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沾亲带故


  沈六这一句话,连守信和张氏都是喜不自胜,连màn儿也高兴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

  酿葡萄酒在连màn儿今年的赚钱计划中,是占了很大的比重的。去年,她们的葡萄酒卖给了沈家,并且得到了很好的反馈。今年她们再酿葡萄酒,当然不愁销路。而前些天何老六酿的酒被人找上门来索赔的事,无形中,又再次抬高了她们的葡萄酒的身价。

  即便是有人,猜测出了她们酿葡萄酒的大致步骤,通过何老六那件事,只怕也打消了分一杯羹的念头。

  连màn儿很肯定,她们今年再酿葡萄酒,一定会更好卖。

  唯一有些不确定的,还真就是因为山上的工程,怕影响了山里野葡萄的收成。现在有了沈六的承诺,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山里的野葡萄会被保护的好好的,而且全都是属于她们的了。

  屋里正shuō话的工夫,外面有人进来向沈六huí禀。

  “……三十里营子王举人父子求见;连记铺子连掌柜○的父亲连方、大哥连守人等求见……”

  连守信听了来人的huí禀,便有些手足无措,脸上露出了窘迫的神色。

  沈六这样的人物来了,王举人当然不会错过拜见的机会,可是连老爷子和连守人也来了,★这稍微有点出乎连màn儿的预料。

  沈六只是到她们的铺子里坐坐,连老爷子正儿八经地来求见,这似乎有些……,连màn儿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

  吃惊归吃惊,连màn儿转念想了想,连老爷子○这么做也并不奇怪。连老爷子的某些追求,只是迫于无奈压制了下来,这不是shuō他真就彻底了绝了念头。连老爷子自小出外闯荡,如果不会把握机会,又如何能从小小的学徒做到大铺面的掌柜的位置?

  或者换★一个角度来想。沈六在铺子里坐着,外面当然是戒备森严。连老爷子想要进门,必须要经过通传。想见沈六是他们的事,要不要见他们,则完全在于沈六。

  “我今晚会留在青阳镇上,让王家父子去镇上等着。”沈六★慢慢地道。

  沈六这是不打算在这见王举人父子。让王家父子去镇上等,也未必就真有工夫在镇上见他们。

  沈六shuō完这句话,一双眼睛在连守信和张氏身上掠过。又在连màn儿的脸上打了个转。

  “把连掌柜的家人叫进来吧。”沈六道,“我正想找本地年老的庄稼人,问问这两年的年景。”

  传话的人退了出去,随后。就领着三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连老爷子、连守人、连继祖全都穿着崭新的衣裳,鱼贯进来,一起跪下,朝沈六行大礼。

  “起来吧,”沈六摆了摆手,让他们三人起来,又略为打量了一眼,就道,“给老爷子看个座。”

  连老爷子先是推辞。后来看沈六是真的让他坐,就忙道了谢,挺直着腰板在旁边一张椅子上坐了,连守人和连继祖都站到了连老爷子的身后。

  连màn儿看了一眼连继祖,今天并不是休沐日,连继祖不是应该在私塾里吗,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难道是连老爷子特▲意打发人将他给叫huí来的?

  果然。在连老爷子眼里,长子和长孙,是不一样的吗?

  “老爷子今年高寿,祖籍是哪里?”敬老尊贤是本朝的传统,所以对于连老爷子,沈六难得和煦地询问道。
  连màn儿正要听连老爷子都会shuō些什么,就看见沈六身边的小厮向她打了个手势。连màn儿跟着小厮出来,原来这小厮嫌水不够热了。要再去烧一烧,连màn儿只好带着他到早点铺子来。之后,便有马队里的☆随从跟来要水喝。

  等连màn儿再往新铺子里来的时候,沈六一行人已经从屋里出来,上马走了。

  大家伙站在官道旁,直看着这一行人进了青阳镇。再也看不见了,才往huí走。连老爷子没有立刻h○◇uí家,而是又跟着连守信huí了屋子里。

  看连老爷子、连守人和连继祖的脸上都难掩喜色,连màn儿迫切地想知道,他们刚才都和沈六shuō了些什么,可是又不好即刻就问。

  连老爷子一进屋●,就在刚才的椅子上又坐了下来,比起刚才来,姿态自然是放松了许多。连继祖也跟着坐了,只有连守人走到上首的座位,双手虚捧着沈六刚才坐过的椅子,一边抬眼看了看连守信,又看了看连老爷子。

  “这是沈家六爷坐过的椅子,咱该拿huí家去,这可了不得啊……”连守人眉飞色舞地道。

  “大伯shuō的对,”连màn儿立刻笑着道,“这把椅子,还有这张桌子,我爹和我娘shuō了,以后就要供在这屋里。”

  “对,我们是这么打算的。”连守信点头道。

  连守人瞄了一眼连守信,又扭头去看连老爷子,似乎是盼着连老爷子能shuō些什么。

  “这事老四心里有数,让他自己安排吧。”连老爷子道。

  连守人见连老爷子这么shuō,虽然有些悻悻然,却也不好再shuō什么。

  “老大,你坐下,老四,你也坐下。”连老爷子招手,让两个儿子坐到自己跟前。

  之后,连老爷子shuō了很多话。他shuō这些年的辛苦,他要连守人和连守信要兄弟齐心,又shuō到连守人的岁考,连继祖的童生试,嘱咐连守人和连继祖要用功读书,不要再辜负了他和一家人的期望。

  最后还是五郎和小七放学huí来,小七的肚子咕噜噜地叫,连老爷子才想起该吃晌午饭了。

  从屋子里出来,连老爷子又让连守人和连继祖先huí家,他还有话要跟连守信shuō。

  “……这些天,我心里一直寻思。你大哥这辈子,只能走读书这条路了。”连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对连守信道,“咱这一大家子这些年就供他了,好歹他有这个基础,秀才也不是谁想考就能考上的。这要是有了机会,咱大家伙都得推他一把。”

  连守信默默地听着。

  “这是为了你大哥好,也是为了咱这一大家子好。”连老爷子又继续道,“你大哥他出了头,就能带携咱这一大家子。有他在前头,以后五郎和小七念书、考学那就都容yì多了。”

  连守信看了看往早点铺子走的五郎和小七,huí过头来,想跟连老爷子shuō些什么,却只张了张嘴,没发出任何声音。

  “你们都是我亲生的,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并不是偏心哪个,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一大家子,要拧成一股绳,相互扶持,这才都有好日子过。我和你娘以后才能放心……”

  连màn儿装作在后面锁门,将连老爷子的一席话都听在了耳朵里。她明白了连老爷子的逻辑。因为在连守人和连继祖身上已◆经投入了很多,继续投入,总比再另选一个儿孙投入要更经济。连守人做不来庄稼人,那他这个做爹的就要帮着连守人继续在读书上寻出路,而且也要几个儿子共同为了这个目标努力。

  连màn儿走进早点铺子的时□候,张氏和连枝儿已经差不多将饭菜做好了。

  原来连枝儿在老宅将猪和鸡鸭都喂好了之后,没等到连màn儿给她送饭。她就自己过来了,看见大家伙都在新铺子那边不知shuō些什么,她也没去掺和,就先到铺子里来做饭了。

  “màn儿,发生啥事了?”五郎就问连màn儿。

  连màn儿就将沈六和沈谦来访的事都跟五郎和小七shuō了。

  “继祖哥咋huí来了,他没去上学?”连màn儿问五郎和小七。

  “去了,我和哥到私塾的时候,还看见他了。”小七道。

  “那是谁把他找huí来的,没找你俩?”连màn儿又问。

  “不知道,没人找我们。”五郎道。

  一□会连守信也huí来了,一家人就放了桌子,开始吃饭。

  “娘,我看我爷和我大伯他们好像挺高兴的,……后来,他们都shuō啥了?”一边吃饭,连màn儿就问张氏。难道是连老爷子向沈六求了什么,然后沈○◆六答应了?

  “也没shuō啥,沈家六爷就问了问地里的收成,还问了你爷多大年纪,老家是哪的。”张氏看了一眼连守信,这才shuō道,“我也是头一次听shuō,孩子他太爷是从府城搬来的?”

  “小时候好像听老爷子shuō过一huí,我都不记得了。”连守信扒了一口饭道。

  “……咱家真跟沈家有亲戚?”张氏有些将信将疑地道。

  “娘,咋huí事,啥亲戚?”连màn儿吃了一惊。

  “我这也糊涂那……”

  张氏又看了一眼连守信,这才告诉连màn儿。原来连老爷子shuō起祖籍,却是府城人。然后沈六就问身边的一个老家人,是否认得府城连家的人。

  那老家人★就shuō府城有一户姓连的人家,和沈府是老亲,后来似乎是搬走了,慢慢地断了来往。那老家人还问了连老爷父母的姓名,是哪一年搬到三十里营子的等等。可惜父母过世的时候,连老爷子年纪还小,很多事情也shuō不▲大清楚。不过他记得,他父亲是个读书人,常跟他提起他家原来是清guì的人家。

  后来那老家人就shuō,或许,很有可能,连老爷子的父亲就是那户连家的后人。

  “不、不会吧。”连màn儿目瞪口呆。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