这笔钱,到了明年这地就能翻番!

  一百亩地,就是一倾地。

  如果说现在她是小小地主,那么明年,她就能成为名符其实的小地主。

  “好,没问题。liù爷今年要多少斤酒啊?”连蔓儿心中高兴,就问出了声。

  一屋子的人都转脸来看她。

  沈liù几不可见地翘了翘嘴角,沈谦已经回到沈liù身biān坐下了,也眯着眼笑。

  “有多少要多少。”小胖子抢着开腔dào。葡萄酒不易醉,他这个年纪,也被允许喝上几杯。

  “没错。”沈liù点了点头,算是确认了沈谦的话。

  “这个,liù爷,今年,怕有些为难。”连守信是老实人,虽然沈liù预定了他家的酒,他也高兴,但还是实话实说dào,“您也知dào,前面山里给娘娘盖庙。我们酿酒要摘的野葡萄就在那山沟里,怕到时候……”

  没等连守信说完,沈liù就给身biān一个随从点了点头。那随从出去,一会工夫就回来,在沈liù耳biān说了几句。

  “这个无妨,我吩咐了人,那些葡萄都给你们留着。”

  ***………………*****

  二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